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章 魔修圍城

萬林護送江籬回了滄瀾仙宮。

仙宮內部事務,萬林作為一個外人,實在無法插手處理。不過他也打算拜訪仙宮,路遠在修真界廣結好友,若是東亭山欺人太甚,他會聯合一些與路遠交好的元嬰大能一起施壓。

基於這個原因,萬林將江籬送回仙宮之後,准備去拜訪一下東亭山須臾長老,卻沒想到,東亭山長老也閉關了,如今仙宮主事的乃是戒律堂。

從江籬那裡得知,前日她師父這月的靈石已經送來了,而東亭山還傳了信,說是路遠長老的上品靈石不算在她的門派任務之中,但江籬的門派任務務必按時完成,否則的話,她必須到戒律堂領罰。

得知事情有了轉機,江籬心情不錯,萬林也就沒了去跟閉關之人交涉的打算,他本是准備離開的,臨走之前又督促江籬去領了門派任務,結果本來很難的任務,由於有了萬林相助,變得格外輕鬆,不費吹灰之力。

江籬感激萬林,對其千恩萬謝。

結果萬林皺眉道:「我做這麼多,皆是因為路遠對我有恩,與你無關。」

自那日她主動挽他胳膊之後,萬林雖也時刻照拂著她,但基本上是不會開口說話的。若說從前對她很冷淡,如今完全是一副避之不及的神情,視線都從未落在她身上過。

此時聽得萬林的話,江籬默默地扯了扯嘴角。像是那次挽手對其造成了心理陰影,江籬便道:「前輩大恩大德無以為報……」

她話沒說完,就見萬林猛地轉頭過來,眼神冰冷猶如冰錐一樣,使得江籬一下被震懾住,險些咬了自己舌頭!

她只是想說,日後任憑前輩差遣而已啊!難不成,萬林怕她妄想以身相許……

送走萬林之後,江籬在典藏樓查了一些關於用拘魂術煉化靈獸元神的訊息。

高階靈獸很難收服,於是便有個修士想出了個頗為歹毒的法子,將靈獸困入特殊的煉魂陣內,元神飽受摧殘,漸漸喪失靈智,成為只知道殺戮的凶獸。

如今金銀蟒元神還未被完全煉化就已經被放了出來,它神魂還沒完全被煉化,還能救得回來。

只不過需要用凝神清心的陣法和藥草,而且還不一定能夠成功。

師父還未醒,用聚魂陣護著最後那口氣,現在又多了一只神智不清的金銀蟒,江籬身上的擔子很重,但是雖然辛苦,卻也覺得日子有盼頭。

師父還活著。

當初救她的金銀蟒也還在。

活著就有希望。

……

轉眼三年過去,江籬的修為到了築基六層,崔靄則距離結丹還有一步之遙。

這三年,東亭山並沒有為難她們,江籬和崔靄完成的門派任務大都不算艱難,基本上只要繳納一些需要的材料或藥草即可,因此,她們除了完成任務和領取月例,所有的時間都在典藏樓修煉。

崔靄如今的修為在一同入門的弟子中間算是出類拔萃的了,畢竟三年的時間,對修士來說猶如彈指一揮間,築基期以上的修士,能一年進一階就已經極為不錯了。

江籬的修士不算墊底,但也說不上好,就屬於很平庸的那一類。當然,大家都以為她扮豬吃老虎,如今修為深不可測,因為這個誤會,倒讓她清淨不少,自從須臾長老閉關之後便無人再找她麻煩了。

最好的自然是沉錦,聽說他現在已經到了金丹期四層修為了。

這日,江籬與崔靄結伴去東亭山領取月例,卻沒想到剛剛出了典藏樓,她就聽到了滄瀾仙宮的銅鍾敲響。

「咚」

鍾聲響徹天際,仿佛引得天地共鳴。

江籬與崔靄對視一眼,兩人立刻趕往了掌門所在虛懷殿上,一路上遇到了眾多了同門,大家都是行色匆匆,一臉緊張。

「出什麼事了?」

……

掌門出關,是因為修真界出了件大事。

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凡人界。本來,凡間事情,這些修士都懶得去管,奈何這次事情嚴重,波及甚廣,修真界與凡人界交界處混亂不堪,到現在,連萬象城都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萬象城內有大量的修士,其中滄瀾仙宮靈獸島的三名弟子、鼎劍樓弟子六名、攬月閣弟子兩名,還有一位蒼山派長老……

掌門念了一下名單,「目前收到了求救訊息的便是這幾個門派。」

他頓了一下,看向底下仙宮弟子厲聲道:「如今萬象城被大量魔修和凶獸困住形勢危急,修真界各門各派都會派出弟子前往萬象城除魔衛道,我滄瀾仙宮身為正道第一,自然也不能例外。」

「是!」底下弟子整齊劃一地回答,聲音震天。

「清淵,你去挑選五十名金丹中期以上弟子,即刻前往萬象城外,與其他門派弟子在凌光山匯合。」

五十名金丹中期修為以上的修士……

這等陣容,足以證明萬象城形勢有多艱難了。要知道,金丹中期以上,在幾百上千年傳承的中型門派,已經能算是長老級的人物了。而滄瀾仙宮,也絕對是精銳弟子一列。最重要的是此次要去的不只滄瀾仙宮,幾乎各門各派都會出人出力,匯集在一起,實力不容小覷。那對手有多強,也不難想象了。

……

萬象城出事了,被魔修和凶獸圍城?

江籬聽到這個消息,整顆心都懸了起來。

她修為其實還沒有金丹期,而此行恐怕危機四伏,清淵也沒打算安排她跟著去。她沒有被點名留下,有些渾渾噩噩地回到了典藏樓。

江籬坐在了師父的聚魂陣旁邊,燭火搖曳,讓她的臉忽明忽暗,她撐著下巴靜靜看著陣法之中的師父,眼睛有些發酸。

萬林對她有恩,但是,她在清淵挑人的時候,並沒有主動地站出來。

那時候,她在害怕。她修為不夠,害怕自己去了不僅幫不上忙,反而丟了性命。如果她死在了外頭,師父怎麼辦,金銀蟒怎麼辦,典藏樓怎麼辦?

只是現在坐在這裡,江籬只覺得臉頰發燙,像火燒一樣。那是羞愧,那羞愧讓她心情壓抑,身子也變得傴僂。

她聲音低沉,喃喃道:「師父,萬象城出事了,不知道,萬林他現在怎麼樣……」

萬林對他恩重如山,她當初說無以為報任憑對方差遣,然而現在對方有難,她剛剛竟沒有主動請命,一同前往萬象城。

她恨不得扇自己兩耳光!

「我想去,可是我放心不下。」

她不是孤身一人,她身後還有一個躺在聚魂陣內的師父,一個浸泡在藥湯裡的金銀蟒和一個離了她就沒辦法修煉的天難體質崔靄。

她也是孤身一人,如果她遭遇不測,她所牽掛的這所有,都無人替她照拂。

「師父,我怎麼辦呢……」江籬蜷縮起來,頭枕在了自己的膝蓋上。

「唔……」

一聲悶哼讓江籬猛地抬頭,她看到了什麼?

一直昏睡不醒的師父睜開了雙眼!

「師父!」

路遠微微晃頭,眼神緩緩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最後才落在了江籬的身上,他勉強笑了一下,「丫頭,你受苦了。」