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章 仙宮獻禮

實際上,滄瀾仙宮上層倒是還記得江籬。

掌門很看重江籬,且不說她那逆天的資質,單憑洞天福地內見過老祖,就值得將她好生照看。此次沒有規定她必須到場,是免得她心頭難過。

路遠元神受損昏迷不醒,對她來說肯定是個打擊。但清淵突破元嬰,結嬰大典又是必不可少的。滄瀾仙宮也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告訴天下人,他們的地位不可撼動。

至於典藏樓那些離開的修士,掌門也是覺得,江籬如今年紀不大修為也不高需得人引導照看,他準備另外為她再選一名師父。當然,這一切還得等結嬰大典過後再做安排。

掌門長老是這種想法,盡量讓人不要去打攪江籬,但其他弟子看不明白,還以為是江籬沒了靠山,現在不受門中重視,因此看到典藏樓的江籬和路遠拾階而上之時,仙宮弟子還沒給她兩人好臉色看。

江籬在門中並不受歡迎,一來她很少與其他人來往;二來她如今修為仍舊挺低,哪怕當初越階戰勝了金丹期修士,眾人也只認為是她運氣好得了逆天的靈獸和天火;三來麼,被一些有心人添油加醋的編排過,加之當時那些所謂的事實讓人眼紅嫉妒,所以她失了靠山,很多人都還挺高興的。

一路往上,江籬和崔靄收了不少白眼。

江籬說只是上來看看,她們是仙宮弟子前來觀禮是應該的,至於送禮,清淵是明白人,這會兒肯定不會來為難典藏樓,加上她們只不過在角落裡觀禮,那些門中大佬哪有時間來注意她們兩隻小蝦米。至於一路收的白眼,江籬對這些並不在意,察覺崔靄情緒有些沮喪,她還安慰了崔靄兩句。

兩人尋了個僻靜角落站好,看各門各派呈上獻禮。清淵今日穿一身朱紅色的長袍,明明是挺喜氣的顏色,但他臉上一如既往的面無表情,不愧石頭美名。

崔靄還用胳膊肘捅了下江籬,小聲道:「石頭師叔變雞血石了。」

江籬:「……」

兩人在角落裡竊竊私語,又等了許久,就輪到了仙宮本門修士贈禮了。

仙宮一峰一樓七星島,以東亭山風頭最盛。

東亭山獻禮的女修如今是金丹後期修為,生得明眸皓齒,模樣端的是嫵媚動人。她手中拿的是一個托盤,上面擺放的東西用紅布遮著,不過即便如此,大家也能感覺到那紅布底下所滲出的濃郁靈氣。

「東亭山還真是會故弄玄虛。」江籬低聲道。那紅布都是塊法寶,居然能阻隔神識的探測,因此這個時候,大家都不曉得紅布底下是放的什麼東西。

「那是東亭山九代弟子中的大師姐,華靈,大家都叫她靈仙子。」崔靄知道的比江籬多些,這會兒又再次給她講了起來。

華靈如今年齡兩百餘歲,金丹後期,她明眸皓齒肌膚勝雪,臉頰薄紅猶如桃花初綻。她一步一步往前呈上獻禮,明明一段不長的距離,硬是被她搖曳生姿的步伐給無限延長了。

崔靄眼珠一轉,忽道:「聽說華靈一直想挑個合適的雙修道侶。」她們修為在全場中算低的,故意傳音入密的話還容易引起那些大能注意,反倒是直接說話要方便一些,因此她壓低聲音道:「你說她是不是看中了石頭師叔?」

江籬見那華靈的模樣和眼神,也覺得崔靄說得在理,便點了點頭,「應該是吧!」

崔靄對清淵師叔是心存感激的,這會兒就說了一句,「我不喜歡東亭山的人,要我說,丹藥島的雲仙子比這靈仙子更合適一些。」

「丹藥島雲仙子如今三百餘歲,修為雖與華靈相當,但她煉丹的本事卻是極好,聽說現在已經能夠煉制出高階丹藥,這樣的助力,可不比華靈要好得多。」崔靄絮絮叨叨地說個不停,江籬則是一直想用神識去探測那紅布底下到底是什麼,這樣也算做鍛煉和修行了,她現在是不放過一絲機會,想著法子提升自己。

她好像能夠看到一點兒事物的輪廓了。

那好像是一塊石頭。

拿石頭送石頭師叔,這樣真的好嗎?

