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言濟時,你媽媽會不會不喜歡我啊?」梁晨往樓上瞄了一眼,提問的表情很鎮定,問出的問題卻很突兀。

  這是梁晨第一次作為女朋友的身份準備走進言濟時家的門,鑑於比稿事件的詭秘局面,平素大條的她難免也有種不知道暗箭會從哪個方向來的危機感。

  言濟時奇怪的盯著她:「想什麼哪?你忘了以前我們兩家母上大人撮合我們有多熱情似火了?」

  呃,不過,好像也不能這麼說……

  言濟時說完立馬想起來和梁晨在一起之前那段日子,自家母親曾反常的給自己安排的無數相親——雖然未遂。

  而且,說起這個反常嘛,言濟時覺得梁晨最近也很反常。

  好像就是自從電視台比稿之後,這傢伙和自己說話的時候好像常常是放空的狀態。

  言濟時很清楚,梁晨這人習慣性一根筋,不可能有無緣無故的反常。雖然也旁敲側擊的問過幾次,可是並沒有問出個所以然來。

  梁晨果然恍惚的笑了笑,看上去有些侷促,也有些莫測:「嗯,沒事,我瞎緊張。」

  「什麼也別想,就算是大軍壓境、兵臨城下,都還有我守在最前面。」言濟時笑著牽起她的手往樓上走,「小時候你總是保護我,現在換我冒充英雄了。」

  「好。」梁晨軟軟的笑開,跟上言濟時的腳步,不再去糾結那些想破頭也沒想明白的疑惑。

  一踏進言濟時的家門,梁晨那種「大事不妙」的預感又再度浮現在心上。

  似乎只有言濟時的母親在家,桌上是鐘點工阿姨準備好的豐盛晚餐。

  一番禮貌的寒暄之後。言濟時的母親客套的招呼著兩人入座:「梁晨,來,吃飯吧。你言伯伯這段時間都在外地忙新專案,言濟時也老不回來,最近總是我一個人吃飯,難為你還想到來看我,真是太謝謝了。」

  這話就堵死了,好像梁晨只是一個偶然來做客的普通客人。

  梁晨尷尬的笑著入座,言濟時不滿的緊鎖眉頭。

  餐桌上的氣氛倒不算冷凝,言濟時的母親盡職的扮演著女主人的角色,和藹的和梁晨進行一些不輕不重的交談。

  言濟時一直忍著,沒有發作,但也沒有接話。

  在言濟時家結束了晚餐會晤之後,梁晨禮貌的告辭,回到同個大院的自己父母家。

  梁晨一進門就看到母親憂心忡忡的迎了上來:「小晨,你去了言濟時家?」

  兩家父母住這麼近,又在這滿是八卦老鄰居的大院,真的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嗯,爸還沒回來嗎?」梁晨暗暗的嘆了口氣,換好鞋子以後端正的坐到沙發上接受母親的審查。

  「你爸被幾個老同學叫去喝酒去了,」母親坐到她身邊,表情一點也稱不上開心,「你這孩子,怎麼就是說不聽呢!媽不是早就告訴你了嗎,跟誰在一起也不能跟言家那小子啊!」

  「媽,我問你點事。」梁晨想了想,最後雙腿屈起,整個人蜷縮進沙發裡,表情茫然。

  母親恍惚的應著:「什麼?」

  「在我和言濟時的事情上,你和王阿姨……有什麼共識嗎?」這話梁晨問得很艱難,卻有八九分的篤定。

  言濟時的母親態度客氣而疏離,席間的交談也多禮到顯得生硬,梁晨再傻也能確定那種充滿棱角的和藹絕對不是歡迎的意思。

  梁晨的母親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焦慮的追問:「你王阿姨她……為難你了嗎?」

  「沒有。」足夠的儀態,適度的應對,卻是明顯到讓人不容錯辯的推拒,比為難更讓人難堪啊。

  如果是檯面上的刀光劍影倒還好了,梁晨相信自己強悍的神經是能受得住正面進攻的。

  母親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小晨,聽媽一句勸,和言家那小子……還是算了吧。」

  說完偷偷伸手抹了抹眼角,默默起身進了廚房。

  梁晨真的不知道是哪裡出了錯,在母親這裡也得不到答案,那種感覺就像明明被人迎面打了一拳,卻怎麼也找不到出拳人的位置。

  算了,不想了,想得頭都快炸了。

  梁晨走進自己房間,關上門,索性連燈也不開,逕直撲到床上裝屍體。

  過了一會兒,黑暗中傳來手機的來電鈴音。

  摸了半天終於把手機給摸出來了,梁晨有氣無力的接通電話,華小滿中氣十足的聲音恨不得從聽筒裡滿溢出來:「……唐影都葛藤我說了!你們也忒不仗義!這麼激動人心的大場面居然不通知我,太不夠意思了!排擠,這絕對是排擠!強烈抗議你們私自搞小團體!」

