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命中劫難

飛升仙人楚雲魂燈已滅,在魂燈滅的那一剎那,雲山門掌門就已經遍體生寒了,他知道大勢已去,心中五味陳雜。

片刻之後,他立刻讓門中弟子散了,命他們離開雲山門另投別處。

偌大的門派,最後只剩下了不到百人,這些都是願意留在門內共患難,哪怕是要承受滄瀾仙宮怒火,也不願判出師門的修士。雲山門掌門只覺得自己瞬間蒼老了不少,他看著這百名修士,眼睛都有些濕潤了。如何能保住他們,

他倒是知道楚老祖一直與奇人有聯繫,但這些他都沒有參與過,這會兒想要找人幫忙也找不到。而以那奇人實力,這會兒肯定已經知道楚雲身死,若他願意出手相助,又豈會撒手不管。

不管怎樣,雲山門落敗已成定局。

滄瀾仙宮到底沒有趕盡殺絕,另尋去處的弟子他們沒有管,而留下的那些,仙宮掌門感概他們重情重義,略施懲戒之後又要了些賠償,事情也就這麼算了。只是那江雲歌到底在哪,卻是無人知道。

滄瀾仙宮的處理方法讓其他門派修士寬了心,這下,也再無人敢質疑仙宮聲威。

這些都跟江籬關係不大。

她受傷太重,如今綁得跟個木乃伊似的,開頭幾天只能床上躺著,靈氣滋養那些傷口的時候,她渾身又癢又麻,就跟蟲子在爬一樣,恨不得把繃帶全部扯斷,把傷口來撓一撓。

金靈之前立了大功,在楚雲被攻擊擊中之時趁機溜了,它也是受了傷的,只不過幾日下來,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了。

「小金啊,那裡,就那裡……」

「嗯,對了,對了……」

隔著老遠,就聽到江籬的聲音,還有微弱的呻吟聲,讓站在門口的幾人都極為無語。

萬林還在仙宮做客,他素來都是冷著一張臉,這會兒站在門口,倒是嘴角微微抽了抽,拿眼睛斜睨了一眼旁邊的路遠。

路遠揉著太陽穴,覺得腦仁兒有點兒疼。

知道路遠存的什麼心思嗎?

萬林是他後輩,又是元嬰期大能,且早些年被美人給傷了,如今對那些美貌女修沒有好感。路遠覺得自家徒弟也是千般好,自然想給她尋個踏實可靠的靠山。

若是能與萬林結成雙修道侶,他也就放心多了。

當年她心系沉錦?沒關系,現在看她跟沉錦都沒什麼聯係,想來當初也是蒙人的,就想蹭過來,他那徒弟給鬼精靈得很!

騙子?什麼騙子,那是冰雪聰明!我們沒眼光,不能發現璞玉,她還不機靈點兒自薦,豈不是埋沒了。

還小?天生仙骨,不早早定下,過了這村就沒這店兒了!

反正不管萬林如何拒絕,路遠都能想出法子來反駁。他素來喜歡亂跑,還有很要緊的事情,常年不在門派之中,也不能時刻帶著江籬。結成雙修道侶也不一定要真有什麼,不過是有個名頭在那裡,萬林乃萬象城城主,年紀輕輕修為又高,滄瀾仙宮都要給他幾分面子的。

他還吹噓江籬矜持且溫柔,如今還未進門,便能聽見江籬的聲音傳來,偏偏還那麼的引人遐想……

路遠覺得自己臉都紅透了,幸虧他鬍子蓄得深,看不出臉色來。只是對上萬林那視線,他咳嗽兩聲,想要提醒一下裡面的江籬。

「嗯,好舒服……」

江籬的一句話更是讓路遠忍不住磨了磨牙齒。

旁邊崔靄忙不迭解釋,「師姐身上發癢呢,像蟲子爬一樣,所以她以毒攻毒了!」

萬林皺眉,「怎麼個以毒攻毒法?」

崔靄咧嘴一笑,「讓金靈在她身上爬!」

可不是麼,現在金靈就在她身上鑽來鑽去,而江籬則指揮她,專挑那些奇癢之處,把個毒蟲忙得不可開交!

