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端午節很快就過去了,生活又歸於平靜。

  又是一個週末,梁晨照例的回父母家綵衣娛親。

  晚上陪父母看電視的時候意外的收到楊崇意的短信,約第二天一起吃午飯。

  客廳的沙發上,梁晨坐在父母中間,微微皺著眉,盯著手機躊躇很久。

  母親察覺她的異狀,隨意轉頭,瞥見她手機螢幕上楊崇意的名字,好奇的問:「楊崇意,這名字挺熟的,誰呀?」

  「媽,這已經是您第二次對這個人表示好奇了,」梁晨痛苦的把臉扭向一邊,「這不你讓人給我介紹的相親物件麼?」您對這事兒到底是上心還是不上心哪?!

  母上大人的態度真是難以捉摸。

  母親如夢初醒狀:「噢,對,就是上次跟你一起上電視那小夥子。看來你們處得不錯呀!說說,說說。」

  梁晨瞄了一眼還專注於新聞聯播的父親,略微壓低嗓音回答:「可能,不太合適。」

  「為什麼呀?小夥子挺不錯的啊!」母親詫異。

  梁晨悄悄嘆了口氣,坦誠的說:「不是他不夠好,只不過可能大家都沒什麼感覺吧。其實他和我不同音訊很多天了,今天趕巧發個短信約我明天一起吃飯。」正好就被您看見了。哎。

  一直盯著電視的父親目不斜視,淡定而威嚴的說了一句:「嗯,那就算了吧。」

  「不能啊,人小夥子上回可是當著全市人民一通表態,」母親傾身探頭,隔著梁晨橫了父親一眼,「之前看電視的時候你不還誇人小夥子神情端正來著!」怎麼一日三變的來啊?!

  梁晨還是無法接受一向嚴肅的父親也看八卦第四台的事實,視線不太自在的亂飄。

  梁晨父親的視線並沒有從電視上移開,像是很不經意的緩緩開口:「我不是還說他語言浮誇嗎?很多天都不聯繫,結果約吃飯只是發短信,不解釋,不道歉,沒有誠意!」

  「爸,您居然偷看我短信……」爸,您被外星人附體了吧T.T

  梁晨父親做作的乾咳了一下,無言以對。

  母親聞言,惆悵的一聲長嘆,轉回來跟梁晨交代:「咱不急,慢慢挑,挑好了。不過還是跟人把話說清楚,免得介紹人難做,知道嗎?」

  「嗯,知道的。」梁晨受教的點點頭,飛快的回覆短信和楊崇意確定見面的時間地點。

  翌日清晨,梁晨結束晨練,和母親一起坐在餐桌前。

  梁父洗漱完畢之後,施施然出門,下樓取回報紙,一家人這才開始吃早餐。

  一片沉默中,梁父很突兀的說:「剛剛在樓下碰到言家小子,把頭髮剪了,看起來還挺精神。」

  這話題起得也太平地一聲雷了,梁晨和母親面面相覷,彼此都覺得接不了話,還是繼續吃飯吧。

  見沒有人接話,梁父只好尷尬的收聲,拿起報紙看起來。

  吃完早飯,梁晨到廚房幫母親洗碗,順口問道:「媽,我爸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神神叨叨的,」梁母搖搖頭,也覺得自家丈夫莫名其妙,「哎,不過,小晨,媽可告訴你,媽今後可以不催你了,你慢慢選沒關係,但是,媽對你的個人問題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跟誰在一起也不能跟言濟時。」

  梁晨一愣:「為什麼?」小時候兩家大人總是很愛開玩笑要撮合兩人的,母親堅決的語氣讓她很是詫異。

  「也沒什麼,」母親欲言又止,隨即掩飾的笑笑,忙不迭的收拾廚房,「你想啊,兩家這麼近,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你倆要是鬧個彆扭,全社區都能傳開,多尷尬。」

  這話是怎麼說的?

  不是一直就住很近麼?怎麼的現在才想到這層去嗎?從前起鬨打趣的時候您可沒顧慮這個。

  梁晨一頭霧水的看看母親,隨即還是搖搖頭,不再追問,反正,她都已經放下要和言濟時在一起的執念和期待了。

  正午時分,梁晨準時趕到和楊崇意約好的餐廳。

  賓主雙方在親切友好的氛圍中共進午餐。

  最後還是梁晨打破僵局:「那什麼,楊崇意,我這人頭腦簡單,不喜歡打肚皮官司。」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楊崇意一愣,抬頭看她:「怎麼了?」

