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山門隕落

楚雲被仙宮大能們圍住,還加上了一個萬象城城主,他雖一時沒有落到下風,但也被纏住了,無法顧及門下修士。

這次雲山門來的弟子個個修為不凡,皆是精英,奈何架不住別人人多,再者,滄瀾仙宮修士又豈是平庸之輩。圍攻之下,雲山門修士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很快,便已經沒有幾個活人了。

幾個雲山門弟子聚在一起,俱都雙目通紅,這麼下去不是辦法,

卻在這時,江雲歌越眾而出,他身上威壓陡然釋放,讓周圍一干人紛紛怔在遠處。那是,元嬰期的威壓,這等威勢,讓楚雲也是大吃一驚,不過他很快便道:「江雲歌速來助我一臂之力!」

江雲歌震懾住旁人之後卻沒停留,對楚雲的話充耳不聞,他身形一閃,朝著遠處飛快遁去,只是身子騰起之時,忽覺腳踝一沉。

崔靄與江籬在同心陣下修煉成功,如今也算是彼此連心,她知道江籬對江雲歌的忿恨,這會兒也是不管不顧,祭出自己的法寶七寶緞帶,纏住了江雲歌的腳踝。

對方剛剛展現出來的是元嬰期的修為,崔靄是完全沒有一點兒把握的,畢竟跟他比起來,自己弱得可以,那法寶也只是個普通貨色,但她逮人心切,也算是奮不顧身地撲了出去。

她沒料到七寶緞帶能纏住江雲歌,更沒料到他那時候已經往上騰空,因此,崔靄就被拉扯著吊在了空中。

不過她心頭卻是高興的,「抓到了!」

「師姐,我抓到他了!」

江雲歌眉頭微皺,看到那邊長老已經有人閃身過來攔他,他頓時足下用力,卻在踹人之時,稍稍猶豫了一瞬。江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實在沒想到,江雲歌不是金丹期,這會兒,竟然又暴露出元嬰期修為,他這樣的人,為什麼要留在控屍門那麼多年,控屍門到底有什麼秘密?

如果是有仇怨,江雲歌的實力一根手指就能將控屍門上下滿門直接碾死,所以,他必定是在控屍門尋找什麼東西。到底是什麼,他找到了沒有?

江籬受了重創,這會兒站不起來,勉強爬了兩步,地上都流了一灘的血。現在場面混亂,她跟其他同門關係又不怎麼樣,典藏樓伺候她的人現在又離得太遠,江籬現在並沒有任何辦法,縱然心中憤怒至極,也是有心無力。

噗的一聲,崔靄的七寶緞帶應聲而斷,隨後一股狂風卷過,將崔靄直接卷飛,卻又極為溫和地將其送至地面。

「哪裡走!」靈獸島島主驅著兩隻獅獸一左一右包抄江雲歌,他抬手,袖中出現一道白煙,霎時就將周圍的視線徹底阻擋,待煙霧散去,人已經沒了蹤跡。

江籬身體疼得厲害,她多處骨頭斷裂,手臂的骨頭都戳出肉裡,那麼白森森的露出一大截。她孤零零地躺在擂台上,似乎能感覺到血泊中屬於她自己的溫度。

這個時候,師父正在跟楚雲纏鬥脫不開身,崔靄正朝著她趕過來,那些同門在擊殺雲山門殘餘弟子,她覺得漫天都是血紅色,一如當年的那片熊熊火光。

江籬神智有些不清楚了,卻在這時,高空有人重重墜下,朝著她的方向滾了下來。

卻是雲山門一個弟子被人擊飛,眼看要落在沒有移動能力的江籬身上。

她現在本就命懸一線了,哪裡經得起這樣的攻擊,再者,那雲山門弟子並未死絕,這會兒把心一橫,臨死也要拉一人墊背。

人群之中,采晴低頭,抿嘴一笑。

只是下一刻,她又笑不出來了,因為她看到沉錦趕在那人攻擊之前將其一劍穿心,把江籬給救了下來。

沉錦飛快地給江籬止了幾處血,隨後塞了丹藥在她口中。

「師姐,你現在不能挪動。我給你周圍設一道結界!」說完之後,沉錦快速結印,在江籬周圍罩了一層防御結界,「大能之間的爭鬥容易傷及無辜……」

只是這個時候無人會退縮,必須將楚雲斬殺,永絕後患!

都已經撕破了臉,就斷然不然讓他給逃了。待到崔靄跌跌撞撞地返回,沉錦才自行離開。

「師姐師姐……」崔靄能夠感受到一點兒江籬的情緒,這會兒是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對不起,我抓不住他!」

讓江雲歌給跑了!

