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9 章 山雨欲來

茶坊開張了以後,一切似乎就邁入正軌了,翠兒每日裡會抽出一個時辰的時間來教大妞和小虎寫字,一個時辰教茶坊的學徒們制茶,還有一個時辰看茶坊和點心坊的往來賬目,剩下的時間,便陪著孩子們玩耍,給家裡人做衣服做飯之類的。

茶坊的院子和後院已經建好了,翠兒家要住人的院子也已經挖好了地基,拉來了磚瓦,只等著將地基填實砌好,就可以在上面蓋房子了。

這天,翠兒正在茶坊院子裡頭,看著學徒們晾曬茶青,忽然一陣風吹過,吹來了帶著微微土腥味兒的風。

「要下雨了?」翠兒吸了吸鼻子,那土腥味兒還在,望著遠處的天空,略微有些陰沉的樣子,似乎入夏以來,還沒有下過什麼雨,會不會是要下雨了?

「翠兒,看什麼呢?」連青山看著翠兒抬頭望天,走到她跟前,聲音低沉卻溫柔的說道。

「我看著是不是要下雨了,去年的時候下雨下的就少,今天不知道會怎麼樣。」

「嗯,看起來似乎是有些要下雨的樣子,翠兒,你去看看家裡頭的糧食夠不夠,要是不夠,馬上讓忠叔出去買一車,我去叫些人上山去砍些柴,省的家裡頭沒飯吃。」連青山看了看天,臉色有些凝重。

天上的雲彩像魚鱗一樣片片排列著,微微的帶著淡金色的霞光,這樣的雲彩,連青山的記憶中似乎見過一次,不過時間太過久遠,只記得當時見了這雲彩以後。就下了大雨的樣子。

「嗯!」翠兒輕聲應道,其實就算不下雨,自家的糧食也是要多儲備些的,畢竟家裡頭除了自家人以外,每天有不少壯漢幹活要吃飯。還有茶坊裡頭的八個學徒,這些人每天吃個二十斤口糧不在話下。

翠兒盤算了下,家裡頭還有約麼二百斤大米,一百斤白面,還有雜七雜八的零碎糧食也有一百斤,只夠自家這些人吃上個十天半個月也就頂多了。要是真的下大雨,這些糧食恐怕不夠吃。

這麼想著,翠兒忙不迭的叫了忠叔過來,讓他去鎮上糧食鋪子裡頭多買些糧回來,還有肉類豆子之類的。也都多多的買些回來。

忠叔聽到翠兒的吩咐,再看了看天色,雖然覺得這亮堂的天沒啥大不了的,卻又想著家裡頭的糧食消耗快,再采購些沒有什麼,便應了聲,帶著兩個茶坊的學徒出去買糧去了。

翠兒心中隱約的有些不安,總覺得好像要發生什麼似的。沒有心思再看著學徒們幹活,讓他們把茶青曬好以後收起來,便徑自回了新院子。

這時候新院子裡。大妞正坐在炕上一筆一劃的寫字,小虎站在一旁蹲著馬步,小包和軟軟兩個,躺在炕上揮舞著小手咿咿呀呀的,乍一看好像是在聊天似的。

「大妞,小虎。今天別出門太遠,許是要下雨了。」翠兒進屋以後。把軟軟抱了起來,探了探她的尿布。發現裡頭一片乾爽,便又去探小包的尿布。

「知道了,娘!」大妞端端正正的寫完了一個字以後,這才回過頭來跟翠兒說話,「娘,你不用看了,小包和軟軟的尿布,我剛才已經換過了。」大妞笑意盈盈的說道,顯然並不覺得給弟妹們換尿布是件什麼事兒。

「大妞真乖!」翠兒看到大妞一副好姐姐的樣子,心中溫暖無比,走到大妞身邊拍了拍她的後背,看向她寫的字,「這字兒寫的更立整了,等過些日子忠叔去鎮上,我讓他幫你淘換個好字帖回來,咱們這女兒家,寫出來的字兒也要漂漂亮亮的!」

「好!」大妞聽到有字帖,眼睛都亮起來了,想起來快到了娘親給自己和弟弟上課的時間了,忙不迭的對翠兒說道,「娘,咱們今天要講什麼?」

「今天呀,就講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閏餘成歲,律呂調陽。」翠兒是從茶坊學徒的白淨的叫董暢的學徒那裡得到的靈感,每天給大妞和小虎講講千字文。

說起來,原本翠兒教給大妞和小虎的,是按照翠兒小時候學到的上中下人口手的那一套,好學是好學,卻並沒有什麼深意在裡頭,倒不如這古代特有的啟蒙教材千字文,不光是教人識字,還會有些自然知識和做人的道理在裡頭。

「寒來暑往,就是說寒暑之間交替變化,從寒冷的冬天到暖和的夏天,再隨著秋天到來了,又回到了寒冷的冬天,這樣一直一直的持續下去……」翠兒的聲音輕柔溫和,帶著一種莫名的力量,不到一刻鍾的時間,便把這四句話講完了,然後讓大妞和小虎兩個,一邊寫字一邊琢磨這話。

