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同心協力

崔靄一直偷偷地看著江籬的背影,那是滄瀾仙宮新人弟子中的大師姐,明明大家都說她自私冷漠,然而在這個時候,只有她還記得自己哥哥。

崔靄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兒,她看著大師姐走遠,他們之間的距離也隔得越來越遠,就仿佛兩人之間的地位,雲泥之別。

哥哥死了,她不知道以後的日子應該怎麼過下去。沒有鎖靈丹,她的修煉就再無進階可能。但那鎖靈丹極為雞肋,煉制的丹藥師父不多,因此在門中兌換的貢獻點也有些貴,往年哥哥拼命做任務攢門派貢獻點給她換丹藥,現如今,她只能靠自己了。

她雙手抱著腿,下巴擱在雙膝上,眼睛偷偷地看著江籬遠去,只是沒想到,走了的大師姐竟然又轉身回來了。

她還想請自己幫忙!

崔靄眼睛一亮,有些急促地應道:「若是崔靄能做到的,一定幫。」

江籬笑了一下,「我腦中有一個猜想,想要請你幫忙驗證一下,崔靄師妹能隨我一同去典藏樓麼?」

崔靄稍稍猶豫便點頭答應,她一個沒依沒靠的外門弟子,實在沒什麼值得惦記的了。

江籬領著崔靄往典藏樓走,她身上帶著那隻金靈,仙宮的代步靈獸見了都瑟瑟發抖,想要騎乘靈獸回去是不行的,仙宮山門內又禁止大家使用飛行法寶飛來撞去弄得一團糟,因此兩人只能步行。

一路上滄瀾仙宮張燈結彩喜氣洋洋,象征榮譽的山紅花從石階最底層一直鋪上了頂,像是一條蜿蜒而上的火龍。而這樣的喜慶,更襯得崔靄心中悲涼。

她一個外門弟子,這會兒是入不得仙宮內門的。崔靄一直低著頭,她一是不敢抬頭看,怕那滿目喜氣灼了眼,二來進入內門,心中也是緊張得很。

江籬見狀牽了她的手,崔靄也沒掙,反倒將江籬的手緊緊攥著,亦步亦趨地跟著她往前走。一路上兩人收獲了不少的注視,江籬早就習慣被圍觀了,這會兒毫無異狀,顯得氣定神閒得很。這樣子讓崔靄也放鬆了許多,跟了一會兒之後,終不再畏畏縮縮,昂首挺胸起來。

江籬先前腦子裡突然冒出了個奇異的念頭來。

崔靄是最差的修煉體質——天難體質。她吸收靈氣之後,靈氣會回歸天地之間,所以使得她修煉不易,需得長期服用鎖靈丹。奈何鎖靈丹那玩意兒雞肋得很,且就是個中品丹藥,不想凝神丹這樣的,還能分幾等,那種鎖靈丹在她修為低的時候還能有效果,等她真的修為上去了,怕是鎖靈丹也是沒有辦法了。

天難體質的修士記載上只有那麼一兩個,不管之前如何努力拼命,最後皆做了凡人,棄了大道修真,也不知這崔靄還能堅持多久。

只不過江籬卻是想到,她自己的體質也有些奇特,在死陣當中的時候,死陣想要奪取她的靈氣,結果她體內就出現了反抗力量,這樣一來,她忍痛修煉,修煉速度就驟然加快了。

江籬去看了陣法類玉簡的,死陣需得在陣法上有很高造詣的修士才能布得出來,且布這樣的陣法,不管成與否最後都會遭天譴的,區別只是時間並不確定罷了,所以她只能另作打算。

天難體質的崔靄,其實說起來難道不是個天生的死陣麼?

