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結嬰大典

「萬城主,師姐,」

危機解除,崔靄第一時間叫道。

她臉上露出狂喜之色,真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出來了,還救了自己和清淵師叔。

此時清淵師叔看起來狀態還好,只不過身上黑乎乎的,且他似乎感覺到了自己的視線,冷冷一眼瞥了回來。崔靄頓時心頭一緊不敢再看,匆匆跑到了江籬面前。

「師姐,太好了,你出來了。」她隨後又問,「路長老他……」

「找到了,只是元神受損昏迷不醒。」說到師父,江籬語氣就有些沉重了。看到崔靄探頭探腦地四處看,江籬頓了一下道:「師父現在躺在萬城主的法器結界中,你瞧不見。」

「喔。」崔靄點了點頭,伸手去握了江籬的手。

而那邊,清淵開始清理鬼面蛛的屍體。

鬼面蛛死了,清淵從它的身體裡掏出了一顆上品靈石。

鬼面蛛的蛛絲是上等的煉器材料,以尺計算價格,如今這裡的蛛絲長約七尺,價值自然實在可觀。在掏出那塊靈石的時候,江籬靈獸袋裡的金靈就已經蠢蠢欲動了,明明是一隻甲蟲一樣的靈獸,卻能發出咯吱咯吱的磨牙聲,就跟老鼠啃木頭一樣,聲音大得讓周圍的人都聽到了,清淵和萬林俱都轉頭看她,讓江籬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訕笑了兩下。

清淵雖然清理了一下,還施了結界換了一套衣衫,但這會兒他頭髮卻是沒恢復的,那麼卷曲的頂在頭上,讓人看了就想笑,偏偏還得忍著。

只不過清淵掏出那塊上品靈石之後,看了一眼萬林,隨後便將靈石拋給了江籬。

江籬接過還沒拿穩,就見金靈已經掙脫束縛自行出了靈獸袋,明明那麼點兒大,卻把雞蛋大小的靈石給搶走了,還立刻縮回了靈獸袋裡。

在它鑽回去的那一刻,噗嗤噗嗤啃石頭的聲音就響起來了。

這吃貨!

這鬼面蛛不是她斬殺的,她又沒出一分力氣,自然沒想過要分點東西的,清淵將上品靈石直接給了自己,江籬委實不好意思的。她正要道謝,就聽清淵又道:「蛛絲沒你的份。」

他語氣平靜地說完之後,又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崔靄,臉上的冷硬稍顯柔和了一些,只不過下一刻又恢復如常。

清淵沖萬林行了一禮,「多虧萬城主相救,這鬼面蛛的蛛絲……」

九階鬼面蛛的蛛絲價值連城,清淵也不能就像那塊上品靈石般做主了。哪怕那上品靈石,他其實也征詢了一下萬林的意見。

萬林看也沒看直接道:「舉手之勞,這蛛絲乃是你們斬獲與我無關!」清淵得了萬城主的話也不推脫,直接轉手將蛛絲塞到了崔靄手中。

崔靄連忙推拒,被清淵瞥了一眼,頓時不敢吭聲了。

……

返回仙宮之後,滄瀾仙宮一干元嬰期修士都來探望了路遠,想了諸多辦法,也沒有讓他甦醒過來。

「路長老元神受損,目前體內神魂僅剩一縷,唯有用聚魂陣法保證他元神不滅,至於能否醒來,就只能看他造化了。」說話的是丹藥島的島主,他沉吟了一下道:「聽聞有仙丹名為返神,若能尋得一粒,或許能有生機出現。」

見到江籬眼睛頓時發亮,丹藥島島主又道:「且不說凡間界無人知曉那返神丹的丹方,即便有人知道,也無人能夠煉制而出。」他伸出手指指了指天,「那是仙界才有的丹藥,要麼渡劫飛升入仙界尋丹,要麼就只能等老祖賜藥了。」

雖然有兩個選擇,但不管哪個,幾乎都是不可能實現的。

飛升?等個上萬年吧……

老祖?更是玄乎了。現下老祖到底是生是死狀態如何,他們也是無從得知的。

門中長老所說,與之前萬林所言相差無幾。

師父雖然搶了回來,但一時找不到救醒他的方法。仙宮位置乃是修真界仙氣最為濃郁之地,聚魂陣法設在仙宮最好。因此將路遠送回仙宮之後,萬林便離開了。

在回仙宮之時,江籬已經將靈動仙珠給收好了,畢竟那是仙器,而師父未醒,那仙器不能認主。如今的靈動仙珠乃是無主之物,如果被別人發現就完了。

仙器出世,必定引得天下修士爭搶。就算是同門也不會例外。

幸得那靈動仙珠光暈內斂,或許是因為被污染過失了仙氣,又可能是帶了戚素女的執念,所以這珠子並沒有什麼靈氣溢出看起來極為普通。就連萬林的高階探寶靈鼠也對靈動仙珠沒有任何反應,江籬這才放心地將珠子收好。

雖說路遠長老元神受了重創,幾乎沒有甦醒可能,滄瀾仙宮少了一名元嬰,但清淵成功突破金丹期大圓滿踏入元嬰之境,也算是彌補了一下損失。

在江籬和崔靄守著路遠師父的聚魂陣時,滄瀾仙宮正著手準備清淵的結嬰大典。

因為路遠昏迷不醒,典藏樓的修士本來就不多,現在更是大部分都另尋了他處,如今的典藏樓便剩下小貓兩三隻,著實冷清的很。以往還有外門侍女給江籬傳些消息,現下,江籬和崔靄可以算是對典藏樓外的事情一無所知了。

這日,江籬給聚魂陣的陣角處重新放了靈石,正要跟崔靄一起修煉,忽然聽得鍾聲響起,那聲音並不急促,每一聲間隔時長相等,聲音清脆悠揚,讓人覺得心神安穩,歲月沉靜。

江籬神識外放,便看見不少穿著其他門派服飾的人沿著仙宮白玉石階而上,她能夠從他們的臉上看到對仙宮的敬仰和敬畏。

「明月宮,天罡月霞雙環劍一對。恭賀清淵仙長成功突破渡劫之境。」

「蒼山門,高階壽元丹一枚!」

「梵音殿,秋水玉露液一瓶!」

……

江籬一拍腦門,「竟是忘了,今天是清淵的結嬰大典!」他們準備了數月,現在才是那良辰吉日。

崔靄也是一愣,「聽說結嬰大典本門各島也是要獻禮的,我們要送東西嗎?」

如今典藏樓做主的是江籬了,但樓裡本來的東西她現在是不能碰的,而師父原來留給她的,卻也沒有能夠適合送禮的東西。見到江籬愁眉苦臉,崔靄便掏出了蛛絲道:「要不把鬼面蛛的蛛絲送給清淵師叔?反正我也用不上。」

「本來就是清淵給你的。」江籬皺眉道,「再送回去沒准他會不高興的。」

崔靄想想也是,頓時也撐著腮幫發起愁來,不過片刻之後她又嘀咕道:「沒有人叫我們去參加大典呢。」

「石頭師叔的結嬰大典呢,我想去看看。」崔靄小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