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 賣萌討食

當初只知道人姓張,虛謎老祖弟子,現在知道的信息更詳細了一些,江籬這會兒不能去報仇,她師父的聚魂陣堅持的時間不多,得等到靈石充足之後,她才能安心。

對方是金丹初期,她的神魂比他強大太多,如果能夠留下神魂印跡的話,日後也能隨時知道他的蹤跡。江籬有些猶豫,底下有個元嬰初期,還有個金丹期大圓滿的清荷,至於巫雲遠跟在他們身後,不知道與他們是什麼關系,她沒有什麼把握能夠完全不驚動別人。

師父的靈石還沒著落,這個時候,不能招惹麻煩!想到這裡,江籬腳步沉重地繼續上了一步台階。

而這時,她聽到那元嬰期修士繼續問道:「清荷仙子好久不見,這修煉上似乎遇上了些許困難,不過不用擔心,小張他肯定會全力助你的。虛謎老祖的煉神網,對你這傷勢恢復有很大好處。」

「我一定會求師父幫助清荷的。」張松鶴連連道。

從頭到尾,那清荷仙子倒是沒有說話,而那元嬰期修士又道:「身後這是?」

「這是前幾日在靈雲島外的深海裡救上來人小童……」

聽得那張松鶴說得小童兩字,江籬很明顯的感覺到巫雲遠身上的煞氣都重了一些。

「怎麼這幅打扮,難道見不得人?」

江籬上了台階,在轉角處偷偷用神識觀察下面的動靜。

那元嬰期修士居然動手去掀巫雲遠的斗篷,雖然不知道巫雲遠現在是何原因隱藏修為和身份,但江籬相信,巫雲遠是個絕對睚眥必報的主,不知道能不能利用巫雲遠來借刀殺人?

她這般想著,結果就看到那斗篷真的被掀開了。

江籬心頭一緊。

那元嬰期修士更是驚異出聲,「這是?他是遇到了深海中的海蜉蝣?」

巫雲遠滿頭銀髮,臉上全是皺紋,這會兒看起來像個皺巴巴傴僂身子的老頭!

深海之中有一種異獸海蜉蝣。

海蜉蝣沒有蜉蝣生物短命,成年則朝生暮死,但卻有一個特性,害怕短命所以會吸食別的生物的壽元,當然,這也是它的能力,吸收大量壽元之後能夠轉化部分為己用,強大的海蜉蝣能夠越活越年輕,時間不會在它身上留下任何刻痕,只要它夠強。

遭遇海蜉蝣的人,都直接衰老致死,能夠活下來的簡直屈指可數。

不過即便活下來又能如何?

「救起來就跟著你們了?」

元嬰期修士有些不滿地道。

「清荷她心善。」張松鶴連忙道。

幾人寒暄一陣之後分開,元嬰期修士直接上了四層往上,而巫雲遠則若無其事的罩上斗篷跟著清荷他們離開,江籬倒不覺得巫雲遠被什麼海蜉蝣吸食了壽元,他神魂仍舊強大得很,應該只是避人耳目的障眼法。

想來對他來說,別人說他是老頭子,也比喊他小童要舒服得多。

江籬在第三層轉了一圈,倒是看到了一段很不錯的樹枝。

那是宣天木的樹枝,靈氣充裕,被放在閣樓之中,有陣法束縛,使得大家能夠看見,卻無法觸摸。宣天木的樹枝是被當做煉丹材料來賣的,價值七十塊中品靈石,江籬只能等東西都拍賣了再來看看,如果到時候還沒賣出去的話,她現在身上已經沒幾塊靈石了。

三層轉了一圈沒發現其他的好東西,江籬出了仙品樓,在出大門之時,她神識外放,想看看之前那張松鶴如今到了何處,奈何神識探出不遠,就受到了阻隔。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這裡是靈雲島玲瓏仙坊,神識探測不得超過十里,任何在玲瓏仙坊鬧事者,直接驅逐,並永世不得再入島內。」

聽得這聲音,江籬心頭一驚,立刻收回了神識。

玲瓏仙坊必有一個了不得的法寶,能夠輕易探測神識。若是元嬰期長老成天做這事,那他不用修煉了。

這一點兒崔靄沒有告訴她,想來崔靄對此也是毫不知情的。

江籬想要打探張松鶴的位置也不行了,在靈雲島內即便知道位置也沒辦法動手,不過之前聽說他要去拍賣會的,明日應該還能再遇上。想到這,江籬直接前往仙品樓掌櫃給安排的住所稍作休息。

第二日一早,江籬便准時前往了品珍閣。

她是賣家,又擁有人字玉牌,倒沒有坐在大廳內,而是進入了一個底層角落的房間,房間內環境清新雅致,燃著凝神香,擺著不少的靈果,便是那些東西,也能值一塊中品靈石。

天地人中,人字最差,房間都有如此規格,仙品樓果然財大氣粗。

江籬坐下後不久,便看見張松鶴走了進來,與他同路的自然有清荷仙子,看他們上了二樓的樓梯,江籬便明白那張松鶴手裡至少有地字玉牌。

他們身後還有一男一女,但巫雲遠卻是不見了蹤影。

巫雲遠沒跟他們一起了?

