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我要吃肉

A- A+

  「你說什麼?」丞相府中,蘇永年聽著下人的稟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陛下早朝時才下的旨,這才不過一個時辰,他就不怕世人恥笑嗎。」

  「大人,陛下剛下旨,周大人教女無方,貶為都船四令。」

  「那執金吾呢,貶了周復那執金吾讓誰頂上,真是笑話。」蘇永年不信穆景行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合適的人選,殊不知穆景行早已謀劃良久。

  「李大人的嫡子李懷遠。」

  「混賬!」蘇永年想起這段日子李元白的動作,又明白既然是李懷遠,這事就沒有轉換的餘地了,怒火中燒,「究竟怎麼回事。」

  「聽說,與二小姐有關。」來人不確定地說道,「大小姐說陛下下令時二小姐也在宣室殿,而且周才人在椒房殿羞辱了二小姐一通,想來是二小姐氣不過,去陛下那兒告狀了。」

  「又是蘇盼兮,老夫就知道當初不該讓她活過來,以至於如今三番四次地壞我好事。」

  「大人,」蘇永年身後的一個青年男子突然說話,語氣有些焦急,「二小姐也是您看著長大的,從小心地純善,之前應當是誤會,這次想必也是因為周才人羞辱的狠了,待過幾天大人再讓大小姐去提點提點,這是或許還有機會。」

  「呵,哪兒有這麼巧的事,我看是她是被皇帝寵了幾天,昏了頭了。」

  蘇永年混跡官場這麼多年,哪是這麼容易被打發的,先前蘇盼兮為皇后說話就已經讓他很是懷疑了,如今又出了這檔子事,他不得不懷疑這個女兒起了旁的心思,這個自小被忽略的小女兒,沒準讓自己都看差了眼。

  「大人,二小姐當初是不願進宮的,又怎麼會輕易被皇帝迷惑呢,屬下看這其中定有誤會。」男子語氣愈發的焦急,拚命為蘇盼兮找藉口。

  「誤會,哼。」蘇永年瞇起了眼,轉身看著眼前的青年男子,腦子裡想起什麼,語氣緩了緩,說道,「我自是知曉你對盼兮的感情,這樣吧,看在你的面子上,老夫就暫且留她一命。」

  「是,屬下謝過丞相。」男子舒了口氣,躬身退下。

  蘇永年眼裡閃過狠厲,當初他就沒想讓蘇盼兮醒來,為了以防萬一還刻意下了猛藥,沒想到還是讓她挺過來了,那人分明說這藥是無解的,要麼是那人騙了自己,要麼……想到第二種可能,蘇永年的握緊了拳頭,看著男子的背影,殺意頓顯。

  宣室殿

  蘇盼兮看著周更衣被拖下去,也起身準備走,畢竟她時刻謹記著這裡頭還有個人,眼神瞄了一眼那塊屏風。

  穆景行意思意思的挽留了幾句,送走了蘇盼兮,臉上的表情恢復冷淡。

  「出來吧。」

  「陛下,沒想到這事兒倒是讓鈺嬪解決了,這鈺嬪究竟是什麼意思?這蘇家的女兒,照理說她不該不知道蘇永年的意思才對,怎麼會公然與周家的過不去?」

  他們一開始就是在討論這周復做了執金吾後,該如何應對,沒想到讓蘇盼兮一鬧,直接換了他,讓自己人頂上了,這李懷遠是當朝御史大夫李元白之子,也是李夫人的兄長,李家世代忠於皇帝,原本這個位子就是想給他的,只是蘇永年橫插一腳,才讓事情複雜了,只是沒想到最後解決這事的竟然是蘇永年的女兒。

  穆景行只是笑笑,他一開始就料到蘇盼兮不會善罷甘休,既然要討好自己,自然不能讓周復好好的坐上那個位子,但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迫不及待的在今日就下旨,將執金吾的位子給了周復,只是為了讓蘇永年知道,自己是真的昏聵,至於後果,自有蘇盼兮解決,召褚晏來,也不過是像個法子以防萬一,若是自己猜錯了,或者蘇盼兮能力不夠,自己也不至於輸的太慘。

  好在,蘇盼兮沒讓自己失望,穆景行嘴角微微勾起,笑的意味深長,只是手段到底還是差了些,要不是自己配合,她哪兒能這麼輕鬆,不過這樣也好,若是蘇盼兮做的太好,他就要猶豫要不要出之而後快了。

