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章 激烈戰鬥

火鴉進階,這個時候還能當坐騎用。江籬乘著火鴉前往玲瓏仙坊,對身後的尾巴毫不知情。

只因為對方的修為已經遠遠超過了她。

這一次,東亭山的須臾長老親自出馬,他不願意將這個事情交給別人。

江籬的修為是金丹後期,她瞞住了所有人。連他這樣的元嬰大圓滿修士都看不出來,唯一的解釋就是,江籬身上有仙器。

她明明年紀小,身上的福運卻是叫他這個元嬰期大圓滿的修士都眼紅,天火之中最好的幽冥鬼火,詭異的高階靈獸,每一樣都是讓修真界修士為之爭奪不休的東西,而現在,更是有仙器。

那是仙器啊……

仙器的誘惑太大,須臾長老不希望出現一點兒變數。

他倒是沒打算把人殺死,但會隱瞞身份威逼利誘,把她身上的仙器暫時奪過來,然後設計廢掉她的修為,讓她從天才的位置上跌下來。

這個世界從來不乏天才,然而更多的卻是夭折的天才。

須臾長老暫時沒有動手,等到距離滄瀾仙宮稍遠的時候,他才會下手。

……

江籬乘著火鴉飛了一天,距離玲瓏仙坊還剩下一半的距離。

她沒有浪費一點兒時間,哪怕是在火鴉之上,也在運轉心法,雖然幾乎沒有效果,但她卻不會放棄。

就在她運轉心法之時,忽然覺得身體一沉。

座下火鴉身子也是一顫,猶如突然被誰拽了一把般,從高空狠狠地墜落下去。江籬慌忙穩住身形,同時施展靈力,想要將火鴉給扶起來。

「對方太強,行不通!」火鴉怒喝一聲,發出一聲長鳴,就在這時,周圍的天空上突然出現了大量的飛鳥,雀鳥、蒼鷹、食腐鳥……

不同種類的鳥聚集在了一起,將火鴉和江籬牢牢地罩在了其中,而在這些鳥類的天然屏障裡,江籬覺得威壓要稍微小了一些。

身上陡然壓著的大山被抬起了一角,她和火鴉的身形穩住,險險地停在了離地不過三丈高的距離。

剛剛那一下,在強大的威壓籠罩下,她的靈氣屏障和護體法寶,在撞上地面的那一刻,恐怕都會碎裂,從而使得她受重傷!

對方太強!

江籬甚至覺得,來人至少是元嬰後期。

她一個築基初期的修士,對上元嬰後期的修士,能有什麼勝算?

為什麼會被盯上!

江籬全身汗毛根根豎起,心跳都已經停止了,她甚至都不敢呼吸了。她打起精神,用神識去搜索對方的蹤跡,然而她感覺不到,什麼都感覺不到。

只覺得陰風陣陣,後脖子皮仿佛貼了一塊冰。

在哪?在哪?她手中的木棍揮舞,數道荊棘揮舞,卻沒有碰到任何東西。幽冥鬼火這會兒也附著在了荊棘條上,每掃過一處地方,都帶來一陣靈氣波動。

金靈顯得有些驚慌,它能夠感覺到危險,甚至朦朧之中似乎捕捉到了一點兒氣息,但它如今是幼生狀態,實力與對方有差距,這會兒捕捉到的氣息也是時斷時續,每一次以為自己發現了,都發現落了空。

……

須臾長老知道江籬挺有本事的,倒沒想到自己還小瞧了他們一些。那隻火鴉是路遠的靈獸,現在還進階了。只可惜,即便最近進階,也不過是隻六階靈獸,根本不夠看的。

他不殺死江籬,卻看不得這隻蠢鳥,當初仗著有路遠撐腰,一張嘴可是又臭又討嫌。

只不過這些雕蟲小技,他還不會放在眼中。

須臾長老不想暴露身份,自然不會用那些成名的法術,他此時手中僅僅握了粒石子兒,手指一彈,石子兒化作流星一般,朝著江籬的後背砸去!

江籬直到石子兒接近之時才感覺到異狀,她身形一閃,卻快不過那猶如閃電一般的攻擊,石子兒瞬間砸破了她的靈氣屏障,而身上的護身法寶也被破開,借此一擋,石子兒擦著她的肩膀而過。

肩膀火辣辣的疼,被石子兒擦出了一道溝壑般的傷口。

接下來,又是一粒石子兒……

靈氣屏障勉強再次聚起,又被石子兒擊破,而這個時候,她已經沒有護身法寶護體了。

噗的一聲,石子兒穿胸而過,疼得她腳步踉蹌,往後跌了數步。

火鴉憤怒得發狂,那些雀鳥這會兒卻是不敢再動了,弱一些的,就已經被神秘人的威壓直接震死,死掉的雀鳥已經堆疊成了山,在地上撲了黑壓壓的一片。

它沖著四周噴火,火焰呼嘯猶如一道盤旋的火龍,本是威風凜凜,然而下一刻,那空中飛舞的火龍仿佛被冰給凍住,與此同時,火鴉的身上霎時結了一層霜!

