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 晴天霹靂

清淵處罰了東亭山華靈。

雖說東亭山須臾長老得了消息不太高興,不過事情真相明了,清淵又剛剛被封為長老,他不至於因為這個事情跟清淵撕破臉。

當然,私底下也半開玩笑地給華靈求了情,禁閉半年就改成了三月。

……

典藏樓的代管權交給了東亭山,丹藥島島主原本就看中江籬,如今便有心將她納入門下,作為關門弟子親自教導。

得了這樣的消息,江籬只覺得仿若晴天霹靂。

典藏樓的代管權給了東亭山,東亭山須臾長老又將其安排給了自己素來看重的徒弟冠雲。

而冠雲正是采晴的師父。

因此,采晴也是早早地跟隨師父來到了典藏樓,東亭山這一行人准備入樓之時,就見江籬與崔靄站在典藏樓前,攔住了他們去路。

「掌門下了令,由我東亭山暫管典藏樓,江籬還不讓開!」說話的是采晴的師兄石墨,他倒是不敢動手,只是語氣顯得極為不耐。

「大師姐現如今成了丹藥島靈妙長老的關門弟子,怎麼丹藥島沒有派人來接你過去?」

實際上,丹藥島的確有派人過來領江籬過去,不過那丹藥島修士給了東亭山幾分面子,來得會稍微晚一些。

東亭山跟典藏樓素來不和,這兩人還害得華靈關禁閉,雖然有清淵長老撐腰,但如今掌門已經下了命令,她們要攔路豈不是抗命。

采晴笑吟吟地看著江籬,心頭卻是對其厭惡至極。

江籬與沉錦一同進入滄瀾仙宮,當時人人都知道他們是一對,現如今,她與沉錦交好惹得不少同門女弟子眼紅,便有不少同門女弟子拿言語來擠兌她。

「你天天纏著沉錦,莫不是忘了沉錦跟那典藏樓的大師姐才是一對,當初可是不離不棄的一對喲!」

想到那些女弟子的嘴臉,采晴就心頭忿忿不平。

她姐姐當初想讓她進入典藏樓的,結果被江籬阻止不說,家姐還被迫離開了典藏樓。

雖說大家都懷疑江籬隱藏了修為,但采晴卻覺得並非如此,若不是因為她有靈獸和天火,她哪裡會是雲山門那金丹期修士的對手。

模樣難看,修為最低,明明沒有一處能夠服人,偏偏占用了門派大量的好資源。因為路遠的緣故,更是享受了太多的特權。

大家都是一同入門的,她又素來高傲不喜跟同門接觸,現在門中上下,討厭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想到這裡,采晴臉上的笑容也更燦爛了一些。

她上前一步,「江師姐東西收拾好了沒,要是沒有,我們可以幫忙搭把手。」

江籬厲聲喝道:「誰讓你上前的,這裡是典藏樓的地盤,沒有典藏樓允許,不得擅入!」

實際上江籬這幾日都在熟讀仙宮門規。看得越仔細,她也就越放心。

仙宮素來便有一峰一樓七星島,傳下已有數萬年。而原本典藏樓也並非只有這麼點兒人,不過典藏樓的修士歷來都不願意廣收弟子,便是路遠原本的師父,也就只收了兩個弟子,路遠的師父和師兄都已經仙逝,如今典藏樓就剩下了江籬一根獨苗。但不管怎樣,如果典藏樓還有親傳弟子存在,若是她不同意,便是掌門也無權將典藏樓劃入東亭山的勢力范圍。

否則的話,祖宗傳下來的一峰一樓七星島豈不是廢了。大宗門,其實最講一些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

東亭山要接管典藏樓的前提條件是江籬另投丹藥島,但她並沒有這樣的打算。她本來想去跟掌門提一下的,但這幾日掌門事物繁忙,她求見多次都沒有回音,虛懷殿沒有掌門命令不得擅闖,她便只能繼續等著,卻沒想到,這命令下得如此之快,東亭山弟子來得更快。

不過現在丹藥島修士都沒來,她也犯不著跟他們解釋那麼多,總之一句話!

