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第一課

  出了分數,然後是報志願。對於無論是分數高的還是分數低的,報志願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見別人分高,有時候就想,要是我有他那成績,我就可以隨便選了,還糾結什麼?

  其實不管考多少分,能選的學校始終就只有那麼幾個,那會還沒有「平行志願」的說法,所以只要不是對某一所大學有特殊情節的,每個人都希望能儘可能地降低自己的風險,然後把分數最大限度地利用起來。

  二十三號出分數,二十三號下午,各大高校就開始派招生老師,在一中擺起了攤子,此時已經是暑假,學校簡直不像學校了,進進出出的都是急急忙忙的家長,有本校的,也有外校的。

  梁肅特意請假一天,帶著梁雪也來了。

  直到這時候,柳蓉才知道自己以前的理想什麼的,都有點太好高騖遠不切實際了,茫然地跟著她媽在學校裡走了一圈下來,柳蓉媽腳踩著高跟鞋踢踢踏踏地還沒怎麼樣,宅了大半個月的柳蓉先萎了,手裡抱著一大打不知道是誰給塞的宣傳單,學校發的各大高校招生計畫,走著走著還要掉幾張。

  她迷茫地盯著每張紙上什麼「國家重點項目」「電氣自動化」「機械XX」「本碩連讀實驗班」「排名XX商學院」「和美國XX大學聯合辦學」的字樣,覺得自己真是什麼都不明白。

  柳蓉媽大包大攬,完全把柳蓉當成了小跟班,親自上陣和看中的幾個學校的招生老師胡侃,柳蓉負責拎包、接傳單、以及在提到她這個人的時候,上前走一圈,展示一下。

  A大的老師看著她的成績單,一臉慈祥笑眯眯地看著她,問:「小姑娘,想學什麼呀?我看了看,你這個成績來我們學校,基本上可以選專業。」

  「啊?」柳蓉沒反應過來,她媽在她腰上掐了一把,只得眨巴眨巴眼:「老師,我還沒想好……」

  「啊哈哈,小孩挑花眼了。」這是柳蓉她媽。

  「哦,以前講究全面發展嘛,忽然讓她自己定下發展方向肯定也難,理解理解。」這是A大招生辦老師。

  柳蓉:「……」

  最後柳蓉的志願基本是她媽給報的,她也想自己做一次主,可是看來看去,發現所有的專業名稱對於她來說都是一樣的——完全不知所云。

  她拿出筆來勾出了幾個明確表示堅決不學的專業,想了想,又加了一條:「媽,連讀班不去。誰知道將來怎麼樣呢,連讀班時間太長,不在一個地方待那麼多年。」

  就甩手掌櫃了,十分大爺。

  最後選定了一所遠在南方的大學,算是全國前四,稍微退了一步,專業選擇的餘地比較大,柳蓉媽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任務似的,鬆了口氣,拍拍她的頭,感慨說:「小鳥才跟在媽媽身邊幾年,就要飛了。」

  柳蓉心裡十分鬱卒,覺得這世界上的事十分說不清楚,別人想往遠的地方跑,偏偏跑不了,她就想在家附近混吃等死,陰差陽錯地就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了。

  高考志願報上去了,柳蓉她媽才想起了關心一下別的同學,就問了一句:「你同桌考得怎麼樣呀?想報哪呀?」

  常露韻?

  常露韻勉強比重點線高了五分,像是當年梁肅的成績,高不成低不就,在學校見到的時候,柳蓉發現常露韻好像瘦了很多,還開玩笑問她是不是私下裡減過肥了,常露韻只是笑了笑,沒說什麼。

  她的報名表上只填了一個大學,以她的成績,是無論如何也搆不著的,幾乎是賭博了。白玉看見的時候,建議她穩妥一點,常露韻低聲說:「老師,這是高考前,我想著給自己保底的大學,如果連這個也上不了,別的學校上了也沒意思。」

