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章 門派任務

屋外有弟子很配合地揚聲道,「我們都還有要事在身,請不要耽擱大家時間,」

江籬臉色鐵青,右手緊緊握成了拳頭,「把欠下的門派貢獻點和任務做完就能領份例。」

金丹期修士斜睨她一眼,「自然,東亭山是講規矩的。」他伸手敲了敲桌子,「典藏樓上下都不講規矩,我少不得提點你一下,出門右手邊是東華殿,在東華殿內領取門派任務,東華殿有個內室為軒轅閣,在裡面能夠兌換門派貢獻點。」

末了,他看著江籬鄙夷道:「這是仙宮弟子入門之時便熟悉之地,只有不守規矩的人,才不知道吧!」

他聲音隆隆,又施展了傳音之術,這屋裡屋外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江籬作為路遠唯一弟子,享受的特權自然是讓仙宮上下羨慕嫉妒的,這會兒屋外都是各島修士,有些心不平的,看著江籬就挺不順眼了。

而現在東華殿裡的任務都十分凶險,僅憑江籬一人想要完成,簡直是癡人說夢。

金丹修士瞇了瞇眼睛,這死丫頭沉得住氣不主動挑釁,他也沒了動手的機會,恨恨看了她兩眼,那眼神銳利刺目,讓江籬覺得仿佛被毒蛇給盯上一樣。

她知道東亭山跟典藏樓素來不和,這個時候,求東亭山是沒有任何用處的,而現在她身處東亭山,若是動手正如了他們的意,江籬轉身離開卻沒有去旁邊的東華殿,而是直接往虛懷殿過去。

她自己的份例暫時不領無妨,但師父的靈石必不可少。

在修真界,施展傳音秘術需要一定的條件。

一是修為比對方高,強者可以直接傳音給弱者,而弱者被動接受。

二是雙方留下過神識印跡,能夠互相傳音。

否則的話,任誰都施展傳音秘術給另外的人,豈不是亂了套。就好比現在江籬想要傳音於掌門也是行不通的,她要去見掌門,必定要從雲梯而上,前往虛懷殿求見。

「來者何人?」虛懷殿修士玄章看到江籬,輕喝了一聲。

「典藏樓江籬,有要事求見掌門!」玄章自然認識江籬,如今掌門已經在浮空殿內閉關,江籬想見掌門肯定是沒辦法通融的。他對江籬跟東亭山的事情有所耳聞,只能感概她運氣不好,師父生死不明,當年結下的梁子可不就報應在了她身上。

玄章歎了口氣道:「掌門如今已經在仙宮上層浮空殿內閉關,這個時候是見不到他的。」

掌門此次閉關,據說是有大事要聯繫老祖,只不過後來卻發現瓶頸有了鬆動跡象,到真的成了修煉閉關。

如今仙宮大小事務由東亭山和戒律堂共同打理。戒律堂那蕭堂主,可是個鐵面無私恪守規矩之人,江籬現下算是不占理,恐怕戒律堂也不會為她出頭。

「江籬……」玄章頓了一下,「你請回吧,掌門確實已閉關多日,門中上下皆是知道的。」

他沒跟東亭山合起來誑她。

東亭山之前也是按時發放了資源的,想來正是因為掌門閉關,他們才想出了這個法子。

掌門閉關時間不定,江籬這段時間日子算是難熬了。

……

江籬這會兒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師父的上品靈石不能斷,如今聚魂陣最多還能堅持七日,若沒有上品靈石補充,師父恐怕就真的再也醒不過來了。

心知那玄章所說應該屬實,江籬臉色灰白,整個人都有些懨懨的,就在她轉身離開准備回去想法子的時候,江籬聽到有人喚她。

「大師姐!」

沉錦乃是虛懷殿弟子,他站在那玄章身後,微微蹙眉,眸子裡猶如有一點寒星。

「我送師姐回去。」沉錦沖旁邊的玄章行了一禮,笑著道:「我去去就回。」

說完之後,沉錦幾步走到了江籬身邊。

江籬有很久沒見著沉錦了,聽說他最近一直在閉關修煉,如今修為已經是金丹期二層。

原來沉錦不過到她肩膀,如今身高還略略比她高出一些。

他模樣生得好看,如今長成少年郎了,更是如芝蘭玉樹。幼時容貌漂亮得略顯女氣,時間的沉澱修為的逐漸加深,使得他周身的氣質也跟著變了。

他步伐飄逸,沿著玉石階梯下來,衣衫無風自動。

他笑容溫和,沐浴著晨光而來,天地間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了。江籬都微微愣了一下,片刻之後她反應過來,對著沉錦扯了扯嘴角。

