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新的啟程

  胡蝶終於從外地比賽回來,據說拿了獎,具體拿了什麼獎,一群外行人聽了也聽不明白,反正很厲害就是了。她山呼海嘯地帶著一大堆禮物挨個拜訪朋友們,在柳蓉要去學校報導的前一天,跑到了她家。

  柳蓉家亂七八糟的,什麼東西她媽都想給她帶著,行禮碼了整整一屋子,柳蓉媽還拿著清單在那冥思苦想:「哎?學校宿舍一個假期沒人住了,肯定很多塵土,柳蓉,你拿塑料袋裝一塊抹布帶走。」

  柳蓉和她老爸同時挖了挖耳朵,柳蓉爸慢吞吞地說:「什麼?好幾千里地,你還要背一塊抹布?」

  「抹布怎麼了?肯定要用的,其他的能買到,這個買都買不到,一定要帶的,快去裝!」

  柳蓉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正在噼裡啪啦地回短信,挨個告別。

  胡蝶就是在這時候來的,這姑娘從來瘋瘋癲癲的,只是到了別人家裡,還能裝出一點矜持文靜的模樣,臉上畫了淡妝,拎著禮物,等柳蓉媽一開門,就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特有禮貌地說:「阿姨你還記得我嗎?我是柳蓉的初中同學,剛從外地回來,聽說她要走了,來看看。」

  柳蓉媽愣了一下,也沒想起來,就打了個哈哈,裝作「好久不見」的樣子,趕緊把柳蓉叫出來,又看了胡蝶一眼,心裡想人家的小姑娘是餵什麼長的,怎麼那麼好看呢?

  胡蝶身上穿了一條淡色的無袖連衣裙,頭髮燙過,用一條髮帶繫起來,往那一站,那叫一個裊裊婷婷、搖曳生姿,柳蓉叫了一聲:「哎呀胡蝶小美女你這是進化成究極體了,我們家真是蓬蓽生輝……媽你打我幹什麼?」

  柳蓉媽點評說:「你怎麼廢話那麼多,還不讓人家趕緊進來。」

  胡蝶的小仙女氣質,在到了柳蓉房間,關上門以後,就一掃而空,四仰八叉地往她的床上一撲,嗷嗷直叫:「哎喲我的媽,累死老娘了,這日子真不是人過的,一邊比賽一邊加訓,我跟你說哦,剛開始面對電視台那鏡頭,我小腿都直轉筋——其實大家都轉筋,不過唱歌的轉一轉也沒事,可我是跳舞的呀,一上來就差點五體投地,幸好急中生智,擺了個單膝跪下的亮相,不然丟人丟大了。」

  柳蓉給她倒了一杯水,胡蝶擺手拒接,這孩子從小就是個話癆,長到現在,症狀好像更嚴重了:「我說姐姐,好不容易來你家一趟,你就給我喝白開水,合適麼?什麼?茶?我不喝茶,我要喝果汁,越甜越好。」

  柳蓉心說不是怕你影響體形麼,乖乖地去冰箱裡拎了個果汁桶出來,要給小姑奶奶滿上,可才倒了一半,胡蝶又說:「哎哎哎,行了行了,我也就是解解饞,就這,一杯下去中午我就不敢吃飯了。」

  她捏了捏柳蓉的胳膊,頗為羨慕地說:「你也不鍛鍊,也不忌口,怎麼就不長肉呢?」

  柳蓉安慰她說:「不長是不長,不過該長的地方也不長就不好了。」

  胡蝶就上下打量她一番,實誠地說:「也是哈。」

  柳蓉:「……」

  胡蝶嘮嘮叨叨地說了好多比賽中途的事,什麼潛規則啊,什麼互相踩啊,什麼同室操戈互相對罵啦,非常精彩,整個一出現代版的金枝慾孽,柳蓉津津有味地當評書聽著,在胡蝶要求蓄水的時候顛顛地給她倒上。

  柳蓉媽第一次敲門進來,給兩個人削了一盤水果,看見胡蝶在滔滔不絕地說說說,一個小時以後,又進來,詢問胡蝶要不要留下來吃飯,看見胡蝶仍然在滔滔不絕地說說說,於是柳蓉媽心有慼慼然關門出去,想著,這姑娘是多能說啊,她腦袋不疼麼?

  兩個小時以後,胡蝶同志的演說終於告一段落,開始從她那小包裡往外翻東西,神秘兮兮地說:「我專門帶了禮物給你,梁雪和常露韻她們也有——哎,常露韻怎麼不在家?她媽說她住校去了,考上哪了,這麼早就開學?」

  「常露韻去一個縣中復讀了,打算再考一年。」柳蓉有點納悶,「你外面帶了那麼多大包小包的土特產,怎麼還有?別瞎花錢。」

  胡蝶擺擺手說:「那是給你們家帶的,這個是專門給你們幾個人帶的。」

  她從包裡掏出一個十分精緻的化妝盒,柳蓉一看,居然還是名牌,蘭蔻的一整套,這在她心裡還是「媽媽這樣的大人才能用」的高級貨,眨巴眨巴眼睛,指了指自己:「你給我的?」

  胡蝶放在她桌子上:「不給你給誰的,上大學了嘛,該打扮打扮了。」

  柳蓉抓抓頭髮:「我不會呀……哎?你怎麼買這麼貴的東西,你們那比賽有那麼高的獎金嗎,給自己留點。」

  胡蝶說:「不是呀,這個是我男朋友去香港出差,我叫他幫我帶的,算給你們踐行啦,都考上大學了,將來說出去,我胡蝶的姐們兒都他媽是知識分子,鬧的呢!」

  柳蓉從她的話裡提煉出了兩個信息:第一,胡蝶有男朋友了,貌似非常有錢。第二,需要「出差」,就是已經工作了,所以胡蝶的男朋友是個大叔……

  她直覺這件事好像不大對,可又不能像老師家長似的那樣居高臨下地盤查一番戶口,只能裝作八卦地問:「咦,你有男朋友啦?」

  胡蝶美滋滋地說:「比賽的時候碰見的一個大哥哥,贊助商那邊的人,跟你說,可帥可帥了,給你看他照片。」她好像迫不及待地要顯擺自己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樣,翻出自己的錢包,指著裡面夾著的一張照片,塞到柳蓉眼睛底下,唯恐她看不清楚。

