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 真神屍骨

戚素女滿手是血,那顆透明的珠子卻沒有沾染絲毫血跡。

靈動仙珠是九天玄仙靈動仙人所煉制的仙器。當年機緣巧合得到之時,路雲光把仙器給她護身。

而仙珠異動使得他們前往一線天查探,想要封印住魔界裂縫,卻沒想到,不僅沒有堵上那裂隙,反而備受折磨賠上了性命。

不過如果他們沒來的話,或許現在祭壇毀了,魔族已經在衝擊最外層的封印也說不一定。

這犧牲到底值不值得,戚素女沒有時間去想了。

眼角的餘光仍是能看到靈動仙珠,此時,那珠子的光澤,一如她眼角的淚。

……

江籬一手拖著路遠,一手拖著萬林,等她滿頭大汗將兩人拖到女修附近,又想用腳尖去接觸那女修的時候,赫然發現,她已經死了。

她眼睛處還是濕的,有盈盈淚光,但嘴角卻又帶著微笑,那死亡對於她來說,是一場解脫。

一顆透明的珠子咕嚕嚕滾到了江籬的腳邊。這就是剛剛她要交給師父的珠子。江籬心情有些陰鬱,她將珠子撿起來,毫不猶豫地放在了師父的手中,並讓他用手握好。

做完這一切,她看到周圍的環境,一時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師父昏迷並沒有甦醒。

萬林也屬於半昏迷的狀態,躺在那裡滿頭是汗還沒清醒過來。

這裡屬於密室一般,外面都已經探完了。出口應該在祭壇上,然而祭壇上就只有兩座墳包,一個裡面躺著師父母親的屍體,另一個裡面是他父親的屍骨。也就是說,他們是江籬的師公和師公婆。

江籬忽然心中湧起了一個念頭,她現在找不到應該如何離開,不如先將兩個人的屍骨葬在一處。

畢竟,師公婆臨死都是偏頭看著師公的屍骨。相比起來,江籬不敢動她的屍體,她身體那些觸手和黑色的根鬚,讓人覺得頭皮發麻,同時也能想象,她的身體下有極為可怖的東西。她不敢輕舉妄動。

但師公的屍骨還是可以的。

這會兒,江籬不能鬆開萬林和路遠,她必須保證與他二人有身體接觸。因此,也就不能因為此處沒有靈氣而省著靈氣了。

「得罪。」

江籬心中如此念道。隨後施展木生春,用數道荊棘裹住路雲光的屍骨,將他的屍骨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戚素女的身邊。

將師公的屍骨挪走之後,江籬忽然發現,埋藏師公屍骨的那座墳包底下還有東西,她要去親自查看,就得拖著兩個人一起過去,江籬這會兒不願意放過一絲一毫的線索,因此只能抓著兩個人又挪了回去。

她始終不明白,為何最開始的時候毫無發現,非得這麼莫名其妙的一個接一個的冒出來。

墳包內,還有一具屍骨……

這具屍體仍是男性,骨頭一半金色,一半漆黑。那種既神聖又邪惡的氣息讓人覺得很古怪,就跟她之前所遭遇的有些相似。那塊一線天裡的石碑,也讓她感覺到了溫暖和神聖,只不過片刻之後,又轉變成了血腥和邪惡。

……

墨修遠看到這具屍骨,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

傳說之中,遠古真神帶領仙界眾修士對抗魔族。真神與魔尊同歸於盡,百惠和靈動兩位九天玄仙以血肉之軀堵住了魔界通往人界的入口。

這具金色屍骨,很有可能是遠古真神的屍骨。如果是的話,那另外的那個墳包之下,會不會還躺著魔尊的屍骨?