  白玉好像仍然想再勸勸她:「去不了你怎麼辦呢?」

  常露韻咬咬嘴唇,說了倆字:「復讀。」

  白玉嘆了口氣:「復讀是有風險的,我見過很多人,復讀一年還不如頭一年考得好,你可想好了——再說將來不是還能考研呢麼?你上了大學再好好學習,其實也是一樣的……」

  常露韻笑了笑:「謝謝老師,我想好了。大學四年呢,在一個我不喜歡的地方浪費四年青春,我覺得不值得,要是一年能搏出四年,我還覺得我賺了呢。」

  白玉不再吱聲——她只是個老師,在三年的時間,負責盡心盡力地教導他們,以後的路,還要他們自己選擇,自己走,只是在她交了報名表以後,提了一句:「你要是……回咱們學校復讀,跟我說一聲,我找人給你插到我帶的應屆班裡,不要學費。」

  常露韻又笑了笑,除了一句「謝謝老師」,就再沒有別的話了。

  她沒和白玉說,也沒和柳蓉說,自己都打算好了,如果復讀,她是絕對不會回到一中的,在一中已經待了三年,讓她回來,她覺著自己丟不起這個人,從高考那一天邁進考場開始,從她拿到一中的畢業證書開始——她就已經不是這個學校的人了,沒法再若無其事地融入到下一屆中間,生活學習。

  她是堅韌,並不是沒心沒肺。

  常露韻偷偷托父母聯繫了一個本市附近的縣一中開辦的復讀班,據說是全寄宿式的,管得很嚴,聽說那裡的孩子一年四季只允許穿校服,上課間操以前所有人都拿著個單詞本背書,連聊天的都沒有。

  聽說那裡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有規定頭髮不能過耳——前後都是,以前大傢俬下里開玩笑,認為那種學校培養出來的人都是只會死讀書的傻子,考上大學將來也沒什麼素質。

  可常露韻就是決定去那所謂的「人間地獄」,帶著一種不知道在和誰賭氣的心態,她想沒考好,是自己的錯,要自己承擔後果——「死讀書的傻子」考得分數都比自己高。

  梁雪報了一個穩妥的學校,估計應該問題不大,就緊鑼密鼓地去打工賺錢了,柳蓉本來閒在家裡,後來自己也覺著自己不像話,乾脆跟爸媽交代一聲,叫梁雪幫忙說了一聲,也湊熱鬧似的跟梁雪去打工了。

  梁雪為了錢,一個暑假做三份工,柳蓉完全是體驗生活來的,只跟著她在一個小飯館裡幫忙做服務員。

  第一天上崗的時候,她穿著服務員的小馬甲,心裡還挺激動,還沒開始幹活,就開始美滋滋的琢磨開,拿了這有生以來的第一份工資以後要怎麼用,要給爸爸買什麼,給媽媽買什麼,剩下的錢怎麼吃喝玩樂了。

  可真到做起來了,她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一天下來,柳蓉覺得自己腿都跑細了,到最忙的時候,聽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小姑娘,XX桌」「服務員,我們這邊早點了,怎麼還不快點?」「服務員麻煩你快一點好不好,我們這裡趕時間的!」

  「服務員……」

  「服務員……」

  她覺得很辛苦,一遍又一遍地往煙燻火燎的廚房裡跑,不過畢竟是第一天做,還是很努力的,晚飯的時候,聽見一個臨走付款的顧客表揚:「咦?你們這裡的新服務員素質不錯嘛,我看她一直都樂呵呵的。」

  就為了這麼一句好話,柳蓉非常歡樂,然後歡樂地像死狗一樣地回了家。

  她在家裡正經是個醬油瓶子倒了不知道扶,衣來張手飯來張口的貨,前一陣時間有一天晚上突然打雷下雨,把她鬧醒了,起來關了個窗戶,第二天遭到了她爸媽的一致表揚,認為自家小孩養到這麼大,總算會關窗戶了,實在是很了不起。

  這個獨生子女的年代,有的時候,小孩養在身邊,理論上想著不能嬌慣他,不能讓他養成什麼壞毛病呀,可實際操作起來問題卻是大大的。

  就他一個小孩,不讓著他怎麼辦呢?一家子大人,誰會跟唯一的這麼一個孩子較真呢?於是就這麼著,想不嬌慣,也是嬌慣了。

  跟飯店老闆的協議是,做滿一個月,週末也要工作,一個月三十天,按天結算,一天給二十。柳蓉就揣著二十元大鈔回家了,半路上路過梁肅的店,進去買了一杯奶茶,花了四塊錢,她一直是白吃白喝,這回卻堅持要自己付錢——這是自己賺的錢呀!買什麼都覺得不是普通味道。

  梁肅滿足了這位「女大款」的特殊要求,笑眯眯地看著她趾高氣揚地叼著吸管回家了,心想著小丫頭又燒包了,好好的小公主不當,跑出來受罪玩。

  錢啊……錢是那麼好賺的麼?