  面對華小滿明顯的不忿,梁晨只能在黑暗中有氣無力的輕輕一笑。

  「你這段時間忙得都音訊全無了,還好意思提。」

  「既然我沒那個榮幸參與現場直播,那你好心給我重播一下吧。」

  梁晨想了一下,最後還是憋不住話,把比稿過程中發生的事情複述了一遍。

  略嫌冗長的複述傳達了梁晨心裡的忐忑和迷茫,最後只能一句話總結:「……不過我們都沒想通,胡雲喜是怎麼搭上王阿姨這條線的。」

  「這情況可夠複雜的啊!不然,你直接衝到言濟時母親的面前去問個清楚?」華小滿是行動派,而且是衝動與激動並存的行動派,所謂「冷靜」這種浮雲般的詞彙在她人生的字典裡是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的。

  梁晨沒出息的和盤托出:「我今天去言濟時家了,整個晚宴跟接待外賓沒什麼兩樣,賓主雙方進行了親切友好的交流,但沒有涉及任何實質性的議題。」

  這個時候梁晨只想找人說話,是誰都好,說什麼都行。

  因為整件事亂得像一團找不到線頭的毛線球,她需要有事不關己的旁觀者來幫她找到一個抽絲剝繭的由頭。

  電話那頭的華小滿沉默良久,最後平地一聲雷的炸了:「絕對出問題了有木有!後院失火有木有!你要趕緊深挖洞廣積糧啊親!做好戰鬥準備啊親!」

  「我很想知道王阿姨態度的改變到底是因為什麼,不然想解決也無從下手。」華小滿這說了等於沒說啊,沒有一點建設性的判斷,真讓人無力。

  「這還想什麼呀,唐影講到你們比稿的事情的時候我就奇了怪了,以王女士的身份,小輩們的這些事她橫插一槓子算什麼事兒了?肯定是言濟時那廝有問題啊!」華小滿在電話裡不知道把什麼東西拍得嘭嘭悶響,顯得很激動。

  「呃,應該不至於,」梁晨被華小滿激憤的語氣驚了一下,爬起來靠坐在床頭,「他答應我不會插手比稿的事的。」

  「誰在跟你說這個啊!我是說……哎我不知道怎麼說,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明白!」華小滿著實的怒了。

  梁晨就著一室的黑暗放任自己的思緒,語氣飄忽的低語:「那天他也和我談了很多,語氣是很坦誠的。我選擇,相信。」

  「相信?!你相信個鬼啊!男人的話要是可以相信,那兩次世界大戰是怎麼發生的?!」華小滿怒其不爭。

  不能偏聽偏信啊盆友!很傻很天真一般是木有好下場的呀呀呀!

  梁晨被哽住了,無言以對。

  華小滿繼續發言:「說難聽點,雖然你喜歡他那麼多年了,可是你們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聽說未來幾十年裡日本列島要沉沒,地球進入地震模式,凹凸曼要光臨,我們都可能要回火星老家……既然什麼都可能發生,言濟時為什麼不會出軌?沒有知識也該有常識,沒有常識也該看電視!你沒聽過那句話嗎?先愛先輸,愛得越多輸得越慘!你一直就沒遮攔過自己的心意,本來說放下了放下了最後還不是自欺欺人,輕易就接受他的求和了!他得到這段感情根本連基本的代價都沒付出過,於是丫閒來無事,出牆閒庭信步,遠觀嵐山,近賞紅杏,出軌沒成本的有木有!!!」

  「聽起來有那麼一點道理啊……」梁晨衝著手機點點頭。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還是明鏡似的覺得言濟時在這件事上是無辜的。

  莫非真的是死到臨到猶不自知?!

  「一聽你就是在敷衍我,」華小滿也無力了,「算了算了,你知道我這人咋呼,我自己也承認我大多數時候滿無腦的,你還是選擇相信你的直覺吧。就算將來真的不幸被我的烏鴉嘴言中,姐妹兒給你靠就是了。」

  在華小滿的立場來說,她並不認同梁晨的想法,可是她選擇尊重朋友的心情。

  我知道你習慣了凡事衝在前面,習慣了捍衛,不習慣被保護。那你就由著自己的心去橫衝直撞,去頭破血流,你只需要知道,即使觀點有對立,但我一直在你身邊。

  梁晨握著電話,嘴角向上彎成月牙,眼眶微微濕了。

  這種時候,小情小愛的得失好像突然顯得不那麼唯一和重要了。

  你看,這個世界明明那麼美好,不管有再多的「得不到」,總有一些這樣的「得到」,讓人覺得有勇氣繼續面對一路荊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