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章 再遇故人

須臾長老沒有直接伸手去取那扳指,他手中出現了幾道銀絲,纏在了江籬的拇指上。

他竟是想直接絞斷江籬的手指。

銀絲勒住拇指,十指連心,疼得她悶哼一聲,就在這時,青玉扳指發出一道耀陽的光芒,下一刻就聽那須臾長老一聲慘叫,竟是登登登連續後退了十餘步。

須臾長老臉色蒼白如紙,那一刻猶如遭雷擊一般。

一股威壓猶如浩瀚大海一般襲來,海浪高於千丈,浪頭從空中墜落,要將如同小舟一般的他徹底擊沉。

最讓他驚恐莫名的是,這威壓有一種特異的熟悉感。

老祖!

須臾長老臉色慘白,之前那段時間,掌門和路遠在浮雲島上待了多日,似是商量了大事,當時掌門只是說徹查奸細,莫非,他們還有所隱瞞?

譬如說,老祖現在活得上好,還選中了江籬?

想到這裡,須臾長老生出退卻之心,然而他雖是隱瞞了身形能夠騙過江籬,但如果老祖真的時刻庇護著她的話,又豈能瞞過老祖?

在那一瞬間,須臾長老腦中轉過千百個念頭,最終,卻是不敢與老祖對抗。一不做二不休什麼的,在老祖的壓力面前,他完全生不出鬥爭之心……

須臾長老不敢再停留,飛速地退去。

墨修遠做完這一切之後氣息有些不暢,他神色莫名的看著那青玉扳指,良久,才發出一聲低低的歎息。

此時,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而歎息了。那個人雖然用了陰魂幡混淆視聽和氣息,但墨修遠能夠確定,他是仙宮中人,至於到底是誰,他用神識一一查探,便能得知。只不過如今洞天福地與仙宮隔絕,他要看,也得通過青玉扳指。

江籬離得太遠,得等她回去之後才能知道,到底是誰想害她。怒火在胸腔內舒展,墨修遠又只得念了一遍清心咒。

他默默念叨,最近修煉起來的靈氣,又一招給敗了。江笆啊江笆,我說你什麼才好……

江笆:「……」

江籬死裡逃生,只覺得身子一軟,險些站立不穩。她勉強撐起身子,開始扳動那塊凍結的冰坨子。

恢復了一點兒靈氣之後,江籬用幽冥鬼火來燒那冰塊,不多時,冰雪融化,只剩下薄薄的一層,奈何火鴉仍舊不動,江籬喘了口氣才道:「別貪吃了,我沒力氣了。」

火鴉喜歡火。

幽冥鬼火直接吞噬它會怕燙,但隔了那元嬰修士的堅冰就要舒服多了,所以火鴉有些戀戀不捨。

然冰塊全部融化之後,那火又顯得燙了。

火鴉連忙叫了起來,「燒,燒死小爺了,燙燙燙……」

活了就好。江籬喘了口氣,這才開始尋了個稍顯隱蔽的地方,布了個結界開始補充靈氣。

她在調息的時候摸了摸青玉扳指,只覺得分外的親切。

這扳指,又救了她的命。

這是當初那個洞天福地裡的人扔給她的,那個長得像江笆的老祖,他給的法寶現在已經救了她兩次了。

江籬與火鴉一起調息,恢復了大半之後繼續趕路。這次之後便無驚無險,不多時就到了玲瓏仙坊。

繳納了入門所需的一塊下品靈石之後,江籬進入了修真坊市。

她要賣的法寶是當初入門之時師父從其他長老那拐來的,都是高階法寶,因此,江籬想的是到最好的商鋪拍賣。

來之前,江籬在崔靄那裡得知了玲瓏仙坊最大的商鋪乃仙品樓。仙品樓萬年之前便已存在,據說曾經出過仙器,故而得名。

雖然仙品樓不屬於任何門派,不過其實力不容小覷,只不過他們不參加任何門派鬥爭,如今仙品樓到底有多少名元嬰期修士坐鎮,大家心頭都是沒底的。但能夠知道的是,光是仙品樓最大的拍賣場——品珍閣就有兩位元嬰期修士坐鎮。

