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天難體質

內奸最首要的懷疑對象自然是陣法島島主。

掌門用神識探尋陣法島,結果竟沒有發現陣法島島主身影,卻原來那陣法島島主早已離開滄瀾仙宮多日了。因為是仙宮長老,平素是可以隨意出入仙宮的,也不需要登記,是以大家都未曾注意。

掌門不想打草驚蛇,先是給陣法島島主發了傳音紙鶴,奈何一直沒有回復,他那點在大殿上的魂燈還旺得很,斷不是出了意外。這才知道,那陣法島長老儼然是逃了。

掌門怒不可恕,勒令仙宮弟子近日一律不得離開,並召回外出試煉的弟子,這等動靜自然引得門中上下皆是十分驚異,卻被掌門告知,是老祖誕辰之日到了,如今是老祖一萬一千歲生辰,需得大辦一場。

實際上,墨老祖的生辰沒個確切,以往仙宮都是以他飛升那日為準的,這會兒也是沒辦法了就尋了這麼個由頭,總不能叫仙宮弟子人心惶惶,內奸還沒揪出來,自個兒就亂了套。

帶領仙宮弟子去參加雲隱秘境試煉奪寶的仍舊是戒律堂清淵,這次倒是跟了位長老,乃御劍島島主,這會兒肯定是招不回來的,不過掌門也覺得,老祖出事並沒多久,這長老裡的奸細,怕是不會太多才是。

之後的徹查就跟江籬沾不上邊了,她在門中是妥妥的新人,委實出不上什麼力,師父擔心她安危,便設了結界讓她安心待在典藏樓修煉,有事情會通知她。

江籬如今是凝神期九層,再多努力一些,相信不久之後,便能突破至築基,到時候也不算被其他同門拉得太遠。至於那秘境之中的人到底是誰,為何跟江笆長得一樣,還有江笆的記憶,江籬暫時不願分神去想了。

反正她想不出個所以然,為何要浪費時間,若是有緣再遇,自是要問個清楚明白的。修煉之前江籬摸了摸拇指上的扳指,神識注入沒有任何反應,就好像凡間一個普通的青玉扳指一樣,她還嘗試著滴了點血都沒任何效果,也只能擱置不理了。

半年之後,江籬才堪堪突破了築基期。她出關之後就直接去了典藏樓上層想要找找關於陣法方面的玉簡,若是能有死陣的布陣之法,她就布個死陣來修煉,在死陣之中修煉雖然疼,但架不住進階快啊,如今沒了陣法輔助,她沒日沒夜的修煉竟花了半年的時間,半年前仙宮還在查奸細呢,不知道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不過師父沒傳訊,就說明仙宮是沒什麼危險的。

江籬找典藏樓的侍女問了情況,得知仙宮並沒有什麼異常,而她的師父,則在一個月前出門辦事去了,因為走得匆忙,也就沒給她留信兒。

「路遠長老可心疼你了。」說話的侍女杏眼圓臉,修為不弱。她淺笑一下,「長老替你點了魂燈,現下誰敢動你,就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了。」

她見江籬呆呆傻傻的,怕她沒明白,便有解釋了一道,「路遠長老花大力氣為了點了魂燈,即是說,你若遇了困局,他便第一個知曉,若是生命垂危之際,他留在你身上的那縷神念還能攻擊對方,從而保你性命。路遠長老修為高,這修真界,敢打你主意的人怕是沒幾個了。」

她這時笑容可是真心的,語氣也是充滿羨慕,「少主真是好福運。」

江籬心頭感動得很,只覺得那份恩情沉甸甸的。

又閒聊了一陣,江籬才得知門中去雲隱秘境的十一人還未歸來,不過雲隱秘境一次半年,他們也差不過到時候出秘境了,屆時就知道收獲如何,有沒有為門中爭光。

說來也巧,她們上午才談及這事兒,下午便有消息傳回了仙宮。

此去十一人,有十人活著出了雲隱秘境。

其中那天玄體質的沉錦得了大機緣,如今已經結了丹,突破了金丹期。不過修煉幾年時間,就突破了金丹期,這樣的進階速度,絲毫不遜色於萬年前飛升的仙宮老祖。甚至還要略勝一籌!

幾年時間結成金丹啊,這個太不可思議了,簡直讓人難以置信!築基期以後修為進階便是極為緩慢,一般來說,資質好的提升一階也要一至三年,而築基到結丹的瓶頸更是難以渡過,很多人都得卡上個三五十年,這沉錦年紀這般小,真是了不得了。當然,金丹期之後每一階的進階動輒上百年,若他能夠在百年內突破金丹期跨入元嬰成為真正的強者,那便是整個修真界萬年難遇的天縱奇才了。

真是讓人期待啊!

