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案發第一天·07

A- A+

  但是,過了十五分鐘,茂呂耕作還是沒有回來。

  戶村流平一開始並未特別在意,整個人沉浸在電影雜誌當中。《電影月報》裡有一篇知名電影評論家寫的連載文章非常有意思,針對日本電影的評論十分獨到。於是他從二月上旬、一月下旬,再到一月上旬,倒著讀了起來,幾乎忘記了時間。不,他忘記的不只有時間。

  等他回過神來,發現眼前的「清盛」酒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少了一半。不僅如此,下酒的小菜也吃了不少。看來是放鬆得忘記節制,就算茂呂說了「你隨意」這樣的話,可自己也吃得太過頭了。

  「這可麻煩了。」流平產生了這樣的想法,不過比起這個……戶村流平終於意識到了一件更奇怪的事。

  茂呂耕作洗澡究竟要洗到什麼時候啊,怎麼到現在還沒出來?明知有客人在外面等著,茂呂前輩不會洗那麼久的澡吧。茂呂可不是這種粗神經的人。

  戶村流平又看了一下表,已經晚上十一點了。這麼說來,茂呂洗了三十分鐘了。

  難道說,發生什麼意外了?

  嗯,也有可能。弄不好是在浴室裡突然貧血暈了過去,又或者是改變主意想泡個澡結果睡著了……要是平時倒還好,茂呂今天喝了不少酒,這樣的話,弄不好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

  因為擔心,流平站起身來。這一站不要緊,他發現自己的腳下開始打轉,是因為喝得太多了吧。雖然流平超愛喝酒,酒量卻很小。他晃晃悠悠地打開隔音室的門,向外走去。

  在家庭影院的隔音房裡完全聽不到水聲,門一開聲音迅速傳入流平耳中,很明顯是浴室裡的淋浴聲。茂呂還在浴室裡吧。

  除了流水的聲音,還有從屋外傳來的叭啦叭啦的摩托車聲。是大晚上的有人在修車嗎?流平心中產生了這樣的疑惑,不會打擾到鄰居嗎?不過現在他還顧不上這件事。

  「茂呂前輩。」他站在走廊裡,朝浴室的方向伸出頭喊道。

  浴室外面的更衣室裡放著洗衣機,上面還有一塊洗臉台的空間。流平走了進去。

  浴室與更衣室之間隔著一扇玻璃門,流平再次叫道:「茂呂前輩。」

  可是,沒有回應,不變的只有單調的流水聲。前輩是因為水聲太大而沒聽到自己的喊聲嗎?於是流平用更大的力氣喊道:「茂呂前輩,能聽到嗎?!」

  可是,回答他的只有外面斷斷續續的摩托車聲和排氣扇的聲音。真吵啊。

  情況有點奇怪,難道前輩真的在浴缸裡睡著了?還是說貧血暈了過去?總之,事態緊急,流平用手推著浴室的玻璃門,發現門沒上鎖,一推就開了。

  只見浴室裡水氣瀰漫,什麼都看不清楚。不過沒多久,流平就注意到了異常之處。那是他絶對沒有想到的光景。

  茂呂耕作蜷著身子,趴在浴室地板的瓷磚上。掛在牆上的花灑不斷地流出熱水,水打在茂呂身上,四散開來。

  更讓流平沒想到的是,茂呂並非赤裸,而是穿著衣服躺在地上。他的灰色休閒外套已經完完全全被水打濕,變成了黑色。

  戶村流平說著「不好意思」打開了浴室的門,卻沒想到迎頭就看到這樣一幕。茂呂前輩是因為淋浴時貧血暈倒了嗎?不,這真的是貧血嗎?

  如果是貧血的話,花灑的水噴到身上他不可能沒有任何反應……這一瞬間,流平的腦子裡一片混亂。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茂呂前輩!您沒事吧?」

  戶村流平趕緊關上花灑,抱起茂呂的身體。然而此時,流平的背上躥出一股寒意。

  奇怪,感覺茂呂不帶半分力氣,臉上也毫無表情。雖然還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熱度,不過那真的是體溫嗎?會不會只是不斷被熱水拍打產生的溫度?

  戶村流平將手貼到茂呂的脖子上,發現沒有脈搏了。好奇怪,不可能吧。流平整個人都嚇呆了。但是,事實正是如此。

  「死、死了嗎!!」

  戶村流平慌慌張張地四處張望著,目光移到地板一角的排水口。剛才從花灑流下的水,都順著那裡排了出去。

  令戶村流平感到觸目驚心的是,水流之中混雜的幾絲紅色液體。

  這……這是什麼?難道是……血嗎?真的是血跡?

  戶村流平再次望向茂呂耕作的身體。

  他把茂呂耕作原本向下趴著的身體翻過來,從頭到脖子,再到胸口、腹部,檢查了一遍,發現其腹部右側,衣服上有一塊變了色。原來是灰色,如今卻被染成了深紅色,甚至有些發黑。

  戶村流平無比驚恐地湊上去摸了一下,他的手馬上就被染成了紅色。

  戶村流平只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他用盡全身力氣將茂呂放下,再次貼近看那一處變色的地方,發現是一處非常明顯的傷口。

  這時,他聽到一個聲音,像是有什麼硬東西掉到了地上。

  他歪過頭,看向屍體下方,只見之前一直被茂呂身體遮擋的地上,居然有一把刀。

  刀刃大概有十二三釐米長,雖然刀片較薄,卻一看就知非常鋒利。

  此時,流平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茂呂耕作被人刺中小腹,已死亡。當然是被人殺害的。這可是殺人事件!此外不會再有其他可能了。

  戶村流平已經無法再保持冷靜,他不能進行冷靜的思考,只覺得一股熱血衝向腦門。

  那之後發生了什麼,流平都記不清了。隨後他昏倒在更衣室裡,是因為貧血,還是被什麼東西絆倒,他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用電影鏡頭來表現的話,這部分的畫面應該是鏡頭突然晃動起來,然後焦點漸漸模糊,直到畫面全黑。這是過去的電影作品中非常常見的表現形式,最近倒是不怎麼見了。

  總之,失去意識的流平既沒有逃離現場,也沒有通報警察,只是單純地任由時間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