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一定要活

除了雲山門,這回來滄瀾仙宮的門派總有七個,其中門中擁有元嬰期修士坐鎮的修真大派有五個,另外兩個門派稍稍弱上一些,卻也是中等門派中發展得比較興旺的。

一個停留在凡人界的飛升修士具有的影響力果然巨大。

飛升之後眼界開闊,對靈氣的需求也更高,怎麼會甘心待在凡人界,江籬很難理解那個楚雲的思維,別人對那所謂的仙人極為尊敬,江籬心頭倒是鄙夷得很。就好像這人明明成績優秀可以升初中了,偏偏留在小學部欺負一群小朋友,嘁。

雲山門不過是隨便尋了個借口來生事,江籬聽得那虛懷殿內呼喝聲不斷,不多時,便見楚雲當先走了出來。

「你說是我門下弟子技不如人?今日便要你見識一下,我雲山門弟子有多優秀!」他說完之後,怒喝一聲,狂妄道:「就以年齡為段,50歲以下,50-200歲,200-500歲為界限,各派出三名弟子參加比鬥,只論輸贏不論生死,可敢應戰?」

江籬默默估測了一下,50歲以下普遍應該是金丹期以下算是門中新人,天才麼也最多金丹前期。50-200歲也就金丹中後期而已,200-500歲優秀的就可能結嬰了。她對滄瀾仙宮了解其實不深,不知道門中翹楚到底是哪些人,這會兒也就沒想太多,反正也輪不到她。

只不過只論輸贏不論生死,這樣的挑戰,擺明了要雙方往死裡打。對方做了完全準備,自己這邊若是應了就算匆忙迎戰,實在有些危險。

楚雲音量拔高,厲聲道:「滄瀾仙宮,可敢應戰?」

他聲音很大,震得場中所有人心中翻騰,而仙宮掌門此時並未應聲,一時之間,那七個門派噓聲漸起,一些不好聽的話就冒了出來。

仙宮弟子從前都是被別人捧著的,這會兒這些諷刺讓他們心頭極為氣憤,但大家也不是傻子,雖然心頭不舒服,臉色也難看也只能憋著,等掌門下令。

「怎麼,剛剛不是說我們技不如人的,這會兒你們倒當起縮頭烏龜來了?」說話的是雲山門一位長老,他視線一一掃過仙宮掌門和幾位長老,神情極為倨傲,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既如此,那秘境之中,也肯定不是我們技不如人,而是你們施了陰謀詭計,利用我門下弟子的善心殺人奪寶,這等大奸大惡之人,可配做一個正道修士?」他一臉正氣,引得周圍紛紛附和。

江籬聽得快冒酸水了。她是覺得很多正道修士表面正直,內裡黑得跟墨汁一樣,雲山門本就胡攪蠻纏,如今說出這樣的話,真叫人惡心。偏偏這會兒勢不如人,仙宮顯得有些沒底氣了。

江籬默默地估算了一下雙方實力。五個有元嬰後期修士坐鎮的,來了三個元嬰,加上雲上門的飛升期楚雲和一位元嬰期長老,他們那邊是一個飛升修士和四個元嬰期修士。而自己這邊本是九個元嬰期修士,師父沒在,陣法島長老逃了,現剩下七個。若是真的打起來,自己這邊恐怕會極為慘烈,不過拼起命來,也不會讓對方好過吧。畢竟掌門也是元嬰期大圓滿,他只是無法一直無法突破那瓶頸,渡劫飛升。

片刻之後,掌門沉聲道:「好!」

「不愧是曾經的修真第一大派,還是有點兒氣魄。」說話的是跟著雲山門過來的玄靈派長老,他語速緩慢,吐字清晰,重音放在了曾經二字上。

滄瀾仙宮弟子俱都臉色不好,原本高高在上的仙門突然就被人欺上了門,這種轉變的確難以讓人接受。

掌門答應生死鬥了?江籬頓時心情有點兒沉重,默默地垂下了頭。

第一場,是200-500歲的修士對戰。

雲山門那邊一名紅衣女修越眾而出。她容貌生得冷艷,這會兒走出來時嘴角帶著譏誚的笑容肆意打量仙宮弟子,看起來讓人挺不舒服的。雲山門的弟子並沒有著統一服飾,這會兒七零八落,江籬也瞧不出到底誰才是,此時見了那紅衣女修,心頭頓時咯登一下,居然是位金丹期大圓滿的修士。不對,江籬忽然覺得有點兒不對頭,她不知為何,神識探索到那女修身上仿佛罩了一層東西,而那層東西,就好像隱藏掉了她的真實實力一般。

難道說,她是元嬰期?想到這裡,江籬更是震驚不已,要知道,元嬰期在這修真界便已經是極為恐怖的存在了,一個元嬰期有根基的修士,足以開山立派,若是發展得好,幾百年下來,必定能躋身修真大派之列。

滄瀾仙宮迎戰的人江籬認識,是戒律堂堂主首徒清淵。他是金丹期大圓滿,也暫時沒有突破元嬰期。江籬頓時替他捏了把汗,因為她總有一種感覺,對面那女修已經突破了

清淵穿一身玄色長袍,面色冷硬。他幾乎沒什麼表情,對紅衣女修的譏笑視而不見,完全沒有落了他石頭師叔的名頭。只是這會兒,江籬是笑不出來的。她心頭緊張得很,手心裡都捏了把汗。

「雲山門,楚靈秀!」女修淡淡開口道。

「滄瀾仙宮,清淵。」清淵雖是面冷,但這會兒仍是抱歉行了一禮,道了個請字。

下一刻,楚靈秀紅袖一揮,指尖彈出數道水箭,雖是普通的水箭攻擊,奈何楚靈秀修為強橫,她所施展出來的水箭在射出之後竟然突然變幻成千百道,猶如密密麻麻的銀針,鋪天蓋地的刺了過去。

江籬以為清淵會用靈氣屏障去擋,卻見他手中銀光一閃,飛劍長嘯一聲,只一劍撞上那水箭形成的大網。

以攻為守?那如何擋那水箭?

