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chapter 37

  沃亞的大小老闆鬧起來了,不知道何緣何故。事情隱隱約約可以聽出來,好像是徐BOSS拿了小葉總什麼東西,小葉總吵著鬧著要徐BOSS還給他。

  徐嘉修關上門,葉昂陽冷呵呵地說:「我知道,你怕樓下聽到是不是?徐敗壞,你這麼陰險狡詐,陸珈知道嗎?」

  徐嘉修沒說話,扯扯領子,示意葉昂陽鬆開手。舉手投足間,完全無視了葉昂陽的挑釁。

  永遠都是這個死樣子,葉昂陽氣急敗壞。從小到大都是徐敗壞作惡他吃虧,也就是他葉小爺不計較,不然兩人分分鐘沒有朋友做。還好哥們呢,他是真沒想到,做人怎麼可以沒良心到這個地步!他一心一意什麼事都替徐敗壞著想,徐敗壞又是怎麼對他的?麻痺!之前的賬不算了,就從今年開始算。

  葉昂陽咬牙切齒,奚落道:「年初你給我放長假,是想著趁著我不在,先下手為強是吧。」

  徐嘉修:「有必要麼?」

  有必要,很有必要!葉昂陽指著徐嘉修繼續說:「你丫就是心虛,怕陸珈對我餘情未了。」

  「自戀狂。」

  「我自戀?」葉昂陽怒極反笑,「自戀也比你心虛好,還有上次吃飯好端端叫什麼喬麗,夠損啊,處心積慮在陸珈面前塑造我壞形象,背地裡不知道說了我多少壞話了吧。」

  呵呵,誰有興趣當長舌婦。徐嘉修冷眼看著葉昂陽,他認識葉昂陽幾十年了,沒想到眼前男人十年如一日的幼稚,陸珈當初果然瞎了眼。往事翻上來,徐嘉修也很煩躁,心情糟糕到了極點,這件事他很想給某人翻篇,偏偏還被提了起來,到底……是被誰提起來的?葉昂陽又怎麼會知道?!

  「你他媽把信還給我。」

  太好笑了。徐嘉修回敬一句:「那封破信,你覺得我有可能保留到現在嗎?」

  「破信?破信你還偷!」啊啊啊啊!葉昂陽很生氣,真的很生氣,恨不得砸了辦公室。他再次拽上徐嘉修的衣領,就在這時,「吱嘎——」門開了。

  弩拔弓張的氣氛稍稍緩和了一秒,葉昂陽望向門口,徐嘉修猛地推開葉昂陽,樣子狼狽卻不減矜傲。

  辦公桌已經一片雜亂,好幾本檔散落在了地面。徐嘉修和葉昂陽衣服都扯皺了,兩人面色都有怒氣,葉昂陽是暴跳如雷的怒火,徐嘉修是那種被逼急的慍色,還有不明顯的惱羞成怒。

  陸珈和Janice進來了,清楚知道事情狗血程度的Janice快速合上了辦公室門,怎麼辦,怎麼辦……

  陸珈也急了,關係好的兩人怎麼會突然幹架?她先看向徐嘉修,然後是葉昂陽。葉昂陽整個人氣咻咻,朝她說了一句:「陸珈,我今天把徐嘉修的真面目撕出來給你看。」

  什麼真面目?陸珈真不明白了。

  Janice拉著小葉總到沙發坐下來,心急如焚,又不好說話。

  徐嘉修視線淡淡看向門旁的陸珈,招呼過來,「陸珈,你到我這裡來。」

  一句話,先表明了兩人關係。

  ……

  事情總算扯明白了,葉昂陽羅列出徐嘉修種種罪狀,讓人百口莫辯;徐嘉修壓根也不想解釋什麼,一副鬧夠了就趕緊滾的樣子。最受煎熬就是陸珈了,沒想到第二封情書居然是會被徐嘉修給劫走?關於情書內容,徐嘉修是不是也看了。

  「哈哈,事情都過去了嘛。」陸珈打圓場,乾笑幾聲儘量讓氣氛輕鬆一點。當然,這也是她現在的想法,小事而已,對不對?

  沒有人附和她,陸珈很尷尬。葉昂陽覺得陸珈根本沒想到事情的本質,如果當初徐敗壞沒有作惡,他和她是不是在一起了?

