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章 救命恩蛇

萬林收到了江籬的傳音紙鶴之後,就動身過來尋她了。

虛謎老祖弟子張松鶴、軒轅城城主的三弟軒轅涅,還有清荷……

追殺江籬的是這三個人。

他能斬了張松鶴,困住軒轅城主,卻不知道,應該如何來對待清荷,這個曾經他用真心和熱忱愛過的女人,因她而點亮人生,又因她而墜入黑暗。

軒轅涅看清來人,作揖行禮道:「原來是萬城主!」

萬象城城主萬林,跟軒轅城距離十分遙遠,素來井水不犯河水,應是沒有什麼仇怨的,不至於對他下殺手。想到這裡,軒轅涅還稍稍鬆了口氣,眼角的餘光更是瞄了瞄清荷仙子。

萬象城主萬林當年一顆癡心放在清荷仙子之上,修真界無人不曉,他利落斬殺張松鶴,想來也是因為原因。

萬林往前邁出一步,身形瞬間從原地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現在了江籬身後。

火鴉這會兒已經縮到了麻雀大小,正躺在江籬腳邊。

萬林微一抬手,便將火鴉收到掌心,隨後給它服用了丹藥,並在它體內輸了一些靈氣。做完這一切之後,他將火鴉放到一旁,接著看向軒轅涅道:「十萬上品靈石!」

十萬上品靈石不是小數目,哪怕是元嬰期修士,要拿出這麼多靈石也是很不容易的。而軒轅涅背後有軒轅城撐著,他倒是有,但也十分肉疼。

「晚輩身上並不曾攜帶那麼多靈石。」軒轅涅說完之後,就感覺到一道劍意劈到自己眼前,那種感覺,讓他雙目緊閉,完全不敢睜開。

「我,我身上有一萬上品靈石,餘下九萬,可用仙品樓天字號玉牌轉讓!」

待從軒轅涅那裡劃走了九萬靈石,萬林才放他離開,等到軒轅涅走後,他才看向清荷仙子,半晌之後道:「你走吧!」

「我……」

「不行!」江籬直接打斷了清荷仙子的話,「我的金靈還被她困住,在那金蓮裡!」

而這時,清荷仙子微微一笑,「既如此,便用倉頡樹葉換這金靈如何?」

她雖是在對江籬說話,但一雙美目卻是幽幽望著萬林,「我進階失敗神魂受創,極需那倉頡樹葉滋養,這位姑娘,可否行個方便?」

「倉頡樹葉是我的,金靈也是我的,你用我的東西來威脅我?」江籬心中又燃了一把無名火,她好不容易清醒的神智又有些恍惚了,眼前的人和物都仿佛變成了雙影,而她情緒狂躁,心生戾氣。

恰在這時,一隻大手撫上了她的後背,清涼氣息順著掌心相貼處傳入江籬的體內,就仿佛炎炎夏日又悶又熱之時,來了一場解暑的及時雨。

江籬平復了心情,眼睛直視清荷仙子。

「放了金靈,再用兩千塊上品靈石來換倉頡樹葉。」之前在拍賣會上,倉頡樹葉正是拍出了兩千塊上品靈石的價格。

按理說,江籬知道萬林喜歡清荷,這個時候應該給他幾分面子。奈何她現在對清荷仙子十分不喜,總覺得清荷仙子配不上萬林,是以不願將自己的東西就那麼隨便給了她。

清荷仙子面露不悅,美人就是美人,就連皺眉的樣子也是賞心悅目。

清荷仙子因神魂受創耗了大量資源,現在兩千上品靈石雖有,但也是要掏空她的乾坤袋的。她還不是元嬰期,雖然年紀輕輕就有現在的修為已經是資質上好,但沒有跨入元嬰期,總歸是沒有進入強者之列。

想到這裡,清荷仙子心頭微微有些酸澀,她還在金丹期停滯不前,萬林卻已經,領先她太多太多了。

高高在上的清荷仙子從前拉不下臉面再去找萬林,但這個時候,她倒覺得,與其去應付什麼張松鶴一流的修士,在他們面前做那仙子,倒不如回到萬林身邊,當一個嬌憨的小青梅。

只要她能放下矜持和高傲,只要她能低頭。

清荷仙子眼睛裡已有了蒙蒙的水霧,她看向萬林,正要開口說話,結果話到嘴邊,就成了一聲驚呼。

「你!」清荷仙子怒視江籬,手一揚,之前施展纏字訣的絲絛化作利劍一般,直襲江籬面目!

