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凶險秘境

修士不會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

路遠的父母是散修。

他的父母在修真界是一對很有名的散修夫妻,兩人修為都頗高深,又行俠仗義,受了他夫妻倆幫助和指點的修士不少,很多人都還記得那夫妻二人的好,這也是為何路遠朋友遍天下,跟很多強者結交,在仙宮地位如此高的原因。

不僅是他自己正直熱情,還有他的父母。

只是在路遠十歲那年,他的父母突然失蹤了。雖是一對散修,但因為修為高深,自然不會太窮,在靈氣充裕之地也開辟了仙靈洞府,裡面更是點了魂燈。

夫妻二人消失一晃這麼多年,魂燈卻是未滅,只是火光黯淡,讓人覺得下一刻就會熄滅一般。

這樣的情況,就說明他們還活著。

還艱難地活在某一處秘境之中。活在這大千世界的某一個角落中,那微弱的火光從來沒有恢復過,這表示他們一直在受苦,元神整日受煎熬,卻還殘餘一口氣在。

做兒子的知道自己的父母正受著煎熬,必定不會好過。路遠一直尋訪天下凶險隱秘之地,為的就是找到自己的父母。

三百年後,他父母的魂燈滅掉了一盞。

如今,便只剩下母親的魂燈仍舊虛弱的亮著。路遠越來越急切,他的壓力越來越大了。

他從前不收徒,也是覺得自己即便是收了徒弟也沒辦法照顧。見了江籬,當真是愛才心切。只收一個的話,應該還是能顧得過來。他不還抽了大半年的時間,帶江籬去尋訪巫雲遠了麼。

他其實都快絕望了。

只是沒想到,真有發現蛛絲馬跡的那一天。

……

師父生死未卜,江籬不可能安心下來修煉。她先是想盡辦法找上了萬象城城主萬林,這之後,便與萬林一道,前往了師父最後出現的地方。

崔靄跟著江籬一起,明知前路危機四伏,也不願等在滄瀾仙宮。路遠在仙宮身份重要,因此仙宮也派了人出來一道尋找,領頭的就是清淵。

路遠最後出現的地方叫一線天。

那裡是修真界有名的凶惡之地。一線天風景其實挺美,但那山水之中皆透著一股死氣,換句話說,一線天內連凡人界都不如,那裡面一絲靈氣也無。

修士進去,受到限制極大。

一線天凶名最盛的地方是兩座奇峰,山峰兩壁夾峙,藍天猶如一道細線,又由於山峰太過高聳插入雲霄,底下自然光線陰暗,哪怕外面日頭朗朗,裡面也是陰暗潮濕。

一線天陰氣太重,又有天然的幻象,入一線天者,少有活著出去的。即便是有,瘋魔者也不在少歲,修為大跌更是數不勝數。

往年有傳聞,一線天內有重寶,因此不要命前去尋寶得機緣的修士並不少,只是後來連元嬰期大圓滿的修士都折在裡頭之後,大家也就歇了心思。漸漸,一線天就成了修真界一大死亡禁地。

卻沒想到,路遠會尋到了這裡。

實際上,路遠以前就來過一線天,他專跑凶險之地和探尋秘境,自然會探探這凶名在外的一線天,不過他上次活著出來了,並且沒找到任何線索,為何這次又來到了此處?並且,還失蹤了。

難道說,一線天那裡頭是有秘境的,只不過上一次來的時候沒有撞見,但是現在,機緣巧合的遇到了?

此時,江籬一行九人站在了一線天最外頭。

這裡還並非那兩座奇峰之處,離那裡還有百里距離,只不過到了這兒,大家就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

萬物有靈。

天地之間自有靈氣,而這一線天內,靈氣逐漸稀薄,越往內感覺越明顯,繼續往前的話,就真的是一絲靈氣都沒了。

清淵等人帶了大量的靈氣丹,既是出來尋人的,自然要做好萬全的准備。只是繼續往內,那種死氣沉沉的感覺,讓大家心頭發麻,帶出來的幾個優秀弟子,這會兒也有了退縮之心。

出來的都是精英,在門中實力很強,地位也僅次於那些長老。能找到路遠,跟路遠長老結個福緣固然是好,但這一線天的凶險已經超出想象,他們都是大有前途的修士,斷不願把命送在這裡。

一線天是無人敢驅動法寶飛行的,一行人只能步行往前。

前行的步子放緩了,也無人說話,明明沒風,卻也能聽到樹葉的沙沙聲,腳踩著濕軟厚厚的泥土,時不時踩到枯枝發出的輕響,都能讓人心頭一跳。

九人之中,江籬和崔靄修為最低,感受到的壓力也就更大。

周圍沒有異動,但江籬覺得自己的身子越來越沉,走一步都要花好大的力氣。她身邊的崔靄也是如此,這會兒額頭上的汗水把頭髮都打濕了,一縷一縷的貼在臉上。

身上有汗,但周圍陰氣又很重,仿佛有陰寒之氣從地底深處,自腳心滲入,讓人骨頭縫裡都像是吹了冷風。這一點兒上,江籬就顯得要輕鬆多了,她身上有幽冥鬼火,對於那種冷雖然有察覺,但影響不大。

