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老鼠的悲傷

  「麻麻,你不要生气哟,我长大了一定赚钱给你买好吃的,我保证。」

  小肉球一边对手指一边委屈兮兮地道歉,小小的身体在沙发上缩成那么一小团直勾勾水汪汪盯著殷甜甜。

  殷甜甜本来气得脑子鼻孔直冒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但是转念又一想孩子才四五岁,把面条做成这样已经是不错了,更何况心意最重要。

  再加上小肉球可怜的小眼神起了效果,想想就也觉得算了。

  殷甜甜哼了一声表示原谅他了,转身去厨房重新做了两碗面。

  不知道是芥末开胃还是自己实在是饿了,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的,她居然也有了食欲,吃了不少。

  说来也奇怪,虽然到后来一边吃饭一边还与小肉球斗著嘴,但心情却居然比之前好了许多。

  洗完碗已经是九点多了,殷甜甜累得够呛。小肉球也真是奇了怪了,今天不知道哪里抽了筋,竟然没有吵著要打游戏看动画片,而是嚷嚷著要殷甜甜陪他一起睡觉。

  正和她意。殷甜甜一边想著一边去换了睡衣。

  「麻麻,虽然你已经很丑了,但是你不可以再难过了哟。」小肉球坐在床上抱著他的奥特曼玩具,认认真真地看著殷甜甜。

  「知道了,你管得真宽。」殷甜甜送他一个白眼,把玩具拿到一边,然后扯过被子给小肉球盖上。

  小肉球这才听话地躺进被窝,挪动著圆滚滚的小身体往殷甜甜身边缩,小小的嘴巴嘟著:「麻麻,你好久都没有跟我睡觉了哟。」

  殷甜甜脸一红,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场面。

  不过马上反应过来,这小子还记得真清楚。

  小肉球继续往殷甜甜穿著睡衣的手臂上蹭:「麻麻,你好软哟。」

  殷甜甜一阵恶寒,「给我好好睡觉!」

  原以为小肉球会像以前一样闹腾一下,谁知道他今天居然很快地听了话:「好的,麻麻。」

  然后死死抱住她的胳膊把眼睛闭上睡著了。

  殷甜甜一抖胳膊,抖不开。

  再一抖,还是抖不开。

  尼玛……这小子……

  殷甜甜抖了半天都抖不开他,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却又睡不著,她只得又开始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起来。

  回想起白天中午,她与肖安若见面的场景。

  以前一直对她抱有歉意,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被安排炮灰了的女配,却抢了本来属于她的很多东西,比如说占著易正梵的家,还比如不小心把易正梵给睡了。

  夜深人静正是灵感交织的时刻,殷甜甜想著想著突然又想通了。

  是的,如果说今天中午,刚开始她被带到肖安若精心安排的高级会员制饭店的时候,心里曾有过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卑,那么她坐下来与肖安若开始对话之后,心里更多的是不屑。

  什么样的一个女人,她的自信和优越感仅仅只能靠金钱和容貌来支撑起来呢?

  肖安若画著最精致的淡妆,吃著八百元一份的鹅肝,喝著一千八百元一杯的香槟,但她心里分明是怕自己的。

  她一位地拿这些来压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根本出在哪里。

  殷甜甜想到这里居然对著空气坏心肠地一笑,然后赶紧打住。

  如果是她这种懒人,她会将其它的因素完全撇开,是出浑身解数去专门攻克中意的男人才对吧。

  一想到这,殷甜甜突然又把眉毛皱了起来。

  让她头疼的事情又出来了,那就是易正梵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啊!喜不喜欢自己啊!喜不喜欢自己啊啊啊啊啊!

  还有就是,似乎好久没有看到白领作者了。这一小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估计足以把她气死吧……殷甜甜吐了吐舌头,她最终还是得跟她对著干了,也不知道是个啥后果。

  啊……好复杂!殷甜甜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嘤嘤嘤,殷甜甜在心底狠狠唾弃了一下自己,自己真是腹背受敌啊!

  想想还是身边这只小肉球来得实在!TT高兴了就得瑟,不高兴就闹,多简单!

  随后她非常不合时宜地听见了小肉球小小的鼻子里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

  「我好不容易矫情一回,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么……」殷甜甜抽了抽嘴角,嘀咕著伸手去戳小肉球的脸,滑滑的肉肉的,舒服极了。

  「麻麻我饿了。」殷甜甜的手僵在半空中。居然把他戳醒了!一边赶紧把手缩回来一边忙不迭后悔,他明天还要早起上幼儿园,小朋友还在长身体,一定要保证睡眠!