……

進得屋內,看到那裹得跟粽子一樣的江籬,路遠要罵人的話也說不出口了,只是道:「好好養傷!這次你擊殺了那金丹期六層的雲山門小賊,門中賞賜了大量法寶,喏……」

路遠拋出個匣子,「都在這裡了,自己收好。」

「多謝師父。」江籬連忙道。

「我最近又要出門一趟,你在門派好好養傷。」說話的時候,路遠看了一眼萬林,見他面無表情的樣子,便只能心中歎了口氣。

萬林也沉沉地道了一聲好好養傷之後轉身便走,這兩人一前一後離開,屋子裡又只剩下了江籬和崔靄。

「師姐這次好英勇,門中上下都誇你厲害!」

「金靈也厲害。」頓了一下,崔靄又道:「金靈在靈獸島寄養過,靈獸島弟子都知道它挺厲害的,卻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實力!」

崔靄將最近幾日門中熱議之事一股腦倒給江籬聽,她絮絮叨叨地說個不停,黃鸝鳥一樣的聲音對於江籬來說無疑於催眠曲。

於是,渾身難受的江籬就這麼睡著了。

這傷,一養就養了整整三個月。而她傷好之後,先是研究了一番青玉扳指,用盡辦法也沒理出一點兒頭緒。

滴血、注入神識、用水泡、用火烤,萬種法子用盡了,也沒有引起扳指任何反應。

這日,她舉著手對著陽光看那青玉扳指,只覺得顏色晶瑩剔透,猶如一縷晨光灑落湖泊,一滴露珠墜落松尖兒洗出來的青翠色澤。

她的眼睛就那麼看著那個青玉扳指。

江籬眼睛水汪汪的,清澈明亮,眼珠兒像黑曜石一般,又因為隔著青玉扳指,給她的眼睛蒙上了一層淡青色。長長的睫毛刷子一樣忽上忽下,明明距離遙遠,卻仿佛近在咫尺。

墨修遠的手僵在了空中,在剛剛那一瞬間,他險些抬手去觸摸那眼睫。

她透過青玉扳指,在對他眨眼。

總是無意識的時候被江笆影響,墨修遠眉頭擰成了結,他閉上眼,屏息凝神,不再關注那邊動靜……

青玉扳指是個仙器。

只可惜是有主之物。

主人,自然是墨修遠。

墨修遠雖是閉了眼,仍舊輕哼了一聲。心中思量道:「不管你拿火燒,用水澆,滴血注入神識都白費功夫,想再多辦法也無濟於事。」

……

江籬看了一會兒把手放下,這時,崔靄也過來了,兩人又開始一同修煉,雖然疼得要死要活,卻沒人吭上一聲。

敵人太強,若不能忍痛吃苦,刻苦修煉,何時才能查明真相,何時,才報得了仇。

一晃一年過去,江籬如今是築基期四層修為。崔靄提升也不低,現下是築基二層。

雖說同心陣修煉起來比往常快了不少,但江籬覺得,她的修為每進階一層,修煉就會難上千萬倍。雖說有天難體質在搶奪靈氣,使得她的修煉加快,但她仍舊覺得,每一次,都會有一些靈氣憑空消失了。

就像是被那臉上的紅疤給吃了。

江籬百思不得其解,看著那紅疤都快入了魔怔。

這日,崔靄進屋就看到江籬拿了把匕首,刀尖兒都快劃到了臉頰。她就那麼拿著匕首對著自己的臉,像是在想從哪裡下刀才好一般。

崔靄心驚肉跳,卻又不敢大聲說話,免得驚了師姐使得她手滑,只能小心翼翼地道:「師姐,你在做什麼?」

「我覺得我這裡有古怪,我想挖開看看!」

「掌門、路長老,還有你去尋訪的那個巫大能都瞧不出異常,若挖開就能找到的話,他們怎麼會看不出來。你就別想太多了!」

江籬微微愣住,心中暗道,洞天福地那老祖也看不出來。是真的沒有問題,還是大家都瞧不出問題?

江籬握著匕首皺眉苦思,就在這時,忽聽到外面一聲大呼。

「不好了,不好了!」

江籬心頭一抖,同時覺得自己的眼皮飛快的跳動起來。她手一滑,匕首戳在臉上,卻不覺得有多痛,而一陣心悸之感從心尖兒上傳遍四周,讓她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如紙。

她有了極為不好的預感。

下一刻,預感變成現實!

「魂燈,魂燈,路遠長老的魂燈,快要滅了!」進來的是典藏樓的侍女,她已經顧不上門中規矩了,踩著飛劍過來,顫聲道。

路遠長老魂燈光線陡然變黯,如今只剩下一點兒星火跳躍,仿佛馬上就會熄滅一般。

魂燈會顯現修士元神狀態,現下就說明,路遠長老性命危在旦夕。江籬匆匆趕往虛懷殿。

她去的時候無人攔她,想來是掌門已經交代過。

等到入了那擺放魂燈的偏殿,看著屬於自家師父的那盞魂燈,江籬只覺得腦海之中一片空白。

「按理說,魂燈會顯示他現在身在何處,我們也好出去救援,然而現在,卻並沒有任何顯示。」

掌門的聲音,更是讓江籬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他極有可能身處於凶險的秘境之中。」

江籬手微微顫抖,她想伸出雙手,護住那微弱的火光。

「沒用的……」旁邊的靈獸島島主想說這樣行不通,但看到江籬慘白的臉色,又止住了聲音,只是幽幽地歎了口氣。

那路遠長年累月在那些凶險之地鑽來鑽去,命中注定有此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