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章 見利忘義

  張家人來了後,簡妍只當又多了一個夥伴,每日裡除了姚氏、莊四姑娘,就多是尋張薜荔說話。張夫人才到京中,認識人雖不多,但每日前來拜訪的卻也不少。因此那張薜荔、張其姝兩姐妹勢必是要隨在張夫人身邊的。一時簡妍想尋了張薜荔說話也不能。

  待年關更近,簡妍也無暇去想著尋誰說話,將自己那一份來往理清楚,又去與平繡將莊大老爺素日同僚故交那邊的來往理了理,翻出莊大夫人往年整理的賬冊,將各家要送多少禮,俱都算清楚,叫人一起辦了,過了幾日,門上來往人更多,因早早做好準備,禮尚往來也不見慌亂。

  後頭秦盛伏、阮思聰等人從蘇州回來,簡妍叫莊政航給這幾家送了賞錢,細細問了蘇州之事,知道那邊還留了自家十幾個人在,更覺安心;又從秦十三那知道金鶴鳴雖有苗尚書幫扶,但還是囊中羞澀一些,就又送了一些禮過去,請了金娘子來玩一趟,藉著莊老夫人等人的手,送了些衣裳玩物給金阿寶、金珠兒;鋪子田地,四處也要打點酒菜銀錢送去給掌櫃夥計;再後又有各處莊頭送了年例來,自家留下一些,剩下的又送了些給其他各房人,簡家、秦家、安家、何家等家,也都送了一些過去;最後又從簡家聽到喜信,得知周氏有孕,又忙叫阮媽媽去探看。

  忙忙碌碌一通,回過神來,簡妍冷不丁就聽說莊老夫人替莊敬航將張薜荔定下了,因在孝期,只與張家人點明白,叫張家不必給張薜荔尋親,待莊敬航過了孝期,再正式定親。

  簡妍心中納悶,又替張薜荔不值,許是年紀上去了,就與莊老夫人、莊三夫人一般喜歡張薜荔那種懵懂孩子氣的女孩,因此特特叫玉環去尋了祝嬤嬤問話,自己又揀著空子有意問祝嬤嬤。

  祝嬤嬤笑道:「老夫人瞧著那饅頭姑娘就喜歡,原本是想叫饅頭姑娘住她那邊的,又怕七姑娘瞧見了心裡不自在。後頭三少爺過來哭訴要悔過,每日又讀書至三更,老夫人瞧見了,也疼他,又納悶他忽然又變了性子,於是叫了平繡來問。平繡說約莫是三少爺瞧上了張家姑娘了,因此才發奮圖強。」

  簡妍心想莊老夫人疼孫子是應該的,但是看那莊敬航瞧上的也不會是張薜荔,說是張其姝,她倒是會信一些,心裡想著,就又遮遮掩掩地將心裡的話說了。

  祝嬤嬤笑道:「你這可就錯了,七姑娘跟老夫人撒嬌的時候,也只說要留下饅頭姑娘做嫂子呢。如今七姑娘跟饅頭姑娘親近的很,跟其姝姑娘就不大說話。」

  簡妍心裡越發納悶,又想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莊敬航竟也能想到光明正大地求莊老夫人,沒走那些歪門邪道。又尋了姚氏說話。

  姚氏笑道:「難為你還替薜荔想著,你不知老祖宗原先瞧上的是其姝,薜荔雖討喜,選孫媳婦卻不該選那樣的。老祖宗叫了母親過去說話,母親就勸了老祖宗幾句,先說孝期不該議親,見老祖宗不聽,又想老祖宗開口,舅媽那邊不好回絕,與其定下其姝,不如就定下薜荔,就苦口婆心地勸老祖宗,只說家裡有一個成了精的孫媳婦,另一個孫媳婦就該選個老實木訥的,這樣才能一家和睦。老祖宗聽了這話也覺有道理,就叫母親與父親兩下里去說。父親母親去說,舅舅舅媽哪敢推辭,就都答應了。」

  簡妍不去深究莊二夫人說她成精是褒是貶,只問道:「我記得二嬸並不喜歡三弟,怎就答應了?」

  姚氏道:「母親便是心裡不喜,也不能明擺著說這話。且瞧著舅媽也只是看著薜荔年紀大了些,薜荔沒有定親,其姝也不好定下來,因此才將薜荔與其姝一同帶過來的。只怕舅媽原也沒想將薜荔嫁到什麼好人家。如今定下三弟來,三弟再不好,也有兩個叔叔幫襯著。」

