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章 財大氣粗

台上出現一名女性修士,穿的是朱紅色華裳,腰間繫著金色束帶,更顯得柳腰纖細。她出現之後只是淡淡笑了一下,然後微微抬手,只是這麼一個動作,就讓鬧哄哄的大廳瞬間安靜下來。

因為珍品閣拿出來拍賣的東西最次也是高階下品,因此,拍品一拿出來,便引得不少人爭搶。

前面幾件江籬都沒在意。

直到有修士端上一個方形石匣,那紅衣女修接過之後便直接道:「這是一片東海倉頡樹葉,其樹樹齡萬年。」

紅衣女修也不多說,打開了石匣,將裡面的東西露了出來。

那是一片猶如碧玉一般的葉子,翠綠的光從匣子裡冒出來,將整個看台都照得綠幽幽的。

「啪」的一聲,女修關上了石匣。

「萬年倉頡樹葉,凝神聚氣的上等寶物,底價五十塊上品靈石。」

「五十一塊!」大廳便有人接嘴,結果引得一陣笑聲。

……

之前的競價基本是在大廳裡完成的,這會兒,天地人房間裡的修士也紛紛開始加價了。

「這東西就是凝神聚氣,滋養元神恢復神識的東西,若我那千珠碧再養上千年,比這倉頡樹葉要好得多……」

巫雲遠一邊說話,一邊拿眼睛橫江籬。

江籬訕笑兩下不敢接話,巫雲遠冷哼一聲,將視線投向了台上。

滋養神識的東西果然抬價很快,不多時,便已經加到了一百塊上品靈石。

而這是,上面樓層的包間裡突然傳出一個男聲,「兩百上品靈石!」

眨眼就給別人翻了一倍。

那聲音很耳熟,且沒有任何掩飾,乃是張松鶴無疑。

「你那仇人看中這個東西,想來是寶物贈美人的。」巫雲遠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江籬,忽然抬了一下手,按響了桌上一枚音圭石。

只見他嘴角一勾,淡淡道:「兩百零一塊上品靈石!」

這個人字房間屬於江籬,難道巫雲遠是想胡亂叫拍,然後她沒錢支付,被仙品樓往死裡處罰?

想到這裡,江籬哆嗦了一下。卻在這時,門口風鈴響起,一個黑衣勁裝的修士走了進來,不聲不響地站在了角落裡。

江籬只不過在風鈴響起的那一瞬間轉了個頭,待她再回過頭來,便發現巫雲遠又全身罩在了斗篷裡。

他回頭將手中的玉牌扔到了那角落裡的黑衣修士手中,「我乃人字七號房間的客人,玉牌之中,有我在仙品樓的資產,你且驗驗!」

如果說是其他房間裡的修士拍賣,黑衣人不會出現,但江籬的玉牌上訊息顯示她在這裡並沒有其他資產,所以仙品樓自然要派人過來驗證,以防有亂拍攪局現象。

那黑衣人驗過之後,直接離開了。

這會兒張松鶴又加了靈石,現在是三百塊上品靈石。

「今天這拍賣會上沒有什麼強者嘛。」巫雲遠嘖嘖歎道,「這倉頡樹葉五百塊上品靈石拿下來也不算虧。」

他一邊說著,一邊又按下了音圭。

「三百零一塊上品靈石!」巫雲遠語氣慢悠悠的,他聲音很沉穩,顯得與平時不太一樣。

……

地字一號房間內,張松鶴一臉不屑地道:「人字號房間的人,也敢與我爭搶。」

「那是,簡直是不自量力,一塊靈石一塊靈石地加,也不怕丟人。」說話的是與張松鶴一起過來的女修,乃是他同門師妹張雲。

張雲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然而張松鶴根本沒理她,而是笑著對清荷仙子道:「清荷不用擔心,這倉頡樹葉我一定會幫你拿到手。」

他揚聲道:「五百塊上品靈石!」

巫雲遠仍舊不緊不慢地加了一塊。

「五百零一塊上品靈石!」

張松鶴面上神情一滯,他有些後悔自己一次加那麼多了,但剛剛張雲說的話還猶在耳邊,這會兒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六百塊上品靈石!」張松鶴聲音裡已經帶了怒意!

「六百零一塊上品靈石!」

巫雲遠說完之後,看著江籬道,「我幫你出氣,你怎麼這麼一副死爹媽的表情!」

雖然聽到張松鶴吃癟挺爽快的,不過江籬要的是他的命,對激怒他真的沒太大興趣,反倒是她窮死了,恨不得巫土豪直接拿靈石砸她,而不是幫忙出什麼氣啊!