  「在一起?」徐嘉修呵笑起來,「你問問陸珈吧,當初她是喜歡你這個人,還是喜歡上你送她的牛奶?」

  呃……一句話再次將氣氛冰凍到零點。

  「徐嘉修!」葉昂陽又要站起來,被Janice攔下,「小葉總,別生氣別生氣,老大開玩笑的。」

  開玩笑,不是吧。陸珈也愣住了,徐嘉修怎麼可以這樣說,懷疑她當年的節操。難道她不能因為牛奶而喜歡人嗎?

  咳咳,其實這件事,如果有人認錯態度好一點,從小就是好脾氣的葉昂陽鬧一鬧就甘休了,偏偏徐嘉修反駁的每句話都往葉昂陽的膝蓋「嗖嗖」地刺去。善罷甘休?除非葉昂陽不叫葉昂陽,叫葉小陽了!

  「當初陸珈喝了你幾瓶奶,我替她還你。」徐嘉修開口說,「十倍?二十倍?你說。」

  葉昂陽:滾!

  這是牛奶的問題嗎?陸珈看向徐嘉修,有些話不能這樣說啊。她深深懷疑徐嘉修是故意把火燒起來,先燒了葉昂陽,然後是誰?她麼……

  徐嘉修轉過頭,兩人視線相對。他俊眸陡地一深,直接問她:「你還記得自己喝了他多少牛奶?」

  (⊙o⊙)…

  陸珈不知所措了,眨眼的功夫,徐嘉修的怒火真燒到她這裡。可當年是他擺架子不接受她,她一時腦熱就移情別戀了。然後她喝了葉昂陽多少牛奶,這個倒不用算。陸珈很快回答:「……14瓶。」

  「哦,14瓶而已。」徐嘉修重複一下數字,像是有意提醒葉昂陽,你也只送了14天而已。

  媽蛋,還有臉說,如果不是他搞破壞……葉昂陽瘋了,「徐嘉修,有本事單挑,你逼陸珈做什麼!當初那牛奶我送得心甘情願,陸珈也喝得心甘情願,我們兩廂情願,關你屁事!」

  這話不錯。Janice差點給葉昂陽點贊,心裡同樣著急地想抓頭髮。她現在負荊請罪還來得及麼……

  「說的真好,兩廂情願?」葉昂陽的話,徐嘉修笑了笑,不客氣地扯出一句話,「這世上每個備胎都還覺得自己是對方最愛呢。」

  這話太狠了,葉昂陽頓時面紅耳赤,反駁無能:「#¥%#%¥&#……」

  「夠了!」開口說話的人,是倏然站起的陸珈。陸珈先看看葉昂陽,最後話卻是望著徐嘉修說:「徐嘉修,你能好好說話嗎?」

  徐嘉修面無表情地抬抬眼,果然一時不再說話了。

  葉昂陽舒服了,哼哼了兩聲。

  終於安靜下來的辦公室,陸珈面向葉昂陽,好好求解說:「小葉總,這事過去了,好不好?」

  葉昂陽很委屈,搖搖頭,態度異常堅決:「情書還是要還給我的。」

  哎!陸珈也頭疼了,她又望向徐嘉修,怎麼辦吧。結果徐嘉修只用冷眼回視她,再回三個字:「早扔了。」

  陸珈一下子被徐嘉修的冷言冷語給堵住了:「我不是……」她不是讓他把情書還給葉昂陽,她就是覺得做人不能那麼囂張,畢竟拿人情書是他,如果她不是他女朋友,她還管這破事啊……

  三人脾氣都上來了。

  葉昂陽突然聰明示軟,拉上陸珈的手,好奇地問:「陸珈,你寫給我那封情書,還記得是什麼內容嗎?」

  嗯,這個問題。即使她還記得,她也不能說啊。陸珈很為難地看著葉昂陽:「小葉總,都那麼久的事情了。」

  葉昂陽提出要求:「要不你再給我寫一封?」

  「嗯?」陸珈見葉昂陽這樣子,一點不覺得葉昂陽還喜歡著她,只是有些事意難平而已,估計更讓葉昂陽憤怒是徐嘉修的態度,如果徐嘉修能好好說一句「對不起」,早沒事了。原本她還擔心是大事,結果發現就是倆小朋友在吵架,事情不是問題,關鍵是態度和語氣。陸珈心底這樣想的,轉過頭看向男朋友,還沒有張口說話,徐嘉修先站起來。

  他要幹嘛……

  徐嘉修什麼話也不說,直接走向門口,然後打開了門,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啪——」他還捎上了門,重重地捎上了門。