江籬這麼面對面實戰的機會並沒有經歷太多次,這會兒既擔心又緊張,卻也沒忘了從對戰中汲取經驗。

在撞上水箭的那一瞬間,清淵的飛劍發出一聲清脆的低鳴,他那飛劍劍身突泛紅光,仿佛剛剛被烈焰鍛燒過一般。此時,崔靄壓低聲音道:「清淵師叔的烈鴻劍專剋水系法訣,對面那女修一開始失了先手,咱們清淵師叔必定能勝!」

江籬對門中哪個修士擅長什麼都不了解,這會兒,崔靄倒顯出了她的本事。

「看,烈鴻劍將那水箭都化成了水霧,攻擊力量自然就沒了。」崔靄繼續道。

江籬點點頭,然而下一刻,她脫口而出,「當心!」

江籬聲音頗大,引得不少人轉過頭來看她,她神魂敏銳,這會兒似乎感覺到了一股古怪的視線,奈何神識探去,卻沒發現任何異常。與此同時,那被列鴻劍擊潰的水霧洶湧彌漫,把整個比武台都完全籠罩,且那水霧似乎有蒙蔽視神識的作用,仙宮弟子有不少都發出了驚呼聲。

「糟了,我都看不見師叔在哪裡了。」崔靄驚道,「不知道師叔有沒有受到影響。」

江籬現在神識也就只有金丹後期,她也瞧得不真切。只是就在水箭撞上的那一瞬間,她似乎感覺到了一點兒異樣,當然,最重要的是對方是有備而來的,很明顯應該會推測出迎戰的是誰,又有奸細存在,自然對仙宮弟子的攻擊手段和常用法寶了解,怎麼會犯這樣的差錯,是以她才會出聲提醒。

也不知道清淵師叔現在如何了?

卻在這時,江籬又看到那紅衣女修身後一點兒紅光。那是一道極為細微的紅色絲線,因她是紅衣,神識不仔細看絕對難以發現。

楚靈秀手中五枚金色長釘,直接刺向了被蒙蔽了神識的清淵。然而就在她出手之時,忽覺身後有異,雖反應極快,仍舊腰上一痛,靈氣屏障竟然被那一擊穿透,身上的護體法寶都受了震蕩。

楚雲眉頭一皺,這個楚靈秀實在冒失了一些。雖是自己的玄孫一輩,心思卻不夠縝密,以為自己勝券在握就失了謹慎之心,難堪大用!

清淵在對方施展出第一招的時候就已經察覺不妥,所以他提劍迎上乃是虛招,實則祭出法器雲絲隱秘攻擊,奈何對方身上的防御法寶極為高階,並沒有讓她受傷。

她側身閃避的那一瞬間,清淵手中長劍已至,烈鴻猶如一道火龍纏上,讓楚靈秀慌亂了一瞬,隨後眉頭一凜,身上威壓陡然倍增。

眾人嘩然,「元嬰期!」

而那對戰中的清淵眉頭都沒抖一下,因那威壓讓他身子一沉,這會兒他後腳一跺,緊接著足尖點地身子猛地竄高,長劍直刺楚靈秀頭頂!

楚靈秀紅袖一揚,袖上用絲線袖的金色鳳鳥突然活了一般,發出一聲嘶鳴之後迎上了清淵的劍。

鳳鳥口中噴火,清淵劍身長嘯,與那火光接觸,劍身光亮都弱了兩分。楚靈秀冷哼一聲,這個時候,先前的五枚金釘同時射出!清淵知那金釘厲害不敢硬接,身子空中一扭,奈何金釘來勢洶洶,且夾雜沉沉威壓,他身形稍稍一滯,雖是躲過其四,仍是有一根沒有躲過。

靈氣屏障被金釘戳破,而他的護體法寶,竟也受不住那洶湧的力道。

金釘直接釘在了他左手手臂處!

江籬看得心都要揪起來了,只是看到清淵師叔仍舊沒有半分皺眉之時,她突然覺得仍是有希望的。

楚靈秀看似冷艷,但實際並不冷靜。那袖上金鳳應是她保命手段,才有那般威力,如今早早用了,她便少了點兒依仗。她會越打越急躁,但清淵不會,他能夠一直保持冷靜。

清淵師兄,千萬千萬要活下來。

菩薩保佑,江籬心中默念,片刻之後忽然想到,這個世界沒有什麼菩薩,她抬頭看向仙宮浮空島,默默念叨,「墨老祖宗,弟子江籬,求您保佑清淵師兄千萬千萬要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