江籬被石子兒打得身上有了四五處血洞,火鴉則眨眼之間被凍成了冰雕。而直到現在,他們都還沒有看到,出手者是何人!

……

就在江籬精疲力盡之時,一個詭異低啞的聲音在不遠處的樹底下響起,而在那大樹旁邊,有寥寥黑氣環繞。

「把仙器交出來!」

那人桀桀笑了一聲,「否則,死!」他話音落下,火鴉身上的冰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凝結,本來是薄薄的一層,如今已經成了一個冰坨子。

大樹底下的人影四周有凶煞之氣,還有黑氣環繞,看起來像個魔修。江籬腦子一轉,莫非當初在一線天裡還有別人。

知道她身上有靈動仙珠?

不得不說,這是個巧合,但江籬只想到了這一點兒,此時的江籬根本想不到,這個人會是偽裝了的須臾長老。

須臾長老手中拿的是一個魔修的法寶,當初斬殺之後順手收到了乾坤袋中。他手中握著那面陰魂幡,將幡內怨氣和陰煞之氣盡數放出,使得自己現在猶如魔修無疑!

「不交出來,它先死,你隨後!」

一隻黑色怨氣所凝結的大掌出現在了火鴉周圍,江籬毫不懷疑只要大掌收攏,就能將冰坨子捏得粉碎。

她現在身上有五處血洞,正在汩汩的往外冒血,靈氣也因為不斷的催動木生春擊飛碎石和給自己形成屏障耗盡,此時已經成了強弩之末。

「你交出仙器,我饒你不死!」

「真的?」江籬喃喃應道,她說,「我走不動了,也沒靈氣支配它,你過來拿!」

須臾長老根本不怕江籬使詐。他冷哼一聲,手握陰魂幡,朝著江籬走了過去。

江籬看著那鬼修靠近,心情格外緊張,每一次呼吸都伴隨著傷口的劇痛,讓她幾乎快要昏厥過去。

她食指摸著拇指的玉扳指,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上面。

她一直覺得,只有在生死攸關的時候,這個玉扳指才會起作用。而這個玉扳指,她也可以說是仙器。

在須臾長老靠近的時候,她會和幽冥鬼火以及金靈給他合力一擊,雖然沒有一點兒勝算,但是,她不想死,更不想等死!

交出仙器饒她不死!

鬼才信他!

在須臾長老走近之時,金靈、幽冥鬼火和江籬同時出擊,奈何須臾長老將手中的黑幡一舞,便將他們盡數擋住。

「蠢貨,這點兒本事還敢動手!找死!」

若不是人死了幽冥鬼火也會消失,須臾長老肯定會把那天火也給搶了,他眼珠一轉,天火不能搶,靈獸卻是可以,想到這裡,他看向金靈的眼神也變得熾烈起來。

「竟然還有個這麼好的靈獸!」須臾長老發出桀桀怪笑,他周身威壓施展,沖著江籬厲聲喝道:「把仙器交出來!」

實力差距太大了,在對方面前,自己的雕蟲小技都成了笑話。

絕對的實力壓制,讓她根本想不出辦法脫身了。

她不甘心!

江籬眼眶泛紅,只覺得喉頭腥甜,她一時沒忍住,噴出一口鮮血,還濺了一點兒在那黑衣修士身上!

江籬顫巍巍地抬起手,「在這裡,仙器在這裡!」

陽光下,青玉扳指發出了幽幽的綠光,猶如有一汪碧泉,在她手心流淌。

「仙器?」

須臾長老有些迷惑,卻也並不是完全不信。

這個扳指不是凡物。

但他也感覺不到任何高階法寶特有的靈氣,最重要的是,明明樣式普通的青玉扳指,卻給了他一種古怪的熟悉感,就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

在哪裡見過呢?

須臾長老眼皮跳動,讓他心中陡然生起了不好的預感。

而此時,江籬身受重傷,又處在他威壓之下無法動彈自然不能救治,這個時候,身體已經到達極限了。

她視線有些模糊,僅僅是憑著最後的毅力在支撐自己的手抬起。

「你會救我嗎?」

江籬咧嘴一笑,笑容苦澀無比,這個時候她別無他法,竟將自己活命的希望,寄托在了一個板子上,還是個沒有認自己做主的扳指呢……

墨修遠有些心神不寧。

他不知道是因為他自己還是因為江笆。

他暫時停下了修煉,望著遠處青山綠水,想要平復一下起伏不定的心境。視線轉移,他看到了洗髓池中的那唯一一朵荷花。

當初,被江籬那靈獸給啃了的長生蓮,現在居然又開了一朵……

又莫名地想到了江籬。

他眉頭微微蹙起,下一刻,飛快地掃了一眼青玉扳指。

緊接著,墨修遠眼睛瞪大,那個黑乎乎拿了個惡臭無比的陰魂幡的蠢貨是誰!為什麼他看到的不是江籬,而是個男人!

墨修遠莫名暴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