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chapter 36

  真想不到拿了小葉總情書的人會是徐老大,可是最具有作案動機和時間的人也就是徐老大了,更何況一般人幹不出這種事。

  所以,她這個簍子好像有點捅大了……

  Janice捏了捏手中的小棒球,遞給葉昂陽說:「事情都過去了,是不是……」

  「過去?過不去!」葉昂陽狠狠地黃色小棒球砸在牆面,「啪啦」一聲,小棒球反彈到復古的玻璃窗,嚇得跳起來:「小葉總,你這樣我會很為難的。」

  「對不起。」葉昂陽說,不過他管不了那麼多了,「改天請你吃頓好飯。」

  吃飯?Janice鄙夷地轉過頭。她還缺飯吃啊?她冒著多大的風險和對陸珈的負疚來這裡的,想了想開口說:「十頓飯。」

  十頓就十頓,葉昂陽隨手抓起一件外套站起來,「徐嘉修還在公寓麼?」

  這是大戰即將開始了嗎……

  「不,不在了。」Janice舌頭打結,不過也沒有撒謊,「老大今早就出門了。」

  「陸珈呢。」葉昂陽又問,他先找陸珈也一樣,他要告訴陸珈,徐嘉修是如何用下作的伎倆拆散了他和她。

  陸珈當然也是一塊出門了!Janice都不忍回答了:「小葉總,今天是週末啊,兩人自然一塊出門約會了。難道你不知道老大和寶貝最近在搞物件麼?」

  葉昂陽:「……」

  葉媽媽切了帶來的進口瓜送上樓,發現氣氛有些不對。葉昂陽看到媽媽心裡頭更是委屈異常,忍著情緒不爆發。

  葉媽媽溫溫柔柔地問了一句:「Janice,怎麼了?」

  攤手,只是嘆氣。

  「陽陽,怎麼了?」葉媽媽又詢問自己兒子。

  沒什麼,葉昂陽咬牙切齒地扔出一個名字:「徐敗壞!」

  小修?徐敗壞是陽陽給小修取的外號,葉媽媽敏感察覺到可能是倆孩子鬧矛盾了,立馬笑著調節說:「是不是和小修鬧矛盾了,跟媽媽說說。」

  豈止是矛盾!葉昂陽又難過又憤怒,更多是被好友背叛的委屈,他發洩地說了一句:「徐嘉修損人陰招,害我沒了兒子和女兒。」

  什麼……!葉媽媽手中的水果托盤差點要掉下來,幸好Janice眼疾手快搶了過來,進口瓜很貴的!

  葉昂陽的話,葉媽媽想到什麼了,會不會是小修和陽陽玩鬧的時候,小修不小心把陽陽的命根子傷到了?葉媽媽頓時心急如焚,不管不顧當著的面問了起來:「是不是那個地方傷到了?」

  「#¥%……&」

  哪個地方,葉昂陽眼裡有片刻的迷茫,隨後吼了出來:「媽!」

  另一邊Janice還在吃瓜呢,當場噴了出來,她總是這樣秒懂,不好不好。

  ——

  陸珈和徐嘉修去了西潯鎮,江南水鄉,一個地如其名的地方。大清早兩人從東洲的鋪堂上高速,到達目的地已經是上午11點了。這次出行完全是心血來潮的決定,什麼準備也沒有,油還是在高速服務區加滿。中間,陸珈跑進服務區的便利店買了幾串關東煮,她吃幾個,也餵徐嘉修幾個。徐嘉修滿意地接受她的餵食,修長的眉眼輕鬆愉快,然後想起什麼似的告訴她:「我外公外婆就是西潯人,我也算半半個西潯人,等會我帶去你看看他們。」

  陸珈口中丸子差點掉下來,那麼重要的事,徐嘉修怎麼不早說!昨晚她和他聊天,她無意在朋友圈看到老同學發西潯鎮的花海清泉,對徐嘉修說:「西潯真漂亮。」

  「是漂亮,我們明天就去吧。」

  ……

  是吧是吧,徐嘉修從頭到尾根本沒有一丟丟透露出他是半半個西潯人的意思。陸珈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咬著嘴裡的丸子不說話,徐嘉修伸手攬住她肩膀:「難道你對我小時候呆過的地方就沒有任何好奇嗎?」

  陸珈:「……」

  一路,陸珈知道了不少事。徐嘉修外婆不是西潯人,是一個大地方出來的大小姐。在動盪的年代裡嫁給了徐嘉修外公,外公姓艾,艾姓在西潯也算是名門望族,這樣的家族成分在特殊年份裡飽經憂患,最後還是屹立不倒地走過了歲月的風風雨雨。

  徐嘉修外公已經去世,外婆依然健朗。艾家的兩處老宅捐給政府,成為西潯鎮旅客重要參觀景點,艾家人目前住的房子是之前的別院重新修葺翻新,風格依稀可見西潯古鎮建築的影子。

