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0 章 天陽公主的新嫁衣

陳大娘自豪一手刺繡的好手藝,即便年紀大了針線動得少,可是指點一下總是可以的。她想著石榴針線學了許多年,也沒什麼長進,蓮藕又在針線上沒下功夫,她可得好好看著,若不然可得丟陳家的臉。

看著陳大娘專門跑過來當監工監視女兒繡嫁衣,石榴默默給女兒點蠟,然後借口買東西跑出去躲災了。蓮藕很小的時候也跟著陳大娘一起系統學過針法,在鄉下的時候,每天都要繡上一會兒,只是三房舉家搬到縣裡後,她便將針線徹底扔到一邊,如今的水平,只怕比她娘還次,平日逢年過年孝敬老人家的針線都是從針線鋪子裡買的差的繡品矇混過關的。

陳大娘一直沒見過蓮藕刺繡,但是見過「她」的繡品,所以只當蓮藕懶,心裡頭還是覺得她有點兒功底的。等蓮藕笨拙地在她面前走針時,陳大娘氣得手抖,對外大叫道:「石榴,石榴,你過來,瞧瞧你閨女的手藝。」

蓮藕喪氣道:「奶,你別喊了,我娘出去買東西了。」

「她跑得倒快。」陳大娘氣道,還想罵上石榴兩句,只是想到上回她罵了這兒媳婦,孫女兒和兒子都不肯,只得將罵石榴的話吞了,改訓氣蓮藕了,「你看看你,你這孩子,怎麼就知道騙人呢?不會針線就不會吧,為啥子還從繡鋪裡買了繡品來糊弄我,這不是糟蹋銀子嗎?」

「這事我爹娘都不知道,奶別跟他們說。」蓮藕雙手合十,拜託道。

陳大娘沒好氣道:「這是什麼好事呢,還讓我幫你瞞著。你說你這孩子,心眼怎麼這麼多?」

蓮藕討饒道:「我這不是怕您知道我連針都不會拿嘛。」

陳大娘指著蓮藕氣道,「我,我要知道你連針都不會拿,我,我……」

看陳大娘不知道說啥,蓮藕連忙接道:「您肯定不會輕饒了我,肯定天天過來看著我做針線,所以您別怪我耍心眼,這不是為了十幾年的輕快嘛。」

看蓮藕還嬉皮笑臉的,陳大娘更氣了,「你這十幾年倒是輕快了,以後嫁人了怎麼辦?你別看現在衛家一家子都把你捧在手心裡呢,可是慢慢等他們發現你就是個草包,看他們還能瞧得上你不?」

蓮藕垂了臉道:「奶,您說這話我可就傷心了,不會針線就是草包了?我會做好吃的,會寫字,會算賬,還會做生意呢,怎麼就是草包?」

陳大娘也知道話說重了,連忙軟了口氣,「這人和人的情分是處出來的,沒有人會一輩子願意冷臉貼熱屁股呢,別看你衛大叔現在對你好著的,若是你過年都不給他做雙鞋,一年也不縫一身衣裳,他心裡能得勁?他可不會體諒你不會針線,他只當你不孝順呢,對你掏心掏肺的,都白費了。」

「您說的在理,只是孝順也不光是針線上的事,我給他整頓好吃的,給他端杯茶倒杯水,不都是我的孝心?會針線自然是好,只是我都這麼大了,只怕再學也學不會,不如您就讓我去買件嫁衣吧,別為難我了。」蓮藕可憐巴巴對陳大娘撒嬌。

陳大娘能如何,只能歎氣同意了,「本來想幫著你一起做好嫁衣,讓你風風光光出嫁,現在沒得法子,只能買了。幸虧來的時候帶了些銀兩,要不然可真是要打饑荒了。」

不想這麼快說動了陳大娘,蓮藕笑嘻嘻地道:「不用奶掏銀子,我娘給我錢了。」

陳大娘瞪了蓮藕一眼,「我出門的時候可是在你爺那裡拍了胸脯,要幫你做一件好嫁衣,這銀子我不出誰出?」

蓮藕現在總算她娘說的她奶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事了。她摟著老太太,親熱地道:「上次土豆生日您來縣裡,我帶著你東逛西逛,到最後你給爹和土豆買了兩身好衣裳,卻只給我買了一根銀簪,我當時心裡可氣得厲害。不過現在,我心裡可一點兒不氣了。我知道,您心裡也疼我呢。」

陳大娘昂著頭傲氣道:「你便是眼氣也沒用,你奶我啊,天生就重男輕女,待會兒啊,我還得給土豆買些綢布衣裳。你爹說土豆明年就要去書院裡讀書了,我得讓我乖孫在書院裡頭穿得體體面面,好光宗耀祖呢。」

看老太太,蓮藕便覺得彆扭地可愛,她笑道:「您愛買就買,我幫您一起挑。」

這時候還早,陳大娘又是個腿腳利索的,當下便拉了蓮藕去成衣鋪子裡,仍然去的李記,也就是石榴當初買嫁衣的地方。掌櫃的一見蓮藕,眼睛一亮,親熱道:「這可是個標緻的姑娘。姑娘,不知道要買什麼衣裳呢?」