  「那我就明說了啊,」梁晨放下筷子,微笑著說,「相信你對我是沒感覺的,我也是,咱倆沒戲。相親這一茬就掰了別提了吧,如果有可能的話,交個朋友。」

  楊崇意也放下筷子,燦爛的歪頭笑開:「我發自肺腑的表白居然沒有打動你啊……」

  梁晨抬手把他的話擋了回去:「我是樂於頭腦簡單,但我不傻。」

  這人說話真的讓她聽不出真假,很累人的。

  梁晨毫不偽飾的簡單直白讓楊崇意沉默了很久,最後只是帶著苦澀的歉意,也回她一笑:「對不起。」

  很好,她就喜歡快速解決問題。

  也不追問他為什麼道歉,梁晨只是滿意的點點頭,對兩人能迅速達成共識表示欣慰。

  午餐結束後,楊崇意起身問道:「你要去哪裡,我送你。」

  「沒事,我自己過去就行,你忙你的吧。」梁晨擺擺手。

  「還是讓我送你吧,以後……」大概也不會有什麼交集了。

  楊崇意遺憾的眼神一直落在梁晨臉上沒有移開。

  他知道,雖然梁晨很委婉的說,如果有可能的話,兩人還能交個朋友,但是話已經說開,儘管只是點到為止,可是那個可能已經沒有了。

  大概唯一能讓他覺得安慰的是,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良心和道德感還沒有死絕。

  「好吧,那就麻煩你了,」梁晨也不再堅持,從善如流,「我去城西的十六鋪咖啡,順路嗎?」

  楊崇意閃了閃神,繼而溫文的一笑:「不順路,是專程送你,也算不枉相識一場吧。」

  趕上週末下午全城大塞車,路途顯得越發漫長。

  兩人一路上沒有對話,雙方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最後還是梁晨的手機響起,才打破了凝滯的空氣。

  「……哎,是小滿啊,怎麼是甯寧的號碼,你們都到了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在路上了……真的,不騙你……冤枉啊大人,塞車啊,全城擁堵,HOW DO YOU DO啊……」

  車子在梁晨悲摧的呼號中緩緩前行,歷盡千辛萬苦,花了一個小時終於到達目的地。

  梁晨推門下車,衝前面落地窗邊的華小滿和趙旭寧揮揮手,扭頭對楊崇意說:「謝謝。」帥哥你好,帥哥再見。

  「梁晨,我上次在演播室說的那句話是真的,」楊崇意出聲止住她就要邁出去的步伐,認真的說,「如果我能早點遇見你就好了。」所以,如果可能的話,下輩子做我的青梅竹馬吧。

  呃?什麼意思?

  梁晨滿頭大字型大小加粗加黑的問號。

  「再見。」楊崇意露出一個招牌笑容,揮揮手,驅車絕塵而去。

  好奇心不重的梁晨將滿頭問號甩到喜馬拉雅山頂,快步走進咖啡館,下午茶什麼的最美好了。

  「咦,影小姐還沒來嗎?」梁晨放好包包坐下。

  「還堵在路上呢,」華小滿皺眉,「剛剛送你來的那人看著很眼熟啊……」

  趙旭寧笑:「你也看第四台了吧?就是上次和小晨一起上玫瑰真情會的那個相親對象啊。」

  「不是,等等,」儘管好友唐影也在第四台,華小滿對八卦瑣碎的第四台還是沒什麼愛好的,「他是不是唐影他們那個班的?」

  「隔壁班,同個專業一起上大課的,」梁晨端起茶杯淺啜一口,「怎麼,你也有印象?」

  「他母親的,太有印象了啊!」華小滿「騰」地站了起來,一拍桌子,滿臉震驚,「他跟你相親?!」

  「怎麼了?」

  「怎麼了?」

  梁晨和趙旭寧都被她激烈的反應嚇了一跳,異口同聲的問。

  華小滿深吸一口氣,慢慢的坐回去,咬牙切齒的低聲說:「丫喜歡男人啊!!!!!!」

  納尼?

  !!!!!!!

  此話一出,無異於蘑菇雲升騰在瑪麗隔壁,連一向以鎮定著稱的梁晨都不小心碰翻了小茶杯。

  趙旭寧慌張的抓過一堆紙巾壓在桌面的水漬上,忙不迭的出聲阻止:「小滿,你腐二維世界就行了,別看誰都天下大同。」這世界總的來說民風還是很淳樸的啊喂。

  華小滿努力平復著自己的情緒:「你們還記得大三的時候我在這裡打工嗎?」

  「記得啊,離學校太遠,有幾次你輪到晚班,我和甯甯梁晨還來接你來著,」剛剛趕來的唐影搞不清楚狀況,卻也自覺的加入話題了,「怎麼了?你們這都一臉崩壞的表情。」

  華小滿木木的轉過視線,看著唐影坐下,又木木的轉回來,面無表情的陳述:「有一次我上週末班的時候,他和他『男朋友』在這邊約會被人家媽媽抓了現場……」

  那是華小滿第一次見到活的同志情侶。

  那位母親響亮的一個耳光抽得讓華小滿終生難忘,當然,後來哭著跪求他們分開也讓她終生難忘。

  「怪不得他可以那麼多天都不跟小晨聯繫!原來只是想騙婚!」趙旭寧可算回過神了。

  華小滿憂心的說:「梁晨,你沒陷進去吧?別上當啊~」

  唐影倒抽一口冷氣:「你們說的莫非是楊崇意?」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啊!

  華小滿沒搭理她,繼續憂心的對梁晨說:「你真的沒陷進去吧?不能上當啊~」

  梁晨從震驚中慢鏡頭的抬頭,和華小滿的視線相對,幽幽的說:「你們說,他是攻,還是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