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狐假虎威

A- A+

  第二日,扶餘使者正式拜見皇帝。

  是夜,穆景行在長秋殿宴請群臣,以示對扶餘的重視。

  初春時節,夜裡還是涼的很,穆景行知道蘇盼兮定然不願意裹得太厚重,於是特意提前半個時辰去昭陽殿監督,才讓蘇盼兮不情不願地又添了幾件。

  牽著蘇盼兮的手,穆景行好笑地說道:「沒人比你美,別撅著個嘴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朕欺負你了呢。」

  「嬪妾一點也不冷……」蘇盼兮深深覺得她與穆景行之間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他永遠都不會明白女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晚上的長秋殿定然是環肥燕瘦,各有千秋,一個個的都恨不得把穆景行勾走了才好,而她,蘇盼兮低頭摸摸肚子,就是那個「環肥」吧。

  「那可不是,朕讓你多穿點不就是為了不讓你冷嘛。」穆景行故意曲解了她的意思。

  「哼。」蘇盼兮鄙夷地看了一眼穆景行,不過既然已經出來了,她也知道無力挽回,只是想抱怨一下。

  「乖,朕讓人特意為你備了熱食,一會兒多吃點。」穆景行的手微微用力,將蘇盼兮往前拉了拉,另一隻手在她頭上摸了摸,以示安慰。

  國宴向來是極早就開始準備的,因此極少有熱菜,端上來都是冷透了的,一般也就擺擺樣子,大家都是緊著糕點水果用,可蘇盼兮的身子哪裡能只用這些,所以穆景行特意吩咐了小廚房單獨給她做一份。

  蘇盼兮這才換了臉色,知道適可而止,又問道:「李懷玉可來了?」

  「朕特意讓黃安去李府宣的旨,不過依照李元白那性子,還真不一定能讓她來。」穆景行搖搖頭,對於這個固執的老頭也是束手無策。

  「為何,你不是用李夫人的名義邀的?」若是用她蘇盼兮的名頭,恐怕那御史大人得把李懷玉關起來,嗯,有時候名聲太大也不好,「難道李老頭連自己的女兒都不信?」

  「嗯,或許吧。」穆景行心想,歷來嬪妃召見臣女,大都是為了填充後宮,李元白願意才怪。

  好在,還是來了。

  蘇盼兮是與穆景行一同進殿的,因此所有人都是低著頭行禮的,蘇盼兮趁機掃了一圈,心滿意足地看見了李懷玉,她對這個小姑娘很是有好感,主要還是想看看這姑娘到底能裝到什麼地步。

  因著昨日回來已經晚了,她也沒和李夫人打個招呼,這會兒恐怕她還不知自己的名義被冒用了呢。

  「九皇叔,多年不見,倒是越發的有精神了。」穆景行一坐下就對著側邊的穆維琪說道。

  蘇盼兮順著穆景行的目光看去,視線對上穆維琪,微笑著點了點頭。

  穆維琪大約四十多,聽說是病弱之人,可蘇盼兮瞧著倒是不像,看著比穆景行沉穩許多,身上多了一絲歲月的痕跡,稜角不如穆景行那麼分明,總的來說,也是個翩翩君子。

  蘇盼兮打量穆維琪的時候,後者也同樣觀察著這個傳聞中的寵妃,能越過皇后坐到穆景行邊上,看來傳言果真不虛,再看兩人的小動作,顯然是親密至極,這女子得寵的很吶,可是看這清亮的眼神,穆維琪實在看不出狐媚之氣,穆維琪嘴角帶著一抹笑,看來這無情的帝王家要出個情種了。

  直到接收到另一道火熱的視線,穆維琪才收回目光,轉向穆景行,說道:「說起這身子,還要多虧了一位高人,不然依照本王的病軀,恐怕是無緣回京了。」

  穆景行聽完心裡咯登一下,趕忙問道:「不知是哪位高人,如今可還在皇叔府上?」

  穆維琪一愣,他剛回來,還未聽聞蘇盼兮中毒的事,因此並不知道穆景行激動的原因,回答道:「那高人治好本王的身子後便走了,不知所蹤。」

  穆景行嘴角扯了扯,心中失望,說道:「那真是可惜了,朕原本還想好好封賞一番呢。」

  蘇盼兮感覺到身邊人的失落,嘆了口氣,在桌子底下握住了他的手,湊到他耳邊說道:「既然有這個人,自然是尋得到的,陛下莫要憂心了。」

  穆景行點點頭,擺了擺手,晚宴正式開動。

  一上來便是扶餘獻禮,與以往略有不同,以往都是些珠寶器物,這回除卻這些,還多了活物,宮人抬上來兩個小籠子,皆用黑布蒙著,也不知是什麼。

  「陛下,這些都是小王途中遊獵所得,特獻於陛下。」扶餘的鄭親王起身拱手道,說明這些並非扶餘獻禮,而是他自己獻上的。

  穆景行冷笑,並不打算接受,可沒等他說話,下面的人已經掀開了黑布,只見一隻籠子裡的是只小老虎,另一隻卻是只小白狐狸,看起來都是出生不久的樣子,大約是挨得近了,感受到萬獸之王的壓迫,那狐狸濕漉漉的眼神裡看上去尤為可憐,緊緊地蜷縮在籠子角落。