她從天地間吸收靈氣,隨後又回歸天地之間,就好像無形中有一股力量,將她吸收進體內的靈氣又給奪了回去。如果自己能夠想辦法利用崔靄的這個特點來修煉,那她的修煉速度定然會加快的吧。

進了典藏樓後山,江籬便示意崔靄坐下,她笑盈盈地問道:「你知道雙修之術嗎?」

崔靄雖然年幼,但並非什麼都不知道,這會兒聽得江籬的話一愣一愣的,看向大師姐的眼神也有了點兒惶恐不安。

江籬扯了扯嘴角,隨後道:「不是那種雙修,我今晨在看玉簡的時候留意到,若是兩個修煉同種心法的人,佈下同心陣,就能一同修煉了。」

這種就有點兒像江籬從前那個世界裡看到楊過和小龍女的那種修煉。設計那修煉方法的是一對雙生子,通過同心陣修煉之後,兩人的修煉速度同時加快了。但最好的條件是要資質修為等階都相差不大,且雙方配合默契。若是相差太大,就好比取長補短,兩個反而都變得平庸了。即是說,好的那一個會被差的那一個拖累。

見崔靄仍舊一頭霧水,完全沒明白過來,江籬便讓崔靄等一下,她去典藏樓將那枚玉簡取出之後,直接拿給崔靄看。

崔靄看了一會兒,算是明白了。只是她想不通,這跟自己有什麼關系。她是修真界萬年難得一遇的最差體質啊!崔靄迷惑地看著江籬,不知道她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我們來修煉試試。」江籬道,「用同心陣。」

「不過首先,你得修煉我所修煉的心法。」說到這裡,江籬停頓了一下。

崔靄眼睛瞪大,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大師姐江籬要跟她一起修煉?這怎麼可能!她現今修煉的心法極為一般,但她知道,大師姐修煉的心法必定是天階,因為當初都說大師姐在典藏樓最頂層,所有的心法都敞開了讓她隨便挑。

「這心法我也拿出來了,你要試試嗎?」師父走後,這典藏樓都是江籬做主,所以她這會兒也沒藏著掖著,把自個兒的修煉的海納百川給拿了出來,「只是要先說好,這門心法有些難練,要吃許多苦。」

天難體質吸收天地靈氣不比最好的天玄體質要差,只不過這身體吸收進去之後就會漏掉,撇開後面的不說,天難體質吸收靈氣還是極為優秀的,所以,只要她悟性也不錯,似乎學會海納百川也有那麼一點兒希望。

崔靄並不伸手去接,而是一臉警惕地道,「大師姐,你意欲何為!」崔靄現已經有了十四歲了,她也不傻,這會兒江籬的行為已經不似個正常人了,她這麼做到底圖什麼?

崔靄心頭緊張,總覺得這大師姐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寒磣人。難不成,她,她她……

崔靄心頭咯登了一下,難不成大師姐喜歡女人?

江籬也不解釋,她盤腿坐下,隨即擋著崔靄的面開始修煉。

崔靄在旁邊看得又緊張又迷惑,完全是一頭霧水。只不過等到江籬一個周天運行完畢,作為常年被天難體質折磨的崔靄,也瞧出了一點兒端倪。

「大師姐運行心法的時候,周圍的靈氣仿佛形成了一股漩渦被你吸收,這樣的體質不愧是天下第一連天玄體質都比不上,然而靈氣運行一周之後,似乎毫無變化。」

那些靈氣並沒有跟她一樣回歸天地之間,但這會兒江籬修為比她高不了多少,崔靄就覺得她運行完畢之後,看起來也是古古怪怪的。

「我吸收靈氣速度很快,但吸入體內之後就不知道怎麼回事,基本沒什麼效果,我修煉數十日,大抵能抵上旁人一日。」江籬歎了口氣,「我倆都是如此,倒不知道負負能否得正。」

「大師姐並非隱瞞修為故意藏著掖著?」門中上下皆傳江籬真正修為並非只有看起來那般,她在扮豬吃老虎,故意讓人看不透她深淺,這點,崔靄也是深信不疑的。

如今大師姐說她修煉起來進步緩慢,她的真實修為就是現在的築基期一層,並沒有用什麼法寶遮掩?這豈不是說她的修為是這回新入門的內門弟子裡最弱的一個,可是她是資質超過了沉錦的大師姐啊!