她這會兒笑不出來,也沒心思跟他敘舊。

沉錦走到了江籬身邊,他一時也沒說話,靜靜走在江籬旁邊,更是隨著她入了典藏樓。

待到了典藏樓內,他才開口。

沉錦的聲音略低沉,只聽他道:「姐姐。」

不管是大師姐還是姐姐,這些稱呼對江籬都沒什麼觸動。

江籬勉強擠出個笑容,「好久不見,多謝你送我回來,只是我還有要事在身……」就不跟你敘舊了!江籬心頭的話還沒說出口,就已經被沉錦打斷了。

「可是因為靈石不夠?」沉錦拿出一個青色金紋的乾坤袋,「這些是我這些年做任務歷練攢下來的,雖不多,但也能稍稍解下燃眉之急。」

沉錦將袋子直接塞到了江籬手裡,「姐姐千萬莫要推遲。」

他靜靜注視著江籬,「當年若不是姐姐,我便沒有今日。」

江籬這會兒都急死了,自不會推卻,她早年也送過沉錦東西,這時候也不矯情,直接拿了便道:「多謝了。」

她記在心裡,以後定會答謝。

江籬回了典藏樓,她將沉錦的袋子打開,發現裡面一共有十二塊上品靈石。

算上這十二塊上品靈石,師父的聚魂陣能夠堅持的時間也不足一月。

江籬想了想,也不管那麼多,直接給萬城主發了傳信紙鶴,希望他能夠提供一些幫助,而她做完這一切之後,又聽崔靄講解了一些關於門中任務的事情,這才前往了東華殿。

崔靄是外門弟子,她對內門任務了解不多。

當初她哥怕她擔心,並沒有將內門任務詳細的告訴她,因此此時江籬也是一知半解。

內門任務多是丹藥島和陣法島所發。

門派每月要給弟子發放丹藥,數目算起來就極為龐大,因此,最基本的門派任務就是收集所需藥草,要不就是煉器材料。

當然還有捕獵靈獸、尋人、探尋某處地方等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任務,其中有難有簡,江籬心知這個時候東亭山給她使絆子,那門派任務必定剩下些難度很大的,她有了心理準備,卻在看到之時,仍舊吃了一驚。

需要繳納草藥的,畢竟是七品以上的高階藥草,長在一些極為危險的地方還有靈獸守護。

煉器材料也是同理。

除卻這些便是探尋各種凶險秘境,她一個人去,絕對是凶險至極。她現在要完成六件門派任務,江籬將所有的任務都記錄下來,隨後便去了內室軒轅閣。

她欠下1200點貢獻點。

貢獻點兌換不能隨意更改,這個時候倒是做不了假。一枚中階下品回靈丹為十個貢獻點,一枚上品靈石則是三百貢獻點,法寶也能兌換,也就是說,貢獻點想要完成並不算難。

高階法寶最低兌換1000貢獻點。

江籬入門之時,各島島主都給了她見面禮,她有幾件也不曾用過,這個時候倒可以拿出來兌換。只是她這時候不急,如果在東亭山兌換肯定是最低價,反正她要出去,倒不如在修真坊市裡換成靈石,至少靈石兌換不會摻假。

江籬在東亭山走了一圈後返回典藏樓,她與崔靄商量許久,決定先去靈雲島上的修真坊市玲瓏仙坊。

火鴉是師父的靈獸。師父那時讓它護著江籬,所以這個時候,火鴉與江籬同去玲瓏仙坊。

崔靄留在典藏樓守著師父的聚魂陣。

若沒有元嬰期修士出手攻擊的話,典藏樓的陣法還能維持一段時間,只是江籬仍舊怕崔靄受欺負,千叮萬囑若是有事一定要去尋清淵長老。

時間緊急,江籬連夜出山,她走後不久,便有人緊隨其後離開了滄瀾仙宮。

那人影不緊不慢地跟著,距離恰好在金丹後期修為能夠探測的神識範圍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