而現在的金色屍骨有一半邊已經被魔氣所腐蝕了。這就是一線天內有魔氣溢出的緣故嗎?一線天內的魔氣還未滲透外界,便是因為那兩座大山封印的緣故。這相當於是兩重防御結界。

很顯然,這第一重結界有些危險了。只是他現在雖是大羅金仙,但實力大跌,現下想不出什麼辦法。最重要的是如今仙界,九天玄仙也只有一人而已。

……

江籬怔怔地看著那具屍骨。

她的身體不自覺地往前湊,若不是因為一手還抓了個人,這會兒肯定靠得更近一些。

祭壇仍舊在震動,只是現在的動靜很小。時不時才抖動一下,使得那具屍骨的下頜骨一顫一顫的,像是在笑一樣。

明明很詭異的場景,江籬卻並不覺得有太可怕。哪怕那屍骨時不時透出邪惡的氣息,也沒有讓她被恐懼所主宰,反倒被莫名吸引,一點一點地靠近。

就在她彎腰前傾與那屍骨靠近之時,那具骷髏頭部眼眶之中,猛地出現一隻血紅的眼睛!

屍骨半邊漆黑的骨頭突然碎裂化作骨灰,隨後骨灰仿佛被狂風卷起一般,詭異地在空中形成纏繞著的黑線,猶如黑色一般朝著江籬攻擊過去。

墨修遠一開始就嘗試著阻止江籬靠近,奈何竟然沒有絲毫辦法,他這會兒只能擋那黑氣,但那黑氣實力太強,饒是他費盡力氣還嘔出一口血,攔住大半仍是漏了一縷。

黑氣擦過江籬的臉。

江籬臉上一陣刺痛,因為她彎腰前傾的動作,一滴鮮血落下,恰好滴在了屍骨之上。

霎時,一聲慘呼突然響起,震得人神魂顫栗。就連半夢半醒之間的萬林都睜開了眼,神情顯得極為駭然。

江籬看到那眼眶之中的眼睛裡有血淚溢出,那只眼眸之中充滿了痛苦和憤怒,怒視著江籬就像恨不得將她撕裂吞掉一樣。

江籬沒有動,她臉上的血又滴了一滴下去。

鮮紅的血珠在落下之時,那眼中的情緒,又多了恐懼。

時間仿佛在那一瞬間變得極為緩慢,周圍的一切都好似靜止了,只有那血珠緩緩地往下墜落,以及金色骷髏眼眶之中,那只驚惶不安的眼。

就在快要落到屍骨上時,那隻眼睛忽然退後並消失了。與此同時,本來已經倒塌的兩塊墳包居然快速的恢復原狀,不到片刻的功夫,就已經完全恢復了原樣。

祭壇上的震動也完全停止,若不是祭壇上還有一些裂口,就仿佛剛才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幻覺一般。

透過青玉扳指,墨修遠看到那祭壇內的魔氣和完全消失了。魔氣紛紛湧入墳包,一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

造成這一切的,是江籬的血?

她到底是什麼身份,難道是遠古真神留下的血脈?墨修遠壓下心中驚異,下一刻,他看到閉合的墳包之中閃出一道金光,落在了江籬的臉上……

她臉上的傷口瞬間消失,而銀色面具都被那束光照得金燦燦的。面具上的鳳凰在那一刻宛如活物。

江籬被那光芒射得睜不開眼,下意識地閉眼側身,待舒服一些之後眼睛瞇成一道細縫,便看到,被金光照射到的牆壁上出現了奇怪的靈氣波動。

這裡面是沒有靈氣的,一線天裡也沒有,這突然出現的靈氣波動,讓江籬倍加留心。

也就在這時,萬林站起身來,看著那金光所落之處道:「陣法波動!」

萬林將路遠背起,仍舊緊緊抓著江籬的手,兩人謹慎地靠近陣法。

「移形換位陣!」萬林沉吟了一下道。

他們現在沒有別的出路,與其困在此處,倒不如看看這移形換位陣會將他們轉移到何處。江籬聽了解釋,便也覺得當下別無他法,唯有進那移形換位陣法。

待兩人進入陣法,墳包內的金光瞬間消失,而那墳墓底下,一層結界所隔之處,黑色陰雲環繞,而黑雲之中,有一個人形輪廓。

他捂著一隻眼睛,發出猶如野獸一般的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