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 從青絲走到白髮

  大年三十,宮中終於有了一些過年的景象,聽說還是鈺容華提出來的,陛下才鬆了口,在年三十的時候有了些爆竹聲。

  「主子,陛下說了今晚來昭陽殿。」小李子笑著進屋,按理說除夕夜帝后應當在一塊兒,如今陛下說了要來昭陽殿,過了今晚上,昭陽殿可就是後宮獨一份的了。

  蘇盼兮聽了只是笑笑,她何時不是後宮獨一份了?

  「主子,白露今個兒又出去了。」小李子俯身說道。

  蘇盼兮眉頭微微皺了皺,之前賭氣,覺得穆景程篡位了也好,可後來,穆景行對她這麼好……要是她還這麼做,是不是不大厚道?

  最重要的是,她現在把自己的身子搞成這樣了,不能跑不能跳的,到時候穆景程攻進皇宮了,她跑都跑不了,比起穆景程陰陽怪氣的模樣,還是穆景行看著好些。

  當然這一切都是她的心理活動,不管是月皎還是小李子,都不知道她的具體打算,至於白露,還覺得蘇盼兮是支持穆景程的呢,做什麼也不防著她,當然,也防不住,蘇盼兮就明晃晃地站在白露身後看著穆景程的動作。

  入夜,燈火通明。

  穆景行帶著一身寒氣踏入昭陽殿,看到蘇盼兮坐在外殿有些驚訝。

  蘇盼兮在他衝著宮人發飆之前趕緊先發制人,委屈巴巴地說道:「陛下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嬪妾等的都餓了。」

  「朕不是說晚膳不回來?」

  「可這是今年最後一頓飯了,嬪妾想同陛下一起用。」

  這水汪汪的眼睛,這嬌滴滴的神態,穆景行的心吶,一下子就軟了,陪著蘇盼兮又吃了一頓。

  抹抹嘴,蘇盼兮一對眼珠子盯著穆景行,滴溜滴溜的轉。

  「陛下,今晚外頭一定很好看吧?」

  穆景行搖搖頭,說道:「每年都是一個模樣,有什麼好看的。」

  「可是這是嬪妾第一次在宮中過年。」

  「嗯,也對。」穆景行想想,說道,「所以朕今晚陪著你過。」

  「……可是嬪妾總覺得有些冷清,往年這時候都該是許多人一起,熱熱鬧鬧的。」

  穆景行眼裡慢慢有了笑意,說道:「那依你看,咱們該如何呢?」

  「陛下,嬪妾在屋子裡躺了這麼久了,都快悶壞了。」

  「可是外頭這麼冷,若是受了風寒可就不好了,況且御醫也說了,不可以受風。」

  「陛下,御醫還說了要讓嬪妾每天都高高興興的呢,今個兒要是還在屋子裡,嬪妾就不高興,明個兒也不高興,明個兒不高興的話,這一年可就都……」

  「不許胡說。」穆景行摀住她的嘴,無奈地搖頭,說道,「身子可舒服?」

  蘇盼兮被摀住了嘴,只能拚命點頭,穆景行鬆開,不放心地說那若是不舒服了,可不能硬撐。」

  蘇盼兮明白了穆景行的意思,轉身反抱住他,笑嘻嘻地說道:「一定沒事的。」

  穆景行看了一眼黃安,後者瞭然。

  穆景行陪著蘇盼兮進屋,挑挑揀揀了半天,把蘇盼兮裹得嚴嚴實實了才罷休。

  不過一盞茶的時間,都安排好了,穆景行攙著蘇盼兮往外走,說道:「月皎和小李子跟上,其餘的不必來了。」

  蘇盼兮有些疑惑,照理說穆景行該是希望伺候的人越多越好才對啊?