  Janice:「這……」

  葉昂陽也眨眨眼,不可思議地指著門口:「我去,他還來勁了是吧。」

  陸珈更是:「……」

  徐嘉修是來勁了,他脾氣多久沒上來了,反正摔門離開辦公室的時候的確是意氣用事,然後走出沃亞才發覺真正幼稚的人好像是自己。他不指望陸珈能追上來,回頭看了看,真沒追上來……

  青年公寓的籃球館很安靜,徐嘉修過來發洩情緒,裡面除了兩個社工在整理運動器材,沒有其他人了。徐嘉修一個人打起了籃球,連續投了十幾個球,籃球從空中落在場館的運動木地板,落地聲堅實又溫和。

  有些事,看來沒辦法翻篇過去了。

  當年他赴約小樹林,見到的不是陸珈,而是陸珈的同班同學。他當場要走,卻被楊珊妮叫住,還拉上了他的衣服:「徐嘉修,你別自以為是,我只是和陸珈打賭誰能追上你。」

  哦,那你還扯著我做什麼。

  事情誰也料不到下一秒的走向是什麼。楊珊妮哭了,正好遇上打著手電筒過來抓早戀的陸閻王。

  什麼是赴約不成還惹得一身騷,這個就是。更糟糕的,陸閻王瞅瞅他自行車上的一瓶水和一盒優酪乳,拉扯腔調:「你是十班的徐嘉修吧,送的是什麼牌子優酪乳?沒想到你對女同學還挺有心的啊。」

  當晚,陸閻王沒有扣留楊珊妮,男女差別待遇,陸閻王只將他扣下來現場教育。什麼高二已經是關鍵一年了,何必急著搞對象;什麼不能沒出息將心思放在買優酪乳討好女同學這些事情上……

  他聽著諄諄教導,沒辦法告訴陸閻王,這優酪乳是買給你家女兒的,他也解釋不清楚自己和楊珊妮根本沒什麼,優酪乳已經是鐵證了。

  當天晚上,他回到家後心情相當糟糕,最後氣是怎麼消下去的,他躺在床上重新看了看陸珈寫給他的情書,不能說字字珠璣,也算是字字溫暖吧。

  楊珊妮說陸珈是打賭追他,他靠在床頭閉眼假寐,變態地笑起來,沒想到陸珈做事挺靠譜的,她打賭追他,事實還不是追他。或許他可以考慮一下,讓她贏了這一次。

  更何況,他也不怎麼相信那女同學的話。

  不管如何,他被陸鴻韋現場抓到是事實。他在陸鴻韋那裡留下不好的「案底」,有些事只好緩一緩,不然他和陸珈真沒有一點可能了。

  那段時間,陸珈似乎不錯,兩個班隔壁班,他有很多機會看到她。好幾次,他路過她班,她都在喝奶,臉蛋紅潤很有精神。兩個班級一起上的體育課,跳遠測試裡,她輕輕鬆鬆跳出了女生最好成績。

  有一次,中午飯點時間到了,放學樓梯擁擠嘈雜,他走在陸珈後面,陸珈和一撥女生走在一起,孟甜甜湊在陸珈耳邊問:「你和徐嘉修真沒戲了?」

  「什麼徐嘉修。」陸珈聲音脆脆,像是賭氣地說,「不認識了。」

  哦,那麼快就不認識了,還是在害羞?他一下子走到她前面,嚇得孟甜甜帶著她趕緊往旁邊躲。

  心情突然很暢快。

  關於早戀,它應該是什麼樣子的?青春期的戀愛,相互傾心,朦朧好感,誰也不能否認它不應該存在。他很贊同陸珈在信裡寫的一句話「一起成長一起努力」,當時他認真想了想這個問題,因為即將要面臨,甚至查看了相關的書籍,如何正確早戀,健康早戀。

  反正結果肯定不會是糟糕的,他有信心讓兩人變得更好。

  事實,結果應了一句話,只有更糟糕沒有最糟糕。

  為了準備這場早戀,他預料了許多會發生的問題,唯一沒料到的:他會在葉昂陽那裡看到陸珈寫出的同款情書!

  沒錯,就是同款,同樣的信封同樣的信紙,連同夾在裡面的乾花都一樣。

  至於情書內容,前面內容差不多一樣,除了名字變了變,唯一不相同是葉昂陽這封后面多了一句話:「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裡,我最喜歡你。」

  什麼意思?當場他就將信揉成一團丟進了垃圾桶,才多久時間,她就要找別人一塊成長一塊努力了!?

  她還表示最喜歡葉昂陽?那他算什麼,人事已非嗎?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