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資源分配

「誰說我沒有金丹期修為。」

眼看須臾長老要出手,江籬揚聲喝道。

她昂首挺胸站在典藏樓前台階之上,明明身材纖細,這個時候,猶如挺拔的松柏一般,給人一種頂天立地的心安。崔靄站在她身後,也跟著挺直了腰板。

江籬微微揚起下巴,視線掃過陣外眾人。她青絲飛揚,衣袍翻飛,在配上她此時睥睨天下的眼神,還有無形之中施展出來屬於金丹期的威壓,在場中人,除了掌門和幾位長老,皆是感覺到了神魂上的壓力。

采晴心中又驚又怕,只覺得今日,江籬恍是換了個人。她的臉上帶了面具,遮住了疤痕,而面具上淡淡的金絲鳳鳥,這一刻鮮活得好像要飛起來一般,那耀眼的金色恍惚墜入了她露出的那隻眼睛裡,眼眸之中,金光璀璨,耀眼的光華讓她不敢抬頭與其對視,在那一刻,她被江籬給震懾住了。

「我年僅十六,金丹後期修為,可有給仙宮丟臉?」江籬笑得張狂,「當年墨老祖這般年紀之時,修為幾何?」

墨修遠默默躺了槍,他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兒問題,為何會聽到她口中吐出自己名字的時候就會下意識抬頭看一眼,然後又發現對方沒說什麼好話……

他甩了甩頭,驅散了心中一些不愉快的念頭,打定主意不再多管閒事了。至於江笆,墨修遠默默安撫道:「等我修為恢復之後,便想辦法替你尋一件肉身,之後橋歸橋路歸路,你想做什麼,我都不攔你。」

所以,現在你也不要影響我,否則我永遠都好不了……

江籬的元神在金丹後期,一線天出來之後進展更快,如今確切來說,應是金丹期八層左右。

事實上九成修士的修為和神識等階都是相同的,神識相對來說還會弱上一些,而某些得了機緣的修士,神識有可能比修為強大,但修為築基元神金丹八層,這種情況聞所未聞,說出去都是沒人相信的。

其實有不少人認為江籬隱藏了修為。

但這些長老都頗有手段,元嬰期的強者了,怎麼會看不出是不是隱藏了修為,除非那隱藏修為的法寶乃是仙器……

至少也得是高階上品的法寶,這種東西,便是整個滄瀾仙宮也找不出幾件。

須臾長老將江籬仔細打量了一番,隨後冷哼了一聲不再多說什麼,心中已另有打算。

江籬有了金丹期修為,東亭山便不能代管典藏樓,本來以為東亭山還會找些岔子,卻沒想到他們安分下來許久也沒來打攪,江籬鬆了口氣,又與崔靄一起安心修煉了。

自從築基之後,哪怕使用同心陣法,江籬修為進展也是不快。她如今總是覺得問題的關鍵在於臉上的紅疤,每日想著都快著了魔,她還用刀子將疤痕處自己給切開了,仍舊沒發現任何東西,倒把崔靄給嚇哭了。

修真界有靈丹妙藥,一點兒皮外傷很快就恢復了,正是這個原因,江籬才忍著疼自己來切,看到崔靄大顆大顆地掉眼淚,她還扯著嘴角笑了一下,「別哭啊,養一會兒就好了。」

崔靄一直抽抽噎噎的,說她勇敢,江籬只覺得她是被逼無奈。

滄瀾仙宮東亭山獨大,而現在越平靜,她便越覺得心中不安。

她一點兒都不喜歡滄瀾仙宮。

這個正派第一修真大派,在她心中不及控屍門萬分之一。

江籬臉上上了藥,她坐在後山的青石上抬頭看天,只覺得頭頂的陽光刺目,抬手用青玉扳指阻隔那耀陽,這才舒服了許多。

這些修士都這樣的德行,江籬已經不覺得飛升的仙人有多好的品德了。

這個世界的神仙,至少與她所在那個世界神話故事裡普度眾生的仙人不同。不過就是實力強悍一些罷了,這樣的人,枉為仙人。

滄瀾仙宮,特別是東亭山的修士都趾高氣揚斤斤計較,做的壞事不少,從最開始萬象城遇到的那一個開始,每一個都讓江籬對東亭山印象下跌,她如今便想,上梁不正下梁歪,能夠庇護出這樣的滄瀾仙宮,這樣的東亭山,那飛升老祖恐怕也不是個什麼正直之人。