崔靄覺得實在有些難以置信,她櫻桃小口就那麼半張著,半晌沒合上。

江籬見狀苦笑了一下,兩手一攤,「這就是真實的我。」她如今進出都是帶了面具的,這會兒也沒取下,這麼看起來那張臉並不可怖,因那銀色面具的緣故,還有一種神秘的美感。只是此時她的動作略顯粗鄙,將那股子神秘破壞殆盡了。

崔靄如今覺得這大師姐跟傳言真是一點兒也不一樣,冷漠自私麼?她瞧著一點兒不像,崔靄下意識覺得江籬其實挺容易親近的。

江籬頓了一下接著道:「你也知道,光服用鎖靈丹也不是辦法,等你修為築基之後,鎖靈丹也就沒什麼效果了,那丹藥束縛你的靈氣,還容易讓你體內靈氣紊亂從而經脈盡斷成為一個廢人。這記載之上,天難體質的修士無一不是入了凡間界,如果不想其他辦法,你跟他們,也只能是一樣的。」

來自上天的磨難,真是讓人生出無力之感。與天相爭,自是千難萬阻。

聽到這裡,崔靄沉默地閉上了嘴,她悶悶地點了點頭。

「所以我們來試試這同心修煉之法。」這會兒,江籬可不好再說什麼雙修之術了。

「這是海納百川……」

崔靄接過了江籬手中的玉簡,她眼睛又紅又腫,就像個核桃。「反正我就剩下這條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如試試。」她接過之後神識探入,並未受到排斥,頓時面露喜色,本來就腫的眼睛這會兒子完全瞇成了一道細縫。

……

典藏樓要一個外門弟子還是很輕鬆的,江籬把崔靄調到自己身邊來當婢女,幾乎沒費任何周折,這之後,就是修煉了。

路遠師父留下的靈石很多,江籬又自己煉了些丹藥換購了不少藥材,她也給崔靄湊了一些藥湯,以助她修煉海納百川,這麼一折騰,又是一月過去了。

崔靄的海納百川也算是入了門,不過她這會兒鎖靈丹全部消耗光,想要再進一步已是別無他法。

同心陣不難,可以說是簡單的很,難的是很難遇到一個可以一同修煉的人。

江籬這段時間也在琢磨陣法,如今布下同心陣倒是順手。她布陣之後,便與崔靄面對面坐於陣中,兩人皆是盤膝而坐,雙手自然放於膝蓋位置。

「準備好了嗎?」江籬有些緊張的問,她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拐賣小蘿莉的怪阿姨!

「嗯!」崔靄點了點頭道。

事實上,江籬這會兒海納百川心法也是沒進階的,只不過她現在練得熟了,不需自己引導,那靈氣也會按照心法所授路徑運行,速度自然比崔靄要快上不少,因此江籬要做的是與崔靄同步,這種修煉又看不到別人的進度,哪怕神識能夠關注,你也不知道她進行到了哪一步,只是一周天之後,兩人都會睜眼,結果發現時間相差太多,故而沒有任何效果。兩人一起配合了整整三日,才摸索出了最合適的節奏。

而等到終於同心的那一刻,江籬感覺到了一絲異樣。

一周天之後,天地之間出現了一股巨力,要奪回那些被她們吸收化為己用的靈氣,而就在這時,江籬體內的那股力量也開始了。劇痛陡然出現,比死陣之中都更加劇烈。

死陣畢竟是人為的陣法,而現在那力量,卻是來自於天地之間。

江籬倒是能忍,最沒想到同心陣內,疼痛也是一並感受的,崔靄一時沒有準備,那疼痛襲來之時她只覺得渾身上下被割了千萬刀,受著凌遲之刑,內裡五臟六腑皆受巨震,骨頭仿佛都被寸寸捏碎了一般。

崔靄痛苦的慘叫一聲,眼皮一番,竟是直接昏了過去。這一昏,修煉狀態自然破除,江籬渾身一鬆,她也身子後仰直接一躺,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渾身上下都濕透了,像是剛剛從水裡撈出來一樣。衣服被汗打濕貼在身上,弄得她極不舒服。歇了片刻江籬起來看崔靄,發現她並無大礙才放了心,剛剛神識應該是受了點兒輕傷,她給崔靄餵了粒凝神丹之後,就等著她醒來了。

