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4 章 美梦成真之后

卫哑巴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半夜三更的梦里,自然免不得做些脸红心跳的美梦。在梦里,他白白美美的心上人,总是这样难样随他摆弄,在梦里他是勇猛的战士,是一往无前的士兵,攻城略地,战无不胜。他嘿嘿笑哈哈笑,想怎么样就怎样笑,因美梦中总没有人管束他。

然而现在,活生生的姑娘穿著大红的嫁衣坐在他的面前了,卫哑巴却不敢笑,也不敢冲锋陷阵,他脑门上手心里,甚是脚心,都在冒汗呢。他甚是闭著鼻子不敢呼吸,生怕大一点儿的响动,就惊醒了人,将好梦给吓退了。

喝过交杯酒,简单闹过洞房,喜婆和全福人都退走了,屋子只剩下她和卫哑巴。莲藕大松了口气,闹腾了一整天,她没敢吃没敢喝,又饿又累的,现在人都散了,她总算能休整了。不过,卫家庄的习俗跟县里不通,红盖头得到临睡前由新郎亲自娶了。莲藕一边捶著腿,一边等著卫哑巴给她取盖头。只是,等了许久,却也没听到个动静。

难道卫哑巴也跟著人一起退了?莲藕不确定地喊道:「哑巴,哑巴哥?」

「哎……哎。」卫哑巴这一声应得九曲十八弯的,似乎是喉咙管被堵住了。莲藕也不管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直接吩咐道:「快用喜杆把我头上的盖头拿下来,盖了一天了,眼前黑□□的。」

卫哑巴却道:「你等会儿啊。」

「等什么?」莲藕问道。

卫哑巴回道:「等我……等我,做好准备。」

「取个盖头而已,你做什么准备?磨磨蹭蹭的,算了,我自己取下来吧,反正也没人知道。」莲藕说著,一把就盖头取下,眼前晃了好一会儿,她略微捂了眼,然后慢慢放下。眼前豁亮了,莲藕便去找卫哑巴,一看他离得远远的,张大了嘴盯著自己瞧,像是不认识似的,莲藕便嘟了嘴道:「我脸上涂了厚厚一层胭脂,你快打点水,我要洗洗。」

「莲藕,真是你啊。」卫哑巴的声音显得十分惊讶。

莲藕瞪他一眼,「说什么呢?不是我还能是谁?」

「我怕……我爹哄我,拿别人,糊弄我。」卫哑巴连忙解释道。

莲藕也不管卫哑巴那小心翼翼的心思,挥著手道:「先去打水,我难受著呢。别的等会儿再说。」

「好,好。」卫哑巴再不敢耽误,很快打了水,又拿了条干净毛巾。

莲藕仔细将脸上的胭脂水粉都洗净,又将沉沉的头饰取下,脱下又长又宽大的嫁衣,披了件轻巧的红袄,她看卫哑巴还在一旁傻乎乎站著,笑道,「快些把水倒了,安寝吧,明儿还要起早呢。」

「我不敢睡。」卫哑巴回道。

莲藕笑道:「好了,别当自己是做梦了,你娘子我是货真价实的,不是妖精变的,也不是你爹找人扮的,好歹你也是财主家的儿子,怎么一点儿自信都没有呢?」

「我……没你好。」卫哑巴回道。他因为娘死得早,说话又不利索,其实心里头自卑著,神采飞扬的莲藕,就像个太阳一样,他只当自己是日头下长的一颗野草,巴望著日头总照著,却不敢巴望日头是他的。

这种得之不易珍而视之的卑微心情,莲藕不是很懂,她就觉得卫哑巴磨磨蹭蹭的,心里头不爽快,「我娘一再叮嘱我不要欺负你,可是你这个样子,我要是不吼你,你只怕都不动了。」

卫哑巴立刻道:「你吼我,你吼我。」

莲藕没好气道:「成了,别在你犯傻,那水也别管了,快些睡觉。」

卫哑巴慢腾腾挪著步子上了床,又缩在角落里一件一件将自己衣服脱了,莲藕看得窝火,索性闭了眼不理会。她模模糊糊躺著,突然感觉到一阵疼痛,她脚一蹬,立刻听到扑腾一声响以及卫哑巴的闷哼。

莲藕立刻醒了,看卫哑巴被自己踢到地上去了,愧疚道:「我怕疼,不是故意的。」

卫哑巴也顾不得自己的狼狈,连连摆手,「没事,没事,不脏。」

「好了,快些起来吧。」看卫哑巴比他更愧疚似的,莲藕笑著把他拉起来,又问道:「睡前你不是话都不敢说,怎么我一睡著,你就这么胆大了?」

自然是色胆包天。这话,卫哑巴却不敢说。

莲藕看他低著头,像犯错的孩子一样,叹气道:「你是个男人,就得拿出男人的气魄来,你这个畏畏缩缩的样子,我如何瞧得上?我既然嫁给你,就是要给你好生过日子的,你可别让我生出悔意。你啊,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用顾忌我想法了,我若是受不住,就咬牙忍忍。」

