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 往日幻象

進入那道狹窄的縫隙,萬林前進的速度越來越慢。江籬不知道這縫隙裡到底有多危險,因為萬林擋在她前面,將她庇護在身後。

她暫時還沒感覺到危險,但兩邊的縫隙越來越窄,有的地方萬林都需要側身材能穿過,而她自己也就稍微好那麼一丁點兒。

不多時,她便看到萬林稍稍停下且抬了下手,應該是服用了靈氣丹。

是了,在這一線天內,已經沒有了一絲靈氣。她被萬林護著,暫時還沒切身感覺到。

這狹縫一共有近千米長,平素眨眼能過的距離,現在足足走了半個時辰才過了四分之三。

只不過剩下的那段距離縫隙要大了一些,能容納兩人並排而行。萬林讓江籬走在他旁邊,以免身後出現什麼意外。

他話不多,說完之後又沉默了。

江籬看他臉色鐵青,一滴熱汗從額頭上滑到臉頰上,更能想象此時他費了多少精力,因此也不敢說話叨擾他。

雖然她心頭挺慌亂的。

這裡面死氣沉沉,就連她的幽冥鬼火都已經徹底的懨了,顏色淡的透明。金靈窩在靈獸袋裡也顯得很狂躁,在袋子裡轉來轉去,一刻也安分不下來,想放它出來透氣,它卻死活也不肯了。

繼續往前沒走幾步,江籬就覺得罩在頭頂的結界忽然黯淡了幾分。與此同時,萬林也停住了腳步。

他側過頭來,眼睛定定地看著江籬。

江籬心頭咯登一下,她知道出岔子了。

萬林的眼神太復雜,蘊含了太多的情緒,憤怒不甘,隱忍和不捨……總之,這些情緒不應該對著她,江籬毫不猶豫地念了一遍清心咒,只是這會兒,效果並不明顯。

萬林已經伸出手來,抓住了她的臂膀。

「清荷……」萬林沉聲喚道。

他手上用了力氣,捏得江籬生疼。

一線天裡有幻象,這萬林果然是中招了,而且現在,把她當做了別人。江籬飛快地念著清心咒,在一遍結束之後,又大聲喊萬林的名字。

萬林腦子一片混沌,這會兒看到的,也還是少女模樣的清荷。

那時候他們相互扶持,許諾要一輩子在一起,共同成就大道。他們一起尋訪仙門,哪怕最開始的時候,萬林被測出資質一般,而清荷資質大好,她也只是握緊了他的手,說他們永遠都不分開。

何時變了?

他越來越難見到她。

他每次去見她必定會聽到很多嘲諷的聲音,哪怕門中那些位高權重的長老,也會言語上刺他。他知道,那長老不想他拖了清荷的後腿。

他從未想過要拖清荷的後腿,他的修煉幾乎可以用瘋狂來形容,其間受了多少的苦自不必說,他雖然資質一般,但修為卻在同批弟子裡算中上水平,足以證明他付出了太多的努力。

然而大家只知道,清荷天資優秀,進階極快,容貌更是絕色。區區萬林,哪裡配得上清荷。

人心總是會變的。

他經歷了痛苦和絕望,最後又變得麻木。心湖平靜,猶如死水無波。而此時的他,仿佛沒有經歷過那些傷痛一樣。

他的回憶,停留在了最美好的歲月裡。

他的眼神從痛苦憤怒中漸漸變得平靜,最後又有一種與他本人形象毫不相稱的溫和。

萬林身材高大,面部線條冷硬猶如刀削一般,素來沉著臉說話也是冷冰冰的,所以很容易讓人覺得他很凶悍,哪怕他什麼都沒做,也讓人不敢靠近。

眼睛是一扇窗戶。

他從前眼神如古井無波,現在卻猶如暖陽融雪。所以不管是之前的憤怒不甘,還是現在的溫和,江籬都知道,這會兒的萬林仍舊沒有從幻象之中掙脫。

她仍是念著清心咒。

而她看見萬林的神情又從溫和轉變成了不滿,似乎情緒又變得不穩定了。

萬林看那張嘴一開一合,只覺得異常的煩躁,於是他低頭下去,想要堵住那張嘴。

江籬見他彎腰靠近,頓時心頭一驚。

她被他牢牢抓住,背後又抵著山壁,想要躲開已是不能。江籬反而踮起腳尖,狠狠地用力地撞了上去。

她的額頭撞上了萬林的鼻梁,興許是幻境之中的人最容易受傷,只見萬林鼻子紅彤彤的,還流了鼻血。

當然,江籬的額頭也撞得很疼就是了。

「萬城主!」江籬忍著疼,在他耳邊大喝了一聲。

萬林被撞得捂了一下鼻子,下一刻,他一手撐著山壁,將江籬圈在了自己面前。與此同時,他還施展了威壓。

這個是以往言情小說裡經常出現的經典動作。

但這會兒江籬已經急瘋了。

萬林鼻血還在往下流,跟他比起來,江籬個子就顯得格外嬌小了,總覺得那鼻血就跟下雨似的。她從懷裡掏了塊白帕子遞上去捂住了萬林的鼻子,隨後心念急轉,既然他是入了清荷的幻象,把自己當成了清荷……

