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逼他現身

也不曉得是不是祖師爺顯靈,雖然戰鬥凶險,但清淵師兄次次化險為夷,而紅衣飄飄的楚靈秀自然是越來越狼狽。

江籬看得心潮澎湃,恨不得高喊,「對,就是這樣,狠狠地揍她,打得好,」雖然不敢大聲說出來,她小聲嘀咕,旁邊的崔靄也是激動地揮拳,兩個人都顯得格外激動。當然,他們的小激動,淹沒在了滄瀾仙宮弟子的大澎湃中。

只見清淵一個旋身,手中飛劍幻成七道劍影,從各個方向圍向了楚靈秀。雲山門楚雲臉色微變,手指微動之時,就聽旁邊滄瀾仙宮掌門道:「楚仙人是想要做什麼,莫不是要干涉戰局?」

楚雲看著那身形狼狽的楚靈秀,眉頭一皺,隨後冷哼一聲,並不答話。這滄瀾仙宮掌門也是元嬰期大圓滿,離渡劫飛升只有半步距離,眼力倒還不錯。竟然能一口叫破,不過不管怎樣,他都還未突破,與自己委實有些差距。

想到這裡,楚雲難免有些得意。只是看到場中對戰的兩人,看到那身形狼狽氣息不穩的楚靈秀,與那越戰越勇的清淵一對比,楚雲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浪費不少資源還這麼個德行,楚雲眼神一冷,既無價值,死了也罷。

既是生死之戰,清淵也不會手下留情。他尋到破綻之後奮力搏殺,將楚靈秀斬於劍下,隨後才一步一步緩緩下了擂台。雖說步履平穩,但下了台後,清淵再也站不住往下栽倒,自是被人接住,扶到一邊調息療傷了。

接下來,就是50-200歲的對戰。

滄瀾仙宮領先一局,底下弟子個個鬥志昂揚。江籬也是如此,只是在她看到對方派出的人時,渾身血液僵住一般,整個人呆怔在原地,上下牙齒磨得咯吱咯吱地響。

崔靄注意到了江籬的異常,立刻關心地問道:「大師姐你怎麼了?」她伸手去扶江籬,就見她手腳冰涼,冷得嚇人。

得了崔靄的力,江籬反倒腿軟了,她雙股戰戰,幾乎站立不穩。

「滄瀾仙宮,東亭山華如松!」

白衣男子微微掃了一下對方,眼角的餘光注意到了那個半邊臉帶著面具,另外半邊臉臉色慘白被人扶著身子還發顫的少女,眸色漸深,只是他仍舊平靜地道:「江雲歌!」

雲山門江雲歌。

控屍門江雲歌。

江籬一手捂著心口,她疼得快要喘不過氣來了,眼淚瞬間模糊了視線,她伸手去拂,滾燙的淚珠落在了青玉扳指上,眨眼就消失不見了。她要抹去淚水,看清台上那人。

熟悉的臉龐熟悉的眉眼,與她記憶之中的人完全的重疊,卻又有很大的不同。

她的大師兄江雲歌,修為雖然在同門中算高的,但也不過是煉氣期大圓滿。她的大師兄,雖然平日裡表情淡淡的,但任誰都知道,他脾氣好,嘴角總是微微勾著,帶著點點淺笑。

她的大師兄江雲歌,喜歡跟她坐在一起曬太陽,喜歡讓他的活屍扁擔幹門派裡最重的活。

她的大師兄江雲歌,怎麼會變成,雲山門的江雲歌。

那個時候,江籬是懷疑門派裡有奸細的。但她不知道到底是誰,如今,她定定地看著台上的江雲歌,只覺得遍體生寒。那個想要殺她,最終卻放過她的人,就是大師兄嗎?