倒是幽冥鬼火狀態有些不好,懨懨的顏色都黯了幾分。

不知不覺,神識能夠感應到的地方越來越模糊了。

一線天內有幻象,神識模糊讓周圍的人更加緊張,沉默許久之後,終是有人開了口。

「這裡是一線天,繼續往前,恐怕無法活著出來了。」說話的是滄瀾仙宮一名金丹中期修士,他們都不是典藏樓弟子,斷不應該為了路遠長老枉送性命。本以為有運氣,能夠在外圍發現,但現在看來,這希望太過渺小了。

「對啊,也不知道路遠長老是不是真的進了一線天。」

說話的人其實有些沒底氣。

路遠給萬林傳了訊息,說他到了一線天,之後不到兩天,魂燈就出了問題。若是沒進去,這附近都是沒有任何其他秘境的,路遠兩天的時間不分晝夜的飛行,也到不了其他的凶險之地,而沒在那些地方的話,魂燈便能顯示出位置。

這只說明了一個問題。

他進了一線天。

不僅進了,還入了傳說之中才有的一線天秘境。

只是雖有秘境的寶物誘惑,這些人也不敢往前了。寶物雖好,也得要有命用才行。

就在這時,一人忽然怔在原地。他神情有些癲狂,像是入了魔障。

「許師兄被一線天的幻象迷惑了!」

只見那許師兄時而癲狂時而呆滯,過了片刻又放聲大笑,模樣極其古怪。眾人不知為何先中招的是他,而不是修為最差的崔靄,同時更不知道他是如何著了道,明明大家在一起小心翼翼的前行,還列了陣,他還在陣中相對安全的位置……

這麼一想,就覺得一線天太過詭異,不少人心中都打起了退堂鼓。

「許師兄中了迷障,必須盡快離開此地,否則就會像往年那些闖入一線天的修士一般了。」說道這裡,一人道:「我先護送許師兄離開此地。」

他這麼一帶頭,幾個仙宮修士紛紛開了口,也不待清淵同意皆是往後撤離,本來的九人隊伍,結的九星防御之陣,這會兒,也就只剩下了江籬、萬林、崔靄、清淵四人。

四人往前走了一段路,就到了真正的一線天入口之處。

那縫隙只有一人寬,只能容一人通過。

萬林轉身看了一眼清淵和崔靄,面無表情地道:「一線天九死一生,清淵,你帶著那崔靄離開這裡吧!」

清淵能夠走到這裡是仁至義盡,足以回去復命給掌門他們一個交代,而那崔靄,要表決心跟大師姐共進退,走到這裡也算是夠了。她修為太差,進去反而是累贅。

至於江籬,其實也是累贅。

只不過,他可以肯定,哪怕他不帶她進去,她自己也會跟進去。所以,只能馱著這包袱了。

更何況路遠給江籬點過心血魂燈,哪怕他們不知道路遠的位置,但進去之後,路遠總是能夠感覺到江籬的。

清淵看了一眼江籬,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答應了。

崔靄這會兒已經有些渾渾噩噩了,時不時發愣走神,被清淵牽著走都沒多大反應,只是等到離遠了一些,她才緩過神來,「師姐,等等我,我也要跟你一道。」

萬林微微皺眉,這個崔靄,倒不是單純的表決心,而是真心想與江籬同進退,倒讓他另眼相看了。

江籬搖搖頭,「你且回去,我會找到師父,和他一起回來的。」

萬林不動聲色地瞥了她一眼,連他都沒有一點兒把握能夠從一線天活著出來,她倒是語氣篤定得很。

「你跟過來也幫不上忙!」見崔靄仍舊堅持,江籬冷聲道,「反而會給我們添麻煩!」

這話一說出來,崔靄就顯得有些沮喪了。

「清淵師兄,麻煩你照顧一下崔靄!」說完之後,江籬頭也不回地轉身就欲往一線天裡鑽。

她忘記萬林站在自己身後,這麼一轉身邁步,就直接撞在了萬林的胸前。

她覺得萬林銅皮鐵骨似的,撞得她腦門生疼。

萬林沒有說什麼,轉身走在了江籬前面,他抬手施了個結界,將他與江籬罩在其中,這才當先一步,入了那縫隙之中。

「跟上!」

「是!」

江籬快步上前,亦步亦趨地跟在了萬林身後。她低聲道:「謝謝!」

同門尚且不管不顧,萬林身為一城之主,卻來以身犯險,與她一道尋找師父下落。

「我與路遠乃至交好友。」

萬林說了這句話之後,便不再吭聲了。他聲音很冷硬,每個字都是硬邦邦的,但此時他的話,卻給了江籬希望。

他和她一樣,都希望救出路遠。

哪怕前路危機四伏,也願意繼續往前。

師父一定不會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