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江籬忐忑地睜開眼,隨後也愣在了那裡。

她此前已經知道,玉石之中水一樣的東西越多,證明資質越好,然而現在她看到那玉石內的液體已經到達了之前沉錦所在位置,並且仍舊繼續上升。

頂端的小三角被填滿,整個玉石都仿佛有水汽滲出,光滑的玉石表面,都沁出了一粒一粒的小珍珠。

「滿,滿了……」

「溢出了!」

「這見鬼了!」

路遠和陳老你一句我一句地驚呼,說完之後兩人同時側頭,目光灼灼地看著江籬,同時道:「沒想到,我們都看走了眼。」

這塊石頭年數已久,據說立在這裡已經有數十萬年。還是當初飛升老祖從九幽深寒之地尋來的,斷然不會出錯。

不過即便如此,那路遠仍是一把搶過陳老手中戒尺匡匡敲了數下,緊接著將自己的手掌貼了上去。

消失的液體再次蔓延,最終停留在了離頂端不遠處。

路遠嘖嘖歎道:「沒問題啊!」

測試石,自然是準備測量修煉資質。實際上,身體吸收靈氣的速度越快,則修煉資質越好,這是修真界人人都懂的道理。每一個新入門的修士,靈氣吸收之時周圍的波動還無法掩飾,高階修士憑神識便能憑借這靈氣波動看出對方修煉資質,一般來說不會出現誤差。當然,還有一些會根據對方修行年月和目前修為來判斷,這種的準確率就要差上許多了。

至於天玄體質,就是他從未修煉過也沒有打坐調息,頭頂上也會出現一個靈氣漩渦,就好像靈氣的吸收,猶如呼吸一樣自然。乃是天賜玄秘之體,有很大的希望能夠飛升成仙。

至於這丫頭,路遠與陳老對視一眼,心頭完全沒底了。

天玄體質應該是他們知道的最好的資質了,哪裡蹦出的這麼個怪胎?或許,她也是天玄,還是其中的變異?

路遠從未收過徒弟,然而這個時候,他覺得自己渾身血液都沸騰了,一顆心也咚咚地跳動起來。

現在並非納新時節,他只是隨意帶了兩個人回來,其中一個被須臾老兒預定了,而另外這個,路遠看向江籬,眼睛裡都快冒出幽幽綠光了。

江籬被那視線和無形之中散發出來的威壓弄得頭皮發麻雙腿發軟,險些腿軟到一屁股坐到地上。

路遠這才反應過來,他低低咳嗽一聲道:「你資質不錯,願不願意入我門下。」

見江籬一臉呆滯,他又道:「我乃滄瀾仙宮長老路遠,掌管典藏樓。雖說地盤兒不大,就是中山層上的一座高塔,但你也要知道,整個滄瀾仙宮,從未收徒的僅我一人……」

他話沒說完,旁邊陳老就哼了一聲打岔道:「這說明他一點兒經驗都沒,自己懂得多,卻不代表會教。」

「陳老,你……」路遠滿臉絡腮鬍看不清臉色,不過此時一雙眼睛倒是惡狠狠的,他瞪了陳老一眼之後道:「為師修為在滄瀾仙宮也排得上前十,跟了我你絕對不會吃虧。再者這修真之路,本就是師父領進門,修行看個人,我能渡你點化你,為你提供修煉資源,但手把手教你肯定不可能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修煉方式。」他說到這裡,又怕江籬覺得沒興趣,便道:「為師管的是門派典藏,那些修煉古籍奇聞秘術應有盡有,不會比什麼東亭山那些管藥罐子的差。」

江籬想到的最後的結果,就是在滄瀾仙宮當一個雜役,現在,就好像是天上掉了一個大餡餅,正砸到了她頭上。

然而她並沒有被喜悅沖昏頭。

她平素修煉是能看到的,她吸收靈氣比別人要慢的多,進階也是緩慢,在控屍門的時候,比她後入門的,最多半年都能超過她。如果放到原來的世界,她就是萬年不變的留級生,現在,怎麼成了天才了?

