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章 鬼面蜘蛛

進了移形換位之陣,本來江籬和萬林都做了最壞的打算,卻沒想到,他們竟然從地宮出來了,而且是直接到了一線天的入口之處,也就是那縫隙之外。

天地之間已經能夠感應到靈氣了,周圍也沒有那種令人窒息的壓力。他們居然直接脫困了,江籬雖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這會兒心頭高興都來不及,也就沒有再多想,不管怎樣,成功帶著師父出來就好。

萬林祭出飛行法寶,載著江籬和路遠往外飛了出去……

一線天外,清淵盤膝坐在大樹底下,身下墊了一個草編的墊子,在墊子的角落裡,還點著一盞青燈。崔靄站在他旁邊,手裡抱著根長長的木棍子。她十分警惕地看著四周,面上神情顯得有些緊張。

原來崔靄一直不肯離開,石頭一樣的清淵這次倒講了情面,沒有強行把崔靄帶走當然更沒有將她扔下,而是陪著她一同守在了這出入一線天的必經之路上。

進入一線天者,生還者寥寥無幾。清淵雖是同意等,卻也是限定了時間的,總不能一直守在此處罷。

卻沒想到,才等三天,兩人便遇到了一種極為凶險的靈獸——鬼面蛛。

鬼面蛛又名美人蛛。蜘蛛的身體猶如一張圓盤,而圓盤之上,有一張格外清晰的人臉。準確的來說,喪命於鬼面蛛口中之人,他們的臉都可能出現在圓盤之上,而鬼面蛛一般來說,會挑選最漂亮的那張臉,所以鬼面蛛又被稱為美人蛛。

一線天本就凶險古怪,而能夠在此處存活的靈獸自然不一般。這只鬼面蛛已經進階到了九階,面對元嬰初期修士也絲毫不懼。清淵乃是金丹期大圓滿,上次越階斬殺了元嬰初期的楚靈秀,但勝利的關鍵在於楚靈秀心高氣傲且對戰經驗不足,落了下風就手忙腳亂,而這鬼面蛛顯然不會如此,恐怕喪命於它口中的修士數不勝數。

鬼面蛛的突然偷襲,讓清淵受了重傷。

清淵用高階法寶青燈為引布了陣法,讓鬼面蛛一時無法靠近。然而他們也脫不了身,鬼面蛛在陣法外圍吐了蛛絲,將清淵和崔靄也困在了其中。

這個時候,清淵因為與鬼面蛛的戰鬥使得瓶頸鬆動,雖然明知受傷了準備也不充分,他也決定衝擊元嬰之境。如果不衝一把,陣法被鬼面蛛攻破,他和崔靄必死無疑。反倒是如果突破元嬰,便有了跟鬼面蛛抗衡的實力。所以,非衝不可。

崔靄手裡拿著武器,在給清淵護法。

陣法越來越薄弱,她知道那鬼面蛛在攻擊,但以她現在的修為,她連鬼面蛛在哪裡都不知道。偶爾那鬼面蜘蛛故意露出一道殘影吸引她的注意力,也無非是想嚇嚇她而已。

崔靄如今不過十四歲,算起來年紀尚幼。從前有哥哥擋在身前,並沒有感受到太多凶險。如今哥哥去了,大師姐也生死不明,因為她而守在這裡的清淵師叔也受了重傷。

崔靄神識死死地盯著周圍的動靜,她跟著江籬學了木生春,因為還沒有趁手的法寶,平日裡木生春也是用得最熟,這會兒就集中注意力想將那鬼面蛛纏住,能夠多耽擱它一下,便也能給清淵師叔多爭取一點兒時間。

「嘻嘻……」

一聲輕笑突然響起,崔靄頓時心頭一跳,眼睛循聲望去。

一張人臉陡然出現在她面前不遠處,讓崔靄一顆心都蹦到了嗓子眼兒。只不過她緊咬著嘴唇,哪怕嚇得面無人色也沒有發出一絲聲音。清淵師叔在衝擊元嬰之境,她在陣中,斷不能發出任何聲音讓他分心。

鬼面蛛眼珠一轉,面盤上的人臉笑得格外嫵媚。只是片刻之後,面盤上的人臉突然湧出了好多張,像是無數張臉拼命想要擠出來一樣,陰森詭異的感覺讓崔靄渾身是汗。

她明明不想看了,但閉上眼睛之後,那鬼面蛛上的情形仍舊印刻在她腦海之中,想要收回神識,卻發現她的神識都好像被蛛絲給黏住了一樣。

鬼面蛛的嬉笑聲越來越大,那聲音就像是鋸子一般,在割裂她的神識。崔靄疼得發抖,但她仍是咬緊了牙,雙手緊緊地握住木棍,將那木棍都捏出了幾根指印。

現在陣法還未破,鬼面蛛沒辦法進來。崔靄雖是在陣中,但此時的陣法也被損壞了一些,並不能將她全身護得牢固,因此,鬼面蛛便尋了機會來虐她,就是想讓她做出影響清淵突破的事情來。