  柳蓉一路上大大小小買了一堆小吃,把二十塊錢給花了個乾淨,然後歡天喜地地回家通知她媽不用做飯了,晚上可以改吃她的工資買回來的路邊攤。她爸媽覺得非常無語,又不好意思不配合,只得勉為其難跟著一起吃——不容易,養到這麼大,總算看見回頭錢了。

  柳蓉啃著羊肉串,滿嘴是油的表示,明天開始,賺來的錢要攢起來,然後請他們全家出去吃一頓。

  第二天,柳蓉依然精神飽滿,第三天……

  十天以後,柳蓉就蔫了,她開始覺得那些沒事找事的顧客特別難伺候,開始像其他的服務員姐姐一樣,被人一催就擺上一張晚娘臉——老娘一天才拿二十塊錢,就為了這二十塊錢給你滿面堆笑?

  做夢去吧。

  第十八天的時候,柳蓉沒能拿到工錢,因為她端菜的時候,腳下一滑,摔了個跟頭,打碎了一個盤子和一盤菜,老闆決定要扣她一天的工錢抵。

  夏天衣服薄,柳蓉結結實實地摔那麼一下,膝蓋上的褲子直接摔出個窟窿,就不用說多疼了,一隻手被潑灑出來的熱菜燙得通紅,等菜的年輕女人就尖叫起來,好像被燙的人是她一樣:「怎麼回事?怎麼回事?!你們店裡的服務員會不會走路,摔了我的菜,誰負責?」

  老闆趕緊出面道歉,女人依然不依不饒:「我趕時間的好不好,你以為誰都像你們這裡一樣悠閒,我還要工作的好不好?」

  最後柳蓉跟在老闆身後,看著他對女人點頭哈腰道歉了半天,最後說這頓飯免單,對方才終於不清不願地表示不追究了,老闆就回過頭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惡狠狠地說:「你小心點能死啊!」

  柳蓉眼圈就紅了,她從小沒受過委屈,也沒受過什麼大挫折,老師家長哪個這麼跟她說過話。

  旁邊一桌上正好是一家三口,當媽的往這邊瞟了一眼,用筷子敲了敲正在挑食的兒子的頭,指著柳蓉說:「叫你不好好學習,你看,不好好學習,將來變成個笨蛋,也得幹這個。」

  柳蓉想大聲反駁回去,說你才是笨蛋呢,老娘剛接到的名牌大學的錄取通知!就你兒子那副二十一三體綜合症的德行,一輩子都不知道名牌大學長什麼樣!

  可一轉臉,看見那一家三口的樣子,心想,名校能怎麼樣呢?

  梁雪聽見動靜,趕緊擦乾淨手跑過來,摟過她的肩膀小聲安慰,一邊又給老闆賠笑道歉。

  柳蓉看著她,心裡就更難受了,她忽然想,是啊,名校了不起,可還不是仗著有父母掏錢付學費,供你去唸書?

  這一轉臉,眼眶裡晃的眼淚就掉下來。

  成績好,人人羨慕,老師同學都捧著,說你聰明伶俐,品學兼優——時間長了,自己也有種優越感,覺得自己將來是精英人士,和勞苦大眾不一樣……但能有什麼不一樣呢?還不是仗著你投了個好胎,你有父母供著?

  柳蓉最後還是做滿了一個月,拿到了其他五百八十塊的工資。

  她第一次在這個社會裡冒出頭來,就被打擊得體無完膚,然後學會了一個道理——自己什麼都不是,離開家,離開學校,沒人把你當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