  到了外頭,疑惑愈發的大,一輛毫不起眼的馬車穩穩當當的停在門口,蘇盼兮回頭看著穆景行。

  「嬪妾只是想走走。」她以為穆景行想讓她在馬車上坐著繞一圈,那得多無聊呀,還不如待屋子裡呢。

  「從這兒到洛城門可遠得很,兮兒確定走的動?」

  蘇盼兮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

  「洛城門?」

  —————————————————

  洛城門確實遠得很,平時便是宮人採購的出處,因此外頭緊挨著街道。

  馬車不急不緩地向外駛去,出了宮門才一會兒就隱隱有人聲傳來,越來越嘈雜。

  蘇盼兮臉上抑制不住的喜悅,是長久陰雨後終於見到陽光的喜悅。

  忍不住偷偷伸手撩開窗簾子,冷風透過縫隙生生地拍在她的臉上,讓她一個哆嗦。

  趕緊端坐好,不敢再亂動,瞄了一下閉著眼的穆景行,生怕他開口回去。

  馬車一直往前走,直到人群密集處,再也動不了了,才停下。

  剛一停下,蘇盼兮就興沖沖地扶著月皎的手跳下了馬車,敏捷的不像是個病人,穆景行黑著臉跟下車,說道:「若是再這麼莽撞,朕這就帶你回宮去。」

  蘇盼兮吐吐舌頭,上前伸手挽住穆景行的胳膊,撒嬌道:「嬪妾這不是太激動了嘛,陛下,你是不是早就準備帶嬪妾出宮了?」

  若不是早就有這個打算,怎麼會準備的這麼齊全。

  蘇盼兮眉眼彎彎地挨著穆景行,整個人掛在他身上。

  「咳,快些站好,像什麼樣子。」穆景行望望周圍來來往往的人,假咳一聲,不過嘴上雖是這麼說,但還是很小心地攙住了蘇盼兮。

  蘇盼兮不在意地笑笑,拉下穆景行扶在她手臂上的手,轉而用手握住,朝著人群中一頭紮進去。

  在人群中擁擠著,兩隻手緊緊握著,不知是誰的手先冒出了汗,微微有些濕潤。

  「穆景行——」人聲鼎沸之中,蘇盼兮突然回頭朝著穆景行大聲喊道。

  穆景行先是一愣,然後牽著蘇盼兮的那隻手往回一拉,將她拉到了自己的懷裡,湊到她耳邊說道:「若不是這兒人多,為夫真是忍不住想親你。」

  蘇盼兮臉上滿是狡黠,眸光流轉,忽然掂起了腳,四目相對之間,蜻蜓點水地一吻,快到穆景行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

  「夫君可滿意?」蘇盼兮笑著問道。

  「差強人意。」穆景行眼神飄忽,尷尬地回答。

  蘇盼兮也不介意他的嘴硬,轉身接著逛起來,街上多是一些寓意吉祥的小玩意兒,乍一看倒是有趣兒,卻經不起仔細把玩,蘇盼兮也就隨意看看,主要是沾染些人氣,吸一吸宮門外的空氣,看一看更廣闊的天空。

  一條街走完,兩人身上都沾染了煙火氣,相視一笑,穆景行先問道:「可覺得累了?」

  蘇盼兮點點頭,她的身子確實是弱了,這短短一條街逛下來著實有些累。

  穆景行回頭,黃安等人才剛剛從人群中擠出來,氣喘吁吁的,黃安趕緊說道:「陛下,這人太多,馬車不好跟上,奴才這就去再找一輛來。」

  「不用,從這邊可以繞回去。」蘇盼兮那幾天將這兒都摸透了。

  「不是累了?」

  蘇盼兮點點頭,笑著伸出手,說道:「走不動了,不如勞煩陛下背我走。」

  黃安趕緊上前,說道:「主子,讓奴才背吧。」

  「你這身上都沒幾兩肉,摔著我可怎麼辦?」蘇盼兮依舊盯著穆景行。

  蘇盼兮最終還是如願了,高高興興地趴在穆景行背上,指點東西。

  穆景行走的穩,蘇盼兮身子又弱,一條街還沒走到盡頭,穆景行就察覺到耳邊的聲音越來越輕,呼吸聲越來越重,漸漸地沉默,睡過去之前,蘇盼兮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讓穆景程什麼的都去死吧。

  「陛下,到了,讓奴才扶容華主子下來吧。」到了馬車旁,黃安上前輕聲說道。

  穆景行頓了頓,搖了搖頭,怕這動靜吵醒了蘇盼兮,於是便朝著宮門口徒步走去,黃安只得帶人駕著馬車在後頭跟著。

  蘇盼兮做了一個夢,夢到下雪了,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到她的身上,與雪白的皮毛混為一體,抖掉身上的雪花,撒開腿在雪地裡奔跑,天空那麼寬廣,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都是她的世界,沒有世間種種煩擾。

  「小狐狸,又不聽話了。」場景一轉,那人忽然出現在她的眼前,擋住了她的路,她聽到了一聲無奈的嘆息,隨後就感覺到了一雙溫暖的大手抱起了自己。

  「走吧,咱們回家,若是病了可就不好了。」

  「怎麼了,今日怎麼傻乎乎的,不記得我了?」

  搖搖頭,只是為何有些遙遠,明明就在眼前卻又覺得遙不可及?

  「下雪了?」一陣寒風颳過,蘇盼兮微微睜開眼,訥訥地說道。

  「嗯,下雪了,兮兒可喜歡?」穆景行被亂舞的雪花惹得只能瞇起了眼。

  「喜歡。」蘇盼兮動了動,背上不知何時披上了一件厚厚的大氅,抬頭往前面看看,灰濛濛地不好認,可看樣子已經是在宮裡了。

  「陛下,為何不坐馬車呢?」

  「朕就想這麼背著你,背著你回家。」朕就想背著你一輩子。

  從青絲,到白頭。

  【小劇場】現代版

  蘇盼兮:【星星眼】哇!穆景行你快看,這男主好帥好溫柔好深情!!!

  穆景行:【不屑】別花痴了,再好有我好嗎?

  蘇盼兮:……【猶豫】那你願意背著我走一輩子嗎?

  穆景行:【皺眉】你身上多少肉自己沒點數嗎,你不是想累死了我好爬牆吧?

  蘇盼兮:分手吧不用說了!

  大竹子:看戲,前排賣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