  還沒有來到艾家,陸珈問男朋友:「徐嘉修,你說你五歲之前都住在這裡,那這裡是不是有你很多小夥伴?」比如什麼青梅竹馬之類的。

  「好像沒什麼,以前會跟我玩的小孩並不多。」徐嘉修回答,也不隱瞞小時候人緣不好的事實。

  「為……什麼?」

  徐嘉修摸摸女朋友的後腦袋,必須告訴她一件事:「我外婆有點嚴肅,規矩比一般外婆要多一點。」

  比一般外婆要多一點是什麼概念?陸珈抬頭望向徐嘉修,好不容易放鬆下來的心情又緊張了:「外婆會不會不喜歡我?」

  嗯?徐嘉修也認真回視女朋友,眸光澄清乾淨,上挑的眼角有淺淺的笑意:「你都叫她外婆了,她怎麼會不喜歡你?」

  呃,這個……她只是覺得「你外婆」太拗口了。陸珈一張臉蛋微微泛紅,她給老陸發了消息,說她現在在西潯。老陸對西潯不瞭解,可是對西潯的老酒很瞭解:「別忘了給老爸帶幾瓶回來。」

  哦,然後她根本不敢告訴老陸,她又被徐嘉修拐來見家長了。

  中午的飯自然在艾家吃的,陸珈也見到了徐嘉修的外婆。她第一次見到那麼精神又好看的老太太,對,就是好看:滿頭銀絲光潔地盤成髮髻,身上是一套整齊妥當的雲衫,不見任一絲褶子,手腕戴著一個手鐲,碧綠水潤。

  老太太說話還是中氣十足,以長輩的口氣詢問了陸珈幾個問題。陸珈不敢多說一句話,也不敢少說一句話,總之老太太問什麼她答什麼,儘量禮貌大方得體。

  老太太對她呢,沒有太多的熱情,只有周到的安排。陸珈猜想老太太會不會對她不滿意,老太太問了一句:「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結婚?!這個問題,陸珈回答不上來了,大腦瞬間短路了。

  徐嘉修慢悠悠回答:「如果可以,我努力讓外婆今年就喝上外孫媳婦茶。」

  今年?現在都快半年過去了……陸珈默默盯著杯裡的幾片綠茶,還有,怎麼個努力法?

  倉促的西潯之行,陸珈瞭解到不少徐嘉修的家庭情況。外婆這邊,徐嘉修還有三個舅舅,他媽媽是艾家最小的女兒,一直備受寵愛,所以要外嫁到東洲市的時候,氣壞了家裡人,外柔內剛的徐媽媽只用一句話反駁:「當初我娘不也是外嫁才來到了西潯嗎?」

  「之後我媽媽生了我,我外婆還賭氣不來看我,第二年我爸爸要到國外技術交流幾年,我媽作為家屬可以跟隨,至於我……」徐嘉修頓了頓,「我外婆就主動要求帶我,直到五歲才回東洲。」

  哦,那時候外婆年紀已經大了吧。陸珈有疑問。

  「真正照顧我衣食住行的是張阿姨,外婆主要是監督,外公就教教我讀書寫字。」徐嘉修說,語氣溫和,還有一絲細微的情緒。

  陸珈可以想像徐嘉修童年的樣子,沒有太多的玩伴,在嚴肅的大家庭裡一板一眼地成長,但也不缺愛。「張阿姨呢?」她問。

  徐嘉修牽起她的手:「前幾年病逝了。」

  「哦。」陸珈遺憾地點點頭。

  徐嘉修嘴角帶笑,隨口問她:「我小時候應該也算是留守兒童吧?」

  好像可以算是……陸珈抱住徐嘉修的腰,她童年和徐嘉修不一樣,是飽滿又活潑的明亮色調,就是十歲那年——陸珈不去想不開心的事,大腦還是冒出了一個問題,她和徐嘉修應該能一直順順利利走下去吧。如果感情也可以上保險就好了……

  三個舅舅,徐嘉修的小舅舅已經出了國,長期呆在浪漫法國,家裡有大舅舅和二舅舅,兩人是西潯鎮出名的企業家。晚上全家一塊吃飯,陸珈喝了不少西潯老酒,果然是好酒,難怪老陸會惦記著。

  陸珈想到明天上班的問題,不過老闆還坐著呢,不管了。

  飯後已經是晚8點,舅舅們不准外甥開夜車回東洲市,兩位舅媽也很快整理出兩間房,就算不多玩幾天,一晚總是要留宿的。徐嘉修不再推脫,陸珈自然跟著留宿艾家。

  夜裡,徐嘉修帶她看小橋流水的夜景,青石板路,燈火闌珊街道還掛著古色古香的紅燈籠,遊客行人擁擁攘攘,鋪子裡有賣好多有趣的小玩意,陸珈挑了好幾樣。徐嘉修給她付了錢,她也不推脫,小錢而已。