  「陛下?」褚晏看到神情恍惚,明顯不在狀態的穆景行,一臉黑線。

  「嗯?無論她什麼意思,只要對咱們有利就行,總之朕什麼都沒做,不過是痴情了些,蘇永年也無話可說。」

  褚晏卻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試圖提醒穆景行,「陛下,您還是需小心些,萬萬不可輕信了鈺嬪,無論如何,總歸是蘇家的女兒。」

  「朕自是知曉,只是既然如今她有心討好,不如便裝作不知,看她接下來要做什麼。」

  褚晏在心裡要搖搖頭,以前就算做戲,陛下也絕不會將人放進宣室殿,光憑這一點,這鈺嬪,就讓他不能不防。

  「行了,退下吧,沒你事兒了,今日別換衣裳了,朕可不想傳的太難聽了。」

  「……」

  ……

  「誒?今日褚大人沒換衣裳。」

  「是啊,看來陛下還是更在意鈺嬪主子。」

  ——————————————————

  「來人吶,擺駕披香殿。」黃安的聲音在暮色中響起。

  這是穆景行第一次正正經經的去披香殿用膳,上一回蘇盼兮還病著,就他一個人隨意吃了些,兩人還沒一同用過。

  到的時候蘇盼兮正吩咐擺膳呢,看到穆景行來了,宮人們自然是加快了速度。

  穆景行發現自己其實也不排斥蘇盼兮,這樣的話,演起戲來也不會太為難自己,不像那個周才人。

  穆景行今日見著人了才想起來,當初她剛被送進宮的時候他也是寵過一段日子的,後來實在是受不了了。

  每次一見面,聊得都是春花秋月花前月下,大晚上的,還能擺個棋局出來,穆景行勉強附和了幾次,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看,眼前這個多好,桃羞杏讓,嬌艷驚人,雖然她爹想謀朝篡位,但是眼前還是要討好自己不是?若是可以的話,日後待自己除掉蘇家,倒是不介意讓她繼續待著。

  蘇盼兮這會兒正在裡頭換衣裳,她沒想到穆景行今日來的這麼早,她正邋裡邋遢地剛睡醒午覺。

  早上看了那女人的笑話,心情愉悅,就多睡了會兒。

  「大晚上的換些清淡的菜色,不可吃的太過油膩。」穆景行看著桌上的菜皺了皺眉頭,他一貫喜歡清淡的。

  「是。」宮人們聽了又端起盤子魚貫而出。

  待到新的菜色端上來,穆景行的臉色才好了些,滿意地點點頭,坐下。

  蘇盼兮可不是這麼想的,她不過是換了身衣裳,出來之後瞪圓了眼珠子,看著桌上一道道擺上來的菜,她的燒雞呢,她的炭烤豬蹄呢,她的紅燒兔肉呢?肉呢肉呢肉呢?這些是什麼?大,白,菜!!!

  給本狐仙吃大白菜?!(╬◣д◢)

  嗚——嗚嗚——本狐仙不吃這些——

  「行了,淨手吧。」

  蘇盼兮眼珠子從飯桌上挪到臉盆裡,看著自己的白嫩嫩地手,好想念以前的爪子,好像抓隻雞來吃怎麼辦?真的不想吃青菜……嗚……

  「美人?怎麼了?」穆景行見她一直盯著手,沒有動作,不由得問道。

  「沒事。」蘇盼兮嚥了嚥口水,把手拿出來,任由皎月擦乾。

  「用膳吧。」穆景行拉著蘇盼兮坐下。

  「陛下,嬪妾還不餓,嬪妾先伺候您用膳吧。」蘇盼兮揚起笑臉說道。

  「那……」還沒等穆景行說完,一聲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咕——

  蘇盼兮尷尬地摀住肚子,呵呵笑了幾聲,穆景行好笑地看著她,指了指她面前的飯。

  痛苦的扒拉著眼前的白飯,腦子裡想像著一隻隻燒雞從眼前飛過,後面跟著豬蹄,還有上好的五花肉,肥而不膩,入口即化。

  等到穆景行吃完了,看蘇盼兮碗裡還是滿滿的,疑惑地問道:「怎麼,這菜色不和胃口?」

  「沒,沒有。」

  「那是怎麼了,怎麼不吃。」邊說還邊舉起筷子夾了一筷子青菜放蘇盼兮碗裡,「快吃。」

  「我要吃肉……」這次不是裝的,她是真的委屈了,扒拉著那幾根青菜,可憐巴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