第 126 章 阿寶的招術

陳大娘聽了阿寶的話,當下哭笑不得道:「你這孩子,說什麼傻話呢?」

阿寶卻道:「小毛說他爹說了,我是我爹花了二百兩銀子從外地人手上買來的,所以我一出生就要分家呢,免得被二嬸三嬸看出來,不給大房分家產。」

陳大娘好笑道:「別聽他胡說,你娘十月懷胎,村裡多少人都看到了。」

「可是我娘為啥那麼多年都不懷胎,等大房二房都生了孩子才懷胎?」阿寶又問。

「這什麼時候懷胎哪有一個准?你看村裡頭,好多都是老大家裡的孩子最小呢。」

阿寶仍然滿臉的擔憂,「小毛說,我跟家裡人都不像呢。爺爺是秀才,小叔也是秀才,土豆喜歡讀書,可是我就不喜歡。」

陳大娘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像你爹啊,他也不愛讀書。」

阿寶看了陳大娘一眼,困惑道:「那我爹為啥逼著我讀書?我要跟著他,他不同意,是不是因為我不是他的孩子?我娘要打我,是不是也是因為我不是親生的?」

「你這孩子,要我怎麼說好,你是不是親生的,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若你不是親生的,我能對你比對小寶和土豆還好?你要再這樣想,可是傷了奶的心。你是文殊菩薩轉世呢,以後一定有出息,奶奶還等著享你的福呢。」陳大娘虎著臉道,說完她又覺得好笑,這孩子,真是個傻的,別人說他不是親生的,他也信了。

陳大娘只覺得沒什麼大事,可是在外頭的吳桂香卻知道這事情不小,孩子是不是親生的,解釋一下自然能說清楚,可是阿寶連別人這樣胡說八道的話都信,說明這孩子對爹娘不信任,甚是他曾經也有過這樣的想法。她和陳三到底做了什麼,才讓孩子連爹娘也不相信了?

吳桂香心裡頭憂心忡忡,面上卻要做出沒什麼事的樣子,對阿寶再不管像以往那樣管束,他不愛讀書而是趴桌上睡大覺,她也只當沒看見,生怕孩子起了別的心思。至於阿寶闖的禍事,本該要教訓一頓,現在在陳大娘的一再囑咐下,一句重話都沒說。好容易陳大回來了,吳桂香連忙拉了他進屋,將阿寶將人打破腦袋的事情以及跟陳大娘說的話跟陳大說了。

陳大當時臉色也發沉,「怕是我往日太嚴厲,這孩子心裡頭不高興,只當我不在意他呢。對了,那賠的10兩銀子可給了陳鐵牛?」

吳桂香搖頭,「沒呢,我怕給了他們心不足,又要來鬧。」

陳大道:「我去給吧,也去威懾一下。」

「阿寶那裡,你不去看看?只怕孩子要多想呢。」吳桂香道。

陳大歎氣:「哎,去看看吧,孩子都是債呢,輕不得重不得。」

看見陳大見了書房,阿寶連忙將手裡頭的書藏在《論語》下面,陳大也當沒見,摸著他的腦袋,笑道:「爹這次從外面給你帶回來一艘玩具大船,你去看看可還喜歡。」

阿寶低著頭,緩慢道:「多謝爹,等我背完這篇就去看。」雖這樣說,他語氣裡一點兒興奮都無。

陳大不想逼他,只能道:「那你慢慢背,我去村裡有點兒事。」

阿寶瞧著陳大往外走的身影,心裡頭擔憂,是不是要去小毛家?若是知道他說謊了,要打他嗎?