「那……我再试试。」卫哑巴便道,看莲藕点了头,他心一横,便是做梦,也要好好美一回。他卫哑巴可不是孬种呢,什么地方都不中用。

第二天莲藕早上醒来,觉得浑身像散了架,立刻火起,这大尾巴狼,昨晚上装样子骗她呢,一开始说话都哆嗦,这不敢那不敢的,其实是让她松了心神好随他作为。

大尾巴狼正舔著脸扬著笑在莲藕面前说道,「莲藕,莲藕,起吗?我给你,找衣裳?」

莲藕气得要骂人,可是没什么力气,只得点了头,让卫哑巴帮著穿了衣服,又喂了水吃了些糕点。她一有力气了,立刻狠狠踢了卫哑巴一脚,叫你装相。

卫哑巴被踢了也不问缘由,也不管自己,连忙道:「不疼,不疼。」那样子,生怕莲藕愧疚了。

卫财主颇有点儿天煞孤星的意味,爹娘去世早,妻子也早逝,同族中血脉近的早因为哑巴娘的事闹翻了。好在,他还有跟独苗苗。因卫家亲密的人不多,莲藕这边就省了事,只需要给公公敬一杯茶便是。

这宅子多少年没女人进来了,一直是他爷俩个你瞪著我我瞪著你,如今好容易有了儿媳妇,卫财主心中自然高兴,眼瞇得只见缝,一下捧过媳妇茶,又递出给新妇的礼。

莲藕回屋查看,不由咋舌,居然是一锭金子,比她陪嫁里那锭还要重。金子,金子,卫财主什么心思,也不用多思量,自然是跟陈大娘一样想早抱金孙。

卫家人口简单,自然事情也少,家里有两个长工常年在此,一个负责洗衣做饭的内务,一个帮著卫财主收租管理田地。如今莲藕嫁过来了,便将灶台一亩三分地圈定了。

儿媳妇不娇气,一进门就知道做活,卫财主满意地直点头,不过还是劝道:「灶台烟火气重,你是秀才家的女儿,平日绣绣花看看书便是,这些粗活就让长工去做。」

莲藕笑道:「我在家也帮著我娘烧火做饭,爹,您就别管我了,让我做点儿事,光坐著我坐不住。」

「那成,你忙,你忙。」卫财主笑呵呵走了。

「莲藕,你做饭呢,我烧火。」卫哑巴立刻跑过来道。

「不用,你去院子把柴火劈了。」莲藕指了指堆在院子里的一堆木头。

「好,好。」卫哑巴立刻拿了斧头去劈柴。长工一看他高举著斧头往下劈的架势,吓到腿直哆嗦,老天爷啊,你可别把自己的脚给劈了。

「快别动,别动,我来劈。」长工大喊道,想要上前拿下斧头。

卫财主瞪他一眼,「你别去捣乱。」

得了,我还成捣乱的了,长工摇著脑袋走远了。

用过饭,莲藕便著手收拾嫁妆,早先商议的便是,回门过后,他们住在县里,莲藕便将现在能用的都整理出来,然后带走,用不著的便收拾齐整放在柜子里。

「莲藕,做啥?要我,帮忙不?」卫哑巴又过来了。

卫哑巴一个大老爷们能收拾什么东西,莲藕嫌弃地道,「你蹲门口给我守门。」

「好,好。」卫哑巴立刻蹲门口了,也不知道他明不明白自己守的是什么。

嫁进卫家第一天,操持一日三餐,收拾嫁妆,好像有些无聊。

娶了娘子第一天,劈柴,守门,开心。

第二日,莲藕一大早起来洗衣裳,哑巴又跑过来,「莲藕,我给你洗。」

莲藕头都没抬,「走一边去,男人洗衣服像什么话?你要是闲的没事做,就去井里给我打水。」

「好,好。」

卫财主一早起来瞧见井边忙活的莲藕和哑巴,大笑道:「瞧他们如胶似漆的样子,想必很快就能有孩子了。」

我看未必,不瞧哑巴狗儿一样摇著尾巴讨好呢,只怕还没手上呢,长工在心里默默道。

十月天黑的晚,早早用过了饭便回屋歇著了。

卫哑巴点了灯,道:「莲藕,我帮你,打水洗澡。」

莲藕摇头道:「不用,我自己又不是没手没脚,你自己打水洗吧。」

「我不急,洗澡。我帮你,拿衣服啊?」卫哑巴又道。

「你要真闲的没事做,就去打水吧。」莲藕无奈道。

卫哑巴立刻屁颠屁颠去灶上打热水了。石榴瞧著他身影,嘟囔道:「真是个怪人,非要别人使唤他才高兴。」

成亲第二天,卫哑巴奠定了自己任劳任怨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忠犬地位。

美梦过后,就是要做牛做马了。不过,却甘之如饴。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