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麻將

  幸好鐘清文沒再多說什麼。

  其實他有點驚訝,因為現在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這個傢伙竟然也同樣對這句話印象深刻。

  其實,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想要保持住中間這個度是挺困難的。有些人得意忘形,有些人壓力重重。

  前者比如說剛剛見過的這個朋友,但更多的人屬於後者。每天熬夜工作,頂著倆黑眼圈,臉蠟黃蠟黃的,一點精神都沒有,看著就特疲憊。似乎只有賺錢才能讓這些人開心,每次聊起天來,內容都是什麼什麼專案又掙了多少,其他一概不敢興趣。如果哪筆交易收入低了,就不說話,生著悶氣,整整一天,一個字都沒有,永遠都覺得還不夠富。因為壓力太大,性格就特暴躁,動不動就罵,員工、家人都要擔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颶風尾巴掃到。

  鐘清文一向能夠處理得好,雖然最近他也感到有些如履薄冰。

  不過……鐘清文掃了一眼旁邊的人。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完全沒有料到對方這種笨笨的性格會對自己產生什麼正面影響。但到了現在,鐘清文不得不承認的是,王旺旺那外星人一般的思維方式有的時候真的能夠令自己一直緊繃的神經稍微放鬆一些。

  而且,在這個特殊的階段,鐘清文需要一些鼓勵,令人感到驚訝的是承擔了這個任務的人是王旺旺。所有人都在說他年少輕狂,只有這個家政,與其想得一模一樣。鐘清文現在已經會有意對王旺旺說一些事情,從她那裡得到一些確定。想來有點違和,因為王旺旺來工作的第一天,鐘老爺子和鐘老太太曾經試著讓他們聊天,但那個時候鐘清文卻完全不認為兩個人會有任何共同語言。結果,兩個月還不到,那傢伙似乎就成了唯一一個可以在這方面傾談的物件。

  至於王旺旺的晚餐、水果、蜂蜜……鐘清文還真不確定是否有用。不過,至少可以保證健康,能夠應付現在這種強度。

  這些,都是最開始從來沒有期望過的。

  鐘清文覺得自己撿了個便宜。

  ……

  到家之後歇了一歇,王旺旺就又聽見鐘清文在叫自己:「王旺旺。」

  還真是一時半會兒都離不開自己……

  王旺旺跳了出去:「臣在。」

  「……」

  「……?」

  「兩位老人想打麻將。」

  「咦?」

  「你應該會吧?」

  「……當然!」

  「那你過來。」

  「喳。」

  「……」

  王旺旺五歲就開始打麻將了。這屬於早期教育,和孔令輝開始打乒乓球是一個年齡。當然,孔令輝當上了世界冠軍,而王旺旺沒有選擇職業道路,雖然她一直覺得自己打得很好。

  不過……唔……

  王旺旺看著自己的牌……她還一次都沒和過呢……

  那鐘清文,簡直就是個麻神。

  對,當然,王旺旺想,鐘清文那麼精,肯定最是擅長這種遊戲。看住上家、盯住下家,自己和不了,也不讓別人和。這麼說也不太準確,應該是不許她王旺旺贏。因為,目前看來,他對自己的爺爺奶奶還是不錯的,會讓兩位老人開心開心,但是,自己從他手裡卻討不到絲毫的便宜……

  王旺旺想起曾經見過鐘清文在網路上打麻將。開了四個視窗,飛快地切換著,同時打好幾局,明顯是嫌別人都慢。現在鐘清文也打得很快,極為熟練,修長的手指隨便一碼便成了整齊的一大排。

  「旺旺好像一直都在輸呢……」鐘老爺子和鐘老太太是和孫子完全不一樣的好人,覺得王旺旺很是可憐,「你缺什麼牌?我看有沒有。」

  「唔……」王旺旺看了鐘清文一眼,想著即使被殺得七零八落,也決不能失去尊嚴。

  所以,雖然她真的很想讓兩位老人救濟自己一下,挫一挫討厭的鐘清文,可還是抹不開這個面子……

  這個這個……

  王旺旺伸出爪子,用拇指和食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擺出一把手槍的形狀。然後她又豎起食指,推了推眼鏡。她有一點近視,平時偶爾會戴。

  之後,王旺旺又重複了一下上面的兩個動作。

  這時鐘清文突然打出一張八條。

  「點炮!」王旺旺高興壞了,急忙推倒了自己的小城牆,原來鐘清文也有馬失前蹄的一天。

  鐘清文正要洗牌,王旺旺就伸腦袋過去看了一眼:「咦……」

  她問:「你有三張八條,為什麼要拆掉?」

  鐘清文面無表情:「你不是要八條?」

  「你怎麼知道的……」

  「你那手一會兒擺出個八字,一會兒擺出個一字,不夠你折騰的。」

  王旺旺本來想暗示的是對家和上家的鐘老爺子和鐘老太太……沒想到對方卻完全沒有領會得到……

  「哈哈哈……」王旺旺說,「猜對了。」

  鐘清文看了王旺旺一眼:「我還不知道你?」

  說完鐘清文自己也有點奇怪。

  那邊王旺旺還在傻乎乎地笑著:「你真是瞭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