戰鬥進行得太快了,江籬完全還沒反應過來,東亭山的華如松便被江雲歌一劍穿心,死時連眼睛都沒閉上。楚雲滿意地看向江雲歌,不過他這會兒更看重的,是後面出戰的那個少年。

楚君憐只有十九歲,但他現在的修為,是金丹期六層。

五十歲以下的修士,能結丹的寥寥無幾,更何況是金丹期後期。要知道,築基到金丹的那個瓶頸,一般都要卡個三五十年。滄瀾仙宮五十歲以下的修士,如今修為最高的,就是東亭山的女修王靈兒,金丹二層,其次就是虛懷殿的沉錦,剛剛突破金丹期。

東亭山剛剛已經損失了一個優秀弟子華如松。這會兒,須臾長老怎麼都不會再把王靈兒送出去,要知道,這王靈兒不僅資質好,跟他還有一點兒血緣關系,金丹二層對上金丹六層必死無疑,何以要她這麼優秀的弟子去送死?

王靈兒不去,唯一的金丹期就只有剛剛突破的沉錦了。

在楚君憐上台之後,滄瀾仙宮就是一片死寂。他靜靜立在台上,對底下的一切都漠不關心。而楚雲則道:「怎麼,滄瀾仙宮無人敢應戰?」

「既然先前答應了,這會兒不派人出來可不像話!」旁邊的其他門派修士紛紛添油加醋地說道。

現在派出去迎戰,無疑於送死!雲山門出了這麼個怪胎,如何敢應?當時仙宮本是修真界第一大派,卻是要臉面的,這會兒掌門臉上表情驚疑不定,而此時個個長老都不想推出自己門下弟子,一時間氣氛冷得很。

派個外門弟子出去?卻這時,聽那有人大聲道:「滄瀾仙宮不是有個天玄體質的天才麼,這次在秘境之中還得了大機緣,這個時候做縮頭烏龜幹什麼?」

沉錦渾身一僵,臉色微變,卻是緊抿嘴唇不發一言。

而這時,采晴在底下忽道:「大師姐天資過人,甚至超過了天玄體質的沉錦,她亦能從洞天福地的死陣裡脫身,這時,總不該再藏拙了才是!」

她聲音不大,但在場的耳目都極好,誰都聽得見。

楚雲呵呵一笑,「不若讓你們那絕世天才出來,指點一下我們君憐。」他搞這場比鬥,實際目標就是江籬。

場中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江籬身上,她這會兒臉色本就雪白一片,視線更是模糊得很,對周遭的一切都恍如未覺。

實際上,掌門對江籬還是有些期待的,能夠破除死陣而出,次次逢凶化吉,資質又遠超旁人,所以如果她去應戰,能有多少勝算?只是她現在修為……

在那洞天福地之中,她見到的可是墨老祖,若是出了什麼意外,如何向老祖交代?這會兒,掌門猶豫不決,偏偏幾位長老都覺得江籬是合適的人選,東亭山須臾長老當先道:「江籬,為門中出力的時候到了!」

他與路遠不和,連帶厭惡江籬,現下路遠沒在,她作為新人裡資質最高的又是大師姐,理應站出來。

其餘長老也紛紛附和,此時的江籬仍舊愣著,卻見那楚雲忽然出手,施展大擒拿術將她直接拎到了台上。他動作快,又沒傷人,仙宮掌門一時沒有跟上,待想要阻止已是來不及了。

江籬一直盯著江雲歌看。江雲歌面色平靜地與她對視,他看起來毫無愧疚。江籬心如刀絞,恨不得立刻沖過去問個清楚明白。

等到出現在台上時,她才回過神來。

對面的年輕男子略一抬手,朗聲道:「雲山門,楚君憐!」見江籬一副腿軟的模樣,他撇了下嘴,忽道:「若妳跪下討饒,我便只斷妳經脈傷你元神,饒妳一條賤命!」

楚雲面露慍色,不過轉而又是嘴角含笑。

他們搞這麼多事,不過是為了逼出墨修遠,這小丫頭是洞天福地裡最後出來的人,從她身上入手,定然成功的幾率更大。他如今已經把墨修遠得罪到死了,只能斬草除根才能永絕後患,趁他現在重傷,必定要將其徹底斬殺,否則等他恢復,他就小命難保!只可惜,現在知道他在洞天福地之中,卻進不去奈何不得他。

只能逼他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