江籬幽冥鬼火迎上了那絲絛,卻在快要撞到一處之時,撞上了一層無形的屏障。

她的幽冥鬼火和清荷仙子的絲絛俱都無法再進一步!

金靈咬破了困住它的那朵金蓮,隨後化作一道金光落在了另外一朵金蓮上,只是瞬間的功夫,便將那朵金蓮也給破壞了。

金蓮是清荷仙子的本命法寶,只有一朵是真身,其余的都是真身所幻,與真實一模一樣。

之前金靈攻擊的乃是幻身,所以清荷仙子不會受傷,而現在,它一擊而中的正是那金蓮真身,也正因為此,清荷仙子立時受創!

她本來就神魂虛弱,這些本命法寶受損,立時連吐了好幾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看起來虛弱不堪。

「倉頡樹葉。」萬林將裝著兩萬上品靈石的乾坤袋遞給了江籬,與她討要了那枚倉頡樹葉。

萬林對她有恩,雖是心不甘情不願,但此時,江籬到底是拿出了倉頡樹葉。

萬林將樹葉遞給了清荷,清荷仙子在他靠近時身子一軟,被萬林借靈氣虛空一拖,使得她得了支撐。

那邊兩人許是要敘舊,江籬便把放到一旁的火鴉撿起來揣到了兜裡,她彎腰之時發現不遠處的金色大蟒,它被一劍洞穿之後竟沒死,這會兒,一雙琥珀色的眼睛正幽幽地盯著她看。

江籬心中一震。

良久,她顫聲道:「是你嗎?」

這是張松鶴放出來的金銀蟒。張松鶴正是當年滅掉控屍門和萬林堂的凶手,而那時候,正是後山瀑布後的那頭金銀蟒,替江籬引開了那些殺人凶手。

「是你嗎?」

金色大蟒沒有回答,它眼睛閉上再無聲息。

「你在做什麼?我送你回去。」萬林的聲音突然響起,江籬立刻道:「我想帶走這頭金銀蟒。」

「它被張松鶴用拘魂術煉過,現在張松鶴雖然死了,它的元神也得到了解脫,但被拘魂術煉過的靈獸是無法被收服的,你帶走也是無用。」萬林一邊說,一邊看著金色大蟒,隨後搖了搖頭。

「它身上煞氣很重,救回來也是一頭凶獸。」

江籬聲音低沉,「它救過我,它以前很溫順。」

萬林面無表情地再次看了一眼金銀蟒,隨後給它餵了丹藥。吃了丹藥的金銀蟒不消片刻就醒了過來,它發出嘶嘶的聲音,蛇頭昂起,竟是要躍起直接攻擊面前的萬林。

萬林單手將它制住,並強行用威壓碾壓,使得金銀蟒周圍形成一道不斷縮緊的結界。

因為結界不斷縮小,金銀蟒也只能被迫縮小身形,待到它變得只有拇指粗細之時,萬林額頭上已經有了薄汗。

他掐訣結印,將金銀蟒鎮住之後,這才丟給了江籬。

「暫時只能如此了,回去吧!」

說完之後,萬林手腕一翻,空間便出現了一艘靈舟。他直接將江籬給拎上了靈舟,就在要催動靈舟之時,身後一個幽幽的聲音響起,「萬林,你與這位女修,是何關系?」

她要什麼,他就給什麼……

哪怕耗費了那麼多精力,清荷仙子心中刺痛,只覺得這一切都那麼礙眼。

萬林並沒有回答,只是催動靈舟升空。

江籬突然伸手挽住了萬林的胳膊,她感覺到萬林身體一僵,卻並沒有阻止她的動作。

待到靈舟飛遠,江籬鬆了手,而那萬林也冷冷掃了她一眼,隨後一聲不吭地抱劍坐到了靈舟舟首,離得江籬遠遠的。

江籬盤腿坐下,自顧調息了。

她幾次三番死裡逃生,周身靈氣亂竄,甚至心法自動運行,如今恢復過來,倒沒有半點兒不適,反而覺得精神絕佳,神清氣爽。

心法運行一個周天之後,江籬面色古怪地睜開眼。

她居然進了一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