她猶豫了一下道:「多謝,不過……」

不過還沒說出口,就被巫雲遠狠狠一瞪,她只覺得喉嚨被一雙手給勒住一般,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八百零一塊上品靈石……」這一次,巫雲遠說完之後,扭頭看了一眼江籬,他柔聲道:「籬兒,既然你喜歡,不管花多少靈石,我都會買來贈你。」

江籬渾身一哆嗦。

正覺驚悚的時候,忽然發現他的手指還按在那音圭上,也就是說,剛剛這句話,已經通過那音圭傳遍了拍賣會每一個角落。

江籬:「……」

這家伙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一千塊上品靈石!」

張松鶴聲音都在發顫了。大廳中也是一陣驚呼。

巫雲遠:「這麼加來加去好麻煩……」他眉梢往上斜挑,擲地有聲地道:「兩千!」

之後巫雲遠兩千拍下了倉頡樹葉,下一件拍品剛剛開始競拍,那倉頡樹葉就已經送到了他們的房間。

待人走後,巫雲遠把樹葉拿在手裡把玩了一下,真的丟給了江籬。

「拿著!既然說要送你,你就好好收著,若是不小心弄丟了,或者送給別人,當心你的狗命!」

江籬接著那樹葉,只覺得手裡握了塊燙手的山芋。

他到底安的什麼心?

……

接下來,不管張松鶴要拍什麼東西,巫雲遠都跟他搶,前前後後花了上萬的上品靈石了。其中有兩件還是江籬送出去的拍品,都賣出了很不錯的價錢。在仙宮東亭山只能算一塊上品靈石一件,現在換了三百整上品靈石。

而等到巫雲遠開始拍賣一件東西的時候,那邊的張松鶴也開始抬價了。

現在大家都知道這兩個是槓上了,在他們爭搶的時候,其他人也不怎麼吱聲。張松鶴抬了兩次高價,讓巫雲遠花了不少冤枉錢,算是出了口惡氣。

但巫雲遠毫不在意,他那番財大氣粗的表現,只差在臉上寫幾個字,「老子有錢!」

之後出來的一件仍舊是江籬送拍的法寶,名為七弦,乃是一件攻擊類的樂器。競拍的多是些女修,這次,巫雲遠沒有競價。

張松鶴倒是開始出價了。

在張松鶴出價到六十上品靈石,台上女修準備一錘定音之際,巫雲遠又開始加價了……

底下的人都覺得這是一場鬧劇,大家都饒有興致地猜測,這七弦琴最終會以多少靈石成交!

「一百塊上品靈石!」

「兩百塊上品靈石!」

「三百!」

「四百……」

江籬心花怒放,她想笑又得憋著,只覺得自己都快憋出內傷來了。

七弦一直加到了五千,而這時,巫雲遠大手一揮,不加了……

江籬可以想象,現在張松鶴恐怕要吐血了,畢竟當初那倉頡樹葉,兩千塊上品靈石,就已經讓他知難而退了。

「他有那麼多靈石嗎?」

巫雲遠冷笑一聲,「他有地字號玉牌,可以賒些賬,不過不還的話,呵呵……」

「現在心情如何?」巫雲遠臉色轉變很快,他前一刻還咬牙切齒地冷笑,下一瞬間已經換了笑臉,還伸手去摸了摸江籬的頭。

接著,他話鋒一轉,「等下這件東西,你來拍!」

巫雲遠要拍的東西是一具假身,是乃三萬年前的煉器大師用仙人屍骨煉制而成,能夠當做第二身體來使用。這種跟隱匿身形的法術法寶不同,那假身認主之後,還可修煉,就與本來的身體一樣。

也就是神念可以控制兩具身體。最重要的是,這並非分身之術。元嬰期修士能修出一具假身,但這樣的假身修為比本體要低得多,如果受傷,本體也會受損害,真正的強者對戰中並不實用,而用仙人骨煉制的假身則完全沒有這些顧慮。

即便是毀了,本身也不會受到傷害。

巫雲遠看著那假身眼睛都發光了。

江籬看他那樣子,總覺得是因為那假身身量很高的緣故。

她花了兩萬上品靈石把那假身拍下,自然又是引起了一陣轟動。

「兩萬這個價格並不算高,挺合適的。」巫雲遠說完之後,笑得很是開心。

江籬怕他不認賬不給錢,倒沒想到巫雲遠付錢爽快,而他拿到假身之後直接離開了,江籬還有最後一件拍品在,她其實也想離開,但這會兒,江籬能感覺到不少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房間。

巫雲遠是元嬰後期,他要隱匿身形離開,別人自然發現不了。

但她不一樣,她的真實修為只有築基期!哪怕現在偽裝成了金丹期女修,但偷偷窺視這裡的,不乏金丹大圓滿之境!

巫雲遠的目的,是把她豎成一個活靶子吧!江籬此時總算是明白過來了,她是真的被巫雲遠給坑了。

別的人不說,那張松鶴吃了那麼大一虧,能忍住不查探人字七號房間的人是誰?而現在,張松鶴一行有四人,修為最次的那個也是築基期大圓滿!其他三人皆是金丹。

仙品樓保護樓內修士,但是她只是人字房間的客人,並沒有張松鶴等級高受重視,而這裡的小廝侍女何其多,難保不會有人將她給說出來!

靈雲島上不准殺人,但出了島,可無人再管了。

江籬不敢再耽擱,在拍賣會結束之後又用那面具變幻了一個身形,和著人群一齊離開了珍品閣。

緊接著她尋個僻靜處又恢復成之前的李姓女修模樣,這才直接去了仙品樓,找那掌櫃兌換靈石,待靈石到手,立刻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