江籬手中出現凝玉尺,她拿著尺子在手中一揮,地面上便出現了一道細線,「典藏樓陣法已開啟,越線者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作為底蘊悠久的典藏樓,自然是有防御陣法的,就是挺燒靈石,不過江籬這會兒也管不了那麼多,把壓箱底的靈石都給填了進去,啟動了陣法。

「除了對門中做出傑出貢獻,得到掌門手諭能夠進入典藏樓挑選獎勵的同門,任何人都不得進入典藏樓!」

典藏樓很多東西其實都是歷代長老拿回來的,他們喜歡游歷更喜歡尋寶,樓內五成以上的東西屬於典藏樓而非滄瀾仙宮,畢竟其他各島若是收羅了好東西毀主動上繳給門派嗎?肯定不會,兌換門派貢獻拿一般或不錯的就行了,好東西肯定要自己留著。

采晴皺眉,她未說話,那石墨便開口道:「如今典藏樓已由東亭山代管,你若再阻撓,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崔靄便答:「你若再往前一步,便莫怪我們不客氣了。」

與此同時,師父那只火鴉也尖聲叫道:「哪裡來的混蛋,竟敢來典藏樓撒野!」火鴉最近剛剛進階,這會兒已經成了七階靈獸,實力不容小覷。

它尖叫之後直接噴了火,站在前面的石墨和采晴自然遭了殃,特別是采晴修為要低些,臉上眉毛都給火苗給燒了。

「你,你們……」采晴眸子裡霎時湧起淚花,她緊咬嘴唇,顯得楚楚可憐。

江籬心頭冒火,看著就煩。

東亭山弟子氣極便要硬闖,江籬冷眼看著,就見那人剛剛跨過那道線,便被巨力彈開,整個人都飛了出去,重重地撞上了樹。

真是作死!

「江籬,你竟然違反命令迫害同門!」

一個沉穩的男聲響起,而聽得這聲音,采晴等人皆是面露喜色。采晴這會兒捂著眉毛,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她哽咽著道:「師父,你來了!」

來人正是采晴的師父冠雲!

江籬見來了重量級的人物,這會兒也不示弱,便要將事情鬧大些,好叫掌門出來處理。

雖不知道為何掌門最近避而不見,但現在若是事情鬧大,他總該是要管了吧!

「唯有得掌門手諭對門中有大貢獻者才能進入典藏樓,這是仙宮老祖傳下來的規矩,那弟子會受傷,可不是因為違了規矩。」江籬笑了一下,「不知冠雲師叔前來典藏樓所為何事,莫非得了掌門手諭,要入典藏樓挑選法寶?」

她拱手行禮,「冠雲師叔請出示手諭,晚輩江籬才好領師叔前往對應樓層。」江籬頓了一下,「門規如此,還請師叔見諒。」

「掌門已經下令,你執意違抗,便交由戒律堂處置。」他側頭跟門下弟子說了一聲,便見那名弟子快步離開。

不多時,他們便請來了戒律堂堂主,這一次,掌門也一並過來了。

江籬見到掌門,立刻行了大禮。

隨後便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她不願意離開典藏樓前往丹藥島,既如此,典藏樓便不能劃入東亭山。

現下,若是非得有人代管,那也只能是掌門虛懷殿下修士,而不是東亭山。當然,這一點兒,江籬卻是沒有明說的。

因江籬態度堅決,又拿出門規為證,東亭山的弟子頗有些不滿,卻又不能找出由頭反駁。那冠雲皺眉思索,片刻之後低聲詢問了戒律堂堂主幾句,而那堂主也點了點頭。

冠雲揚聲道:「既然你要說老祖留下來的規矩,你是不是還忘了一條,一峰一樓七星島,若是門下弟子皆是金丹期修為以下,那就算是有辱師門,需得逐出內門,到外門接受磨練。」

江籬翻的是古籍,是戒律堂清淵拿給她們的,她有翻過並未看到這一條內容。但此時戒律堂堂主已經點了頭,想來並無虛假。那些門規數萬年下來自然是修改精簡過,如果還有規定的更細致的也並非沒有可能。

局面陡然逆轉,江籬心頭頓時有些緊張。火鴉是靈獸,想得可沒那麼多,它將江籬落了下風,頓時又趾高氣揚地噴了火,只不過這次被戒律堂堂主攔住,且被對方施展大擒拿術抓在手裡,猶如縮了脖子的火雞,動彈不得了。

面對這麼多門中大能,崔靄緊張得雙腿打顫,不過她仍是道:「路遠長老不還在麼,他是元嬰期呢!」

對,我師父還活著,又不是死了,你們這般行為簡直是欺人太甚!

「我師父還活著。」江籬一一看過在場眾人,沉聲道。

「不過是個活死人而已,依老夫看,現在為他布下聚魂陣,無非是浪費門中資源。」話音落下,東亭山須臾長老轉瞬而至,他怒視江籬道:「還不撤下陣法,莫要等老夫強行出手!」

須臾長老前些日子進階了,現在修為與掌門相當。

東亭山弟子最多,實力也是最強。且掌門素來並不怎麼管理門中大小事,他原本常年守在上層浮空殿,傳達老祖神諭。因為滄瀾仙宮有個仙人老祖,所以掌門負責的事物跟其他修真門派有很大不同。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老祖的存在,滄瀾仙宮實力最強的其實是東亭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