江籬臉上的面具是認主了的,所以這會兒雖然被威壓給壓迫著,倒也能勉強操控。

她讓面具自行脫落,露出了臉上刺目的紅疤。緊接著江籬道:「萬城主,你看清楚些!」

她修為比萬林弱多了。

神識也遠遠不及他。這會兒被他這麼壓制著,江籬是沒有什麼辦法反抗的。她對修真界了解算不上多,往年在控屍門還聽師父師兄們說過一些,入了滄瀾仙宮,基本就不太知曉外界的人和事了。

她不知道清荷是誰。

更不知道萬林和清荷有什麼故事,所以這個時候,江籬也無法對症下藥。

「清荷……」萬林仍是沒有轉醒,這會兒眼神裡閃耀著耀眼的光輝,使得他整個人都像是變了個模樣。

哪怕變帥了,江籬也不想莫名其妙的被坑了啊!

萬林哪怕中了幻象,他的結界也還沒撤掉,也就是說,這會兒江籬仍在他的保護之下,江籬還沒感覺到外面的威脅。

她要如何在不傷害萬城主的情況下,將其喚醒?

眼看對方又低下了頭,染血的方帕甚至恰好落在了江籬臉上,感覺到鋪面而來的男性氣息,江籬拼命調動靈氣想要擺脫禁錮……

……

修養中的墨修遠忽然抬頭,感應了一下情人淚。

情人淚是那個青玉扳指的名字,雖然挺不喜歡那名字的,但不得不說,作為一件仙器,情人淚用處極大,也多次救他性命。江籬不是扳指的主人,扳指在她性命攸關的時刻才會護她。

墨修遠覺得自己能夠照看他已經很顧及江笆的情緒了。

他就很不習慣江笆時刻影響他,譬如說這個時候,忽然生出來看她一眼的心思。

這個時候,他透過那情人淚,看到有那麼一名男子俯身向下,而底下那個被染血的方帕蓋了臉的人,無疑是江籬。

墨修遠感覺到了屬於江笆的衝動。那一刻,他的心跳仿佛停滯了一般,內裡湧出一種難以言說的味道。

大抵是又酸又澀的。他輕輕抬手,一股靈氣透過情人淚傳入了江籬的身體。而此時的江籬正拼命想要掙脫束縛,得了那靈氣的助力,她只覺得周身的壓迫一鬆,於是江籬蹲身閃開,隨後施展木生春,數道荊棘攔在了她和萬林面前。

就好像兩人面前有不可逾越的鴻溝一樣。

萬林忽然停了下來,他看著那幾道木荊棘,神情有了一些掙扎之色。

「師父,師父!」江籬忽然揚聲喊道:「路遠師父……」

萬林說他與師父乃至交好友,想來,師父在他心中也頗有分量,江籬想不出其他辦法,便只能大喊師父的名字了。

「師父,你千萬不要有事!」

……

墨修遠透過情人淚,看到了江籬的所作所為,更看清了他們所處的環境。

他最近養得不錯,大羅金仙的實力也恢復了一成。只是如果真的就那麼一直照看著江籬,墨修遠覺得自己大概永遠都好不了了。

她現在又去了那麼凶險的地方。

非要把自己折騰死嗎?

墨修遠實在不想管了,他閉上眼睛,只不過下一瞬間,又猛地睜眼。

透過青玉扳指所看到的情形就如同隔著玉石一般,而青玉扳指是仙氣,那天空中肉眼難辨的魔氣可以被青玉扳指顯現出來,讓他看得真切分明。

那裡是一線天。

一線天……

傳說千萬年前,天下並非仙凡兩界,還有一魔界。

魔族凶狠歹毒,所過之處猶如蝗蟲過境寸草不生。遠古真神帶領仙界眾修士誅殺魔族,真神與魔尊同歸於盡之後,仙界最接近於神的九天玄仙靈動仙人和百惠仙人以血肉之軀堵住了魔界通往凡人界的入口。

那入口處,便是現在的凡間界凶險之地——一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