  「帥吧?」

  照片上的男人臉上架著一副無框的眼鏡,和小鳥依人地抱著他胳膊的胡蝶比起來,看上去十分高大,乾淨的白襯衫和西褲,一副精英人士的氣場。

  「……」柳蓉沉默了一會,違心地說,「哦,還不錯的……就是……他多大年紀了?」

  平心而論,這男人長得算是中等還能偏上一點點的,客氣客氣,也能說得上是「帥」了,可柳蓉的思維還沒從「中學生行為規範」裡跳出來,總覺得這樣的男人,走在路上碰見了是要叫叔叔的,是「社會上的人」,是「大人」。

  「三十二。」胡蝶笑靨如花地把錢包收回來,柳蓉就在心裡掐算了一下,他三十二,胡蝶十八……這是什麼組合?

  胡蝶的滔滔不絕於是換了個話題,變成了「她男朋友怎麼樣怎麼樣,多好多好,給她買過什麼什麼」,柳蓉就開始慣性走神,心想,三十二的男人,和十八歲的小姑娘,平時有話說麼?

  難道就聽見胡蝶說「XX那個女人哦我給你講,表面上是這樣這樣,其實是那樣那樣……」

  「哎你現在在看那個電視劇嗎?我不愛看那個,鬧哄哄的,我喜歡XXX,那個男主好帥啊,男配也很好,就女主角看著不順眼……」

  「那個XX牌新出了一款裙子,好美好美,我可喜歡他們家的衣服了,今年一年就買了好多,都快成他們家VIP了……」

  胡蝶她那個大叔男朋友,每次聽見她在耳邊念叨這些話題,不會覺得很……嗎?

  柳蓉看著胡蝶,心裡疑惑地想,還是她只和我說這些?

  還有……三十二歲,那個人結婚了麼?

  她忽然就想起了那年在五中的校醫院裡,胡蝶提起過的驚世駭俗的夢想,心裡一涼。

  胡蝶保持體型不容易,又罪惡地喝了半杯果汁,所以只能謝絕了柳蓉爸媽留她吃午飯的邀請,柳蓉最終也沒說出什麼來,她本身就不是那種有啥說啥的人,只是在送胡蝶到門外的時候,猶猶豫豫地提醒了一聲:「你平時也多幾個心眼,別嘻嘻哈哈的,不要被人騙了。」

  胡蝶腳步一頓,回過頭來看著她,露出一點思索的神色,柳蓉以為她聽進去了,誰知道這傻妞下一句就是:「放心放心,老娘闖蕩江湖這麼多年了,早金剛不壞了,還能被人騙?哦呵呵呵呵呵呵,姐姐不去騙別人就不錯啦!」

  柳蓉就知道自己的口水是被浪費了,看著胡蝶美滋滋一扭一扭地往前走,攔了一輛出租車,上車前還對著自己揮手的模樣,無語地想,闖蕩江湖多少年,哪怕胡蝶變成了蝴蝶精,她也會有個始終如一的藝名如影隨形——缺心眼子。

  柳蓉暑假打工的錢,用掉了二十塊買路邊攤,又用了二百多,請爸媽在家附近的小飯館吃了頓飯,還剩了一多半,她想了想,買了一個包,還有一些日用品,放在梁肅的店裡了,讓他在自己走了以後,再轉交給梁雪,謝謝她給自己介紹工作。

  打工一個月,柳蓉覺得這輩子從來沒受過的委屈全都受遍了,可又一想,人家梁雪一直不就是這麼過來的麼?她忽然覺得自己和梁肅梁雪那兩兄妹比起來,就像是一個發育遲緩的巨型嬰兒。

  梁肅最近很忙,忙得連奶茶店都託人給看著,據說是受前一段時間「大學生創業大賽」的啟發,還沒畢業,就聯合了幾個同學,籌集了一筆錢,打算開始著手做實業。

  柳蓉和梁肅告別的時候,忽然覺得他好像變了很多,笑起來的時候那股子滿不在乎地張揚意味不見了,隱隱露出一點內斂的味道,隨口聊聊,梁肅像個真正的大哥哥一樣,囑咐了好多離家的注意事項,居然比柳蓉媽還要周全,條分縷析。

  臨走,梁肅撕下一張便簽紙,寫了自己的電話號碼給她:「保存好了,到了學校換了新卡再告訴我號,以後有事解決不了,別老讓你爸媽操心,找我就行。」

  柳蓉忽然覺得有點窩心,裝作若無其事地問:「有解決不了的事找你,你是哆啦A夢嗎?」

  梁肅笑起來,露出一口白牙,然後在她腦袋上拍了一下:「你才伸手不見五指呢。」

  八月底,柳蓉上了去遠方的火車,跨過半個中國的距離,來到了她的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