  簡妍道:「到底為薜荔不值,只怕過上一年,她那珠圓玉潤的身子就只剩下一把骨頭了。」

  姚氏心裡也覺如此,嘴上卻笑道:「瞧著你比舅媽還疼薜荔呢,人家爹娘都不操心,你又替她嘆什麼氣?再者說,你便是替她可惜,也沒有法子挽回。三弟再不好,在老祖宗心裡,也是個公主郡主都能配得上的人物。如今那薜荔是個庶的,老祖宗心裡定覺薜荔配不上三弟呢。」

  簡妍無奈地嘆口氣,心裡也如姚氏所說知道此事已成定局。

  知道此事後,簡妍有意跟張薜荔多親近,每常逗著她說話,瞧著她的神色,就知她還不知自己的終身定下來了。

  臨過年前幾日,莊二夫人對莊老夫人說:「前兒個去侯府,遇到狄家的婆子過去請安,說了兩句,後頭太夫人就問為何快過年還不將三姑娘接回來,媳婦只說過年府裡難免熱鬧一些,三丫頭懂事,想安靜地替大嫂唸經。」

  莊老夫人道:「你說得很好,想來是三丫頭又跟狄家姑子來往了。」

  莊二夫人蹙眉道:「燕案首自那日從咱們府中出去,又故態復萌,回去就將書本丟了。燕家夫人還叫人來問了我幾次,問可是在咱們府中出了事,不然好端端的,燕案首怎又改了主意。」抱怨完,因想著狄家說明年開春燕家就要給燕曾議親了,臉色越發難看。

  莊老夫人沉默了一會子,道:「只說不知道吧,難不成你要跟燕夫人說是咱們府上的姑娘不規矩,將燕案首勾引壞了?」

  莊二夫人笑道:「我那裡敢那樣說。」又道:「聽著燕夫人的意思,燕案首果然是言出必行,並未告訴旁人採芹的事。只可惜了,這麼個人不定會叫誰家得了便宜。」

  莊老夫人隨著莊二夫人唏噓了一番。

  待到除夕那日,莊家人在莊老夫人後院裡過年,也請了張家人一同過來,因家中人口簡單,再用屏風隔開,就顯得有些寥落,因此莊老夫人只叫人分左右賓主坐著,並不叫人在男女之間立了屏風。

  簡妍有意暗中打量莊敬航的神色,見他臉上的疤好了七七八八,因臉色蒼白,那疤也就不十分明顯,大概看過去,也恢復了先前的六七分文質彬彬。只是那莊敬航不時偷瞄的人不是張薜荔,卻又是張其姝,這就叫簡妍心裡又納悶了一回。

  簡妍自是不知莊敬航內心是何等煎熬。

  原來莊敬航私心裡看上了張其姝,不喜張薜荔憨傻遲緩、不溫不火的性子;且從張鴻宜那邊打聽了幾句,得知張家夫婦疼的也是張其姝,跟莊采瑛暗示幾句後,莊采瑛卻又喜歡張薜荔,於是自作主張地跟莊老夫人說要留下張薜荔做嫂子;後頭莊老夫人叫莊二老爺夫婦去說項,將張薜荔定下來,此事就已然成了定局。如今再去瞧那靈秀的張其姝,莊敬航神色間就難免有些若有所失,又恨有了這層關係,張老爺與他還是那般疏遠。

  大年初一一早,莊家二房裡就傳出喜信,說是原本生下莊家五少爺的扈姨娘,如今又給莊家添了一個男丁。

  因這喜事恰又是在年頭有的,就有些喜上加喜的模樣。莊老夫人欣喜地叫人賞賜了扈姨娘,又尋了莊二老爺,親自問過新小少爺的名字,得知名叫琦航,又叫人打造了長命鎖刻了生辰八字給扈姨娘送過去。

  簡妍也隨著眾人送了龍鳳手鐲過去,瞧著莊二夫人、朱姨娘與有榮焉模樣,心想莊二夫人對著旁的事爭強好勝,唯獨對著莊二老爺卻又不爭,這也是件奇事。心里納悶了兩日,後頭月逐來拜年時,才聽月逐道:「扈姨娘本不該大年初一發作的,全是大年三十晚上二夫人留她守歲,不放人回去,才早了大半個月生下小少爺。萬幸母子平安,不然,府上還不知道要怎麼嫌晦氣呢。」

