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仙宮反擊

金丹六層修為,雲山門,楚君憐,

楚君憐看到被提到台上的女子帶著半張銀色面具,修為不過堪堪築基,他都懶得動手了。若是她跪下討饒,便饒她不死,楚君憐這般想到,威壓展開,將江籬徹底籠罩。

江籬這會兒是怒火攻心,大師兄的背叛先是讓她覺得難以相信心如刀割,現在緩過神來,她剩下的只有憤怒和仇恨了。江雲歌也是雲山門的人,他隱藏身份跑到控屍門到底是想找什麼,不管怎樣,都跟雲山門脫不了關係。

面前這人,更是討打得很!雖然威壓壓在身上讓江籬略感不適,但她神魂也是金丹後期,比之楚君憐還強上不少,這會兒斷然不會失去行動能力。只不過她佯裝不能動彈,臉色發白身子瑟瑟發抖起來。

這等樣子,看得楚君憐更是不屑。本想打壓一番滄瀾仙宮的天才,卻沒想到,拎出來的是這個個膽小怕事修為又低的角色。他眉頭一皺,隨後揮袖,一指伸出往前按下,漫不經心地道:「還不跪下討饒!」

江籬仍是惶恐不安,伸手去阻,只是在那時刻,她心神皆穩,神識還能清楚地看到,江雲歌眉頭微微一皺,隨後移開了眼。

貓哭耗子假慈悲!

江籬怒火中燒,體內的幽冥鬼火這會兒也是蠢蠢欲動,在那楚君憐一指按下之時,幽冥鬼火順勢偷襲,灼上了楚君憐的手指。楚君憐有煉器天賦,機緣也是不小,體內收服了地火中的高階地心火,只是比起幽冥鬼火,卻是差了一截。

天地靈火一撞上,立刻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廝殺。地心火遠不及幽冥鬼火節節敗退,火焰瞬間虛弱下來。這等變故,讓楚君憐一時愣住。江籬在死陣之中不停地施展過木生春,現在這個法術已經練得極為純熟,手中木條一甩,眨眼便是無數枝條伸出將反應稍微慢了半拍的楚君憐捆了個結實。

楚君憐反應過來勃然大怒,周身靈氣洶湧,猶如萬道利刃從體內發出,要將那纏繞的枝條盡數掙斷。能困他一時也就夠了,江籬現在手段不多,殺手鑭卻是有兩個,如今是你死我活的局面,她必定不會手軟。

「金靈子!咬死他!」江籬心中怒喝一聲,那金靈得令,立刻化作一道金光,沖那楚君憐撲了過去。

楚君憐還未感覺到太大的威脅,雲山門楚雲這會兒瞳孔猛縮,怒喝一聲,「找死!」

雖不知那毒蟲到底是什麼,但楚雲明白,被那等毒物沾上,必定危險之極。因此他不管不顧,直接出手攔下,大掌伸出,金色掌印朝著江籬重重按下。

掌門早防他插手,這會兒反應極快祭劍去擋,只聽匡的一聲,掌門一劍攔住了那掌印,將那金色掌印擊潰之後,他的飛劍發出陣陣嗡鳴,劍身上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紋。

這樣一掌,若是落在江籬身上,後果不堪設想,定會讓她被一掌劈成肉醬。

掌門冷哼一聲,與楚雲針鋒相對,「怎麼,楚仙人連這點兒肚量都沒?讓生死比鬥的是你,現在又想干涉,如此出爾反爾的門派,就怕許諾了什麼都能矢口否認!」掌門聲音朗朗,震得周圍幾個門派的修士心中也有了計較。掌門旋即又道:「雖然我未突破,但幾次三番容你並非懼你,若你執意如此,滄瀾仙宮與你雲山門開戰便是!」

楚雲心知這會兒的確是占了下風,但瞧見場中情形,他雙目圓睜,怒喝一聲,「滾!」隨後大袖一甩,袖間生出一股狂風,要將攔在身前的掌門扇飛,同時威壓施展,朝著江籬碾壓而去。只是制住了江籬,那毒蟲卻是不受控制,不知道是個什麼厲害的毒物。

金靈咬破楚君憐的護體屏障和護身法寶,直接在他身上咬了一口!

楚君憐體內地火被吞噬,本身就有些心神不穩,且身體被那幽冥鬼火弄得忽冷忽熱,又被木條纏住,這一切發生極快,等到他回過神來反擊之時,那金靈一口咬下,他倒是不覺得疼,只是身體瞬間僵硬,體內靈氣仿佛停滯一般,而心神更是鈍痛無比。

下一刻,楚君憐嘔出一口鮮血,那血液污濁,竟是漆黑如墨。

「啊!」見狀,楚雲形若瘋子,大喝一聲逼退掌門,朝那楚君憐沖了過去。楚君憐是他曾孫,體內淌的是他的血,又是如此優秀,斷不能折在這裡。

暴怒下的楚雲的攻擊凌厲且致命,掌門被震得心神受創,喉頭一陣腥甜。他來不及喘息,再次追了上去。滄瀾仙宮其余幾位長老這會兒也不能旁觀了,紛紛祭出法寶,搶上前去要攔住楚雲!

