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章 結局章(下)

A- A+

柳浣花睡得很沉,夢裡繁華如錦。身旁全是雲籠霧繞,猶如置身仙境。身子像是躺在軟綿綿的雲彩上,舒適得連抬手臂離開一秒都捨不得。

章劍看著她小貓兒一樣蜷縮姿勢,心裡脹得有些發疼,幸福如此來勢洶洶,總叫他有些恍惚。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理了理她散亂的額發,拉上窗簾才離開。

柳浣花醒來的時候窗外流華萬丈,落地玻璃擋住了一切喧囂,窗簾嚴嚴實實遮住了一切璀璨的誘惑。

她揉了揉眼睛才稍稍有些清醒,因為睡得久了,身體是一種酸軟無力的狀態,連翻身都顯得奢侈。睜著眼睛茫然四顧了好久才知道自己在章劍的床上,海藍色的綢緞床單,是他一貫的喜好。多少次因為某人毫無節制的巫山雲雨之行讓這些床單褶皺成一坨鹹菜的模樣。一想到這裡,她臉又染上淺淺的嫣紅。

床頭亮著一盞落地薄燈,竟然是她最喜歡的哆啦a夢的燈罩,藍色的磨砂燈壁攏著淺色的暈光,像是天際第一沫朝霞。

章劍聽到房裡細微的動靜就進了來,正好看到柳浣花換衣服……

柳浣花以前在家裡喜歡將房門反鎖窗簾拉緊之後裸睡,起來就直接穿衣服。

現在圖方便就在床邊進行了……

聽到開門的聲音已經反應不及,只能愣愣看著門口的章劍,手裡提著還沒套上去的裙子……

她窘得無處形遁,章劍連猶豫一下都沒有,逕自拿過她手裡的半身群,將她摟在身上,煞有介事手段熟練地替她穿上……

柳浣花坐在他腿上扭扭愣愣地不配合,覺得全身上下都不對勁兒。

章劍在耳朵邊開口:「放心,雖然你的蕾絲很誘惑,但我可不是趁虛而入的人。」

柳浣花低著聲音嘀咕:「你本來就是虛不虛都入的禽獸……」

他笑了一下:「哦?那我要不要把這罪名坐實一下?」

柳浣花擺手:「不用不用。我知道你一向人品高潔如蓮……」

他這才哈哈大笑,摸了摸她的雞窩頭:「晚上想吃什麼?」

「我想吃杏仁露!」

「不行。孕婦不能吃這個。」他立馬嚴肅起來,剝奪了晚餐選擇權利終生,「就吃烏雞湯。」

柳浣花撇撇嘴,想了想:「那我要吃烏雞湯煮小混沌!」

末了不甘心加了一句:「你親自包給我吃!」

章劍咬牙切齒地瞪了她半晌,終究軟了下來:「那你趕緊刷牙去,記得用新買的軟毛刷,不要刷太久。洗臉用溫水,聽到沒?」

她嫌棄他太囉嗦:「知道了知道了,你已經究極進化了,現在加緊步伐邁入歐巴桑陣容了!」

他又瞪了她一眼才出去,柳浣花心歡喜,沖著他的背影又喊了一句:「我要吃薺菜餡兒的!」

「現在盛夏,哪裡來的薺菜?!」他聲音裡終於傳來不滿。

柳浣花摸了摸還沒啥動靜的肚子,對著鏡子擺了個自以為很滄桑的表情:「娃兒啊,看到你爸爸惡劣的本性了吧?以後不要折騰媽媽,韜光養晦十個月,出來了在幫媽媽報仇啊……女子報仇,十月不晚嘛是不?」

何意接到如此獵奇的問題時懷疑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再看一遍,沒錯啊。

BOSS大人發來的資訊,只有一句話,不是「今天的收盤指數是多少」,不是「明天給我訂飛溫哥華的機票」而是……

「半個小時之內給我送一千克薺菜。」

……

何意正咬了一口春捲,不上不下地卡在喉嚨裡,灌了一大杯才咽下去,拉著服務員:「小姐,您能幫我問問廚師哪裡有賣薺菜的嗎?」

「好的,我幫您去問問,請稍等。」

宮城抬起頭:「要那個幹嘛?」

「不知道,大概是某個懷孕的小女人瞎折騰的……」

對面的男人挑起濃眉,笑了笑:「所以說,娶個不能生孩子的老婆還是有好處的……」

何意怒了:「告訴你一百遍了,我是老公!!!」

……

柳浣花看著章劍圍著自己鍾愛的維尼小熊的圍裙時笑得打滾:「哥,我發現你真是有亦莊亦諧的氣質啊……」

章劍毫不吝嗇地往她臉上抹了一把備用麵粉,惡狠狠地開口:「晚上,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不調教不成材!」