她寧可死,也不會再拖累別人。崔靄如此想著,牙齒已經咬了舌尖。倒不是想要咬舌自盡,而是因為那疼痛讓她牙齒都快咬碎了,不知不覺間便咬到了石頭,一時間,崔靄滿口是血。

鬼面蛛一邊攻擊陣法,一邊折磨崔靄,它自然不希望陣中那人突破,此時已經感覺到天地靈氣紛紛湧入陣中,它顯得十分著急,對崔靄的折磨也就更頻繁了一些。

它現在雖然不能入陣毀她肉身,卻能通過蛛絲侵入陣法虐其元神,至於陣眼處的那男人,陣法沒破,它的觸手便伸不進去。

它倒沒想到,這小姑娘元神並不算強大,竟然能夠抵抗它的控制。它更沒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被幾根枝條給纏住了。

趁著鬼面蛛停頓的那一瞬間,崔靄施展木生春將它纏住。只不過換來的是鬼面蛛尖細的笑聲,「嘻嘻,死丫頭,居然還有這本事……」

九階的鬼面蛛早就能夠開口說話了,這會兒陡然開口,讓崔靄心頭更加緊張。也就在這時,陣法中央,坐於草墊上的清淵身上氣息暴漲,與此同時,天空上陰雲密布,時不時炸出一道閃電。

修真界,金丹期之後便有小天劫了。元嬰期更是有天劫的,這會兒清淵若是成功扛過這天劫,便能突破元嬰之境。這就說明,他已經過了自己的心魔考驗,只差最後一步。

鬼面蛛當年渡那元嬰期的天劫時去了半條命,現仍是記憶猶新。它立刻遠遁離開,讓崔靄稍微鬆了口氣。

元嬰期天劫只有一道神雷。

在神雷快要落下之際,清淵猛地睜開眼,袖子一揮,便刮出一股狂風,將崔靄卷著遠離了自己身邊。在崔靄倒地之時,她發現自己身上罩了一個高階法寶,那是一盞燈,先前那陣法,便是以這盞寶燈為陣眼的。

清淵師叔若是青燈在手,抵擋那神雷自然要容易一些,這會兒卻將青燈分出來給了她。崔靄手握青燈,正要往清淵那邊過去,就見那神雷陡然劈下,正中持劍而立的清淵師叔。

同一時刻,一道黑影從不遠處躥出,直接奔向了清淵所在之處。

鬼面蛛根本沒有離開,它不過藏起來伺機而動,待神雷劈下之後,立刻上去攻擊,這個時候,按理說是渡劫者最虛弱的時候。當初是因為不知道會困多久它懶得等所以一心想要破陣,如今倒覺得,這雷劫來得正是時候。

哪怕就算他此時進階,但被天劫劈得半死不活的話,也能讓它省時省力!

……

萬林載著江籬和路遠剛剛飛出來不久,就感覺到了周圍靈氣的異常波動。

「有人突破元嬰期了,正在渡劫。」萬林神識一掃,接著便道:「是滄瀾仙宮的清淵,清淵和你那師妹崔靄還留在這裡。」

江籬如今覺得自己的神識又有了進步,在萬林說完之後,她也看到了不遠處的情形。

崔靄手握青燈朝著清淵方向趕去,而清淵渾身跟塊黑炭一樣,頭髮都枯卷了。

有鬼面蛛在攻擊清淵!

萬林屈指一彈,手中射出一道藍色水線,那鬼面蛛察覺身後危險猛地轉過身子,圓盤上的人臉瞬間變沉了驚恐萬分的模樣,它口中吐出無數銀絲組成牆壁,然而那水線直接穿透蛛絲,射在了它的臉盤之上。

一聲尖嘯陡然響起,鬼面蛛見勢不好立刻要逃,卻發現自己被什麼東西給束縛住了。它拼命掙扎也奈何不得,圓盤之中的臉也顯得莫名驚駭。

江籬之前並不知道,萬林的武器是一張長弓。他面無表情地拉弓射箭,一時周身氣勢瞬變,讓人覺得他衣袂翻飛英武不凡。

「咄咄咄咄!」瞬間便有數到靈氣所凝的箭釘住了鬼面蛛毛茸茸的腿,使得鬼面蛛發出一聲慘叫。下一刻,它就叫不出來了。

清淵手中長劍直接插入鬼面蛛的臉盤之中,霎時間鮮血噴濺而出,血流如注。

它全身抽搐數下之後不再動彈,元嬰期的九階靈獸鬼面蛛就這麼死在了萬林和清淵手中。

江籬眼睛瞟了下萬林,以前一直沒見他怎麼動手,在一線天內,他也沒表現出什麼實力,相反,基本是依仗她,所以江籬雖然知道自己修為差很多,但也沒覺得萬林有多厲害,如今見了,才深知自己小看了人。

……

看到江籬脫險,再次受傷的墨修遠倒是鬆了口氣。

只是再看到她一臉崇拜地看著那名男修之時,墨修遠眉頭皺起,他輕哼一聲斷了與情人淚的聯系,心道眼不見為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