「仙宮聲威豈能容你如此挑釁!」

……

金靈是萬毒之王,元嬰老怪巫雲遠費盡心思培養的頂級毒蟲,金丹期六層修為的楚君憐雖是厲害,但被金靈抓到破綻咬傷之後,那點兒修為真是不夠看的。

平素被毒蟲咬了,可以用靈氣逼毒,最不濟能夠用靈氣護住身體使得毒液不擴散。但這金靈的毒,正是針對靈氣的。楚君憐體內無靈氣停滯,毒液瞬間擴散到心臟,他臉色發紫,眼睛凸出,七竅皆是黑血滲透,身子搖搖欲墜。

「若我孫兒身死,必定要你滿門上下陪葬!」楚雲喊聲撕心裂肺,修為稍低的弟子被震得肝膽俱裂,若不是幾位長老迅速聯手,場中弟子怕是直接被他威壓壓迫而死。

而首當其沖的江籬這會兒處於風暴中心,悴不及防之下,整個人已經雙膝一軟跪倒在地,緊接著重力壓下,她能夠聽到骨頭斷裂內臟被擠壓所發出的聲音。

倒是沒覺得有多痛,大概是痛得習慣了?這個時候,江籬的眼睛仍舊看著江雲歌,她覺得自己快死了,可是臨死之前,她還沒有殺了江雲歌!

她眼睛凶狠地盯著江雲歌,眸子裡燃燒著熊熊烈火。江籬勉強想要撐起身子,手掌按在擂台上,手背上青筋迸出,骨節卻也寸寸斷裂了。她不甘心,她運轉靈氣想要抵擋,然而巨大的威壓之下,她的靈氣也無法調動了。就連幽冥鬼火和萬毒之蟲,現下也受了極大的壓迫。歸根結底,就是她還太弱!

就在江籬無法支撐骨頭折斷從血肉內戳出之時,她拇指上的青玉扳指陡然冒出一道綠光,擋住了楚雲來勢洶洶的致命一擊。

那青玉扳指,竟是個防身法寶?

青光乍現,將整片天幕都染了顏色。楚雲雖然腳下一頓,卻絲毫不停,五指一抓,便要將楚君憐扯入懷中,奈何這時,聽得一聲怒喝,「楚雲你個老不死的,趁我不在,欺我徒兒!」

千鈞一發之際,路遠厲聲喝道。

趕回來的是路遠,他身邊還有個元嬰修士,正是當初萬象城城主萬林!

路遠和萬林聯手,將楚雲生生逼退!

「狗屁的飛升仙人,楚雲,少他媽耀武揚威,今日就戳破你這身假皮囊!」

路遠覺得楚雲飛升實在有異,一個飛升仙人還呆在凡人界參合這些破事做什麼?路遠與萬林一路追查,也去了當時楚雲渡劫之地,這才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楚雲的仙劫並非自己所渡,乃是有人插手干預瞞天過海。飛升渡劫乃是天道考驗,自己的法寶機緣當然可用,可是別人出手干預,這意義大不相同。這樣一來,楚雲雖是渡劫成功,卻只能算個假仙。仙界修士不得輕易出入凡間界,他這樣的,恐是仙界修士在凡間界尋的傀儡,目的想來是為了針對墨老祖。

既如此,管不了那麼多,先將這傀儡給滅了,省得他給老祖添堵!墨老祖不過是在洞天福地養傷,只要老祖還在,仙宮必定屹立不倒!

路遠與掌門傳音快速地說明了一下情況,掌門神色一凜,隨後厲聲道:「楚雲幾次三番挑釁我滄瀾仙宮,今日,必要將你戳骨揚灰,以震我仙宮聲威!」

事情突然演變成這樣,跟過來的其他門派修士紛紛愣住,覺得委實不可思議。

楚雲可是飛升仙人,滄瀾仙宮底氣這般足,連仙人也不放在眼裡?不是說墨老祖在仙界大勢已去自身難保麼,滄瀾仙宮最近境況大不如前,為何還能如此囂張?

「門下弟子聽令,要叫這些雲山門挑釁滋事的惡徒有來無回!」

「是!」仙宮弟子齊聲應道,紛紛出手攻向了雲山門修士。

楚雲被仙宮元嬰期長老們纏住,帶來的雲山門修士數量在龐大的仙宮弟子面前,自然不值一提。而如今其餘門派卻是選擇了明哲保身,就怕跟雲山門拉上關系,個個離得遠遠的,因此,雲山門弟子就暴露在了仙宮修士的攻擊之下。

江雲歌也不例外。

……

崔靄趁機跑到了江籬面前,「師姐,你怎麼樣了?」

江籬眼睛仍舊死死盯著江雲歌,她悶聲道:「我沒事,別讓那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