陳大到了鐵牛家裡,替阿寶賠了禮,又痛快付了10兩銀子,然後道:「事情到底如何,阿寶也說清楚了,我看你家小毛年紀小,也不多計較了。」

鐵牛娘連忙道:「這孩子間哪裡有那麼好,小毛不過搶了他玩的,他就下死手呢,一塊石頭就往腦袋上砸,這還是我家小毛命大呢,只流了點血。」

「現在醫藥費賠了,銀子也賠了,阿寶的玩具也還回來吧,至於小毛說了什麼,我也不追究。」陳大道。

小毛將阿寶的木頭大刀往地上一扔,「給你,有什麼稀罕,我就說他是假菩薩下凡,他就要拿石頭砸人。」

陳大盯著小毛,目光駭人:「你說的是,阿寶是假菩薩下凡?」

鐵牛娘連忙將孫子護在懷裡,「我家小毛可沒說錯,這麼多年,我可沒見阿寶有什麼稀罕。說什麼文殊菩薩轉世,還花了銀兩打金人,可是騙人的。可沒見過拿石頭砸人的菩薩。」

陳大也不管地上的木頭刀,板著臉回了家。他鐵青著臉色衝進了書房,阿寶嚇得手發抖,知道自己的謊言被知曉了,垂著腦袋等待著陳大的鞭子。

「為什麼要撒謊?」陳大並不動手,而是冷冷問道。

「怕,怕娘打我。」阿寶結巴道。

陳大冷笑兩聲,「你倒是聰明。可是,你這謊話如何能瞞得過人?」

阿寶低了腦袋不說話。

「你好好在這反省自己做錯了什麼吧。」陳大一說完,甩袖出了屋子,轉頭去找吳桂香。

吳桂香失聲道:「你說什麼?小毛根本沒說阿寶是撿來的?」

陳大點頭。

吳桂香自嘲道:「真是好大的本事,裝作傷心的樣子將我們嚇得半死,原來不過是想要逃過闖禍的懲罰?好好的路子不走,偏要走這些歪門邪道,我生的好兒子,天生的壞人胚子。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有種像種呢。」

陳大憤然道:「你說什麼?」

吳桂香冷笑,「我說什麼你不懂?這可是你親生的種呢,還沒教,就將你的手段學會了。你說他這招,跟當初你攛掇二弟妹鬧分家那招,哪個更厲害?」

「我看你是失心瘋了。你自己又是什麼好人嗎?」陳大說完,甩袖走了。

「哈哈,我自然不是個好的。」陳大一走,吳桂香頹然坐在椅子上,臉上都是淚水。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吳桂香往陳大的心裡捅刀子,何嘗不是因為心裡頭難受?人之初,性本善,自己的孩子卻天生心術不正似的,吳桂香心裡的失望和無奈只能通過傷害別人來發洩。

哭過之後,吳桂香心頭湧起鋪天蓋地的無力感。孩子以後該如何教呢?難道任他本性,欺瞞拐騙,一輩子就沒個真話?嫁了個相公是這樣,兒子也是這樣,吳桂香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大哭。

陳大娘在東廂門口聽到聲音,連忙跑進來,「桂香,哭什麼?可是老大說啥了?別哭,別哭,娘給你做主啊。」

吳桂香恨不得撲在陳大娘懷裡大哭一場,然後將自己心裡的重擔全掏給陳大娘,可是她不能這麼做,不能讓陳大娘知道他兒子是個自私自利的,她孫子也不是好的。吳桂香哭了一會兒,擦了眼淚,道:「娘,沒事,我是看阿寶跟他爹不親近,心裡頭難受呢。」

陳大娘安慰道:「難受啥?父子天性在呢,回頭我勸老大對阿寶好些,孩子一定就會跟爹親熱了。」

吳桂香道:「有勞娘了,我去看看阿寶在做什麼。」

陳大娘連忙道:「好,好,你去,有話跟孩子好好所,別上火。」

吳桂香進了阿寶的屋子,一進屋阿寶又換了書,吳桂香不說話,只是拿眼睛審視著他。她一直當他是孩子,可是他已經長大了她的肩膀,只怕心裡的想法多著呢。

被吳桂香盯得發毛,阿寶怯生生叫了一句,「娘?」

「阿寶,你……」你不必在娘面前裝了。這話吳桂香終究沒說出口。這孩子跟他爹一樣,心思已經很深了,他雖那麼小,他們已經管不住他了。最終,吳桂香也免去試探,直接道:「阿寶,別人說你是假菩薩轉世,你為何要生氣?」

阿寶臉上一白,知道自己撒的謊爹娘都知道了,他低著頭喏喏道:「奶奶總說我是菩薩轉世,說我以後有大出息,等著以後享我的福,可是我知道自己不是什麼菩薩,我不聰明,不會讀書,以後能有什麼出息?阿毛這樣說,我就覺得他在笑話我。」

吳桂香張了口,終究跟孩子說不出文殊菩薩轉世這一套,不過是他爹買通道姑說的胡話。這孩子,一面因這胡話自命不凡,一面又因不會讀書心裡自卑自賤,所以心思才這樣深呢。果真是報應不爽嗎?吳桂香心裡苦笑。心裡百轉千回,到最後吳桂香歎氣道:「你自然不是菩薩轉世,那不過是道姑為了哄銀子瞎說的。至於不想讀書這個,我會跟你爹說的,以後不會再不勉強你。」

阿寶抬了頭驚喜地道:「真的嗎?那我打破了小毛腦袋,爹也不會罰我?」

看著孩子的臉,吳桂香心裡又是一片柔軟:「不會。娘跟你保證。以後,不管發生了什麼,你都要跟娘說實話,不管你做了什麼,娘都不會怪你。」縱使再失望,也是自己生的,氣他惱他不過一時,心裡頭總是盼他快活的。

回去過後,吳桂香又倒在被子上大哭,打了人不過甩了手段不僅不用挨打,還能得償所願,以後這孩子犯了別的錯,只怕也是有樣學樣了。可是若她不管不顧打他一頓,他以後闖了禍難道就會坦白了?只怕會將自己的心思藏得深深的,連她這個娘都瞞著了。怎麼做都不對,誰能教教她,她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