她正聚精會神地想要繼續觀察的時候,就聽旁邊有人出聲道:「你們太過分了,身為同門,居然在這等時刻,說我們東亭山壞話。」

江籬和崔靄循聲望去,便見東亭山四名弟子站在身後一丈遠,對她二人怒目而視。

而此時,楚靈已經走到了清淵面前,將那禮物呈了上去。

這謎題,需要清淵親自揭開。

清淵站著沒動,旁邊的東亭山須臾長老便道:「這是我東亭山一番心意,清淵何不打開看看?」

清淵原本應該算做須臾長老師侄,不過修真界的修為強於輩分,如今清淵已經是元嬰期修士,修真界大能,斷不應該當著眾人的面喚他師侄了。

清淵抬手要去揭那紅布,手指觸到那紅布之時,他聽到了一個極為委屈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我沒有說東亭山壞話。」

「剛剛我明明都聽到了,還說沒有!」

這會兒,眾人都十分好奇那紅布底下到底是什麼,屏著呼吸等清淵揭秘,所以周圍環境安靜得很,因此,崔靄和東亭山弟子的對話就顯得格外明顯了。

楚靈眉頭微微一皺,隨後淺淺一笑,水漾的眸子注射著清淵,柔聲提醒道:「東亭山獻上賀禮,恭賀師叔突破元嬰之境。」

……

江籬和崔靄以及東亭山這幾人被戒律堂的師兄給警告了一通,這會兒無人敢在開口了。

台上,清淵揭開了紅布。

「天,好大一塊金玉石!」

「那塊金玉石怕是有上萬年了。」

……

此起彼伏的驚呼聲響起,見著眾人這等反應,須臾長老顯得極為高興,那楚靈臉上的笑容也更深了一些。

卻見清淵只是淡淡點頭道謝,隨後接過托盤,將那金玉石隨手放在了那一堆禮物之處,並沒有因為那塊石頭貴重而多看兩眼,當然,也沒有因為面前站的是個美人就多看幾眼。

楚靈心頭不滿,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微笑著退了下去。

接下來的送禮的是七星島,除了陣法島因為出了意外現在送出的東西要次上一些,其他的幾個皆是出手大方,只不過有金玉石在前,其他的都稍顯遜色。

而這時,那須臾長老忽然道:「典藏樓江籬都來了,莫非是代表典藏樓來送禮的?」

東亭山須臾長老跟典藏樓路遠不和並不是秘密,就連其他門派都知道,所以須臾長老也毫不遮掩,這會兒直接點名江籬道:「雖說如今典藏樓無人做主,但你既是典藏樓大師姐,便不該站在那裡。過來罷!」

路遠昏迷不醒不能主事,須臾長老早就想將典藏樓納入東亭山管理,奈何掌門一直沒有鬆口,他心頭有氣,這會兒見了江籬,免不了給她點兒顏色看看。

若是江籬自己讓出典藏樓的管理權,那就最好不過了。

「既然來了,就回自己的位置上去。」掌門也點點頭道。

江籬便在眾目睽睽之下,拉著崔靄一路往前,她作為典藏樓唯一的正式弟子,自然是站在最前面的,江籬被那麼多人盯著倒還沒怎麼,崔靄年紀小又沒見過這等場面,走路的時候一不小心同手同腳,引得諸多嘲笑,而須臾長老一聲冷哼,更是讓她雙腿都不聽使喚了。

「看,那弟子的腳在發抖!」一人笑道。

「看修為應該是仙宮外門弟子才對,怎麼跑到這裡來了。」要知道,仙宮外門弟子都沒有資格參加這等大典的。

「聽說是典藏樓弟子。」

「典藏樓已經落魄到這等境地了,既如此,為何還要……」

說話的那些門派,自然是有意跟東亭山示好的,如今仙宮東亭山獨大,隨便幾句話便能順著須臾長老的心,何樂不為?

江籬握住了崔靄的手。

她挺胸抬頭,站得筆直。受了江籬影響,崔靄也稍微的調整了一下心態,她因為被嗤笑臉頰緋紅,抬頭之時,臉蛋燒得跟紅蘋果一樣,眸子裡還有水汽,那等模樣,倒叫台上清淵眉頭一擰。

「典藏樓內法寶眾多,不知道典藏樓會獻上什麼賀禮呢?」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猶如黃鸝鳥一般悅耳。

說話的是東亭山采晴,她這會兒已經十四歲了,模樣長開,原來的鵝蛋臉也變成了尖瓜子,巴掌大的小臉上眼睛又大又圓,說話的時候眨著眼睛,長長的睫毛蝶翼一般撲扇,顯得她嬌俏可愛。

元嬰大典上,門中各島獻禮乃是一直以來都有的規矩。江籬穿的是典藏樓的弟子服,她代表的是典藏樓。哪怕腰板兒挺得再直,這會兒在天下修士面前,若是不拿出東西,丟的是典藏樓的臉。

她丟的是師父的臉。

江籬思來想去把心一橫,準備拿出師父當初給她的凝玉尺來充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