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1 章 又是一年臘月底

嫁衣自然是美的,只是10兩銀子太貴,石榴便跟掌櫃的說價。只是掌櫃的覺得這衣服真心好,並不願賤價賣了,石榴想著這婚期還在明年,這麼早買了嫁衣只怕明年顏色便不艷了,便熄了心思。

若是自己繡,準備個一年兩年都是尋常,但是買的話,倒不必著急,只要提前一兩個月買了,回來改改尺寸便好。石榴便將這事放下了。

只是陳大娘不甘心,她總覺得蓮藕刺繡不好是丟了她的臉,繡衣太複雜一時學不會,這帕子、荷包學個一年半載的,總是能會了吧。如今阿寶不在家中,小寶那裡有兩個姐姐照顧著,她便專心在三房呆著,守著蓮藕。

閨女太鬧騰,嫁人前拘拘性子也不差,所以石榴無視了蓮藕的求救,隨陳大娘磋磨她。不過,陳大娘雖下了大決心要守著蓮藕,無奈年關將近,她得回去置辦年貨,只能丟了手。

陳大娘一走,蓮藕恨不得放鞭炮,卻見她娘唬著臉,「你也別不識好歹,你奶勞心費力為的誰?雖說衣服鞋襪成衣鋪子裡都有得賣,但是內裡的肚兜總要自己動手吧。你這針線活比我還爛,以後如何能過活?」說來也是她縱了孩子,這古代沒現在那麼方便,不會個針線,還真不便利。

蓮藕卻昂著腦袋道:「啞巴說了,以後家裡請個繡娘。」

看女兒滿臉自豪,石榴瞪她一眼,「鄉下地方,還要專門請個繡娘,別人的唾沫星子能淹死你。」

「我們不住鄉下,住在縣裡呢。啞巴他爹說鄉下人話多,好事也會變壞事,以後我們就住在縣裡頭,逢年過年才回去。」

好了,這丫頭有別人罩著了,如今更囂張了。石榴也不多說了,閨女命好,不會針線就不會針線吧。

石榴這邊不管了,蓮藕倒是自覺,每日裡還都抽出一個時辰練練,過年的時候給土豆和她爹做了個荷包,給陳大娘和石榴繡了方帕子,雖說針線粗鄙,但是可是一點兒沒做假。

「這又是怎麼想通了?」石榴問道。

蓮藕便羞羞答答道:「啞巴家裡都是大老爺們,做點針線東西孝敬了,更顯心意呢。」

感情給她們的都是練手的呢。這真是女生外向了。

總之家裡有待嫁女,一天一個心意的,石榴這個做娘的,也見怪不怪了,也沒空搭理她。倒是陳三,因東家要去遠地過年,早早歇了課,專門回家陪孩子了。蓮藕這又是要出嫁的,一副心思大半放在了她身上,但凡有個什麼要求,都應了,土豆那裡為書院考試學得昏天暗地的他也沒空多教導。蓮藕本就是能折騰的,如今有人縱著,更是無法無天了。城隍廟的燈會、龍母廟的廟會、初一十五的集會,甚是連縣衙審官司,她都要去湊湊熱鬧。若不是不好面對黑炭,她甚是還想去雲州府逛逛。

到年根下,鋪子裡生意格外好,石榴每日供貨,忙得抽不開身,也管不著陳三怎麼哄女兒,她一甩手,便將家中置辦年貨的事交給了他們爺三。這個活蓮藕也是喜歡的,掛燈籠、貼對聯年畫,當然更重要的是買各色吃食,炒的、炸的、煎的、燜的,酸的、甜的、鹹的、辣的,裹了粉的、加了肉的、撒了芝麻的,便是一個嘗一口肚子都能飽了。陳三不願委屈她,凡是想吃的,都痛快掏銀子。閨女馬上便是別人家的,再不抓緊寵著,以後只怕沒機會了。

陳三的慈父心腸最後被石榴一頓通罵,「這些東西,家裡頭不都有,買這麼多,吃又吃不完,不是糟蹋銀子?還有,這丫頭一個月便胖了十斤了,你再隨她,只怕花轎子都塞不下了。你們爺倆也別出門了,好生在家裡收拾著,這屋簷上、旮旯角里,平日裡沒注意的地方,都好好清理乾淨了。」

石榴一走,父子兩對看一眼,都將縮回的脖子伸出來。當家的發了話,父女兩個再不出去撒銀子了,而是在家裡掃塵。從角落裡掃出一樣東西,都要驚歎好久。

蓮藕從角落裡掃出一個白鬍子老爺爺,拿出來擦了灰,驚喜道:「爹,這個是不是不倒翁啊?」

陳三點頭,「正是。這個不倒翁你怕是不記得了,這是在陳家莊的時候,我為了哄你專門買的。你那時只黏著你娘,我每日早出晚歸,你陌生得很。我給了你這個不倒翁,你極喜歡,拉了我的衣袖不讓我走。」說著,陳三忍不住失神,一轉眼都這麼多年過去了。

