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章 走火入魔

江籬兌換了靈石,又買下了宣天木的樹枝,在仙品樓的玉牌便從人字換到了地字號牌,她沒有多做停留,買了東西之後立刻離開,不多時就出了靈雲島。

江籬騎乘火鴉一路狂飛,她懷揣了大量靈石,心頭自然是沉甸甸的,身上面具能瞞過元嬰期以下的修士,所以這會兒如果真有盯上她的,必定是元嬰之上,若是落到對方手裡,她想要脫身就難了!

希望情況沒有那麼糟糕!

她已經夠倒霉的了……

耳邊是呼呼的風聲,雖然有靈氣護體,但這會兒江籬仍舊覺得臉被冷風刮得生疼,火鴉速度太快,而她修為有限,此時她呼吸都有些不暢了。

「要不要慢一點兒?」

「不能慢!」江籬回應,只覺得剛開嘴,就有冷刀子割破了喉嚨一樣,讓她緊咬著牙關,不敢再吭聲了。

只是就在這時,江籬忽然覺得後背一陣透心涼。

「敵襲!」

火鴉身子在空中猛地一個旋轉,江籬緊緊揪住它的羽毛,這才沒有從它身上跌下去。

「交出東西,留你全屍!」那聲音,江籬渾身一震,追來的果然是那張松鶴。

不僅是張松鶴,還有清荷仙子以及在仙品樓他們遇到的那個元嬰期的男修!

眼看對方攻擊已至,江籬將手中宣天木的樹枝一揚,在她身後形成荊棘牆壁,將追上來的三人阻了一阻!

等那三人攻擊牆壁之時,江籬控制一點兒幽冥鬼火火星撞上牆壁,猛地在牆壁上燃燒起來,天火的火焰極為威猛,那張松鶴沒有提防,一時不慎,被火焰給燒傷了!

「該死!」

「軒轅前輩,還請出手相助!」

被喚做軒轅的元嬰期修士大手一揮,靈氣頓時洶湧而出,冰冷的氣息纏繞而上,將面前的火焰牆壁都給凍住了!

隨後清荷仙子手中長劍出鞘,將整座冰凍的牆壁一劍斬開,三人循著氣息,再次追了上去!

……

江籬如今距離滄瀾仙宮還有一日的距離。

她這會兒只能拼命地跑了,以她現在的修為想要以一敵三根本不可能,而扳指的能力她也並不清楚,這個時候,江籬堵不起命,她必須安全地把靈石帶回去。

火鴉如今算高階靈獸,速度很快,奈何江籬能夠感應到凶險越來越近,他們的速度比她還要快上幾分!

藏起來?

群山綿延,有元嬰期修士在,她能躲哪裡,除非能機緣巧合地撞入秘境,否則不管藏哪裡都會被發現!

江籬心急如焚,也就在這時,她聽得一聲怒喝,「哪裡逃!」

話音落下,狂風大作,讓她睜不開眼,而風暴之中蘊含神識威壓,只不過,那壓力在她承受範圍之內。

因此,江籬注意到前方出現一張金色大網,那正是那張松鶴的伏龍金絲網!

她沒有直接撞入網內,而是手一揚,「啪」的一聲,宣天木的枝條抽在了金絲網上,使得大網震動,發出了一陣奇怪的嗡鳴聲。

伏龍金絲網能夠困住修士,並且,如果攻擊金絲網的話,會使得網越縮越小,且發出能夠讓神魂受傷的聲音,江籬速度太快,那網又出現的突兀,想要改變方向已是來不及,她只能用宣天木的樹枝打過去,於此同時,借助那股力道用力一撐,止住了自己和火鴉的去勢,火鴉發出一聲長鳴,身子則高高躍起,險險越過了伏龍金絲網!

只是在避過那伏龍金絲網之後,便見前方又出現了朵朵金蓮,懸浮在空中,雖然優美至極,卻暗藏殺機。

清荷仙子出手,想來是因為她身上的倉頡樹葉!

火鴉想要穿過金蓮花陣,然而那些金蓮飛快地朝著他們逼近,前有金蓮,後有伏龍金絲網,然而江籬最為忌憚的,還是那個沒有出手的元嬰期。

或許他已經出手了,只是她現在還沒察覺到。

金靈子化作一道金光射出,撲到了金蓮之上,噗嗤噗嗤地啃噬起來,清荷仙子眉頭一擰,玉手一翻,便見緩緩逼近的其余金蓮直接立起,花瓣旋轉,射出無數道銀色雪箭!

而被靈獸金靈啃噬的那一朵金蓮,則拼命掙扎,見掙扎無望,索性收攏花瓣,將金靈完全包裹起來,朝著清荷仙子掌心飛去!