「……」柳浣花紅得瀲灩的臉蛋上留著雪白的麵粉,識時務地噤聲了。

肖阿姨匆匆趕來教他們包混沌。

「對,用筷子沾點水,不然待會兒一煮就散開了……」

「向一個方向卷,這樣美觀一些……」

……

到最後卻是一個老師百種學生。章劍包出來的混沌個頭均勻整齊,像是每一個都是用第一隻複印出來的一樣。反觀柳浣花的,橫七豎八地胡亂翹著,還有個別爆肚露餡了……

她十分挫敗,語氣愁苦:「為什麼我連包混沌都不如哥哥啊,那以後連廚房都沒了我的立錐之地?」

肖阿姨笑眯眯的:「那是你有福氣了,以後小劍做飯,你就可以遠離油煙了。現在多少女孩子羡慕不來的啊。」

章劍但笑不語,打的是另一個算盤。

其實到最後大部分的混沌都入了她的嘴,章劍只是時不時象徵性吃上一個,然後很深意地看著她默不作聲。

柳浣花被盯得發毛,咽下包了一口的混沌才開口:「你在看什麼?」

「在統計。」他輕描淡寫。

「統計什麼?」

「你吃的混沌數量……」他挑著細長的眉毛,笑得不懷好意。

柳浣花這才發覺自己真成了名副其實的吃貨了,弱弱開口問道:「那……我吃了多少了?」

「據統計,迄今已經入肚的數量為68只,碗裡還剩下……四隻。」他瞄了她的碗,給出勁爆的數字……

「呃……」

「歷時二十分鐘三十一秒,你可以參加誰是冠軍的挑戰賽了。」他往嘴裡夾了一隻,淡淡開口。

……

其實包了很多,章劍仔仔細細地用保鮮膜蓋好,放進冰箱裡。

柳浣花湊到他身邊,擋住在洗碗的某人,一邊打嗝一邊戴高帽子:「你包的混沌……嗝……是我吃過最好吃的……」

章劍感受到身後的溫暖,嘴角勾起細不可聞的角度,表情稱之為幸福。

只是語氣依舊淡淡的:「不用拍馬屁了,明天最多只能吃50只。」

她嗯了一聲之後就沒再出聲,他身體裡的溫度穿過襯衣傳到她的臉頰上,讓人不自覺沉醉。

有時候。幸福會幻化成最通俗的模樣。這時候,請記得閉上眼睛去感受,它將會是另一種甜味……

散步的時候有小孩子磕磕絆絆地錯身而過,柳浣花心裡一陣憧憬:「我希望以後生個女孩子,我給她梳娃娃頭,打扮得漂漂亮亮去上學……」

章劍露出十分嫌惡的表情,護著她避開小孩子的橫衝直撞,腦補了一下整天霸佔著她的小孩子,眉頭皺得更嚴重了。

那個決定,會不會有點失策?

為了避免她被竇氏搶走處心積慮讓她提前懷孕現在看來,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

A市幾大主要媒體最近的頭條一直沒有換過,是一場號稱創世紀的婚禮。

並不是婚禮的排場有多空前盛大,也不是市長千金出嫁一樣萬人空巷。卻依然成為老百姓茶餘飯後津津有味的佐料。

原因是這是一家子的婚禮,A市商界龍頭企業的章氏,基本算得上是以其在商界翻手雲覆手雨的手段聞名遐邇了。現在他們家族多了一個「特產」……那就是自產自銷了。

柳媽媽和章父的婚禮竟然和柳浣花章劍的婚禮一起舉辦。

柳浣花拿到報紙才發覺自己已經成了萬人矚目的主角了,她怒氣衝衝地朝章劍發威:「你最好給我個這樣擅自主張我們倆的事情的理由。」

章劍完全投身於手上的孕婦手冊,言語清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事你問錯人了。」

「……!!!」

電話一通柳媽媽就在那邊搶著開口:「花花啊,你趕緊回家,今天下午試試你的婚紗,尺寸不對再去改改。」

柳浣花撫額:「媽,那是你和章叔叔的婚禮,幹嘛要我們也去湊熱鬧?」

「難道你想以後大著肚子舉行婚禮?」

「……我沒這麼說。」

「那你是想落得個未婚先孕的美名?」

「……」

「還有意見?」

「沒了,我下午就回來……」她怏怏不樂地掛掉電話,怎麼別人結婚都是喜悅幸福,而她有點趕鴨子上架的不甘啊?

對了,求婚!她氣憤地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某人以其惡劣的手段將她糊弄過去的,到現在不僅求婚從簡,連結婚都要合併同類項……

章劍見她一副蔫兒吧唧的樣子,活像是秋霜過後的茄子。只能收起書,將她攬到腿上:「怎麼,嫁給我很委屈?」

她癟著嘴沒做聲。

「嫌鑽戒不夠大?」

她搖了搖頭:「嫌你不夠誠心,連求婚都是敷衍了事……」

「知道為什麼嗎?」

她繼續搖了搖頭。

「因為在我心裡,答不答應,你這輩子都是我的了……」他聲音低沉,故意湊近她的耳後水滴形狀的胎記,淺淺地吮吸著。

「你……怎麼這麼霸道?」她癢得直往後縮,最終為他所俘虜,乖乖窩在他懷裡,揪著他襯衣上的琺瑯扣子,承受著他深深的吻。

「因為……你是我這輩子再也放不開的結了……」他捨不得離開,一直在柔軟殷紅得唇上流連。暗自懊惱著,最近幾個月不能碰她,真的很讓人抓狂。

這輩子,因為遇到你,我再也不憂傷。

柳浣花心裡其實甜絲絲的,女人向來耳根子軟,聽得這樣的情話便覺身在天堂。

這輩子,因為遇到你,我再也不彷徨……

《腹黑哥哥控妹記》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