陳大娘怕蓮藕說不出口,替她說道,「她好日子將近,過來看看嫁衣。本來我是想著自己家裡做的,只是她娘說鋪子裡的樣式新,便讓我們來鋪子裡選選。」

掌櫃的聽了心裡暗笑,這老太太可逗趣,只怕是孫女兒針線不好呢,她偏要解釋這一通。不過開門做生意的,自然只會撿了好聽的話說,「恭喜姑娘了,只怕要嫁個如意郎君了。我這鋪子裡,有好些別緻的嫁衣,您瞧瞧,若是瞧得中,也免了自己一針一線費工夫。若是瞧不大中,買件合身的回去改改,也更便利不是?」

陳大娘又道:「可要好料子的,雖說嫁衣只穿一次,可是也得體體面面光光鮮鮮的不是?」

「一看您就是疼愛孫女兒的,放心吧,我給您挑最好的。」掌櫃的說這,領了陳大娘和石榴到一處角落,拿出一件大紅的繡衣出來,笑道:「這可是妝花鍛,宮裡貴人才能用得上的貢品呢,這一匹兩匹的流了出來,都被人高價搶走了。你摸摸這質地多柔軟,再看看這顏色多艷麗,可比尋常的料子要華麗多了。天陽公主聽說了吧,她出嫁的時候便穿的這種料子,這嫁衣的款式便是照了她的嫁衣樣子做的。您別看這衣擺寬寬大大,可是搭配著金銀絲線,金彩交輝,穿著不知多雍容華貴,便是皇后娘娘也做得呢。」

這掌櫃舌燦蓮花地說著,陳大娘卻聽得膽戰心驚的,只覺得掌櫃的真是膽大包天,公主皇后的,也敢掛在嘴邊。雖然被嚇住了,可是她倒是真喜歡這嫁衣,大大方方的,又富貴非凡,而且料子也厚實,正適合十月的時候。衛財主恨不得立刻就要娶兒媳婦,很早就開始商議婚期,最後兩家商議,蓮藕及笄之後便出嫁。

陳大娘瞧著喜歡,也不做聲,轉頭問蓮藕可瞧得中。

蓮藕答道:「看著簡簡單單,倒也還算好看。不知是什麼價錢?」

「這可是好料子好樣式,可不便宜呢。」掌櫃的並不說價,而是賣了官司。

看這賣東西的耍花腔,陳大娘板著臉道:「多少你說個數,若是買得起就買,買不起再說。」

掌櫃的伸出兩隻手,「這個數,十兩。」

陳大娘一聽,立刻吼道:「十兩?你怎麼不去搶呢?」

掌櫃的連忙道:「老太太別動氣,這可是好東西,我看您是富貴人,才領了您過來瞧,一般人我連拿都不拿出來呢。」

陳大娘還想說說價錢,蓮藕卻拉了她走,「太貴了,奶,我們再去別家看看吧。」

這衣服已經在鋪子裡積壓了好些時候,掌櫃的也不指望只有人出10兩買下來,她笑道:「姑娘若是真心喜歡,我倒是五兩銀子買給你,只是還要勞煩你穿著我們鋪子裡的衣服到外面轉幾圈。」

蓮藕有些心動,陳大娘卻一把把她拉走,「不成,不成,這拋頭露面的活,可不適合你這小姑娘。」

蓮藕沒得法子,只好又去跟著陳大娘走了。她們又去了幾家,只是那10兩的衣服太華麗,把別的都比下去了,陳大娘和蓮藕對別的衣裳都不太滿意,只能回了家。

石榴從陳大娘口裡聽到李記成衣鋪、天陽公主以及衣模等字眼,立刻湧起滿滿的回憶,想當初,她就是在那裡買的嫁衣啊,還當了衣模。不過,這天陽公主的嫁衣這事就蹊蹺了,當初她成親的時候,天陽公主不就出嫁了,怎麼又出嫁了一回?

「估摸是那掌櫃的拿了貴人的事哄人吧。我就說呢,那掌櫃的張口閉口就是什麼公主啊,皇后娘娘的,原來是騙人的呢。」陳大娘氣憤道。

陳三卻道:「這還真不是哄人。天陽公主十多年前嫁給衛國公的嫡長子,前兩年駙馬病逝,天陽公主便帶著孩子改嫁。為這事,朝廷裡還起了爭議。」

陳大娘立刻道:「男人死了,便是村裡也有婦人改嫁,皇帝的女兒不愁嫁,公主改嫁,那些個當官的也要管?」

果然書生愛八卦,石榴看著陳三,聽他繼續說。

陳三開口道:「若是改嫁給別人自沒人不管,只是天陽公主要嫁的是她的小叔子。朝中官員覺得這有違人倫。」

陳大娘又問:「這嫂子嫁小叔子確實不太合適。而且,這小叔子沒娶妻呢?年歲跟公主差得多嗎?」

「年歲該是差不多的,至於娶沒娶妻,我也不知。」陳三答道。

這真是好大一盆狗血呢。可惜橋頭縣這地太偏僻,這狗血沒傳來,若不然公主跟小叔子不得不說的故事能讓人興奮一個月。不過,不管天陽公主的故事多狗血,她的品味該是不俗的。石榴最後決定,明日去看看那嫁衣,若是真是美得不要不要的,便是10兩銀子也要買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