其餘九人多多少少都有收獲,只是沉錦光芒太盛,儼然就失色不少。

因著這喜訊,滄瀾仙宮上上下下一團喜氣。大家設了接風洗塵的酒宴,就等著十位弟子歸來,這會兒,倒沒人去管那死去的弟子了。江籬的金靈在她閉關的時候都是師父在養著的,如今被寄放在了靈獸島專門的房間,據說已經交代好了也付了足夠多的靈石,她這會兒只需要去領就好了。

江籬拿著玉牌去領金靈的時候,它已經長大了好幾圈,躺在掌心裡像個黃金饅頭一樣。當日在洞天福地,這金靈子一點兒要護主的意思都沒,如今看它好吃好喝的養子,江籬氣得伸出手指頭戳了它好幾下,「你個膽小怕事的吃貨。」

旁邊馭獸島的弟子驚異道:「吃貨倒是真的,你知道嗎,它每天要吃一塊上品靈石,我看著都心疼。」雖然那是路遠長老留下來的靈石,但他們這些弟子可是不敢私吞的,只能乖乖餵給這靈獸,每次聽得它噗噗噗地咬靈石,他都覺得心頭在滴血。

說話的弟子揉了揉心口,接著又道:「膽小怕事您就說錯了,這家伙來了馭獸島,這全島的靈獸都怕了它了。師姐你快快帶走吧,現在島上的靈獸都寢食難安的,餵得不好,他們又得怪我們了。」負責照顧靈獸的都是外門弟子,在仙宮地位不高,經常被責罰,他也是被這金靈給弄怕了,這會兒,也顧不得那麼多,催著江籬將這靈獸給取走。

末了,他還道:「師姐師姐,這只靈獸其實照顧起來也很方便,也沒別的壞習慣,不髒不臭的,你要是下次再閉關,只需準備好靈石就行,不用特意送到島上來。」

見江籬好說話,又沒給他臉色看,這弟子話也多了些,江籬有些哭笑不得,隨後也點頭應了,卻是那金靈知道那小子在嫌棄它,兩隻小眼睛緊緊地盯著他,直盯得人臉色發白才作罷。

待江籬走遠,這馭獸島弟子才連忙拍了拍心口。他心中暗道,都說滄瀾仙宮典藏樓的大師姐冷漠無情,如今看來,傳言並非屬實呢!

返回途中,江籬聽到低低的抽泣聲。她循聲望去,便見一名十三四歲的少女坐在石階上哭。

江籬並非多事之人,只是她要離開的時候,見那少女咚的一聲倒地,她神識一掃,便發覺這少女身體有些古怪,此時她氣息紊亂,體內靈氣瘋狂亂竄,若不加以引導,很有可能會爆體而亡。

江籬到底不是個見死不救的人,這會兒還是去幫了下忙。只是等她去幫忙的時候就發現,這少女居然是傳說中才有的廢物資質。

靈氣吸收的速度越高,則證明資質越好。反之一樣。

不能吸收靈氣,那就是凡人了,也說不讓廢,而這廢物資質,就是說她明明可以吸收靈氣,且速度很快,但靈氣在體內還沒轉一圈,又回到了天地之間。就好比他們每個人都是裝水的瓶子,只分大小不同,容量自然不同。但這姑娘麼,就是瓶口大肚量也大,奈何瓶底是空的。這叫天難體質,與那天玄體質一個最好一個最差,都是萬年難得一遇。

雖是天難體質,這姑娘體內卻是有靈氣的,想來是因為常年服用鎖靈丹的效果,這樣一來,她如今也有了凝神後期的修為,比江籬之前還略高一些。

江籬輸入靈氣,將她體內躁動的靈氣壓制下來,這樣一來,只是片刻,少女就醒了過來。她見了江籬先是一愣,隨後便恭謹行禮,「馭獸島外門弟子崔靄拜見大師姐。」

她與江籬同期入門,只不過一個入的是內門典藏樓,一個入的是馭獸島外門,自是天差地別。她這外門身份,卻也是哥哥求來的。

崔靄,這名字聽耳熟的。江籬隨口問道:「崔霧是你什麼人?」

提及這個名字,崔靄頓時又是熱淚盈眶,她哽咽道:「哥……」

本以為除了她自己,沒有人能記得這個名字了。

崔霧,正是這次前往雲隱秘境的十一人中,隕落的那一個弟子。

年紀輕輕便喪命於那雲隱秘境,再也無人提及。眾人都只道他們同心協力為門派爭光,傷亡微小沉錦領導有方,卻無人理會這死了的人。江籬有些感歎,遂安慰了兩句。

她轉身欲走之時,看到那崔靄小小臉蛋上滿是淚水,心頭有些不舒服,倒也沒多說什麼,只覺得現在的她,有些像控屍門滅門時候的自己,那時候,覺得天都要塌了。

只是又走了兩步,江籬忽然停了下來,她轉身疾步走到崔靄面前道:「我能請你幫個小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