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章 蓮藕的擇夫標準

「他這個年紀,不讀書,還能做什麼?」陳大看了吳桂香,質問道。

吳桂香並不生氣,冷靜道:「這孩子性子你也知道,就算你逼著他,也沒用。他既然喜歡跟著你跑商,你就帶著他一起出去吧。」

陳大仍然堅持:「不行,他必須讀書進學。」

「你的心思我也明白,無非是看了老三的兒子會讀書,不想自己兒子認輸。望子成龍,也不是過錯,只是他不是這塊料,你也別逼了。這些都是命,強求不得。

你自認在兄弟中是最能幹的,可是你讀書比不上三弟,為人比不上二弟。原先想分家,是怕便宜了兄弟,如今看,這些年你賺了,可是也大賠過,拿回家的銀子不夠你花銷的,反倒二房三房越發紅火了。

你也不必瞪著我,我現在算是想明白了,再不由著你將兒子毀了。這孩子跟你一樣,讀不進書,你要是還當他是你兒子,你就帶著他去跑商,你若是一心想要他讀書光宗耀祖,那我就把他交給我大哥調.教。」

賠了銀子,夫妻離心,兒子不成器,陳大低了頭,不得不承認,這怕是報應了。他睜著眼想了一夜,最後同意了吳桂香的提議,帶著阿寶去了北方。

陳大想通了,最高興的便是陳大娘,她對吳桂香笑道:「你爹老說因材施教,阿寶不是讀書的料子,你們總是難著他讀書寫字,可是讓孩子吃了苦。如今跟著他爹出去跑商,不知道多開心呢。只是一下子去那麼遠,倒是讓人擔心。老大也真是的,第一次帶著孩子出去,也不知道選個近的地方。」

吳桂香忙道:「娘放心吧,阿寶爹是跑熟了的,再說他們父子兩個相互照料著,不會有事的。」

陳大娘點頭,「你說的正是。總算是了了一樁心事了,我明日就去縣裡,跟石榴參詳一下蓮藕的事,免得她娘年輕不知事,胡亂給孩子訂了親。這家裡頭孩子大了,可是事情多了。」

「真是辛苦娘了,一家子大大小小的事都得操勞著。」吳桂香道。

陳大年娘嘴裡抱怨著,眼裡可帶著笑:「誰不是為兒孫忙,越忙我越開心呢。」

隔日一大早她便去了縣裡,正趕上三房的早飯。聽陳大娘說沒用飯,石榴槤忙給她盛了碗稀粥,「娘怎麼這一大早過來了,可是有什麼急事?」

提親的事當了蓮藕的面不好說,陳大娘擺擺手道:「沒啥急事,吃飯,吃飯,吃過飯再說。」

等用過飯,陳大娘在灶房裡逮著石榴一個人,先將吳大娘看重蓮藕的事說了。

陳大娘本以為吳家在縣裡蓮藕以後回家方便,家底又豐厚,石榴該是要考慮一番的,哪想石榴一口就拒絕道:「多謝吳大娘美意了,不過勞煩您跟大嫂回家說說,蓮藕還小,我不急著給她定親。」

陳大娘著急道:「怎麼就小了,都十五了,現在定親正合適,在家裡備嫁一兩年,嫁人的時候十六七,正正好。」

年齡小自然是托詞,真實原因是石榴覺得吳家人心眼太多了,她不想女兒嫁到那樣的人家去跟人鬥智鬥勇。只是看陳大娘不聽個明白的話怕是要糾纏,石榴便道:「吳家的孩子太老成了,我怕石榴降不住。」

「這老成點不好?知道疼人呢。」

石榴好奇看了陳大娘,「娘是瞧中了吳家的孩子?」

陳大娘忙道:「也沒有,我就是怕你太輕率,錯過了好姻緣。不只吳家,還有兩家也托我來問呢。」

石榴一臉刷著碗,一邊笑道:「娘倒是比媒婆還厲害,昨日裡馬媒婆過來,可是只說了一家。」

「說的哪家?」

「縣裡徐舉人家的小孫子。」

陳大娘盯著石榴道:「舉人家的孫子,你也拒了?」

「那孩子才十三,比蓮藕還小呢,我不拒了還能應了?」石榴好笑道。

「年齡是小了點。」

石榴問道:「娘那裡的兩家都是哪裡的?」

陳大娘有些為難,「你都認識。一個是黑炭給自己提親,另一個是衛財主,給兒子提親。」

石榴聽了,手裡洗碗的動作停了,「黑炭和啞巴?」

陳大娘看石榴臉上不好看,有些結巴道:「正是呢,我本來不想應的,只是他們好言好語地求著,都是熟人,我這不是落不下這面子?這兩孩子,我可都瞧不上眼。」

石榴笑道:「娘也別這麼說,他們也沒什麼不好。黑炭雖然沒爹沒媽,但是現在也算有了出息,也不愁娶不到媳婦,至於啞巴,有個有錢的老爹,只怕想要把閨女嫁進去的人家更多。只是,蓮藕只怕把他們都當哥哥呢,這兩家都沒戲。」