想到那個與江笆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江籬的心頭很不是滋味。

那麼多謎團沒解開,大仇還沒報完,叛徒江雲歌不知所蹤,師父也還沒有醒來,她什麼都做不到……

身上的擔子很重,壓得她快喘不過氣來。

又躺了一陣,江籬才收拾好心情重新開始修煉,如此又過了幾日,就到了領取門派發放修煉資源的日子。

往年她的都是由典藏樓的侍女去取,如今典藏樓的人都散了,去領取資源的便是崔靄。

崔靄是空著手回來的,她嘴唇抿著,眼眶發紅,很明顯是受了委屈。

發放資源的是東亭山,難不成東亭山準備從這裡來打擊報復她們?她如今算是金丹期後期的優秀弟子,資質乃是門派最高,掌門親自給她派下的修煉資源,難不成東亭山要違抗命令?

江籬一時氣急,問道:「東亭山的人怎麼說的,怎麼不給發?他們要違抗門規麼?」

崔靄吸了吸鼻子,「東亭山說每個月完成了門中任務的才能領取門中資源,師姐如今已有半年沒有完成門派任務,所以這丹藥和修煉材料都不能發了。他們說,先違了規矩的是師姐你。」

江籬一聽,便心道壞了。

她自入門之後,就沒操心過這些事。也沒跟其他弟子一樣,需要完成門中任務獲得門派積分,師父出事之前由他一手操辦,她只需安心修煉就好,而現在師父昏迷不醒,她便完全不知道還有這茬事。

只是上月還正常領取過,那時候東亭山也並沒有提起這些的……

其他的暫且不提,現在江籬把典藏樓師父的住所能翻的地方都翻了,上品靈石所剩不多,哪怕是她的不給,師父的上品靈石總得撥下來,不然的話如何維持聚魂陣。

江籬心頭著急,直接前往東亭山與分發資源的修士交涉。

非東亭山弟子入內領取資源需得排隊,江籬等了將近一個時辰才輪到。卻沒料到,那名金丹後期修為的東亭山修士見了她,直接拿出一塊玉簡往桌上一擱,「要領份例?先把欠下的完成。新入門弟子一月需要一百貢獻點並完成門派任務一件,如今你拖欠半年,按照門規,所需貢獻點翻倍,乃1200點,門派任務六件,完成之後再來領吧。」

說完之後,他抬手搖了搖,「走吧走吧,下一個了。」

江籬連忙道:「我的可以完成任務了再來領取,我師父的靈石卻不能拖,這個是掌門當初便安排好的,每月按時發放,跟我完不完成任務有何關系。」

「掌門安排的你找掌門去,我沒有接到命令。」東亭山修士一臉不耐地揮了揮手,「後面還有那麼多人排隊等著,你快些離開,不要杵在這裡妨礙我做事。」

實際上,以往分管份例發放的都是東亭山外門弟子,還是有背景的外門弟子才能擔的肥差,正經內門修士哪裡會浪費時間來做這些,這次是東亭山專門安排的金丹後期修士,就是準備給江籬點兒顏色看看。

這名金丹期修士戰鬥力極強,乃是東亭山金丹後期手段最為狠辣的一個。若是江籬主動出手,他必定不會手下留情。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激怒江籬,她先動手的話,哪怕自己將其重傷也不算違反門規,反倒是她哪怕重傷,也得接受處罰。

見江籬沒動,他威壓施展,同時怒喝一聲,「還不快滾!莫在這裡耽擱大家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