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chapter 26

A- A+

  项目名字定了,陆珈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小功劳的,可她——还是没进项目。Janice知道后,看她的眼神就像看那糊不上墙的烂泥一样,戳著她的额头直说:「忒没用,连恃宠而骄都不会。」

  恃宠而骄!陆珈想哭,她又不叫娇娇,更何况「恃宠而骄」很难好不好,首先它是一个互动的概念:只有徐嘉修先宠起来,她才能骄,以及娇啊!

  其实呢,陆珈也觉得自己有点没用。之前她纠结如何把握好老同学和老板的尺度;现在又要拿捏男朋友和老板两者的距离。偏老板一点吧,明明她和徐嘉修是平等的恋爱关系,她为什么要毕恭毕敬,何况就发那么点点工资;偏男朋友一点吧,她更不想同事们戴有色眼镜看她,毕竟,老板的女朋友是不等于老板娘滴。

  ……

  陆珈趴在办公桌玩著一株含羞草,伸手不停地触碰调戏它们,毛茸茸的嫩绿叶片立马收拢,像齐刷刷的小羽毛。她玩个不停,对面的小达终于忍不住提醒说:「陆珈,别坏玩的我草。」

  好吧,不玩了。陆珈终于住手了,站起来将小达养的这株含羞草抱回窗台,靠著几盆铜钱草摆放在一起。她走到小达对面,小达继续看书,好像很努力的样子。

  「小达,这几天你在看什么啊?」陆珈问,顺手拿起桌面的几本书,会计税法经济法等等。陆珈靠著桌边翻了翻,明白了,「小达,你报名了今年的注会考试了吗?」

  陆珈随口一问,小达的脸却「嗖」的红了,十分可爱。他有点难以启齿地问起来:「陆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考CPA是天方夜谭啊,我连出纳工作都做不好。」

  原来每个人都会自我怀疑啊,她昨天也怀疑徐嘉修会不会对她是虚情假意。他以前不喜欢她,怎么现在就喜欢上了,难道真应了一句话年龄大了容易将就?陆珈无奈地想著。

  「怎么会。」陆珈给小达加油打气,「小达,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就算你工作做不怎么好,可是你很萌呀!你看熊猫的工作就是每天卖萌,多受欢迎啊。」

  小达哼哼两声,不理她了。陆珈更无奈了,天地良心她是真心在安慰小达的。

  她赖著不走,小达有理有据地反问她说:「如果话是这样说,我是不是每天对徐总卖卖萌,他就会给我发工资啊?」

  这个,陆珈笑了起来,好像是不行的。

  小达头也不抬地说:「所以嘛,我又不是徐总女朋友。」

  呃,小达不是徐嘉修女朋友,可她是啊!陆珈望著小达问:「小达,你觉得女朋友应该怎么卖萌比较好。」

  小达残酷说:「看脸。」

  陆珈指了指自己:「我这样呢。」

  小达看了看她,冷静地扯扯嘴角说:「这个问题,你得先有一个男朋友再来问我。」

  她去,居然嘲笑她木有男朋友,陆珈瞥瞥小达,改天她一定要拉男朋友出来好好溜一溜,她吓死他!

  关于小达要报考CPA,陆珈还是传授了小达不少应考技巧,她再次翻翻小达的考试参考书和资料,好多重点都没找到,习题做得也是乱七八糟,就这样能考得起来才怪,打酱油吧。

  哎,改天她把自己用过的书和资料找出来送给小达吧。

  ——

  不管如何,成为老板女朋友还是有福利的,比如可以问问徐嘉修节日放假这件大事。在陆珈问了两次后,沃亚的清明假期通告安排终于出来了。

  徐嘉修问:「很想放假了?」

  难道还有人不想放假么?!回答徐嘉修提问之前,陆珈先问:「你现在是以男朋友还是老板的身份问我?」

  「男朋友。」

  陆珈:「想放假。」

  「老板呢?」

  陆珈摇头,轻咳两声说:「不想,我要每分每秒地投入到沃亚的工作里!」

  徐嘉修没忍住,看著陆珈笑嘻嘻的样子,伸手弹了下她的脑袋。

  清明假期,公司里很多外地同事都要回老家扫墓。Janice是青岛人,要多请两天假回老家,徐嘉修大大方方批了。Janice这次回老家祭祖的同时还要当著老祖宗面前发誓尽快娶个男人回来,压力实在很大。

  陆珈很能理解Janice的压力,她和Janice妈妈通过一次电话,阿姨知道她是Janice的新室友,电话里叮嘱她可以把脏活累活以及针线活都交给Janice做,但务必请她帮忙给Janice介绍物件。

  可是,她上哪儿介绍啊,一般男人他是配不上Janice的!

  ……

  明天清明放假,这边老陆也给她打了电话过来,告诉她扫墓时间安排:按照往年一样,第一天她和老陆先一起看妈妈,第二天去奶奶那边跟叔叔婶婶一块扫墓祭祖……

  总之三天小长假,行程还是很满的。

  陆珈不知道徐嘉修是怎么安排假期,不过她是他女朋友了,有权过问吧。陆珈问了,徐嘉修的回答也是:「扫墓,看看爷爷他们。」

  顿了下,他看著她,加了一句:「要一起去吗?」

  这个……陆珈也看著徐嘉修回话:「这个,不好一起吧。」

  公寓外面,徐嘉修身形修长地靠著墙,眼神有点邀请说:「又没事,可以先认认熟。」

  陆珈赶紧摇头,这个还是先别认熟的好。

  「哈哈。」徐嘉修望著她,唇角蓦地勾起一个微小弧度。陆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逗了,恼羞地打了他一拳。徐嘉修样子轻松,又揶揄了她一句:「怕什么,难道还怕他们会出来找你么?」