翠兒則是將針線籃子裡頭的東西拿出來,一邊看大妞和小虎寫字,一邊給孩子們做著秋天的衣裳。在這個家裡頭,翠兒為了表達自己的愛,四個孩子和連青山的衣裳,都是翠兒親手做的,而香茉心疼主子,就把翠兒、忠叔和自己的衣裳給包圓了,倒是有分工有合作,幾個人都少不了衣服穿。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翠兒正覺得後背隱隱有些發酸,想要直直腰,忽然覺得天色一暗,嗚嗚的風聲由遠及近,不過片刻的功夫,天色就徹底暗了下去。

翠兒忙忙的放下手中的針線,囑咐著大妞看好弟弟妹妹們,自己則是快步的從新院子往茶坊的方向走去。

這眼瞅著就是要下雨的意思了,自家的茶坊裡頭,還有一大半的茶青沒有炒制出來,要是淋了雨可就不好辦了。

翠兒腳下飛快,走到茶坊的時候,就看見幾個學徒正在忙忙慌慌的往屋子裡頭搬笸籮,卻因為笸籮比門框更寬一些,一下撞在門框上,非但沒有進去屋子。倒把自己撞了一個趔趄。

「都慌什麼,這雨現在還下不來,按照平常的規矩,把茶青都收到筐裡頭,放到炒茶室去。」翠兒在學徒們心中。就是這茶坊的主心骨,看到翠兒來了,聽到了翠兒的命令,剩下的六個學徒忙不迭的按照翠兒的動作行事,兩個人一組的收起茶來。

等滿院子的茶青都被收起來的時候,原本還晴朗著的天。已經陰雲密布了,一團團烏雲在大風的吹動下劇烈的翻滾著,夾雜著濃重的土腥味兒,傾盆大雨仿佛隨時都能下來似的。

「你們收拾好了東西,每人拿一兩茶青。帶著一個小笸籮,回屋練習揉茶去吧,沒有我的吩咐,不准隨便亂跑,這眼看就要下雨了,出去了許是會有危險的。」翠兒細細的囑咐了學徒們,看著他們一個個拿了茶青回到自己的房間,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個小小的衣角,在炒茶房的門後面顫抖著。

「你怎麼還在這?」翠兒向前走了兩步,來到炒茶房的門口。看到一個女孩子瑟縮的躲在那裡,緊緊蜷縮的身子在微微的發著抖。

「夫……夫人……」一張黑黲黲的小臉兒抬了起來,臉上還帶著淚痕,仿佛是經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是你呀,你叫什麼名字,怎麼還在這?」翠兒雖然認識這小黑姑娘。也知道她的名字,卻還是問道。這小姑娘看起來嚇壞了,翠兒說話的時候。很慢很輕,仿佛輕柔的羽毛一般。

「夫人……會下雨麼?」小姑娘沒有回答翠兒的話,而是茫然的抬起眼睛,望著遠處的天空,那翻滾著的雲彩越聚越多,仿佛是要把天都壓塌了一樣。

「嗯,看起來會下雨的,不過沒關系,咱們的房子是新建的不會漏水,老爺已經帶著人去山上砍柴,而且我已經讓忠叔去買了糧食回來,看樣子他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翠兒笑笑說道,「咱們很安全,就算大雨下上十天,咱們都會有糧吃,有熱炕睡,不會有危險的,放心吧。」

「你是叫灰丫麼?」翠兒伸出手來,用手絹兒擦了擦小姑娘臉上的淚水,「別哭了,好嗎?一切都會過去的,乖乖的跟著大家一起回去好不好?」

「夫人……我……我叫惠雅,不叫灰丫。」小姑娘似乎被翠兒溫柔而堅定的話安慰了,用手背抹了抹臉上的淚水,一雙眼睛又黑又亮的看著翠兒,仿佛一只幼犬一樣的,認真而又堅定。

「惠雅?」翠兒驚訝了下,沒想到這被叫做灰丫的小女孩兒,竟有個這麼高端大氣的名字,就仿佛應該生在豪門之中,那被嬌寵著的大小姐的名字一樣,「是賢惠的惠,優雅的雅麼?」

「嗯,是的,夫人!」被翠兒猜到自己的名字,惠雅高興的樂了一下,一口白亮的小牙露了出來,顯得天真又可愛。

「好的,惠雅,你的名字我記住了,你好好的回去洗把臉,然後休息一下吧。」翠兒將小惠雅拉了起來,輕輕地撣落她衣裳上的塵土,「惠雅,你要記住,這世上並沒有什麼是真正可怕的,只要你能勇敢的面對,沒有過不去的難關,知道麼?」

「好,夫人!」小惠雅的眼睛裡頭有什麼亮光閃了閃,然後又露出了笑臉,沖著翠兒調皮的揮了揮手,便轉身跑走了。

望著那小小的身影跑走的方向,翠兒的心中微微發酸,這惠雅看起來雖然小小的,但她眉宇之間的那淡淡的憂愁,卻讓翠兒覺得她是個有故事的人。

翠兒想到這,忽然搖了搖頭,覺得自己的想法實在是可笑,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能有什麼故事呢?正好這時香茉看著天氣陰沉出來找翠兒,翠兒便讓她幫著把茶坊裡頭的學徒們好好的安置一下,順便好好看看那小惠雅。

囑咐完了香茉,抬頭望向黑沉沉的天空,翠兒的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這天,不會真的要下大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