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靈動仙珠

這是個封閉的地下宮殿。

中間是一座孤零零的祭壇,祭壇上沒有任何花紋和圖騰,看不出到底是什麼祭壇,而祭壇之上,也只有兩座墳頭。

除了祭壇,這地下宮殿就是空蕩蕩的了。因為神識受限,肉眼根本無法看出什麼端倪,江籬一手抓著萬林一手放在師父的身上,他們就這樣用腳步將封閉的地宮丈量了一遍,每一寸土地都沒放過,甚至敲敲打打了每一塊地磚,都沒有發覺有出口的跡象。

地宮不大,仔仔細細找了一圈也不過花了一個時辰。這時候,江籬眼睛落在自己手指上的青玉扳指上,希望它能指出一條路。

墨修遠是通過神念來操控的,他現在頭有些疼,神識也疲憊了。只不過這個時候到底沒有棄他們不管,他仍是盯著那地宮仔細探尋,奈何丹田識海都快搾乾了,他也沒發現什麼奇特之處。

此時,那祭壇還在抖動,兩座墳包更是塌陷了下去。

埋著路遠師父的那座墳包因為被挖開過,現在塌陷得更快,露出了一具白骨。但他們剛剛拉出路遠的時候分明沒看見墳包裡還有別的東西,這會兒陡然見了一具骷髏,江籬和萬林對視一眼,眸中皆是震驚之色。

那具骷髏骨架高大,而通過骨盆處可以分辨得出,那是具男性屍骨。骷髏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腐蝕得乾乾淨淨,一點兒碎片都沒留下。只是他手中還有一柄斷劍,依稀可以看出那柄斷劍並非凡品。

萬林眼睛盯著那斷劍,雖是隔得遠,他仍舊一口叫出了那柄劍的名字。

「流光劍!」萬林低頭看了一眼活死人一樣的路遠聲音低沉地道:「流光劍是路遠父親路雲光的本命飛劍。」

路雲光是個劍修。劍修其實可以擁有很多配劍,但他們有一把隱藏著的本命飛劍,本命飛劍是能夠隨著修行之人實力進階而成長的飛劍。通常,劍在人在,劍亡人亡,說的就是本命飛劍。

那屍骨手裡握的是流光劍,足以說明那具屍骨的身份了。

路遠師父找到了他的父親,他們甚至被埋在了同一個墳堆裡。江籬盯著另外的那個墳頭,緊張地道:「那另外那個墳頭裡會不會是師父的母親。不是說他母親的魂燈也還沒有熄滅麼?」

現在師父的母親在另外的墳堆裡?

要去看看嗎?

萬林沉吟了一下,將路遠背在了背上,然後一手仍是握著江籬,同時示意江籬另外一隻手搭在路遠的身上。

先前因為祭壇的劇烈抖動,他們不得已從祭壇上下來,然而現在周圍所有地方都看過了,想要找到出路,怕還是得從祭壇入手。而且雖一直在震動,但這祭壇,到現在也沒出現什麼怪異的現象……

「去看看吧!」萬林說道。

江籬和萬林又爬上了祭壇。

抖動仍舊在繼續,踏上那祭壇就覺得站立不穩,江籬被萬林牢牢拽住胳膊,這才沒有摔倒。

在靠近祭壇的時候,大概是因為劇烈的震動,路雲光手裡的流光劍忽然從他手中脫落,發出叮的一聲輕響。本來就是一柄斷劍,這個時候,流光劍落地發出了輕微的撞擊聲,明明只是叮的一聲響,那流光劍卻仿佛受了重創一般,落地之時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江籬心頭有些難受,但現在,她來不及想那麼多。

她與萬林一起朝著另外的那個墳堆靠近,等走到墳堆面前,那塌陷的墳頭突然滾落了一大片,露出了一隻沾了泥土的手。

手很白皙,並沒有任何不妥的色澤,看起來就跟活人一樣。

萬林催動靈氣,伸手一拂,那些泥沙就被一股清風吹拂開,漸漸露出了人形的輪廓。

那是個女人。

江籬抬頭看向萬林,就見萬林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這個女修,就是路遠的母親戚素女。

「她現在的情況,跟路遠差不多。」萬林仔細打量了一番,隨後伸手要去扶戚素女。

然就在這時,江籬發現自己青玉扳指突然發出一道青光,從萬林的手背上穿過,使得萬林的手感覺到一陣刺痛,他頓時縮回手,對那墳堆裡的人有些忌憚了。

雖然他沒看出不妥,但一路走來,江籬那扳指都表現出了非比尋常的能力,所以這會兒他便認為是扳指在示警,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這個秘境與他從前所遇到的任何一個秘境都不相同,元嬰期修士在這裡完全沒有任何施展的機會,神識受限,又感覺不到任何威脅,其他什麼都沒有,靈氣也一絲都沒,若一直受困在此,他們身上的靈氣丹消耗光,就只能活活耗死在此。

只是為何路雲光前輩已經化作了枯骨,而戚素女前輩卻還活著呢?

就在萬林皺眉思索之時,他發現江籬已經往前走了幾步,去到了墳頭戚素女的面前。

他們明明緊緊抓著對方的,但剛剛那一剎那,他連她何時鬆手都完全沒有感覺到。

而現在,江籬鬆手之後,萬林頓時覺得身體出現了異樣。他的腦海之中充斥了大量奇怪的念頭,眼前的景色也是一變再變!