江籬只是道:「我們好好修煉早日結嬰,天涯海角我都會把他給挖出來!」

「嗯!」

這話被別人聽到必定是要嗤之以鼻的,結嬰談何容易,這整個凡間界,能有幾個元嬰期?崔靄卻是格外信任江籬,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如果楚雲是真正渡劫過的真仙,十個元嬰期對付他也夠嗆,勝算幾乎為零。但現在,楚雲越打越心驚,他想著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待回去之後向上面求助,必定能夠渡過此劫,為孫兒報仇。

想到這裡,楚雲不再戀戰,存了逃跑之心。

滄瀾仙宮幾個大能結成陣法將他困在其中,他就勢必要找到一個突破口。幾人之中稍微弱一些的應該是萬林,比起來,散修萬林是後輩,雖是元嬰,實力卻稍顯不濟。

想到這裡,他朗聲大笑,「既你們找死,我便送你們一程!」隨後身上冒出陣陣金光,顯得聲勢浩大,有無上威嚴。假仙雖說要弱一些,但氣勢是存在的,這個時候,倒讓人心頭頓時一緊。下一刻,楚雲虛晃一招,朝著萬林處攻了過去。

底下的江籬是不能動的,她傷得太重,按理說,在這樣的情況下,靈獸都有可能反噬。以她的修為要壓服一個九階的毒蟲,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的。

只不過這毒蟲金靈卻是讓人難以想象的忠心耿耿,它還幼小,先前擊殺楚君憐耗了不少力氣,這會兒才緩過氣來,又自行衝向了楚雲。

那閃閃金光太亮眼了,楚雲登時就注意到了,他怒喝一聲,「破!」在攻擊萬林的同時,手中打出一道風刃,正是瞄準的金靈!

本以為萬林最好突破,卻沒想到,那全力一擊,僅僅讓萬林小子不痛不癢地吐了口血沫,而那金色毒蟲雖然被阻,卻也沒有被一刀斃命,反而再次衝了過來。

「合!」掌門大喝一聲,陣型變幻,幾位長老的攻擊同時趕到,楚雲靈氣屏障阻擋大半,身體仍是被重創。而金靈看到那傷口,趁他驅動靈氣之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鑽入楚雲體內。

毒蟲入體,楚雲頓時大吃一驚。他立刻驅動靈氣,想在體內形成靈壓風暴將毒蟲碾壓,卻沒想到,他的靈氣有些停滯了。雖然還在運行,但生澀緩慢,這讓他大驚失色,防御也弱了幾分,更談不上攻擊了。

「彭彭彭!」

數道攻擊落在楚雲身上,他發出一聲嘶吼,肉身盡數毀了,一道元神從肉身內躥出,速度之快,讓人來不及阻止。

「元神出竅!」

「不能讓他逃了!」

江籬只覺得自己的拇指微微動了一下。她似乎看見青玉扳指上冒出一道亮光,但那光線一閃而逝,她看得並不真切。而這時,眾人發現剛剛遁出的楚雲元神消失了。

是死是活,竟是無從得知?

「讓他逃了?」

「即刻前往雲山門,看那楚雲老兒魂燈是否還在!」掌門傳音下令道。

「雲山門楚雲上門仙宮挑釁滋事,被斬於殿前,你們可有異議?」

誰敢有啊,渡劫飛升的仙人都能殺……

元神都給滅了?這可真是灰飛煙滅了。看著周圍橫七豎八的屍體,都是雲山門優秀的弟子,眾人都明白,雲山門這次完了。滄瀾仙宮的地位,仍是不可撼動。

跟隨楚雲來仙宮討說法的幾個門派都後悔不已,這會兒只能拼命地給仙宮說好話了。

……

戰鬥結束之後,路遠立刻閃身,出現在了江籬旁邊,她雖然傷勢可怖,但沒有性命之憂,所以路遠第一時間沒有來照看她,這會兒得空了還挺不好意思的,一個勁兒地安慰江籬,「師父來晚啦,沒事了沒事了。」

「師父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路遠連聲道,「沒事了,沒事了。」

江籬本來繃著臉咬緊牙關一聲不吭的,她從頭到尾都沒喊一聲疼,這會聽得路遠聲音,又恍是想起了當年的控屍門掌門師父,眼淚忽然就湧了出來。

她的肩膀輕輕顫抖,等抬起臉時,那半邊臉頰上,已經滿是淚痕。

路遠有些急了,連忙喚道:「萬兄弟,快來快來!」

來哄哄我徒兒!

在路遠心中,這萬林可是什麼都會,簡直是無所不能,因此,下意識這麼一喊,忽然又反應過來。只不過這個時候,萬林已經過來了,他板著一張臉,顯得有些凶狠。

「別哭!」

聲音冰冷跟冰錐子一樣,把旁邊的崔靄都給驚住了。崔靄年紀小,又能感受到江籬悲傷的情緒,被這麼一嚇,竟也覺得自己有點兒想哭,她那張小臉也皺了起來。

路遠:「……」

萬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