就在這時,江籬腦子裡一個聲音炸響。

「死丫頭,跑到這裡來做什麼?」說話的正是巫雲遠。

「巫大師!」江籬立刻恭謹地答應,「來拍賣會無非是買東西和賣東西。」

「你是嫌我問得多餘?」巫雲遠聲音裡已經帶了威壓,讓江籬腦袋都有些脹痛了。

江籬完全沒有這麼想過,這巫雲遠真是心眼兒小得很。

金靈見江籬受了委屈,立刻從靈獸袋內蹦出來不滿地抗議,不出來還好,一冒出來,巫雲遠就恨得牙根癢癢。

下一刻,江籬房間門口的風鈴響了。這是有人來訪的意思。

「開門!」

這裡是品珍閣,巫雲遠隱匿了身份的,這會兒也不想鬧出動靜。

江籬只能將門打開,看到巫雲遠還是原來那般模樣,便知道他昨日的確是用了障眼法。

金靈這回直接蹦到了巫雲遠身上,明明是個金甲蟲的造型,小不點兒,還能立起來,在巫雲遠的手心裡轉圈圈。

然後,它得到了一塊上品靈石……

火鴉不屑地哼了一聲,被巫雲遠斜睨一眼,頓時縮在那裡不動彈了。

小家伙捧著石頭啃得噗嗤噗嗤的響,江籬便知道,它最近其實餓壞了。

金靈是吃靈石的,最近她靈石缺乏,又得給師父湊聚魂陣的上品靈石,哪裡還有多餘的靈石餵它。

雖然很眼紅那塊上品靈石,但江籬這會卻不會制止金靈,畢竟,這是它自己賣萌換來的。

在江籬心裡,金靈其實是很有節操的靈獸,它都已經開始賣萌討要了,足以證明,它有多餓。

三兩下就吃光了一塊上品靈石,金靈殼子朝下,躺在了巫雲遠的掌心,顯得很享受。

要是一直跟著巫雲遠,金靈便不會這麼忍饑挨餓了吧。

卻沒想到,金靈一下子又立了起來,在巫雲遠的手中又轉了幾圈,自然它又討了一塊上品靈石,這次卻是沒吃,江籬以為它要存起來,沒想到的是,它把靈石抓著又給了江籬。

她與自己的靈獸是有感應的。

所以,這個時候,江籬知道金靈的意思,這塊上品靈石就是給她的。

江籬覺得燙手,一是金靈的心意,二是,巫雲遠鷹隼一樣的眼神。

就在這時,巫雲遠突然開口,「看你將我的毒王養得不錯,這塊靈石就收著吧。」

還養得不錯?

巫雲遠脾氣怪,他讓收江籬不敢推脫,收好之後便有些忐忑地站在原地,她摸不准巫雲遠過來所謂何事。

沒想到巫雲遠一開口就戳中了她的心事。

「你跟那張松鶴有仇?他師父是虛謎老祖,修為麼,元嬰中期。」

「嗯。」江籬點頭,身子下意識都繃緊了一些。莫非巫雲遠要我辦什麼事,如果達成會幫我除掉張松鶴?

江籬下意識地想到,只覺得心情有些激動。

「我最喜歡看不自量力挑戰強者的小人物了。」巫雲遠桀桀怪笑兩聲,伸手拍了拍江籬的肩。

他身量矮,這個動作就顯得有些怪異了。

江籬:「……」

不能以常人的思維來考慮巫雲遠這個怪人。

他此番過來,就是為了說這個嗎?

「我會量力而行,不會急於一時。」現在師父還在昏迷之中,萬事以師父為先,她不會沖動去報仇。如今已經知道了對方的名號,想來能很快查出相關的訊息,他在明自己在暗,斷不會因為一時憤怒而沖動行事。

「那真是可惜了。」巫雲遠嘖嘖歎道:「我本來在隔壁房間,現在便與你一道好了。」他笑容古怪,讓江籬心頭平白生了警兆。

只可惜她不敢把人趕走,還得恭謹地給他端茶倒水,小心翼翼地伺候在他旁邊。當年師父都得在他手底下跑腿,何況是她!

一刻鍾之後,拍賣會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