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電影

  時間過得實在太快。

  不知不覺中就又過了一週,王旺旺還是每天都照顧家裡,同時給鐘清文準備各種可口的飯菜。她與鐘清文,似乎也在不知不覺之間變得熟絡了起來,每天晚上鐘清文回來之後都會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一陣。

  但是,距離必須要說再見的那個日子,就只剩下兩個星期了。

  王旺旺也越來越焦慮,有點不知應該如何開口。她是一個心很軟的姑娘,幾乎從沒說過「不」字,做些令人失望的事,對王旺旺來說是很難的。

  但是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十個月內輪換五家是個硬性指標,她不會因為這點小情就延誤論文,孰輕孰重她分得清。家政做得再好對未來也沒有絲毫益處,畢竟不是本職工作,而研究就完全不一樣了。

  應該快要攤牌了吧,王旺旺想,本來想著突然告辭,再一細想卻是不太可能,至少要留給鐘清文十天的時間去找下一個家政,沒有任何預兆地離開似乎特別不負責任。

  那,這樣一算的話,這幾天就要去攤牌了。

  哎……

  「旺旺,」週六一早,鐘老爺子和鐘老太太就叫住了王旺旺,「老幹部活動中心發了電影票。」

  「咦?」

  「每個老人可以分到兩張,所以我們一共有了四張。」

  「唔……」王旺旺很高興,因為她已經意識到,又有便宜可以佔了。

  「下午出發,距離不遠。」

  「好咧!」

  中飯之後,鐘清文開著車,到了老幹部活動中心的小電影廳。

  他在入口掃了一眼片名:3D版泰坦尼克號。

  「……」

  這已經是半年之前上映的片子了,當時票房非常火爆,不過鐘清文並沒有去看。

  王旺旺也看了一眼那個豎在地上的小黑板,發現這電影還是中文配音的。不過這也正常,老人跟不上字幕。

  接著幾個人就進去坐著等。

  後面是兩個年輕人,想來應該是從長輩那裡拿到了票。女孩子問:「如果掉進冰海的是我們,你會犧牲自己去救我嗎?」另一個很喜歡自作聰明,說,「木板其實是有平衡點的,我會找到那個點然後跟你一起上去,一邊一個,這樣就不會沉了。」女孩子說,「那要是不好找呢?」男孩子答,「不會的,任何漂浮物都是有平衡點的,認真找就找得到。那是一塊門板,足夠兩個人抱在一起躺著的。」然後王旺旺聽到了小粉拳捶人的聲音,「討厭,你能不能不要永遠都這麼死理性哦。」

  「不對吧……」王旺旺小聲對鐘清文說。

  「……」

  「F浮=p液gV排。」王旺旺實在忍不住吐槽的慾望,「門板可以算長2米,寬1米,高0.07米,其實最大的門板也沒有這麼厚……這樣,體積就是2米x1米x0.07米=0.14立方米。水的密度是1000千克/立方米,所以浮力是0.14立方米x1000千克/立方米=140千克xg。140千克是可承受的最大重量,也就是兩個人的重量和木板自身重量。」

  「……」

  「我們再繼續算。」王旺旺說,「木頭的密度不一樣,最輕不可能小於400千克/立方米,所以可以推算,木頭的重量為0.14立方米x400千克/立方米=56千克。這樣看來,兩個人加在一起的重量決不能超過140千克-56千克=84千克。兩個很瘦的女孩子還有可能……所以他倆只能抱著木頭一起沉下去了。」

  鐘清文用眼角掃了王旺旺一眼。

  「唔……」王旺旺也覺得算這個顯得很書呆,於是費力地解釋道,「我初中物理還是不錯的……考試分數挺高的呢。」

  鐘清文點了點頭,似乎也相信了這個說法。確實有不少人初中時成績優異,但到了高中卻後勁不足,或者是自己不想學,或者是確實不適合。

  呼……

  不過,平心而論,其實現在王旺旺已經不那麼在乎是不是會被懷疑了,否則剛才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說的。因為……算起來,坦白的日子也就是近兩三天,就算被拆穿了也無關大局,她甚至有點希望鐘清文能感到些許違和,這樣到時候就不至於太過尷尬。

  王旺旺拆開了上午買的一大桶爆米花。鐘老爺子和鐘老太太不吃,所以王旺旺將它放在了自己和鐘清文之間。

  她不停地吃,不停地吃……

  鐘清文一直沒動,王旺旺便誤以為這都是她的,更加肆無忌憚。

  這時螢幕上開始播放廣告。真是……無孔不入的商人們怎麼連老幹部活動中心的放映廳都不放過,不知道鐘清文的公司在宣傳產品的時候是不是也一樣瘋狂。

  不過,根據王旺旺的瞭解,保健品的廣告經常過分誇大功能,與實際並不相符,這也導致了這個行業裡面大多數公司的短壽,因為當消費者發現那樣東西並沒有那麼神奇的時候,就不會再去買了,一個廣受歡迎的產品就這樣轉瞬即逝。打破這個定律的是惡俗的腦白金,因為它以「送禮」這個更能持久的賣點作為訴求,開了整個市場的先河。鐘清文在這樣一個行業裡面,壓力只會更大。

  ——鐘清文伸手去拿吃的。

  王旺旺也在做同樣的事。

  於是,她又一次摸到了鐘清文……

  雖然只是碰了一下就立刻分開,但在這黑暗中,觸感異常清晰。

  她偷偷看了一眼鐘清文。

  鐘清文也正微側著頭向自己望過來。

  昏暗的光線之下,眼睛顯得特別的亮,五官和臉龐好像也更加立體,鼻樑挺直,臉的輪廓分明。

  王旺旺覺得自己的心臟沒來由地狂跳了幾拍。

  這……

  剛才碰到鐘清文的手指好像有點熱。王旺旺將爪子用力地在椅子上蹭了幾下,想要把奇怪的感覺全都給蹭下去。

  可是不行,那一小塊皮膚的存在感更強烈了。

  不要想了,王旺旺告訴自己,要淡定。

  這只是很正常的反應而已,就像男人看見了美女會面紅耳赤口乾舌燥,只能證明自己是個會被□的普通人,根本就什麼價值都沒有的,沒必要慌慌張張。

  鐘清文卻根本不知對方這複雜的心理活動。

  他在爆米花桶裡摸了一下:「……」

  「……?」

  鐘清文問:「爆米花怎麼就剩這麼幾個了?」

  「我……我全吃了……」

  鐘清文看了一眼放映廳的螢幕,好像很難以接受這個事實:「那邊廣告還沒放完呢,你就全給吃了?」

  「唔……」王旺旺看了看螢幕,據說正式開始好像還得一陣子呢。

  「你真是隻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