  月逐雖是姚氏的丫頭,素來卻與扈姨娘好,因此簡妍倒是不疑心她說的話,瞧著月逐義憤填膺模樣,心裡反倒有些釋然,心想莊二夫人這般,才像是個沒毛病的女人。

  回頭簡妍說給莊政航聽,莊政航聽了也嘆道:「瞧著五弟弟那模樣,想來這六弟弟將來也好不到哪去。白生出來佔個名,吃二房一份口糧。」

  簡妍笑道:「往日你不是瞧著兒子好嗎?如今怎又說二叔多一個兒子也只是多一張吃他家的飯?」

  莊政航笑道:「寧缺毋濫,兒子多了也不好,父親就我跟三弟兩個還鬧不明白,若是再多幾個,只怕這家更要整日吵破天了。」

  簡妍聽他說出寧缺毋濫四字,心中更詫異,後又見他神色複雜地笑,又追問他究竟是何事。

  莊政航道:「昨日去普渡寺裡,半路上竟遇到蝶衣跟兩個師父出來化緣,她瞧見我就追了過來,一時叫我在街上尷尬地要命。誰見過一個尼姑嘴裡哭喊著追個公子哥跑?於是我就沒停下,回頭想想,便是蝶衣那胎保下來,由著蝶衣去養,只怕最後還養不出三弟那般的兒子呢。」

  簡妍笑道:「沒想到遇到她竟能叫你感慨成這樣,早知道,我就早請了她來家中唸經。」說著,又與莊政航定下十七那日去地裡挖太歲。

  正月十五那晚,侯府太夫人請了莊老夫人等人過去,莊老夫人藉口身子不舒坦,莊家大房有孝,只叫莊二老爺一房人過去應付著。莊二老爺雖想遠著侯府,但也不能立時斷了來往,只得與莊敏航一同過去了。

  莊府中剩下的人,並張家人又聚在莊老夫人處過了節。因莊老夫人當真不大有精神,人就早早地散了。

  簡妍請了張夫人母女三個來園子裡又吃了點宵夜。

  因莊政航去了莊三老爺那邊說話,張夫人倒也不用怕耽誤他們小夫妻過節,又見簡妍那日拒了莊敬航,為人卻很知禮,該有的禮數一樣不缺,就如今日莊二夫人一家不在,就忙叫了他們母女過來坐坐,於是心裡就想這位少夫人倒是能叫人不親不疏地按著人情來往。

  張夫人在棠梨閣裡坐了一會子,待張薜荔、張其姝去更衣,與簡妍說了兩句,就笑道:「日後還要勞他二嫂子多照應著薜荔。」

  簡妍見張夫人提起此事,就笑道:「舅媽客氣了,薜荔那性子很是惹人疼,將來哪個不疼她?」

  張夫人道:「府上老祖宗開口,不好回絕,只能將薜荔定給你們三少爺了。薜荔自小不挑地方,想來在你們府上,又有你們疼她,這日子也不會差了。」

  簡妍笑道:「薜荔的性子當真好,也沒見她急過惱過,萬事慢條斯理的。」

  張夫人含笑道:「她自小如此。」頓了頓,又問:「聽說秦家與古太傅相熟,不知年後你們可曾去了古家拜年沒有?古家公子聽說原是案首的不二人選,最後才叫燕家少爺忽地冒出來搶了案首的名次。」

  簡妍聽張夫人提起古家公子,就去想張其姝究竟嫁了誰來著,想了半日,因到底是不相干的人,上輩子也沒怎麼注意她,此時反倒忘了張其姝花落誰家了。

  「考試之事,沒有發榜就算不得數。只是古公子才學確實是好的。」

  張夫人笑道:「你說得也是,只是瞧著燕家少爺那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樣子,著實叫人替古公子不服。聽說燕少爺先前時常來莊家,你可見過他?不知道燕少爺究竟是個什麼人物。」

  簡妍心中愕然,心想人說一家有女百家求,如今燕家出了燕曾這麼個公子,燕家的門檻也叫人踏破了。張夫人這麼一問,她倒也鬧不清楚張夫人究竟瞧上了古家還是燕家。張其姝雖好,但張家人也將她看得太高一些,燕家不說,古家就斷然不會瞧上張其姝。

  說著話,因張薜荔、張其姝兩個回來了,張夫人就閉嘴不再提及此事,只與簡妍說些鍼黹等事。

  正月十六,簡妍與莊政航回了趟簡家,簡妍與簡夫人說了幾句,得知忠勇王府果然過年時對簡家冷淡一些,不似先前那般親近,心想這樣也好;又瞧見周氏氣色很好,就笑著勸簡夫人多約束了簡鋒,便是簡鋒又要胡鬧,也得等周氏生完之後再鬧。