他忽然明白,為何之前地宮內那麼簡陋,沒有感覺到別的威脅存在,那是因為抓著江籬。

萬林可以想象,如果沒有江籬去偽存真的本事,他現在不曉得已經陷入了怎樣的幻象之中,只是這個時候,明白都有些晚了。

「江籬……」萬林抬起手,卻覺得胳膊猶如千鈞之重。

江籬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戚素女的身邊,她蹲下去,用手覆上了戚素女的臉。

……

墨修遠喉頭一動,將湧出的血又給咽了回去。在看到另外一座墳頭露出的人之後,墨修遠就已經猜到了大部分了。

剛剛那一下示警,讓他消耗頗多氣息不穩,卻沒想到攔住了萬林,卻沒攔住江籬。

她到底是想做什麼!

他自己到底是要做什麼!好不容易恢復的一成實力,現在又要賠出去了嗎?輸入靈氣進入情人淚,墨修遠准備再次動用全部力量為江籬擋下致命一擊,卻沒想到,他所忌憚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江籬的手仍舊放在那女修的身上,但她並沒有出現意外。

怎麼可能?

祭壇應該是真正的封印,外面的兩座大山只是鎮壓祭壇之處。而那女修身下明明就是魔界入口。她是仰面躺著,正面雖然完好無損,但背面,已經被魔氣完全腐蝕了。

她現在已經不算是個人了。

戚素女,如今半人半魔。魔物通過吸食人類精血和靈氣祭祀,利用常年不死人類所產生的怨氣,想要衝破神壇的壓制。

所以戚素女一直活著。她也努力地想要活下去,或許是因為旁邊的屍骨,亦或者是為了路遠。她一直堅持著活了下去,只是這樣的活著,比死都不如。

江籬沒有看到她身體的背部。

如果看到了,她的手恐怕根本不敢放上去。只是這會兒放上去了,沒有出現意外,實在讓墨修遠驚奇得很。

那裡是魔界入口,她居然好端端地蹲在那,沒有被吸入魔界,沒有被怨氣纏生化作又一份肥料?

江籬摸到了那張臉,她似乎感覺到了戚素女的呼吸和體溫。她伸出手想要將戚素女扶起來,只是將她的身子稍微抬起之後,她整個人僵在了那裡。

戚素女的背後全是黑色的根須一樣的東西,隨著她的拉動,那些根須在瘋狂的蠕動,看起來可怖之極。

江籬下意識地鬆開了手,戚素女又落了回去,她落地之後眼睛陡然睜開,她的眼睛裡幾乎沒有眼白,黑漆漆的眼球把眼睛填滿,讓江籬驚得渾身一顫,差點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下一刻,她的腳上突然感覺到冰涼的觸感,低頭一看,竟是被一道黑色根鬚給纏住了。

戚素女張開嘴,口中亦有黑色根鬚吐出,模樣看起來嚇人至極,然而這個時候,江籬聽到了她微弱的聲音。

「求你……」

「殺了我!」

她身上有一件仙器法寶,正是那法寶,給了她一線生機。只是那仙器也敵不過魔氣的腐蝕和入侵,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清醒過了。此時,她醒了。

她知道路雲光死了。

她也知道,路遠半死不活。

這兩個人,是她一直以來,堅持活下去的希望。但是現在,戚素光艱難地扭過頭,隨著她的動作,她的頭部側了過去,露出了耳後和頸後的那一部分,那黑色蠕動的根鬚無處不在,而她的身體的另外一面,邪惡猙獰,透露出讓人心悸的陰寒之氣。

戚素女看的是路遠。此時萬林神智不清了,背在他背上的路遠自然被扔了下來。他們離那個墳頭很近,而路遠的身體,則被無數道黑氣拖動,要拽入墳頭之中。

戚素女眼睛裡流出了血淚,她喃喃道:「殺了我,取出我體內的仙器靈動仙珠,把它交給路遠。」

那是她的孩子,她和路雲光的孩子,當年,他還那麼小。

戚素光神智又開始模糊了,她身下的魔氣瘋狂湧動,使得她的眼珠也快速轉動起來。江籬先前是害怕的,但聽到了戚素女的話,她忽然上前抓住了戚素女的手。

在她的手觸碰到戚素女的時候,她發現戚素女的眼珠又停止了轉動,就好像先前萬林的情況一樣。

想到萬林,江籬突然反應過來,她剛剛鬆開了萬林的手,但那時候仿佛身體不受控制了一般,現在回想起來,頓時伸出另一隻手,勉強夠到了萬林。

戚素女立刻道:「不用管我,去拉住路遠!」

說罷,她掙脫了江籬的手。江籬也不猶豫,立即上前拖住了路遠,而在她手碰到路遠的那一瞬間,拖拽路遠的力量陡然消失了。

她聽到周圍有嘶嘶的聲音。

戚素女眼睛裡閃出了一道亮光。剛剛被那少女抓住,她覺得自己體內的魔氣似乎收斂了一些,這使得她擁有了掙扎的力氣。她艱難地抬起手,朝著自己的胸口伸了下去。

她從來沒有這般有力氣過,這個時候,戚素女嘴角掛著一抹淡笑,她用自己的手,挖出了心口處的靈動仙珠。那是九天玄仙靈動仙人煉化的仙器靈動仙珠。

正是這顆珠子,使得她掙扎了這麼多年。

雖沒死,卻也無法逃脫魔氣的侵蝕。現在,她終於要解脫了。戚素女看著身旁不遠處的白骨,她的眼睛裡在那一刻不再是漆黑一片,猶如皎皎明月穿過層層黑雲,帶給她皎潔如霜雪的亮光。

「雲光……」

我來陪你了。雲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