「這孩子懂個啥,關鍵是長輩的心裡有成算。你說說你是咋想的,我也好跟他們回話。」

石榴正想說話,抬頭看蓮藕正站在灶房外,臉上一臉驚詫,只怕聽到了她奶的話。石榴忙道:「這事改天兒再說,娘你多住幾天,回頭我跟孩子爹也商量商量,左右蓮藕還小,不急著定親。」

「怎麼就不急著?現在不定親,好人家就都被別人家挑走了。」陳大娘急道。

石榴也不爭辯,麻利將灶台收拾了,拉了陳大娘給她做衣樣,自己抽了空去樓上,看蓮藕一個人坐在屋子裡,也坐下,「聽到你奶說的了?」

蓮藕點頭,帶了些不安地問道,「娘,你想把我嫁給誰?」

石榴忍不住笑道,「瞧你說的傻話,可不是娘想把你嫁給誰,而是你自己想嫁給誰。娘都跟你說過,沒你點頭,我們是不會胡亂給你許人家的。」

蓮藕苦惱道:「我也不知道嫁給誰。只是我想著,與其兩眼一抹黑嫁個不認識的,還不如嫁個認得的。」

「你這樣想也沒錯。但是,若是認得的裡面沒好的,自然要找個不認得的嫁了。」

蓮藕便問道:「娘,你覺得黑炭哥和啞巴哥兩個不好?」

「你覺得他們好?」石榴反問。

「黑炭哥能幹,啞巴哥,啞巴哥聽話。」

看著女兒滿臉的冷靜,石榴不知道說什麼了。她不能鼓勵孩子去追求一見面心就怦怦跳的愛情,可是也不忍看到她提到婚事時眼中沒有憧憬。這個時代的束縛太多,離婚的成本太高,嫁人基本就等於壓了全部身家的一次性投資,是好是歹都幾乎沒有反悔的機會。孩子年齡小,卻知道怎麼保護自己了。

石榴問道:「你想嫁個什麼人?」

這個確是容易,蓮藕道:「我想嫁爹這樣的,聽娘的話,對我和弟弟都好,不像隔壁的大叔,總是打他婆娘,對孩子大呼小叫。」

「憑了家裡的條件,你自然能找個比你爹更好的,只是,你得要弄清楚自己喜歡什麼?你是想要做個官太太,出入都是眾星捧月,還是想要嫁個有錢的穿金戴銀?」

蓮藕搖頭,「這些我都不在乎,我就想要找個凡事把我放心上,聽我話的。」

這孩子是想要找個對她喜歡遷就的,那這樣說,黑炭和衛啞巴兩個都合適的,他們不管有什麼缺點,但是對蓮藕的心確是真的。就說衛啞巴,在這裡住了好幾個月,那是說了往東不敢往西的。一開始石榴只當他性格好,可是現在回想,那小子只怕是將蓮藕捧在手心裡的,打他罵他心裡頭都是美的。黑炭呢,這麼多年,一直記著蓮藕的生日,記得她的愛好,對她溫柔體貼,只怕也是用情不淺。

石榴看了蓮藕,認真問道:「你既然想找個喜歡你的,娘也不反對。黑炭和啞巴兩個的心思,你也明瞭,嫁給他們,或許不能大富大貴,最起碼日子輕鬆。只是這兩人,你更喜歡誰呢?」

蓮藕搖頭,「好像都喜歡,又好像都不喜歡。若是啞巴哥能像黑炭哥一樣能幹,而黑炭哥又像啞巴哥一樣聽我話,那便好了。」

如果將黑炭和啞巴揉成一個人,那倒是完美,有個財主的老爹,自己能幹,自然是好。其實,蓮藕不是找不到這樣的人,徐舉人的小孫子,縣裡主簿的兒子,縣令的小叔子,都是家底更厚孩子也不差的人家。只是,他們差就差在不知根知底上。石榴不想女兒攀高枝,只能她能一生順遂,而不是成親之後要耗盡心力籠住丈夫、討好公婆、應對妯娌,好容易打開局面,又要忙著生兒子穩住地位,又要摟住銀子防著分家。這樣的人生不是不好,但是太辛苦,便是她自己,也是這樣的過來的,現在也過得很好。但是前面有一條坦途,石榴自然不願女兒去披荊斬棘。難得孩子也是一樣的心思。

晚上,石榴將黑炭和衛啞巴提親的事跟陳三說了。

陳三也道:「今日我做館的主家還跟我說,他同族中有個侄孫,不過十五,就中了童生,問我可願將女兒許配給那孩子。」

陳三做館的人家是本縣的大戶,家中有人在朝中做著三品的大官,他家侄孫,自然也是前途無量的。這樣的人家,黑炭和啞巴都比不上。石榴便問陳三是如何回答的。

陳三答道:「我只言蓮藕太小,並不著急。」

「你對蓮藕的婚事是何想法?」

陳三答道:「蓮藕自小就懂事,我只盼著她能平安喜樂一輩子,至於嫁人,全看娘子和她自己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