  十六那日晚上,莊政航就跟秦盛伏、阮思聰、阮彥文說好明日出城;後夫婦兩人說會子話,因簡妍極力勸說,莊政航就答應了明日他親自去挖。

  十七日早上,簡妍方起身,與莊政航穿好衣裳後,就聽玉環笑道:「外頭又下了一場雪。」

  簡妍一怔,瞧了眼莊政航,問:「可要化雪了再去?」

  莊政航道:「下雪了更好,也省得叫旁人瞧見了疑心。」

  簡妍也贊同他的話,於是洗漱之後吃了點早飯,就領著玉環、金釵一道上了馬車,出了巷子與秦盛伏等人匯合,一群人向城外去。

  路上簡妍不時掀了簾子看,外頭銀裝素裹一片,又因才出了十五,多數鋪子依舊未開張,整條街上,只有三兩個人走動。

  快到西邊城門時,聽到簾子外莊政航的聲音,簡妍掀了簾子,就見簡鋒也騎馬跟在車窗旁,於是笑道:「這可巧了,這樣的天也能遇到哥哥。」

  簡鋒笑道:「我才與人吃了酒,有意要散了酒氣再回家,誰知道就遇上你們。妹夫說你們要出城替你們家老祖宗還願,不知出了西城門,還有什麼廟值得你們親自過去?」

  簡妍望了眼莊政航,然後對簡鋒道:「寺廟哪有貴賤,不過是新近有個姑子得老祖宗青眼,因此才要去了她們廟裡替老祖宗給了香油錢。」

  簡鋒心裡不信這說詞,心想才出了年,這兩口子就往城外趕,必定有什麼算計,於是笑道:「說到姑子,聽說前兩日有個俊俏的姑子追著妹夫喊,妹夫也忒大膽一些,那姑子這樣明目張膽,若是被人告發,那姑子要受刑,妹夫名聲也不好。」

  莊政航道:「那是我們家放出去的丫頭,如今跟我並沒有什麼關係。」說完,想想簡鋒行事,就道:「只是到底是跟過我的,如今又是尼姑,大舅哥萬萬不可貪了這便宜。」

  簡鋒啐了一口,又瞧見簾子後簡妍臉色不是十分好看,心知她是不喜自己跟著。

  簡妍聽簡鋒換了話頭,心裡惱了,忍不住道:「實話與哥哥說吧,你妹夫犯了事,我們這是要偷偷跑到南疆避難去呢,這哥哥也要跟著?」

  簡鋒見她如此,越發肯定這兩口子出來有事,道:「才出了年,就滿嘴胡唚,快啐一口。」

  簡妍心裡氣惱,忽地放下簾子,就閉著眼在車廂裡坐著。

  外頭莊政航勸了簡鋒回去,許是當真閒極無聊,簡鋒只是不肯,硬領著隨從跟著莊政航夫婦到了城外十里坡。

  秦盛伏、阮思聰兩個將莊頭支開後,那地面上就只剩下簡家兄妹兩家的人。

  兩家下人背過身子後,金釵、玉環先下了馬車,之後簡妍扶著玉環下了馬車。

  簡妍裹緊了身上朱紅緞面牡丹大氅,懷中抱著暖爐,就抿著嘴,面色陰鬱地盯著簡鋒看。

  簡鋒到了這地面上,想起得知簡老爺送了地與鋪子給簡妍後,簡老爺疑惑地說過簡妍指定要這黃家兄弟的地,於是此時頗有些恍然大悟,舉目望了眼一片蒼茫的田地,心想定是這地裡藏了寶貝了。因此不理會簡妍耷拉著的臉,笑道:「妹妹、妹夫一旁說話。」

