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體質之謎

輪到江籬,她交了一塊四階靈石,也就是從石雲身上搶的那塊,登記過關之後,江籬感覺到了不少打量過來的視線,不過她也渾然不在意,等到規定的時間到了,一共過來登記的弟子共三百四十七人,其中過關的有三百零一人。

清淵安排幾名弟子去試煉島上尋人,片刻之後,又找到了四十二人,這些人大都身上帶傷,雖然有的能夠掏出靈石,但因為沒有在規定的時間抵達入口,也算做不過關了。

至於剩下的,便是在試煉島上丟了性命的新人。

他們此次前來試煉的弟子共有四百人整,江籬心情有些沉重,倒沒想到,入門第一場試煉,就有十一名新人喪命。

「修真本是逆天而行,與天地相爭,其中慘烈程度超乎你們的想象,現在若是有人想要退出,還來得及。」清淵掃了這些新人弟子一眼,視線重點落在了那些遍體鱗傷的弟子身上,見無人因他的話動搖,清淵搖了搖頭,「未過關者,回到門中自行去戒律堂領罰!」

說到這裡,清淵又看了一眼玉真,「御劍島新人玉真雖然過關,卻做出了違反門規之事,回去之後也直接去戒律堂。」

說完之後,清淵不再看這些新人弟子,而是足尖一點,身形猶如白鶴展翅騰空而起,落在了靈舟之上。

靈舟返回滄瀾仙宮的速度比來時還要快了些,到了仙宮,玉真跟江籬道別之後直接去了戒律堂,江籬跟沉錦他們一行人打了個招呼也回了典藏樓,她只交了一塊靈石自然是墊底,之後的試煉排名和獎勵都跟她無關,她也懶得浪費時間去關注。

在試煉島的時候,她就覺得自己應該快要進階了。回來泡在準備好的藥湯之中,江籬心法運轉起來也就更順利一些,靈氣緩緩進入體內,那麼一絲一縷的增長,也讓她覺得無比的滿足。

閉關三日,江籬突破了煉氣九層,待到十層大圓滿,她便也能進入凝神期的門檻。想到這裡,江籬覺得心情不錯,她從藥湯中起身,發現那藥湯中的靈氣已經一絲不剩,又有些憋屈。

這些藥湯都是師父離開之前備下來的,若是從前她敢都不敢想,自己能夠擁有這麼多的修煉資源,但是,有了這麼好的條件,她的進展還這麼緩慢,豈不是枉費了師父的一番心血。

江籬有些擔心,師父回來看她還是這麼個修為,會不會氣得吐血……

她跨出房門,就見火鴉立在門口的歪脖子樹上,沖她辟裡啪啦一陣念叨。

「回來了居然都不跟我說話,一聲不吭地閉關修煉,你要氣死我啊!」

「聽說你收服了天地靈火,來讓我瞧一瞧看一看?」

「說你呢,傻呆呆地站著做什麼,把火焰招出來啊!」

「哎呀媽呀,還真是幽冥鬼火!」

火鴉本是不信的,現在看到江籬指尖那一點兒幽幽藍的火苗,頓時驚了。火鴉也是火系靈獸,能夠噴出火焰,對火是喜歡親熱而不是畏懼,偏偏此時見到了那幽冥鬼火,本能讓它覺得恐懼,其中還不由自主地起了想要臣服的心思,這讓它覺得分外的沒面子,嘎嘎叫了兩聲之後,撲騰翅膀飛走了。

……

江籬收服了幽冥鬼火的消息早就傳遍了整個滄瀾仙宮。

她離開房間之後,便得了掌門傳的口諭,立刻前往中上層仙宮正殿虛懷殿。江籬本想乘坐靈獸上正殿,卻沒想到,她還沒靠近,那些代步靈獸就開始瑟瑟發抖,若不是訓練得好,只怕早就跑得沒影兒了。

她果然是移動驅蟲儀,現在,只能自己爬了。

花了整整半個時辰上到了虛懷殿,掌門的熱情讓江籬受寵若驚。

掌門旁邊還有兩位長老,江籬曾見過,當時師父還從他二人手中訛了法寶。丹藥島和煉器島兩位島主此時見了江籬眼睛都發光了。

幾人連連催促江籬把天地靈火招出來看看,等她招出來之後,兩位島主眼睛發直,那樣子讓江籬雞皮疙瘩都起了一層。

她有天地靈火倒沒有藏著掖著,只不過大家都曉得那是幽冥鬼火,就讓江籬心中有了點兒不快了。她的確用靈火攻擊了人兩次,但都是出其不意,對方即便知道是天火,也斷然不會因此而確定火種的屬性,是誰傳出去的呢?