崔靄臉色慘白,醒來之時仍是一臉驚慌。

「怎麼了,剛剛怎麼回事,走火入魔了嗎?」她看向江籬,連珠帶炮地問道。

「要想成功,需得克服那疼痛。」既然如今已經能夠證實方法可行了,江籬便仔仔細細地說了一遍,包括在疼痛中修煉能夠快速進階,她語速不快,語氣平緩,只是那一字一句都沉甸甸的,聽在崔靄耳朵裡,就像之前那割她身體的硬刀子。

要克服那樣的疼痛修煉。大師姐曾經受過那樣的疼,還想方設法地想要找到辦法繼續用疼痛修煉之法。

當初她一直覺得自己哥哥修煉刻苦,如今沒來由的覺得鼻子發酸,都說大師姐在洞天福地裡搶機緣棄同門不顧,誰曉得,她在裡面經歷的竟是那樣的痛苦,而自己只是疼了那麼一下就昏了過去,如今還覺得心悸。看她樣子好好的,臉上還掛著笑,想來,那疼痛大師姐是不放在心上的。

崔靄深吸口氣,「大師姐,我們在試試吧!」

再一次,崔靄堅持了片刻再次痛昏了過去,江籬便想著循序漸進,既然崔靄並沒有放棄的想法,她們可以慢慢來,卻不料崔靄仍舊堅持,五次之後,她真的完整的堅持了一個周天。

只不過這一個周天之後,兩人都累癱了,完全一個指頭都不想動,倒在了同心陣內。

「原來天才是這般當的。」崔靄喃喃道,「不知道那天玄體質的沉錦,修煉的時候會不會也是這麼刻苦?」說到這裡,她搖了搖頭,「斷然不如你,想來,也是不及我的。」

雖是累了,但說到這裡,崔靄仍是咯咯笑了起來,「運行完一周靈氣也沒被收走,就仿佛我們體內有一股力量能與那天地抗衡一般,真是玄妙極了。」

「嗯!」江籬點點頭,她倒沒想到,先前昏了多次的崔靄,這會兒還有力氣說這麼多話。或許正是因為她昏迷多次,所以才有力氣說話?

江籬咧嘴一笑,反正這會兒,她是連吭聲的力氣都沒了。

兩人累極,竟是在同心陣內睡著了。

第二日醒來還待繼續,結果典藏樓的侍女就敲了後山的示警鍾,江籬立刻出去,就見迎上來的女修許絮道:「少主,雲山門修士來滄瀾仙宮鬧事來了。」

江籬一直閉關,成日縮在典藏樓後山,對外面的情況是一點兒不了解的,這會兒門中弟子皆前往了大殿,江籬做為典藏樓獨一份兒也必須去,是以許絮這回推不過去了,只能喚她出來。

相比其他各處,典藏樓人實在太少,負責典藏樓的那些外門修士也都算上,也不過就一百多人。領頭的江籬還是個築基期,這一路過去,倒顯得他們這一脈勢單力薄,不堪大用了。

一路上,許絮將情況說了個大概。

這次來的可不只雲山門,雲山門糾集了數個修真大派,前來滄瀾仙宮討說法。

說是那秘境之中,他們的弟子好心救了仙宮弟子,反被仙宮弟子虐殺,如今查清了事情來龍去脈,定然要仙宮給個交代。至於那心狠手辣忘恩負義的殺人凶手,要交給雲山門處理。

雲隱秘境那種地方生死由命,雖說也有為門中弟子報仇的,但這樣正大光明地跑到對方門派討說話的還是頭一遭。雲山門那些人可以說是借著那由頭,來滄瀾仙宮滋事來了。

江籬雖對仙宮感情不深厚,但她喜歡路遠師父,喜歡典藏樓,而典藏樓是滄瀾仙宮的一部分,所以這會兒,對於那些上門挑釁的門派,她心頭也是極為憤怒的。

只是憤怒之餘,江籬也有一些心涼。

在她沒來之前,仙宮是修真界第一修真大派,地位萬年來無可撼動,為何她來了,很多事情都發生了變化。難道說她真的是那萬年難得一遇的倒霉體質,走哪兒坑哪兒麼?

江籬歎了口氣,隨後跟隨人群走到了仙宮大殿。他們這會兒聚集的是掌門所在的中上層虛懷殿外,江籬便覺得肯定是那飛升期修為的楚雲也來了,不然,也不會把滄瀾仙宮逼到了這樣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