  莊政航披著一身玄色絹面斗篷,扶著簡妍,低聲道:「我勸了大舅哥,大舅哥硬是不肯回去。」

  簡妍道:「我哥哥素來無利不起早,如今盤算著這邊有寶貝撿,不說天寒地凍,就是刀山火海你也勸不了他。」

  簡鋒在前頭聽著簡妍這有意跟他說的話,也不回頭,一路將兩人領到魚塘邊,瞧著那魚塘裡只剩下小半池塘的水,且水已經成了冰,就從地上抓了把雪搓手。

  簡妍作勢要推了簡鋒下去,又被莊政航攔著。

  簡鋒回頭道:「明人不說暗話,見者有份吧。不然傳出去,叫黃家兄弟知道了,人家也不依。」

  簡妍抱著手臂,冷笑道:「哥哥當真是明人,我就要瞧瞧我們不跟哥哥分,哥哥會不會唆使黃家兄弟來我們門上鬧,會不會叫黃家兄弟告了我們。」

  簡鋒笑道:「妹妹這說的是什麼話,哥哥我哪裡能做出那等事。」

  簡妍道:「這天下的事就沒有哥哥做不出的。」

  簡鋒也惱了,冷笑道:「前頭妹妹有事尋我,我可是不論大小事都替你應下來了。我叫妹妹去替我跟父親母親說兩句好話,妹妹明著答應,背後又挑唆父親不待見我。妹妹這般行事,可見著我惱了?」

  簡妍哼了一聲,然後道:「哥哥可別忘了前頭的事我可是給了哥哥二十畝地,算不得哥哥白忙活。至於我跟父親說的那話,天下無賴混賬多的是,除了哥哥和我家那個,我可曾替誰操過心?哥哥如今雖沒有先前那般自在,但捫心自問,哥哥心裡難道不喜歡現在跟了秦家舅舅幹一番大事業?若哥哥說不喜,那哥哥只管依舊胡鬧就是,哥哥當真以為父親會打死你,又或者放著你不聞不問?」

  莊政航見簡家兄妹語氣都很沖,於是道:「好了好了,一家人有話好好說就是。」

  簡鋒瞄了眼莊政航,抱著手臂道:「這沒有妹夫的事,妹夫只聽著就是。」

  簡妍道:「如何沒有他的事,如今哥哥要分的可是我們的東西。」

  「哦?那就是說當真有寶貝了?」簡鋒斜著眼睛道,然後嘿了一聲,「我卻忘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如今我可比不上妹夫跟妹妹親近。」

  簡妍聽到那一句潑出去的水,當即將上輩子的往事憶起,將懷中暖爐向簡鋒腿上摔去,怒道:「哥哥心裡早知道我是潑出去的水,生死困窘都跟哥哥沒有關係的,哥哥如今湊過來做什麼?有好處就來,沒有好處就躲得遠遠的,哥哥當旁人都是傻子,就單等著你來分贓?今日我也不瞞著,這地裡就是有寶貝,哥哥只管尋了人來告我吧。」

  那暖爐摔出去,砸到簡鋒身上,落了地,蓋子上的扣鬆開,裡面的銀碳就傾倒出來,火星濺到簡鋒身上。

  簡鋒跳了兩下,見莊政航來替他將身上火星撲去,於是將他推開,冷聲道:「你們兩口子別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我自來是……」正要說自己不吃那一套,忽地就瞧見簡妍哭了,腿上雖疼的厲害,又不好跟她發作,就掐腰對莊政航喝道:「我好端端一個目下無塵的妹子,最好說話的人,跟了你才多久就成潑婦一般……」

  莊政航道:「大舅哥這話冤枉,妍兒好著呢,哪裡像潑婦了?」心知簡妍是聽了簡鋒的話,記起簡鋒上輩子無情無義模樣才心裡難受地哭,又忙拿了帕子給她擦淚,勸道:「別哭,仔細皸了臉。他要六親不認就六親不認了吧,總歸我對你好,不叫你無依無靠就是了。」

  簡鋒將衣擺上火星撲滅,立在簡妍前面冷笑道:「好啊,原來心裡早給我定下六親不認的罪名了,我卻不知妹妹叫我做的事,我哪一件沒做好就得了這個名?」

  莊政航一手扶著簡妍,一面去看簡鋒,道:「她哭得傷心你沒瞧見?這會子還說那話。」

  簡妍哽嚥著冷笑道:「你沒瞧見哥哥是不捨得走嗎?唯恐走了就分不著他一份。慢說我哭了,就是死在這邊,哥哥也是不管的。」

  簡鋒踱著步子,將地上的雪踩得吱吱響,負著手道:「既然妹妹心裡這樣想我,哥哥也不能白擔了那個名,今日我還當真非賴著不走了。」

  莊政航勸簡妍道:「由著他去吧,他愛留下,就叫他留下,這大冷天的,咱們先回去。」

  簡妍咬著嘴唇,瞧著簡鋒那氣勢洶洶模樣,與莊政航轉身向馬車走,走了兩步,忽地回身,就沖簡鋒身上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