還是說,他們在試煉島上的一舉一動,其實都在清淵他們的掌控之中?江籬此時無人解惑,她也不會大咧咧地問掌門,便暫時悶在了心頭。

待她亮了天火之後,丹藥島和煉器島的島主便開始搶人了,雙方先是控訴路遠一個既不煉丹又不煉器的修士,怎麼能占著這麼一個擁有天火之首幽冥鬼火的弟子,後又互相爭奪,想將江籬納入自己門下。奈何路遠與江籬的師父情誼乃是向仙人老祖立了誓言的,兩人吵來吵去爭得面紅耳赤也沒得出個結果。

就在他們爭吵之時,江籬卻覺得腦子裡有些迷糊。

她好像又聽到了一個奇怪的莫名的聲音,就從她心頭冒了出來,卻又分辨不清那聲音到底在說些什麼。

江蘺呆愣愣地站在那裡,整個人顯得很茫然,一雙眼睛空洞洞的,沒有一點兒神采。

就在這時,一道怒喝將江籬從迷茫中喚了回來,只聽路遠喝道:「你們在搞什麼,把我徒弟都嚇傻了!」

剛剛江籬那樣子,可不就是被嚇呆了麼。

「我說路長老,你既不煉丹又不煉器,別把這麼好個苗子給糟蹋了。」首先開口的是丹藥島島主谷真人,他笑瞇瞇地一捋長須,「不如讓江籬轉投我門下,日後定能成為丹道宗師,可是我門中大幸啊!」

「若是仙宮能出個煉器宗師,豈不是更加強大?」煉器島巫島主緊接著說道。他看向丹藥島谷真人,「不如你我二人門下,一人半年,之後看她哪一門資質更高,就全心修煉其中一門?」

「放屁!」路遠一拍桌子,將金絲楠木桌都給拍掉了一個角,「你們倆當我不存在呢?這是我徒弟,只要本事大,還怕沒丹藥沒法寶,笑話了。我們的師徒情誼可是仙人老祖見證過的,豈能改投你們門下?」說完之後,他尤不解氣,沖兩位島主揮了拳頭,只不過下一刻似乎反應過來,看向掌門連連賠著不是。

路遠在門中地位高,修為又能排在前十,最重要的是,他廣結好友,在這修真界有不少大能皆是其至交好友,正是這個原因,使得路遠在門中說話頗有底氣,很多時候,掌門對他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個時候,掌門也只是輕飄飄地說了他幾句,隨後才道:「既然收了徒弟,就要好好教導,入門這麼久,仍是煉氣期,成何體統。」說到這裡,掌門又看向兩位島主,「她如今不夠煉氣期修為,煉丹煉器靈氣皆是不夠,何必急於一時。」

煉氣期修為,身上的靈氣完全無法支撐煉制一爐丹藥,這個時候的江籬,努力提升修為才是大事。

既然掌門這般說了,兩位島主也不好再爭執下去,只是看向江籬的眼神,仍舊是火辣辣的。

等到路遠將人帶走,他們才心有不甘地回了各自的山頭。

掌門正欲修煉之時,忽覺上層浮空島有些許動靜。

他立刻上了浮空島,結果就見仙人老祖的雕像正散發著淡淡的玉色光澤,而那石像底下,赫然落了一根玉質長籤。

掌門頓時跪下磕頭,緊接著才小心翼翼地拾起玉籤,閱那老祖神諭。

「新人弟子不得靠近中上層!」

看到這個神諭,仙宮掌門微微愣神。

以往從來沒這個規矩,新人弟子入門之後,還需得上浮空島為仙人老祖行三拜九叩大禮,並立下誓言,這次因為神諭不完整的原因還沒有實現,本來他準備下月十五行新人入門打了大典的,卻沒料到,老祖會下這麼一道神諭。

這道神諭,在江籬出現之後緊隨而至。

掌門臉色古怪,心中暗道:「莫非老祖不願看見那江籬?」

他不敢揣測仙人心思,立刻下了命令,「新人弟子,不得靠近仙宮中上層!」

這道命令瞬間傳遍了仙宮,江籬自然也聽到了。

她還挺樂呵,且不說上去她懶得爬,單單是每次上去總覺得心頭怪怪的,她都覺得那仙宮上層挺邪門的。腦補了一下穿越之前的看文經驗,江籬懷疑那仙宮上層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魔器,就是關押了什麼了不得的邪門兒大人物,她一個煉氣期的小蝦米,還是不要去湊熱鬧了。

有句話叫,好奇心殺死貓!

回到典藏樓,路遠就長吁短歎起來。

他這次出門,是去尋了個老友,將江籬的情況說給對方聽了,結果,那老友竟也不知曉原因,不過給他介紹了一個強大的巫蠱大師。

那人是元嬰後期的大能,行蹤詭秘,性格更是喜怒無常,兩百年前就已經銷聲匿跡,要找到極為艱難。

他按照老友提點去碰了碰運氣,結果弄得一身傷不說,還愣是沒見著人,路遠只能無功而返。他本來挺沮喪的,回來就聽火鴉匯報江籬收服了幽冥鬼火,頓時又覺得她這徒弟是有大機緣的人,福運通天,是以這個時候,路遠想了想道:「我想帶你出去尋訪一位大師,好解解你這體質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