  這是示好,讓穆景行明白,就算西楚式微,扶餘,或者應該說是他鄭親王,依舊是以他為王,俯首稱臣。

  下邊的女眷已經忍不住開始竊竊私語,一道道目光盯著兩隻小獸。

  蘇盼兮的眼神也被引了過去,那可是她的本族啊,這小可憐……

  忽然,不知何時那關狐狸的籠子竟是開了個洞,那小狐狸連滾帶爬地就溜了出來。

  蘇盼兮無奈地看著自己懷裡的小狐狸,不知該哭還是該笑,沒想到都換了個殼了,還能讓小狐狸尋到氣息,是的,眾目睽睽之下,狐狸跑到了狐狸精身上。

  「看來這小狐狸與鈺容華有緣的很吶。」皇后在一旁涼涼地說道,不少人發出了笑聲。

  穆景行臉一黑,當場便怒斥了看管的宮人,天子一怒,再也無人敢說話,蘇盼兮低頭摸摸小狐狸的毛,見它已經舒服地睡了過去,不由得苦笑,你祖奶奶我都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你倒好,睡了。

  穆景行本想讓人把狐狸抱走,可最終沒能抵抗住蘇盼兮的眼神,咬了咬牙,說道:「既然是鄭親王的好意,朕便收下了,來人吶,將那小虎也送去昭陽殿養著。」

  既然狐狸是非去昭陽殿了,那倒不如把老虎一起送去,也堵了他們的嘴。

  一直注意著兩人的穆維琪忍不住揚起了嘴角,這鈺容華,當真是個角色。

  扶餘獻禮過後便是歌舞,蘇盼兮對此沒什麼興趣,就央著穆景行讓她出去,穆景行無法,低聲與黃安說了幾句,讓李夫人陪著她一塊兒去偏殿,順道捎上了李懷玉。

  得償所願的蘇盼兮慢悠悠地抱著小狐狸從後頭離開,全然不在意後背灼熱的視線。

  「見過容華主子。」李懷玉戰戰兢兢地行禮。

  蘇盼兮笑道:「可不就是見過嘛。」

  「嗯?懷玉你與鈺容華見過?」李夫人一頭霧水,尤其是看到蘇盼兮狡黠的笑時,越發的疑惑。

  李懷玉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妃嬪不是不讓出宮嘛,怎麼這鈺容華好像毫不在意的模樣。

  「機緣巧合嘛。」蘇盼兮說道,「只是你這妹子好像很是怕我的樣子,我長得有那麼醜嘛。」

  「嗤,這話我可不敢應,若說你醜,那我們這些人豈不是無顏見人了?」李夫人嗔怪道。

  李懷玉瞧著有些傻眼,這兩人說起話來怎的就如此隨意,她怕是進了個假的後宮吧,與娘親說的不大一樣啊。

  蘇盼兮看到她這模樣笑的更開懷了,忍不住騰出一隻手來揉了揉她的臉頰,說道:「真軟呢。」

  「去,你這是做什麼,可不許欺負我家妹子。」李夫人笑著拍掉蘇盼兮的手。

  李懷玉呆愣愣地看著蘇盼兮,見她嬉笑的模樣,竟是紅了臉。

  看的蘇盼兮哈哈大笑起來,哪裡還有妖妃的架勢,李懷玉這回真的信了,定然是大伯看錯了,哪兒有狐狸精是這個樣子的,看著李夫人的樣子,她也漸漸的放下了心。

  李懷玉本就是活潑的女子,這一來二去的,很快就與蘇盼兮打成了一片,李懷玉也放下了先前的小心翼翼,手舞足蹈的與蘇盼兮講起小時候的趣事兒來。

  「那日第一眼見到你,我就知道是個有趣的,可你偏生還要裝的比誰都害羞的樣子,我就特意讓陛下宣了你進來,想嚇唬嚇唬你來著。」

  「可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李懷玉接到聖旨後還以為是蘇盼兮覺得自己沒給她面子,要找自個兒麻煩呢。

  「原來如此,」李夫人掩嘴笑道,對著蘇盼兮說,「她啊,她還讓那小丫鬟給我遞了口信兒,說是要我救救她,我當是什麼事呢。」

  除卻李懷玉面紅耳赤的,其餘人皆笑出了聲來。

  她不確定蘇盼兮會不會找她麻煩,可又不能與大伯說,這才只能寄希望於這個堂姐,沒想到竟然成了笑話,真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蘇盼兮笑出了眼淚,說道:「若是我真要收拾你,你以為我會讓你姐姐過來不成?」

  「那,那真要如此的話,姐姐也好差人去與大伯說一聲,陛下總不會放任容華殘害臣女吧。」

  「嗯,你這腦瓜子倒是明白的很。」李夫人笑著說道,「可你還真是說錯了,若是鈺容華要收拾你,陛下沒準還幫著呢。」

  李懷玉脖子一縮,想想那日陛下對鈺容華的疼惜,還真是說不準就要江山不要美人了,還好還好。

  「嘿,那這麼說來,還是臣女運氣好,碰到了鈺容華這麼深明大義的。」不管如何,抱大腿總是沒錯的。

  ……

  【小劇場】

  小狐狸:啊啊啊啊啊!!!!老虎啊老虎啊!!!!【瑟瑟發抖】

  小老虎:【不屑】這麼小一隻,老子都不屑吃你。

  蘇盼兮:【呵呵】我看是你牙還沒長齊吧。

  小狐狸:祖奶奶救命啊!!!!

  小老虎:【一口叼住狐狸耳朵】吵死了。

  小狐狸:【瑟瑟發抖】祖奶奶……

  穆景行:這兩隻小東西感情倒是挺好,走吧,朕陪你去用膳。【攬住】【揚長而去】

  小狐狸:!!!Σ(°Д°ノ)ノ Σ(っ°Д°;)っ

  小老虎:( ̄ー ̄)

  嗷——嗷嗷嗷——求收藏求評論——嗷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