「金靈!」

江籬失去了與金靈的聯系。

那金蓮猶如一層結界,將金靈困入其中之後,她的神識都無法感應。

「擔心你自己吧!」

一個冰冷的身影從身下出現,緊接著,江籬發現火鴉一聲慘叫,身子往下墜落幾丈高後才停下……

它飛得搖搖欲墜,江籬低頭一看,便發現一根長矛從火鴉身下刺入後背,染血的槍頭離她的手不過一尺距離!

江籬雙目血紅,此時腦子裡一片空白!胸口的火焰燒得很旺,使得她的臉頰發燙,燙得灼人,竟是融了掌門賜下的法寶,也就是那張面具。

一滴一滴燒紅了的液體從江籬的臉上落下,這等樣子,著實駭人!

前來追擊三人俱都一愣,隨後張松鶴道:「裝神弄鬼,拿命來!」

就在他飛身靠近,打出一掌之際,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些不受控制,仿佛那女修身邊乃是一個漩渦一般,讓他整個人不受控制地往那方向靠攏!

不僅是他,清荷仙子還有軒轅前輩也是如此,連元嬰期的修士都無法抵擋那一股力量?

張松鶴心頭驚駭,清荷仙子和軒轅修士亦是驚懼不已。

江籬雙目血紅,乃是走火入魔之兆!

海納百川自行運行,而右臉上的疤痕,在那一刻顯得血紅而猙獰,鮮血欲滴。

「她已被心魔纏生,入了魔道,立刻斬殺,替天行道!」

「纏!」清荷快速結印,口中喝出一個纏字之後,手中出現一道絲絛,直接纏在了不遠處的大樹之上,稍稍穩住了身形。

軒轅修士乃元嬰期,這會兒身上威壓盡數施展,抵抗著那股強大的吸引之力。張松鶴已經靠近了漩渦中央,那猶如要碾碎一切的風暴讓他心中惶恐不安,下一刻,他大喝一聲,「祭!」

一頭金色大蟒陡然出現在了他身前,替他擋住了那些風暴!

而祭出這金色大蟒之後,張松鶴直接咳出了幾口污血。

這是高階靈獸金銀蟒,他一直沒有辦法真正收服,便用了一些秘法在煉它神魂,這個時候放它出來,他需要付出的代價不菲,而且前面所做的一切都功虧一簣,但此時別無他法了!

張松鶴一腳蹬在金色大蟒身上,借助金銀蟒一甩尾的力量,被重重地摔了出去,雖沒有直接脫離那風暴漩渦,卻離得較遠,所受的吸引力也小一些,使得他能夠暫時抵抗!

金色大蟒依然無法抵擋那股風暴的力量,只是它被吸過去之時,張開大嘴,直接朝著江籬一口咬去!

就在這時,天邊出現一聲清嘯。

那聲音對於江籬來說,猶如當頭一棒。

她剛剛神智不清,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殺光他們,扒了他們的皮,吸乾他們的血,讓他們死無全屍,而此時,她清醒過來,猛的意識到,就在剛剛那一瞬間,她險些被心魔吞噬,成為行屍走肉一般的嗜血狂魔!

「哇!」

江籬吐出一口鮮血,只覺得體內氣息紊亂,一股瘋狂的力量在體內猶如脫韁的野馬一般亂竄,震得她經脈劇痛不已,雖是咬牙忍著,齒間仍能溢出幾聲痛苦的呻吟。

她臉頰火燙,伸手一抹,竟摸到了一臉的熔液,而之前戴的高階面具,無聲無息地毀了。就在江籬微微愣神之際,天空出現一道劍氣破空的聲音!

「噗!」

一道青色劍光從遠處而來,穿蟒而過又插入了張松鶴的胸口,並將其擊飛釘在了樹上。

張松鶴瞪大眼睛看著自己胸前的長劍,啞聲道:「我,我乃虛謎老祖弟子,你,你敢動我,必……」

話還沒說完,那長劍猛地拔出,帶出一蓬血花!

金丹期修士張松鶴,被人一劍斬殺!

「誰!」

軒轅頓時緊張起來,他已是元嬰期,卻絲毫感覺不到周圍有任何異動,也就是說,那殺人的修士,修為遠在他之上!他目光一閃,隨後竟腳尖一點兒,朝反方向遁了過去。奈何剛剛一逃,就仿佛撞上了一層無形的牆壁,將他直接攔下了。

軒轅只有元嬰初期,而對方,顯然至少是元嬰中期!

他心知硬闖有些困難,只得轉身行禮道:「晚輩乃軒轅城軒轅涅,不知是什麼地方得罪了前輩,還請前輩賜教!」頓了一下,他深吸口氣道:「萬事好商量,晚輩願傾盡所能,換自己這條性命!」

清荷仙子看著遠處,眉頭顰起,雖還是故作鎮定,但神色間已經有了慌亂。她的腳尖下意識地後退了半步。

然在看到憑空出現的那人,清荷仙子瞳孔一縮,唇邊露出一個極為古怪的笑容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