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章 低級污蔑

凝玉尺已認主,江籬還得抹去自己的神識。

畢竟有主無主,修為高些的修士一眼便能分辨得出,她若直接拿上去肯定會被戳穿的。

就在江籬準備抹去凝玉尺神識之時,她身畔崔靄忽然跨前一步,抿著嘴唇朝台上走去。

她們離那高台距離很近,崔靄先前雙腿發抖,這會兒倒顯得頗有氣勢,三兩步跨上台階,走到了清淵面前。

崔靄將手伸入袖中,她走路雖快,此時掏東西的動作卻緩慢了許多,就好像不好意思拿出來一般。

見她這樣,不少人都發出了嗤笑,而崔靄臉蛋更紅,嘴唇緊緊抿著,她飛快地掃了一眼台下,隨後飛速地低下了頭,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了。

在大家鄙夷的眼神注視下,崔靄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鬼面蛛的蛛絲。

底下又是一片吸氣聲。

崔靄得意一笑,蘋果臉上出現了兩個圓圓的酒窩。

七尺長的蛛絲遞到了清淵面前,清淵臉上表情仍是毫無變化,只是他接過蛛絲之後,順勢收入袖中。

清淵本只是想著等下便將這蛛絲還給崔靄,貼身放比較方便,但他此時的動作落在其他人眼裡,意義可就不一般了。他本就是不少女修肖想的對象,如今突破元嬰,更是讓許多女修心生仰慕了。

華靈冷冷瞥了台上崔靄一眼,復又低下頭去,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來。

……

結嬰大典結束之後,前來獻禮的門派大部分都離開了滄瀾仙宮。

江籬和崔靄被告知有要事通知讓他們等在偏殿,前來傳話的是掌門虛懷殿修士,因此江籬便覺得是掌門有要事通知,自然不敢違令。

江籬心頭有些緊張,她總覺得這次被留下,恐怕會有不好的消息。

師父元神受傷昏迷,不知何時才能甦醒。典藏樓掌管門中寶物修煉心法和典籍,他們肯定不願交給自己。

清淵突破元嬰之後,便已經成了仙宮長老之一。是要把典藏樓交給清淵暫時代管麼?

若是清淵就還好,就怕清淵去了陣法島,而典藏樓又歸了東亭山。

想到這裡,江籬心情極為沉重,她心神不寧坐立難安,旁邊的崔靄自然也緊張得很,她站都站不住了,在大殿內轉圈圈一樣的走來走去。

兩人沒等多久,就見一行人匆匆進了偏殿。

領頭的是東亭山的華靈,她身後跟著幾名東亭山弟子,其中有個江籬認識,正是那采晴。

東亭山修士身後還跟著三位戒律堂修士和一名靈獸島弟子,這等陣容,讓江籬眉頭微微一皺。

華靈冷眼看著崔靄,隨後一揚手吩咐道:「將她抓起來!」

江籬頓時攔在崔靄身前,「你們想幹什麼?」

采晴便道:「大師姐,你可知你身後那人做了什麼?」她忽而皺眉,輕笑一聲道:「想來大師姐也是知道的。」

「崔靄,你本是靈獸島外門弟子,限制身上還有靈獸島令牌能夠出入靈獸島是也不是?」問話的是東亭山一名金丹初期男性修士,他瞪著崔靄氣勢洶洶地道。

崔靄不明所以,一時沒有回答,便聽那人又喝了一聲,「是也不是?」

被金丹期修士的威壓一震,崔靄顫聲應道:「是!」

那東亭山修士得了回答便不再問了,而是看向了靈獸島那名外門弟子,「靈仙子的鬼面蛛養在何處?」

「回師兄的話,靈仙子的鬼面蛛養在靈獸島珍獸苑,當初江籬的靈獸也是養在那裡。」他說到這裡看了一眼崔靄,「正是崔靄能夠進入的區域。」

他回答之後,三個戒律堂修士心中便有了計較。

靈仙子收服了一隻靈獸鬼面蛛。

鬼面蛛吐的蛛絲被崔靄盜走,還當做賀禮獻給了清淵長老。雖說這麼算還是漏洞百出,但一個修為這麼低,又沒有靠山的小姑娘哪裡會有七尺鬼面蛛蛛絲?東亭山勢大,靈仙子又很受須臾長老喜歡,修為更是不俗,哪怕證據不足,大家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江籬聽得這幾人對話,腦子一轉便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她頓時氣急,怒道:「鬼面蛛?怎麼,你想說我們獻給清淵長老的蛛絲本是你所有?」

華靈瞇眼一笑,眸中閃過一道冷光,她威壓施展,隨後道:「正是如此。」

如今江籬和崔靄沒有靠山,那路遠神魂重創,想要甦醒難於登天。用聚魂陣將其養著,不過是浪費門中資源罷了。

這兩人修為低下,她又查過她們身後並無其他靠山,特別是那崔靄,不過有個資質好的哥哥而已,而那哥哥,早就死了。既如此,這兩個家伙如何能從鬼面蛛這等凶狠靈獸手裡拿到七尺蛛絲。當然,不管她們如何得來,她現在都能給她套下個罪名。