  这个又犯病了吧。陆珈转过身,也说起了自己的安排:「我也要扫墓祭祖的,这三天很忙的。」

  话里意思,这三天她和他就不能见面啦。

  徐嘉修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过了会说:「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

  假期来了,Janice订了机票飞走了,临走前摸了摸她的脸,揩油揩得比徐嘉修更得心应手:「宝贝,别太想我。」

  大家都回家了,青年公寓一下子空了不少。陆珈由徐嘉修送她回东洲一中,她下车之前,徐嘉修轻咳两声:「等等。」

  哦。陆珈想起来了,拿起徐嘉修右手,甜蜜地碰了两下。

  「不是这个。」徐嘉修无奈抽回自己手,「后备箱有你的东西,把它带走。」

  什么东西?她记得自己没带东西回来啊。陆珈下车打开徐嘉修的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包,一副网球,一双球鞋……有人说,女人和男人恋爱之后,男人的车载物品会有变化,不过徐嘉修好像并没什么变化,难道这也是她恃宠而骄不起来的原因吗?

  不知道要拿什么东西,陆珈问车里的徐嘉修:「是什么啊?」

  徐嘉修走下来,指指最前面的一盒花,口气由于不好意思有点不客气:「陆珈,你眼睛长后脑袋吧。」

  ……居然是花?陆珈看向静静躺在后备箱的这花盒,还是跟上次赵哥送给她一样牌子的花!陆珈惊讶的问:「这花是上次赵哥送的那个……」牌子吗?

  神经吧。她以为是赵哥那束么!徐嘉修一句忍不住:「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他这个是最贵的那种!

  陆珈回徐嘉修:「我眼睛站在后脑勺,睁再大也看不到前面的东西啊。」

  徐嘉修拿起花,直接塞到了她怀里:「给你。」

  哈哈,好的。陆珈接过来,还是不明白徐嘉修干嘛要送赵哥牌的花给她,直到她拿著花上楼,突然想到徐嘉修城府好深,她第一次拿花回来可以对老陆说是自己买的,这次呢!

  其实,徐嘉修之所以送陆珈同牌子玫瑰花,是源于他和叶昂阳的一场对话。上次陆珈把赵哥那盒花落在他车里,出差回来那天叶昂阳自然看到了,感慨起来:「徐败坏,想不到你都已经知道送花要送roseonly了。」

  「什么roseonly?」

  那天,徐嘉修是有点受刺激的,他原本还觉得赵哥请陆珈吃羊肉串的行为蛮LOW,送花也用盒子装起来不够大方。等他问了问叶昂阳这种盒花的价格,心情和感受都变了……

  有人有事没事送花玩,导致陆珈爬楼梯还要想理由。不过有时候过度的担心是多余的——陆珈担心自己又带花回来肯定会被老陆盘问,事实她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老陆看到她盒子里花,先是一愣,然后满意地开口说:「不错,还是有点孝心,还记得你妈最喜欢花。」

  陆珈:「……」

  ——

  第二天,徐嘉修送的花自然被老陆提醒著一块带走。

  一路出发,陆珈听著东洲市的交通之声,听老主播说今天的交通有多拥挤,哪里哪里正堵著。陆珈拿出手机给徐嘉修发了一条短信,徐嘉修过了一会才回过来:「我正在开车。」

  她回:「哦,好好开车,注意安全。」

  不用想,今天徐嘉修也扫墓吧。陆珈撑在车窗抓抓头发,她好像越来越容易时不时地想起他,想跟他在一起。

  陆珈想著想著就笑起来,然后看了看怀里抱著的花,幸好徐嘉修不会知道!

  今天难道风和日清,东洲明山墓园很热闹,来来往往都是人,到了之后,老陆找了很久才有停车位。陆珈拿著祭品和鲜花下车,跟著老陆来到妈妈这里,墓碑上的照片芳华永在,永远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陆珈眉眼是随了妈妈,一样的顾盼生辉。老陆偶尔提起两人故事,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第一眼看到你妈,就被她的眼睛吸引住了。」

  可真有那么吸引人么?要不改天她也问问徐嘉修,他又喜欢她什么,总要有点喜欢才在一起吧。

  陆珈把花放在妈妈旁边,老陆对她说:「跟你妈妈说说话。」

  说什么呢,陆珈在心里说了起来,说自己工作,说老陆,还说了……徐嘉修。

  老陆叹叹气,慢慢蹲下来烧纸钱,自顾说了起来,念叨来念叨去又回到了她身上:「……孩子妈,你可要帮小珈看著点,赶紧给她送个男朋友,我们家什么都不缺,就缺好女婿了。总之你要上上心啊,快点送女婿给我啊……」

  女婿要怎么送?陆珈头疼,她第一次发现老陆还真挺萌的……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一道年轻男人的招呼声:「陆主任。」

  女……婿?!

  哎呦孩子妈,这也太快了点吧!前一秒还在絮絮叨叨的老陆终于停下来,转过头,瞪大眼睛望向站在陆珈旁边的人,张张嘴失语了,好像是吓住了。

  陆珈站在旁边,也觉得老陆一定吓坏了!徐嘉修刚走过来时,她都吓了一跳,别说还在说什么快送个女婿过来这种鬼话的老陆了。

  真要命!陆珈侧目,看向旁边一身休闲装的徐嘉修:她妈还真给力,说送就送,速度比同城快递还快啊……

  【小剧场】

  女婿来了,徐嘉修你这样吓人真的好么!

  徐嘉修:我给爷爷扫墓,路过看到自己岳母在这里,能不过来么?

  陆珈:「……」

  然后问题来了,陆珈,你要不要也去徐嘉修那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