江籬心頭沒底。

那路遠又道:「你平素修行是不是很緩慢,想來是你這種獨特的變異體質的關系,雖然資質極好,但恐怕對功法有很高的限制,加入典藏樓最好不過,你慢慢挑總能找到合適的,要是去了其他地兒,想要找這些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路遠說了這麼多游說江籬拜他為師,江籬臉上沒什麼表情,他看不出她的意願,心頭一急,又拋出了一個誘餌。

「這是我前些日子尋得的高階上品法寶凝玉尺,別看它跟那尺子樣子差不多,但這可不是那玩意兒能比的。」路遠說的自然是陳老手裡的那把尺子,他自然又招了陳老白眼。

「你看!」路遠隨便拿出一件東西拋到空中,將手中的凝玉尺往前一探,結果那東西投過凝玉尺瞬間消失,下一刻,竟是出現在了他掌心。

「看著簡單,但裡面有一個極為高深的陣法,以後你到什麼秘境跟人搶奪剛出山的寶物的時候,沒有人是你對手啊!還有,這凝玉尺可不只這點兒能耐,你做我徒弟,我便送你做拜師禮教你使用它如何?」

事實上,江籬早就心動了。

她一直不點頭,是因為自己心頭沒底氣。只不過現如今有機遇不抓才是沒道理,拜了師不能隨便逐出師門,哪怕他日後不管不顧當她不存在,她也能有容身之地。而路遠沒有別的弟子,相當於她也不用跟別人打交道看他們臉色,還能泡在典藏樓裡,這樣的好事,她是求之不得的。

因此,這個時候,江籬也不再猶豫了,點頭應道:「好!多謝師父!」

旁邊陳老便道:「你們兩個當我不存在麼?她這樣的資質,就被你這麼給糟蹋了?」

「陳老!」這一次,路遠是真的有些怒了。陳老冷哼一聲別過頭去,片刻才道:「你既然收了就要好好教導,我就先不敲鐘了,快些收了。」

發現了這樣驚天資質的新人,自然是要敲鍾告之滄瀾仙宮上下的,之後便會決定這新人弟子的去處,而他等路遠收了再敲,算是賣了他天大的面子。到時候那些人哪怕眼紅,也無可奈何。

「多謝陳老!」

「哼,我是看這丫頭順眼,若是跟你,倒也比有些要好得多。」

……

滄瀾仙宮收徒有些規矩,他們需要參拜飛升的祖師爺,而參拜過後,身上就會留下特有的印跡氣息,這樣,也可以算上蓋了章,別人縱是有心要搶也是奈何不得了。

這沉錦身上其實都蓋了戳兒的,所以他當時也沒動收做自己弟子的心思,只不過須臾老兒並不是真的與他達成了師徒關系,那印跡與他所留的並不同,因此還是存在變數的。

待行了拜師大禮,又叩拜了滄瀾仙宮祖師爺,江籬就成了路遠的親傳大弟子,也是唯一的一名弟子。

她當真是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入滄瀾仙宮,會成為長老的徒弟啊!

而這時,她看到路遠掏出一粒丹藥塞進了沉錦的口中。

「既然是愛徒的心上人,也不能就這麼讓他半死不活的躺著才是。」路遠呵呵笑道,伸手按在了沉錦的背上。靈氣輸入沉錦體內,不過片刻,沉錦便幽幽地睜開了眼。

他恢復得很快,本來半死不活臉色蒼白,那張臉像是染了胭脂一樣紅潤起來,發紫乾裂的嘴唇也像是抹了花蜜,生機源源不斷地湧入他體內。

一直昏睡的沉錦醒了過來。

他先是一臉茫然,待見到江籬之後,立刻起身抱住了江籬,「姐姐,我還以為我死定了!」

沉錦小聲地嗚咽道:「還活著,活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