  但接下来殷甜甜发现小肉球砸吧了一下嘴,然后继续发出呼噜声。

  「……」

  原来是在说梦话。

  殷甜甜恶作剧的心理开始作祟,轻轻地下床,去书房。

  她拿了一支笔回来,蹲在床边在小肉球的脸上草草几笔画了一只黑乎乎的小乌龟。

  哼,谁叫你晚上害我吃芥末!什么?故意的?故意的也不行!殷甜甜自娱自乐,忍俊不禁地亲了亲他被画了乌龟的小脸,然后在床上躺了下来。

  翻了个身,她居然也迅速沉沉睡去,嘴角都挂著满满的开心。

  可是,如果殷甜甜事先知道迎接自己的,是一场真实而悲伤的梦境,她绝对不会愿意就这么选择睡著。

  许意山。少年的脸在面前一层一层开始清晰起来,无数回,有关记忆里的痛楚,每一个情节,都诉说著她不堪的过去。

  大一到大四,还差两个月,他们在一起就满四年。

  像大部分大学里的孩子一样,殷甜甜和许意山的爱情开始于新生军训。那时候殷甜甜傻帽一个,完全没有想到军训会那么苦,没带防晒霜被晒成了黑锅不说,还在被负重跑的时候被人绊倒摔伤了腿。

  许意山跟殷甜甜一个班,是班长,于是乎义不容辞地肩负起了背殷甜甜去医务室的责任。

  殷甜甜那个重呀,刚开始许意山还受得住,到后来每天累得跟狗一样,再到后来,每天背,就背成了习惯。

  这个习惯一产生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以至于军训结束后到了上课的阶段,殷甜甜每次要上课,许意山都会清早在寝室楼下等她。

  学校规定8点上课,殷甜甜每天早上7点醒来,赖20分钟床,然后10分钟磨磨蹭蹭地穿衣服,再然后20分钟刷牙洗脸收拾课本,于是每天下了楼留给许意山的世界就成了10分钟。

  于是你每次在7点50~8点这一时间段走在殷甜甜的大学的时候,都会看到一个少年背著一个少女风一样从你眼前飘过去。

  然后你会摇摇头问身边的同志,「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然后你会跟你身边的同志面面相觑。

  从两手空空地来背她去上课,到拿著早餐来背她上课,再到拿著玫瑰花来来背她上课,殷甜甜稀里糊涂地就成了众女生羡慕的对象,然后顺理成章地跟许意山在一起了。

  这种爱情的发展模式,用张琳的话说就是上了贼船反而捡了大便宜。

  殷甜甜这个时候就会得瑟,这叫傻人有傻福,今后我跟他结婚了可别忘了包红包!

  然后她会被女生群殴。

  「甜甜,甜甜。」那是少年独特的嗓音,从略带生涩到成熟平稳,陪伴了她整个四年。

  而少年温柔而阳光的脸,则照耀著她整个世界,包容她所有的小缺点。

  然而最可怕的事情是,一个人给了你习惯,却在你习惯他的时候离开。

  当许意山身边站著另外一个自称是他女朋友的女生的时候,殷甜甜牟足了毕生最大的力气扇了他一耳光。

  除此以外,她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甜甜,我们不适合。不论是家庭条件、价值观,还是对未来的要求。」这是许意山挨了巴掌之后捂著脸的解释。

  心里渐渐建起的幸福小城堡,在那一刻轰然坍塌,少年的脸渐行渐远,他的温柔早就给了另一个人。

  「不要……」殷甜甜猛地一摇头,惊梦里翻身坐起,才发现刚才那是个梦,而自己,浑身都在颤。

  殷甜甜摸了一把冷汗,小肉球还在一旁熟睡。

  她来到镜子前,端详自己。

  镜子里的女人头发散乱,皮肤鬼一样苍白,脸上神色枯槁,犹然挂著深深的泪痕。

  你听说过科学家针对小老鼠的心理实验吗?

  把小老鼠放在迷宫口,一共有1、2、3、4四条路,而有大米的在第3条。

  小老鼠很笨,每一次都会从第一个路口开始找,然后跑出来,再钻进第二个,再跑出来,直到在第三跳路里找到食物。

  实验做得多了,久而久之,只要把小老鼠放在迷宫口,它就会自然而然地从第三个路口进去,然后顺理成章地找到属于它的大米。

  然而,突然有一天,科学家把大米取出来放在了第四条路。

  小老鼠没有发现预期的大米,它很伤心,却不肯离开。它在徘徊,徘徊,一直在等待著大米的出现,却不知道自己固执地选择了一条永远等不到大米的路。

  等不到大米的固执的小老鼠,最后只有饿死在迷宫里,依旧抱著它的执念。

  殷甜甜就是这么一只小老鼠。走进了这样的迷宫,想不开,放不下,出不去,却又回不来。

  她不是不爱易正梵,她只是没了不顾一切的勇气。

  她怕全身心的付出,换来的又是一只饿死的小老鼠的结局。

  绵长而杂乱的思绪突然被打断,殷甜甜突然听到小肉球在哭,又像是似乎在说著梦话。

  她凑过脸重新坐回到床上,听到耳朵里的却叫她震惊。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抛弃我。」小小的乞求声。

  「我会很乖很乖,学洗衣服,学做饭,将来长大了,给你们买好吃的。」

  「妈妈……」哀弱的哭声。

  心被狠狠地捅出几个窟窿,现实却是残忍得鲜血淋漓。

  肉肉,我不是不舍不得你,我只不过是,从来就不属于这里。

  天已经微微亮了,易正梵却没有回来。

  小心翼翼地开了门,殷甜甜换好鞋,走出了门。

  关门那一刻她心有感慨,只不过,再见了。

  冷清的街道还下著小雨,殷甜甜没带伞,也不知道自己去哪里,只能胡乱走著,找不到目的。

  转过一个街角,她打了一个冷战,再抬头,却看见一张阴鸷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