哪怕一時不能把江籬如何,但區區外門弟子崔靄,要解決她輕而易舉。

「呵呵……」江籬一聲冷笑,隨後踏前一步,與東亭山等人對視。

許是沒想到江籬居然能在她威壓之下行動自如,華靈臉上神情有瞬間錯愕。

她隨後皺眉道:「先將這崔靄帶走。」

先前崔靄被這群人給震住了,待聽到她的言論,崔靄反而輕鬆下來,她的蛛絲是石頭師叔給她的,現在竟然拿這個東西來潑她污水,她不但不緊張,現下還頗有些想笑。

「慢著!」江籬大喝一聲,隨後威壓也瞬時展開。

她如今神識已至金丹後期,雖然有修為拖累,但神識威壓施展而出,倒也頗有氣勢,將這一干人給唬住了。

「你說鬼面蛛的蛛絲是你的,可有證據?」

「我養的靈獸就是鬼面蛛,這就是證據!」華靈厲聲道,「這鬼面蛛乃是我華家長輩送給我的,為的就是等它結了蛛絲,給師父煉一件高階法寶!」

「跟她們浪費口舌做什麼,將這竊賊帶走,若是江籬執意阻攔,一並帶走便是!」東亭山先前那位男修說道這裡,手中武器一揚,隨後怒喝:「還不讓開!」

江籬其實已經傳音給了清淵。傳音入密依靠神識傳遞訊息,她神識比在場的人都高,自然能夠瞞過他們耳目。

她先說的是,「清淵清淵,有人拿蛛絲來污蔑我們。」

見清淵沒有回答,江籬又跟了一句,「他們欺負崔靄,要將她抓走了!」

這會兒,還有一些門派大能並未離開,大家聚在一起說說笑笑,清淵作為主角自然不能丟下客人不管。

只是聽得江籬的話,清淵心頭委實有些憤怒。

他身形極快,縮地成寸,幾步便循著聲音去到了偏殿之中。看到東亭山幾人圍著江籬和崔靄,清淵看向戒律堂三名修士道:「戒元、戒虛、常在,你們三人為何在此處?發生了何事?」

清淵原本就是戒律堂堂主愛徒,在戒律堂威望頗高,此番叫出三人名字,便叫這三人心頭一抖,心中後悔不迭。

「崔靄蛛絲來路不明,東亭山靈仙子所養靈獸鬼面蛛失竊,懷疑與崔靄有關……」戒元每說一句,便覺得周圍空氣都變冷不少,他說到後面,竟是不敢開口了。

作為戒律堂修士,他這會兒知道,清淵長老是生氣了。

是真生氣了!

「來路不明?」清淵手一伸,將江籬背後的崔靄給逮了出來,隨後他冷眼看著華靈,「你懷疑她竊取蛛絲,有何證據?」

華靈微微抿唇,隨後道:「崔靄乃是靈獸島外門弟子,能夠進出珍獸苑,也就是我鬼面蛛的區域。

「然後呢?」清淵眉頭一皺,示意華靈繼續說下去。

華靈沒想到這樣一個外門弟子會引出清淵,這個時候,他不應該還在跟那些留下來的大能交談麼?她頓了一下,只能繼續道:「崔靄修為只有築基期,不可能獵殺得了鬼面蛛。」

說到這裡,華靈底氣也足了一些,「她只有一個哥哥,早在秘境之中隕落,既如此,還有誰能給她提供蛛絲?我的蛛絲丟了,偏偏她得了,而她是最不可能得到這種高階材料的人,懷疑到她頭上乃是理所當然,更何況,她還具備竊取蛛絲的條件。」

「沒了?」

華靈又道:「這些足以證明她有嫌疑!」

「華靈沒有證據誣陷同門,按照門規,應罰緊閉半年,一年不得領取門中資源。」說到這裡,清淵沉聲道:「如今我還是戒律堂執法殿殿監,對於證據確鑿的行為,可以直接處理。」

「清淵長老!」華靈難以置信,萬萬沒想到清淵會處罰她。

「崔靄的蛛絲乃是我與萬城主所贈,並非來歷不明。」清淵瞥了一眼華靈,「靈獸島那只鬼面蛛不過七階,如何能結出七尺蛛絲。」他早用神識查探了靈獸島的鬼面蛛,也正是如此,才會對華靈進行懲罰。

說到這裡,他轉頭看向戒律堂三人,「你們三人,自己回去領罰!」

戒元心頭後悔不已。

誰說這兩個家伙沒靠山啊!

清淵就是他們靠山啊,這麼大一靠山,比路遠長老還嚇人好麼……

這次真是虧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