只怕她爹為她要嫁人傷感呢,蓮藕連忙安慰道:「爹別傷心,等我嫁人的時候,你也拉著我衣袖不讓我走,那我就不走了。」

陳三笑道:「那可不管用,到時候你娘又吼一聲,我們兩個就都要老實了。」

父女兩個掃塵掃出許多回憶,也掃出許多感傷,不過辟里啪啦的鞭炮聲鬧人,一點點情緒也叫這熱鬧的聲音吵沒了。等到二十八,石榴放了周掌櫃的假,將鋪子關了門,又將後院也掛起大鎖,一家人趕了驢車回陳家莊過團圓年。

一進院便看到掛滿屋簷的臘月臘肉,陳大娘拿了一串紅辣椒從屋子裡走出來,嗔怪道:「今年咋這麼遲呢?我都望了好多天了。」

石榴答道:「準備年貨,就遲了些,娘在忙啥呢,我給您幫忙。」

陳大娘擺擺手,「不用不用,快些將東西卸了,準備吃飯。今兒個我蒸了好多大肉包子,保管你們都愛。」

「喲,弟妹都帶了些什麼回來?」楊花兒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因過年的好時節,便是楊花兒的大嗓門都顯得可愛,石榴笑道:「帶了些糕點乾貨回來。二嬸不是愛吃香菇,我特意選了兩斤肥碩的,晚上就給二嫂煮上。蓮藕,快給給小寶準備的吃食拿出來。」

蓮藕笑著拿出一大包的糕點遞給楊花兒。

楊花兒拿了東西,卻還要說幾句酸話,「多謝三弟妹了,這找了好女婿,可真是不一樣了,往年可沒見三弟妹這麼大方呢。」

石榴也從陳大娘那裡知道楊花兒想將女兒嫁給衛啞巴的事,這事她也不理虧,只是大過年的,沒必要鬧翻了,石榴便道:「敢情二嫂嫌棄我們往年拿回來的東西少呢?這每年大包小包的瓜子點心,二嫂吃完了又去拿,還提溜著一籃子去娘家,難道都是白瞎了?」

楊花兒便訕笑道:「弟妹可是誤會了,我這是恭喜蓮藕呢。」

石榴也不為難她,道了一句「那就多謝二嫂了」便讓孩子都進屋。

「這二嬸可真怪,一張嘴就沒發好好說話,非得讓人衝她一句,才罷休。」蓮藕回屋便抱怨。

石榴瞪她一眼,「沒大沒小的,快些去和你弟一起把你們那屋收拾了。」

因中秋的時候回來住過,又有陳大娘的除塵,所以屋子狀況還好,便是土豆這潔癖少年都沒皺眉頭。石榴給兩間屋子換上新的床單被罩,東西稍微歸攏了,便拿出年禮,一家四口分四處將東西分發到各房。她也不會針線,無非就是拿些吃的喝的,不過考慮了個人口味,準備的樣數也多,也是很受歡迎的。

石榴自己拿了東西去大房,吳桂香一見她就笑道:「看你客氣的,這大包小包,可是要吃到元宵了。」

石榴笑道:「不值當什麼,就帶些吃食給大嫂甜甜嘴。」

「那我也不推辭了。阿寶爹帶回來一些碟碗,我瞧著上面纏枝花的圖案還算別緻,就給弟妹送去一套,你待會兒自己拿回去,我給桃香也送去一套。」

「多謝大嫂了。」

兩人正說著話,阿寶進了屋,見石榴立刻叫了聲三嬸。

這孩子端午的時候還給土豆玩色子,淘氣著呢,不過半年沒見,看著就又穩重許多了。石榴拍拍他的肩膀,道:「阿寶長高了不少呢,到明年只怕比三嬸都要高了。」

吳桂香在一旁心疼道:「跟他爹出去一趟,又黑又瘦,想必是吃了苦。」

「這走南跑北的,自然沒家裡頭舒服。」石榴回道。

雖說穩重了,到底還是孩子,阿寶也沒心思聽兩個婦人在這裡寒暄,他打斷了她們的話,問道:「土豆和蓮藕在屋裡嗎?我給他們帶回來些玩的。」

蓮藕忙回道:「蓮藕去了公那裡,土豆在屋子裡帶著,你去找他玩。」

出了東廂的門,石榴便瞧見孩子們都在院子裡,阿寶在點炮仗,胖妹捂著小寶的耳朵站得遠遠的,蓮藕和黑妹兩個離得最近,緊張又興奮地直問「點著了嗎點著了嗎」,連一貫喜靜的土豆也眼巴巴瞧著。果然,孩子多了才熱鬧,這一大家子,大大小小的,親親熱熱的,讓人看了窩心。怪不得陳大娘總說,孩子多了,才是興家旺族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