  陸珈回到艾家,才發現手機裡有好幾條短信,都是Janice發給她的:「寶貝,你幾點回來啊?」

  不好意思,她都忘了。

  Janice真的很無奈,自己闖的禍又不能不管。她煮了泡麵端給留在公寓不肯走的葉大爺:「小葉總,來,吃點東西填填肚子先,吃飽了才有力氣那啥,是不是?」

  ……

  陸珈給Janice回了電話,稍稍解釋了幾句,快掛斷的時候想起一件事:「明天記的幫我打卡簽到。」

  「好,沒問題。」Janice忍住嘆氣聲,根本不敢告訴陸珈葉昂陽還在她這裡盯梢呢,專等老大回來算帳!掛了電話看向葉昂陽已經吃完的泡麵碗,哎,總之她是操碎了心。

  ——記得幫我打卡簽到。

  「呵。」有人笑了。

  陸珈放下手機,說了一句玩笑話:「現在像我這樣的好員工不多了。」

  「嗯,的確。」所以他眼光多好,徐嘉修微笑著認同。

  夜裡走了很多路,陸珈洗漱好又泡了腳。今天算是出門玩,她也沒有太多忌諱,直接在徐嘉修面前泡起腳;徐嘉修呢,從回來到現在,一直呆在她房間沒有離開。

  陸珈有一雙好看的腳,她的腳相對身高而言不算大,穿最常見的37碼鞋,關鍵腳型很好看,線條流暢,柔潤細白,可以輕鬆駕馭最難穿的尖頭小單鞋,常常被以前的女同事羨慕不已。

  此時,潔淨的洗腳盆裡,被熱水泡著的一雙腳,白裡透粉。徐嘉修視線掃兩眼,稍感燥熱。外面夜色濃濃,時不時有風聲呼嘯著穿過庭院,突然一道「哐當」的聲響,夜風將庭院裡的盆栽給颳倒了,過了會,外頭直接是雨聲潺潺,下起了大雨,雨水落在青瓦片,聽著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盤的琵琶聲。

  此時,室內安靜又舒服。陸珈已經泡好了腳,那個,徐嘉修還不回去睡嗎?就在這時,徐嘉修先開口了,留神地問她:「外面颳風又下雨,你一個人睡怕不怕?」

  呃,是有點害怕。陸珈搖搖頭,表示不怕。如何有人繼續呆在這裡,她可能就怕了。

  不怕麼?外面又是呼呼吹過的風聲,可能還要打春雷。徐嘉修站起來打開門,頓了頓轉過頭:「我還是留下來陪你吧。」

  她去!陸珈炯炯有神,徐嘉修關上門:「我突然想起小時候聽到的一個故事……」

  深夜,陸珈捂著耳朵往被子裡面躲:「徐嘉修,你不要說了!」

  徐嘉修笑起來,熄了燈的臥室,兩人躺在同一張床上。他將陸珈放在耳朵的手拿開,深夜的說話聲格外醇醇清雅,就算講起靈異故事也很動聽。

  「……」陸珈恨死徐嘉修了,到底是誰讓她那麼害怕的。其實是一個很溫情的靈異故事,可是徐嘉修說得抑揚頓挫,有收有放……

  陸珈繼續躲在被窩裡,徐嘉修掀開被角將她拉出來,陸珈只好抱住男朋友,貼在徐嘉修懷裡繼續聽故事,好像也不怕了,然後呢?

  徐嘉修將故事結尾講給她聽,結局是出人意料的溫暖感人,最後陸珈也不知道什麼睡著,反正第二天醒來,徐嘉修已經離開回到了自己臥室。

  ——

  陸珈回到沃亞,已經是下午的班了。關於她的翹班行為,小達鬆鬆氣說:「陸珈你運氣真好,上午你沒來上班的時候,徐總也不在哦。」

  陸珈:「……」她運氣好好哦!

  外面傳來難得一聽的慌亂聲音,幾乎請求的語氣:「小葉總,冷靜,深呼吸深呼吸!」

  發生什麼事了?陸珈和小達一塊奔了出去,葉昂陽已經上了樓,後面跟著亦步亦趨的Janice,試圖攔下葉昂陽;葉昂陽回過頭,視線朝著陸珈直直地看過來,眼神裡不甘、憂傷、憤恨,還有瘋狂……

  陸珈有點不明白,葉昂陽幹嘛這樣看她不再攔著葉昂陽了,跑下來找她,陸珈用口型問Janice:「小葉總怎麼了?」

  怎麼說呢,怒髮衝冠為紅顏吧拍拍陸珈的肩膀:「寶貝,等會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麼?

  就在這時,樓上一道巨響。

  「啪——」

  什麼聲音?好像是總經理辦公室發出的聲音……

  陸珈和Janice面面相覷,一塊上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