只有高階下品以上的法寶,才有資格拿到品珍閣內拍賣。

江籬急著用錢,現在倒等不了拍賣會了,她急著去了仙品樓的商鋪,跟外面的修士說明來意並付了一塊靈石做小費之後,江籬被直接帶到了仙品樓一樓的掌櫃處。

一樓店掌櫃高高瘦瘦的,跟個竹竿兒一樣,他見了江籬臉上帶笑,跟江籬很熱情地打了招呼。

這會兒的江籬用了面具的能力,身形已然是二十餘歲的女修,修為在金丹後期,已經算挺不錯的了。

「鄙人姓張,乃品仙樓一樓掌櫃,不知仙子貴姓?」

「不敢當。」仙品樓的修士哪怕是個掌櫃身份拿到外面去都十分尊貴,江籬也很客氣地回禮,「免貴姓李。」

「好好,不知道李仙子要出售什麼法寶?」

等到江籬拿出一件法寶之後,張掌櫃眼睛瞪大,隨後便道:「既是高階法寶,李仙子應該去品珍閣拍賣才是。」

「仙子大可不必擔心時間問題,最近的一場拍賣,就在明日。」聽得張掌櫃如此說,江籬也動了心。在仙品樓也能完成拍品寄賣,她把四件法寶交給了仙品樓的掌櫃之後,得了一塊人字玉牌。

仙品樓的玉牌分為天地人三個等階,她如今得的這個,自然是最低的,勉強算是一張入門門票。

掌櫃又貼心的替江籬安排了住處,而這個時候,江籬想著反正都來了品仙樓,何不在這裡轉轉。

品仙樓一共九層。他們的玉牌是通用的,現在江籬有了人字玉牌,可以上到三層。而三層以上,她現在卻是沒資格進去了。

江籬往年在路遠的照顧下,吃穿用度都是精品。吃的丹藥都是高階,泡的藥湯都是上等材料,看到的修煉法訣俱都是上等,所以這會兒看了底下一層的東西,自然不入眼,她沿著樓梯往上,步入了品仙樓的二層。

二層也是一樣。

江籬繼續往上,在前往三層的樓梯上遇見了三人。

為首的男子金丹期修為,看起來器宇軒昂,此時笑得一臉暢快。他身邊女子面色清冷,容貌真真絕色,江籬是個女人,此時也有些移不開眼。

「清荷仙子,就沒有什麼看中的麼?也是,明天就有拍賣會了,若是拍賣會上有仙子心儀的東西,我張松鶴必定幫仙子奪來。」

他們身後兩步台階處還有個人全身罩在斗篷裡,那人身量很矮,像是個小童。

清荷仙子,這名字似乎很耳熟。

江籬微微一愣,似乎是萬林心中那女修。當初萬林被清荷拉下太遠,所以清荷與他分道揚鑣,如今看來?

江籬微微詫異,這清荷仙子才金丹大圓滿,還未突破元嬰?

這可比萬林差多了……

而且,她氣息有些不穩的樣子,莫非是衝擊境界剛剛失敗沒多久?

就在江籬愣神的功夫,那張松鶴已經走到面前,他將她撞開,冷眼一瞪之後,用身子擋著她,就當她是個什麼髒東西一樣,避免她接觸到那清荷仙子。

雖然江籬如今幻成的模樣極為普通,在修真界裡毫不起眼,但被這人當髒東西一樣看待,真夠膈應的。

她本不欲與這種小人爭執,卻聽他們身後那人冷哼了一聲。

江籬身上的靈獸金靈也躁動起來,向她傳遞一個訊息,於是江籬便明白了。

那個小童不是別人。

正是那怪人巫雲遠。

很顯然,對方已經認出她了。

巫雲遠是元嬰後期,修為比師父更高,能認出來完全不稀奇。

看到巫雲遠並沒有找她麻煩的打算,江籬快步上了仙品樓第三層。而就在這時,那張松鶴又遇到了熟人。

只聽那人與他打招呼,「沒想到在這裡會碰到你這小家伙,虛謎老祖最近可好?」

「多謝前輩掛心,師父他老人家一切安好。」張松鶴恭謹回答。

江籬脊背一僵,掌心驟然收緊成拳。

張姓修士——伏龍金絲網,虛謎老祖弟子,當初滅掉控屍門和萬靈堂,便是他出力最多!那群修士,隱隱以他為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