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狩獵(二)

  「啪!」

  「啪!」

  「啪!」

  蘇盼兮委屈地看著自己被打的通紅的手背,不就是毀個棋嘛,幹嘛動手腳的。

  「蘇盼兮!」穆景行眼睛瞪得圓圓的,緊緊盯著蘇盼兮的賊手,「你敢再動這棋子試試?」

  ……

  「哎呀不玩了不玩了。」一個勁兒的輸還有什麼意思。

  穆景行一個冷眼過去,「這可是你先提出來的,朕都沒說什麼,你嚷嚷啥。」

  他不愛下棋的原因有一個就是他棋藝不精,就是個臭棋簍子,不過相比之下蘇盼兮不僅棋藝不行,棋品也差。

  穆景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不如自己的,能被自己全方面碾壓的對手,正歡暢著呢。

  黃安看著那慘不忍睹的棋局,感慨還真是什麼鍋配什麼蓋,兩個弱雞,誰也不嫌棄誰。

  「黃安。」

  「奴才在。」黃安一個冷顫,還以為自己不小心將心裡話說出來了。

  「還有多久。」

  「回陛下,大約還有半個時辰就到了。」

  蘇盼兮聽了趕緊指著棋盤吩咐道:「還不趕緊收拾了,一會兒該忙了。」

  黃安下意識看了看穆景行,只見穆景行意味深長地掃了蘇盼兮一眼,然後點點頭。

  蘇盼兮自知理虧,也是心虛的很,於是接下來的半個時辰,再也不敢多話了,默默地挨著窗邊坐。

  上林苑橫跨五縣,又有八水出入,終始灞滻、出入涇渭。灃鎬澇潏,紆餘委蛇,經營乎其內。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東西南北,馳騖往來。

  歷代帝王遊玩之處,自然也少不了宮苑園林,因此上林苑中的園林也是極美的。

  看的蘇盼兮驚嘆不已,難怪西楚式微,這上林苑的建造就足以上乏國家之用,下奪農桑之業了,腐朽啊腐朽。

  蘇盼兮瞬間覺得比起穆景行的祖宗,帝辛也不算什麼,要不是攤上了自己,沒準殷商還能苟延殘喘個百來十年的。

  「鈺嬪主子,陛下與成王有話要說,讓奴才先送您去看看住處。」

  「成王是誰?」

  「這……」黃門想了想,說道,「成王是先皇三子,自陛下登基後就一直在外遊玩,今日才回京,這次也跟著來了上林苑。」

  黃門也不敢說太多,只能簡單說了一下這個成王的身份。

  蘇盼兮心裡打起了鼓,先帝的兒子,也就是穆景行的弟弟嘍,就是不知道是敵是友了。

  「皇兄,許久未見了。」沒想到你竟然還好端端地坐著龍椅。

  「是啊,三皇弟走了這麼多年,終於肯回京了,朕也甚是高興啊。」朕就教教你什麼叫甕中捉鱉。

  ……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愣是裝出了兄友弟恭的樣子。

  當初先帝未立太子,三皇子穆景程是朝中呼聲最高的皇子,一度勝過穆景行這個嫡長子,穆景程也很是活躍,四處拉攏朝中重臣,結果當所有人都以為大局已定之時,先帝竟然選了絲毫沒有存在感的嫡長子,隨後不久就撒手人寰,連給人勸諫的機會都不留。

  穆景行即位後當即封了各位兄弟,包括這位當初對自己威脅最大的三弟。

  又在所有人都以為這位成王會鬧出點事出來的時候,他卻揮一揮衣袖,出京遊玩去了。

  成王這一走,讓原先心裡還有點想法的人都安分了。

  可沒想到他又回來了,依照穆景行得到的消息,他這位三弟可是不安分的很吶。

  「鈺嬪主子,這是給您準備的院子。」

  蘇盼兮進去瞧了瞧,比披香殿不知打了多少,更別提裡頭的景緻和屋內擺設了,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啊。

  「嗯,行了,你回去吧。」蘇盼兮很滿意,讓月皎賞了這黃門幾兩銀子。

  「主子,這還有小廚房呢。」月皎驚喜地嘆道,「這樣就不必走的老遠去抬水了。」

  「是嘛。」蘇盼兮也很意外,更加滿意了,吩咐道,「趕緊去燒水來,本嬪要洗澡,一會兒還得出去逛逛呢。」

  「是。」月皎領命退下,去小廚房吩咐那兒的人燒水。

  蘇盼兮又揮退了其他人,獨自坐下,臉色凝重地攤開手心,這是方纔那個黃門塞給她的紙條。

  「明日狩獵,圍場西邊樹林見。」

  也沒有署名,蘇盼兮思來想去也就是蘇永年了,蘇盼兮悄悄地燒了紙條,準備明日見機行事。

  痛痛快快洗完澡後,蘇盼兮決定表達一下對穆景行的關懷之情,於是帶著小廚房燒水時順便熬的湯去了穆景行那兒。

  正好碰上穆景行穆景程兩兄弟「友好」問候結束。

  穆景行熟練地攬過蘇盼兮的腰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真香。」

  「嘿嘿,嬪妾剛洗的澡。」

  「朕是說……這湯真香。」穆景行鬆開攬在蘇盼兮腰間的手,身子朝前傾,取過湯碗喝了一口,「嘶——真香。」

  「哼。」蘇盼兮傲嬌地扭過頭不看他。

  「行了行了,朕錯了,來,喝一口。」

  蘇盼兮嬌俏地睨了他一眼,順著他的手喝了一口。

  「美人,明日朕要去狩獵,可要去看看。」穆景行放下銀勺,眼睛望向蘇盼兮。

  「去啊,嬪妾還沒見過陛下騎馬的樣子呢,自然是要去瞧瞧的。」

  穆景行依然含笑望著蘇盼兮,眼底卻多了一絲深意。

  第二日穆景行果真帶上了她,還特意為她準備了騎射裝,如火般的正紅色,向來只有正室夫人或嫡出小姐才能夠匹配的正紅,蘇盼兮入宮前也從未穿過,即便是嫡出,可有了蘇倩兮這個姐姐在,她根本不算什麼。

  這是蘇盼兮第一次見到蘇永年,這個身子名義上的父親,與此同時蘇永年也打量著這個從小被忽視的女兒,雖然她一直乖巧地站在穆景行身邊,但那狡黠的眼眸以及俏麗的容貌中卻比以前多了一些不容忽視的東西。

  「這位大概就是鈺嬪吧,皇兄真是好福氣,有如此美人相伴左右。」穆景程牽著馬慢慢靠近,朗聲笑道。

  「兮兒,這是朕的三弟。」

  蘇盼兮稍稍遲鈍了一下,只因穆景行從來只叫她美人,在外人面前也只喊鈺嬪,今日是吃錯藥了?

  兩人見了禮,人已經全部到齊了,只等穆景行下令。

  蘇盼兮趁機看了看週遭環境,發現前方不遠就是林子,看樣子一會兒應該是要朝前方進去的,而西面,也就是蘇永年約她見面的地方,則是女眷遊獵的地方,西楚國風開放,有許多女子也是學習騎射的,但終究男女有別,未女眷設置的場所中一般也就兔子一類的小動物,這次隨行的女子就她一人,自然不會有人去那兒。

  「美人,朕要出發了,你可要隨朕進去瞧瞧?」

  「不了,嬪妾怕拖累了陛下,就在這兒等陛下滿載而歸了。」蘇盼兮笑著拒絕。

  穆景行也不勉強,笑了笑便揚起馬鞭絕塵而去,後頭的人齊齊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